德川幕府之台湾侵略行动

文/慎由戎

随着16世纪欧洲人的东来,东亚海上交通日渐频繁,台湾岛因为其地理位置,渐渐开始显得重要起来。

当日本的丰臣秀吉逐渐平定岛内战国乱世局面,进一步开始了海外扩张计划,在准备侵略朝鲜的同时,再三命令岛津氏对南方的琉球国进行招谕,并且写信威胁葡萄牙领印度与西班牙领吕宋前来朝贡。此时的秀吉显然也认识到了台湾岛的重要性,于日本文禄二年(1593)十一月初五日由其秘书官相国寺西笑承兑起草了“高山国(タカサグン,又作高砂国)招谕书”,其中以极为强硬的措辞“若不来朝,可令诸将征伐之”(连横《台湾通史》开辟纪)相威胁。此书由原田孙七郎(一说原田喜右卫门)送达,但据说因“台湾当时分为未开化的数个部落,并没有全体的酋长的样子,而没有劝降的效果,不得已而中止。”(村上直次郎《丰臣秀吉催促菲律宾诸岛与台湾入贡》)

德川家康取代丰臣氏后,虽然与朝鲜达成和平协议,但在南线依然执行着丰臣秀吉的计划。日本庆长十四年(1609)二月,在岛津家久取得幕府支持开始进攻琉球的同时,有马晴信也接到了幕府“视察”台湾的命令,并称“视察完妥后,大明、日本之船可会合于高山国,实行通商。”(《有马家代代墨付写》)此次行动遭到台湾先住民的强烈抵抗,只抓了几名先住民返回日本。德川家康听取了有马氏的汇报,采取怀柔政策,款待了这些先住民,然后派人将他们送回台湾。

日本元和元年(1615)五月,长崎代官村山等安在幕府取缔基督教情势日益严峻的情况下,为表明心迹和确保地位,上京朝见。七月二十四日,通过长崎奉行长谷川藤广的介绍,村山等安由德川家康授予“高砂国度航船朱印状”,背后却隐藏着侵略台湾的使命,此一图谋或许是他为保持自己地位而主动提议,或许是出于德川家康的命令,已不可考。

经过约半年的准备,元和二年(1616)三月,村山等安之子秋安率领侵略台湾的舰队从长崎出发,平户的英国商馆馆长考克斯(Cocks)在其日记记载说,“长崎等安之子率兵船13艘前往占领高砂岛(Taccasange),彼等如此称呼此岛,我等称为福尔摩沙岛(Isla Fermosa)。”该舰队在途经琉球时遇到了风暴而分散,只有一只船到达了台湾,“彼等预定赴高砂即福尔摩沙,但未赴该处……又据云,等安之部所乘之一只小船进入福尔摩沙之某湾中,次更深入内地探险,不意为土民所袭击,知不能逃脱,不愿为敌人所俘而切腹自杀。”(《理查德•考克斯日记》)

秋安部将明石道友率领另两艘船流窜至福建海面,烧杀抢掠,并于五月进泊东涌岛。当时,“内地不知多寡,大家争奔入省城;城门昼闭,无一敢出侦者”(董应举《中丞黄公倭功始末》),福建巡抚黄承玄出厚赏募董伯起前去侦察。董伯起虽然化妆成渔人,但明石道友十分精明,看穿了他,并“持刀诘问”。董伯起骗他说:“我军门知汝来侵,已造五百只船以待……我兵船即至矣!”明石道友有些害怕了,他撤退的同时将董伯起扣押,试图将其作为与福建谈判的筹码。

万历四十五年(1617)三月十九日,明石道友奉村山等安之命,以送回董伯起为名,携带礼物及上明朝表章一道,停泊在福建王崎澳,要求恢复通商,黄承玄命沈有容出抚。沈有容在会见明石道友时,亲自为其佩倭刀,随后又以座船载送倭三头目(明石道友、正木矢次卫门、柴田胜左卫门)到达定海千户所,明石道友等大为感动。后来,福建海道副使韩仲雍在接待明石道友之时,在通事高子美的翻译下,对日本的侵略行为进行了严厉的责问,并警告日本“汝若恋住东番,则我寸板不许下海,寸丝难望过番,兵交之利钝未分,市贩之得丧可睹矣。归示汝主,自择处之!”(黄承玄《题报倭船疏》)明确指出不许日本涉足台湾。

本文内容于 2013/8/30 13:35:11 被慎由戎001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