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泄愤用油浇5岁侄子点燃后离开(图)

liangfu 收藏 0 341
导读:祁某在庭上听判。   5岁的侄子玩儿火,用打火机点泡沫,还不服管教。身为伯母的祁某怒将燃油洒在侄子身上,并用打火机点燃,致使侄子烧伤30%,重度吸入性损伤,经鉴定构成重伤。昨天,祁某被通州法院一审以故意杀人罪判处有期徒刑7年。她当庭表示要上诉,称侄子烧伤与她无关。   京华时报记者裴晓兰   □起因 孩子玩火不成被指骂人   昨天上午11时许,身高约1.55米的祁某被法警带上法庭,1986年出生的她是两个孩子的妈妈。   法庭上,她没有看到任何家人,见有摄影记者拍照,她用手捂住脸。  


女子泄愤用油浇5岁侄子点燃后离开(图)


祁某在庭上听判。 5岁的侄子玩儿火,用打火机点泡沫,还不服管教。身为伯母的祁某怒将燃油洒在侄子身上,并用打火机点燃,致使侄子烧伤30%,重度吸入性损伤,经鉴定构成重伤。昨天,祁某被通州法院一审以故意杀人罪判处有期徒刑7年。她当庭表示要上诉,称侄子烧伤与她无关。

京华时报记者裴晓兰

□起因 孩子玩火不成被指骂人

昨天上午11时许,身高约1.55米的祁某被法警带上法庭,1986年出生的她是两个孩子的妈妈。

法庭上,她没有看到任何家人,见有摄影记者拍照,她用手捂住脸。

法院判决显示,祁某火烧侄子小勇(化名)的时间是去年9月6日晚8时许。祁某曾供述说,小勇是她丈夫的弟弟家的孩子,平时喊她伯母,两家人共同租住在通州区台湖镇的一个院子里。事发当天,她刚给自己的两个孩子洗完澡,去院子东边的房屋找丈夫,想让他看会儿孩子,自己也洗澡。看到丈夫正和别人说话,她就往回走,结果发现小勇和他的小表弟小许在门口,小勇拿着打火机点泡沫玩儿。

“我怕他烧到自己或造成什么其他损失,就说让他别玩了。”祁某说,小勇当时朝她嚷:“屁伯母,你也不是我亲妈,凭什么管我,我就玩儿。”这让她很生气,打了小勇的屁股,并抢走小勇手里的打火机,然后回屋,小勇也气冲冲地和小许回到了自己家。

□泄愤 向侄子身上泼燃油点火

“当时我特别生气,好心管他,他却骂我。”祁某曾经供述称,因为她自尊心特别强,小勇骂她对她刺激特别大。她随后到家里放破烂的房子,找到一个装油的绿茶瓶子,她说那是她以前在外面捡的,家里生火、做饭之类的都用那个油引火。

祁某供述称,当时,瓶子里还有3厘米左右高的油量,她随后到客厅拿了一个打火机,来到小勇所在的房间里。当时,小勇和小许都在屋里玩,“之后我就特别冲动,把那瓶油泼在小勇的身上,是从他的头上倒下去的,随后用打火机把他给点着了。”

祁某说,她点的是衣服下角,火当时就着了起来,她慌神了,怕把屋里的小许烧到,她抱起小许就往屋外走,没有管小勇。

小勇随后满身是火地从屋里跑出来,去找在另一个房间的爸爸,呼喊着:“爸爸救救我。”他的爸爸说,当时非常着急,用湿浴巾将孩子身上的火扑灭。

□供述 曾说孩子玩火自己引燃

“我一边扑火一边问他是怎么弄的,他说‘是伯母,是伯母’。”小勇的爸爸在证言中回忆说。他急忙将小勇送往医院,途中,他又问孩子是怎么弄的,孩子说:“是伯母用打火机烧的。”

去年9月8日晚,孩子在医院抢救期间,小勇的爸爸报警,称怀疑是祁某点火烧小勇。次日,祁某被羁押。起初,她否认是自己烧了小勇,说自己制止小勇玩火后,抢了孩子手里的打火机就回屋了。约10分钟后,她听见有小孩喊救命,她就出屋直奔小勇的房间,看到地上有燃烧的泡沫,就用脚踩了,随后看到小勇在外面被人用浴巾裹着。她称自己没有看到小勇被火烧的过程,“我分析他是自己玩火被烧伤的”。

去年9月11日,祁某开始做有罪供述,她承认自己用油浇孩子,然后点火。

□判决 罪犯庭审翻供仍被判刑

今年6月14日,通州法院开庭时,祁某又翻供不认罪。她说,自己没有拿油往小勇身上泼,也没有用打火机点燃,小勇的烧伤和她没有关系。她提到,自己的两个孩子还小,还没人照顾。

然而,检方出示的小勇的证言称,当时他生气说了伯母是屁伯母后,和小许回屋。伯母随后就拿了一个饮料瓶找到他,直接把他拉过去就往他身上倒有油漆味道的液体,并用打火机点着了。当时在屋里的小许也说,小勇着火的时候,祁某是在屋里的,但他不知道小勇怎么着的火。

法院审理后查明,事发当晚,祁某因小勇用打火机点泡沫玩火且不服管教,怒而将油类液体洒在小勇身上并用打火机点燃,致使小勇烧伤30%,重度吸入性损伤。经北京市通州区公安司法鉴定中心鉴定,小勇所受损伤程度属重伤。

通州法院认为,祁某无视国法,因侄子玩火不服其管教,竟怒而向其侄子洒油并点燃,其行为构成故意杀人罪,依法应予惩处。祁某的辩解与事实及法律不符,法院不予采纳。祁某着手实施犯罪后因意志以外的原因未得逞,系犯罪未遂,法院并考虑到其与被害人之间存在亲属关系等情节,依法对其减轻处罚,判处有期徒刑7年,剥夺政治权利1年。

□上诉 罪犯称遭到刑讯逼供

听到判决结果后,祁某说了句“谢谢法官”,随后表示要上诉。

庭后,祁某接受了记者的采访,称自己是被冤枉的,此事和她无关。

祁某说,她家和小勇家关系不错,平时她对小勇也挺好,“他妈妈不在家,他就在我家吃”。

事发当天,她确实管教了孩子,“他玩火不是一回两回了,作为伯母,我是不是应该管管?”她也承认自己当时打了小勇,但孩子表现得反感,她也就不管了。

她坚称自己不知道小勇是怎么被烧的,“我看到他时,他身上就已经着火了。可能是自己玩火、玩油着的火。”

对于自己的有罪供述,祁某说自己曾被刑讯逼供。“我当时很害怕,后来想,还是认了吧,说不定30多天就能回家了。”

对于小勇指证她一事,她称:“当他说‘是伯母’时,我特别寒心。”祁某带着特别委屈的表情问记者:“我是她亲伯母,我能做这样的事情吗?”她称自己问心无愧,一定要上诉。

□罪犯其人父亲:表现异常曾寻死丈夫:好强倔强脾气暴

据悉,祁某在接受公安机关调查期间,曾经情绪特别激动,以至于不能继续接受讯问。

祁某的老家在河北农村。她说,自己2005年高考失利,让她变得很自卑。虽然当时自费上了青岛一所私立大学,但她觉得受骗了,2006年自动退学,后经人介绍,认识了大自己5岁的丈夫。

祁某的父亲称,女儿从初中开始就表现反常,“做作业不会,急得用手揪头发,不愿与人交流。”上高中时,女儿两次自作主张休学,高考失利后,因家人不让去青岛的私立大学,“两天不吃饭,趁家人下地干活打开煤气想自杀,说不让上学活着没意思,后来家人让上学才没事。”女儿退学结婚,一年后才告诉家里。

祁某的丈夫称,祁某婚后不上班,在家照顾孩子,做家务井井有条,但妻子内向不爱说话,好强倔强,脾气暴躁。

在接受精神检查时,祁某承认自己的心境是一阵一阵的,遇到不顺心的事情就会压抑、烦恼,情绪不稳定。谈到伤害孩子时,她放声痛哭,表示不愿回忆。经鉴定人员反复追问,她回答:“孩子玩火,我管他,他说不要我管,还说凭什么管他,说屁伯母,当时就激怒我了,一时冲动就做了,当时没想后果,现在非常后悔。”

祁某曾向鉴定人员解释,案发前心情压抑,精神异常,希望给她机会,出去看好病后挣钱给孩子补偿。

鉴定意见最终认为,祁某为神经症,实施违法行为时辨认、控制能力存在,评定为完全刑事责任能力。

□庭外追访

被烧男孩准备植皮家长担心被另眼相看

昨天,小勇和父母均没有出现在法院。记者电话联系到了小勇的爸爸李先生,他说,孩子当时被烧得很严重,脸部、胸部、胳膊等多处烧伤,住院两个多月才回家。小勇在很长时间内都得戴着头套,只露出眼睛和嘴巴,等伤口一点点结痂。他的前胸也要缠着纱布。因为伤到了气管,小勇说话也没有以前清晰。

李先生说,小勇出事前在幼儿园上大班,性格活泼。出事后只能呆在家里,晚上不敢睡觉,会哭闹,他们就给孩子看动画片缓解情绪。起初,孩子不喜欢戴着头套,感觉很不舒服,但后来习惯了,“我们告诉孩子没什么大事,他会好起来的。”

现在,医院正在为孩子植皮做前期准备,李先生说,这将是个漫长的过程,费用也会比较高。同时,他很担心孩子将来上学会被另眼相看。

记者问李先生,是否恨祁某,他说:“恨肯定会恨,但也不想怎么追究她的责任,怎么着也是兄弟,是一家人。”

法院判决显示,2013年4月22日,祁某的丈夫与小勇的父母以及小勇的爷爷签订了一份协议,主要内容为:祁某的丈夫自愿代祁某承担小勇被烧伤所产生的所有医疗费、整容费等,小勇的爷爷自愿为此提供担保。

小勇的爷爷说,小勇做植皮手术已经花了20多万,都是他和两个儿子凑的。大儿媳祁某被抓后,大儿子家的两个四五岁的孩子也很可怜,都是他和孩子姥姥家的人轮流照顾。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