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吐蕃崩溃的前奏——唐、吐“清水会盟”

学十不得一 收藏 16 13447

本文专门针对这个帖子《对中国历史上第一款割地卖国条约——<唐、蕃清水盟约>》http://bbs.tiexue.net/post_6912500_1.html有感而发。

史书上记载的唐德宗年间(783年)的“唐、吐清水会盟”,确实够丢人,单从这个“会盟”的“盟书”文本上看,大唐把吐蕃攻略的大唐州县让与吐蕃了。这样,似乎吐蕃对大唐的强势尽显。然而,这个“清水会盟”并不是唐、吐抗衡史的终结,而是另一个开始——吐蕃彻底崩溃的开始。这个怎么讲?盟书中的文字,恰如指路的路标,它的作用是指向路标的前方——“清水之盟”的后来历史。

在“清水会盟”之后的787年,唐、吐之间有一次会盟——“平凉会盟”。在那次会盟上,发生了吐蕃“劫盟”——劫持参加会盟的唐朝官员的恶性毁约事件,也正是这个“结盟”事件,明白无误的暴露出了吐蕃崩溃的迹象。而这个崩溃的迹象,也正是“清水会盟”给吐蕃造成的恶果!也就是说,“清水会盟”时的吐蕃的崩溃之势不可挽回,促使吐蕃孤注一掷,策划“平凉会盟”上劫持唐军首脑的阴谋,但是这个阴谋的失败,招致了吐蕃崩溃的开始。

为了说明白这其中的原委,更为了文字表述方便,有必要把“平凉”会盟之前的状况叙述一下:

在“清水会盟”之后,吐蕃违背“会盟”约定,连年进犯唐境。但是在786年,唐将李晟率唐军两败吐蕃之后,吐蕃知道无力再从大唐这里捞到更多的便宜,于是使诈,派使者通过大唐另一名将马燧向唐朝廷乞和罢战。马遂并未看出吐蕃的诈计,向唐皇帝德宗请示许和。软糯的德宗允诺和谈。并把连败吐蕃的主战名将李晟罢免,削夺兵权。

使诈的吐蕃一方,继续向唐朝提出要求,指名要唐朝派另一名将浑瑊主持会盟。

作为会盟的地址,唐德宗指定在平凉举行会盟。

吐蕃的算盘如范文澜先生《中国通史》所分析的:利用软糯的德宗急于和平的念头,用和谈做诱饵,诱使德宗除掉主战的李晟;再在会盟的现场把主持仪式的浑瑊擒获;对于会盟其重要促进作用的马遂,因此也会背负罪名,被唐朝廷除掉,这样一来,除去这三个名将,吐蕃进攻和唐朝就没有阻碍了。

但是,在会盟的现场,吐蕃伏兵四起的时候,作为吐蕃首要的擒拿对象浑瑊,在逃离现场险境之后被看破吐蕃诈谋的骆元光、韩游瓌救回。吐蕃的诈谋失败了。当救援浑瑊脱险的韩游瓌在劫盟当晚向唐朝廷做了汇报后,唐德宗幻想和谈求和平的路子被堵死,于是启用主战的李泌等人,吐蕃的败象立显。

在这里姑且不论李泌的绝杀招数给予吐蕃的致命重创,单就吐蕃所用的“劫盟”手段来说,本身就证明吐蕃的国势已然是江河日下了。为什么?

因为在我国的古史中,吐蕃“劫盟”——在两国表示示好、和平的会议上劫杀对方军政首脑的手段和刺客刺杀对方政要是一个归类,都是弱势一方对抗强势一方最无奈的反击;都是无力一方对付强大一方最后的挣扎。

这类手段有成功的:比如《史记·刺客列传》里的曹沫劫持齐桓公,就和吐蕃“劫盟”极其相似。无力对抗齐国的鲁国战将曹沫,在鲁庄公与齐桓公在柯这个地方会盟时,登坛发难,用匕首挟持齐桓公,要求齐桓公归还齐国侵占的鲁国地盘。曹沫的劫持行动最后成功了,齐国归还了鲁国在战争中失去的地盘,但是,这个劫持行动改变了齐、鲁之间的力量对比了么?挽回了鲁国不断衰退的国势了么?

没有!

这类手段更有失败的:比如《史记·刺客列传》中的荆轲刺秦王,最后的结果失败。燕国的快速灭亡似乎就源于秦王嬴政的愤怒。

所以说,在国与国的军事对抗中,如果某一国使出了刺杀对方军队首脑的手段,那么基本可以断定,出招的一方,已经是出于下风了,它的败亡是不可避免的,必然的!

在欧洲史上,据说也有这样的例子:西罗马对付匈奴入侵时,就用美女刺客刺杀了匈奴王阿提拉。固然,阿提拉死后,它的部属群龙无首,吃了败仗,西罗马逃过一劫,但是,当时用美女刺杀阿提拉的西罗马确确实实是衰败腐朽了,确确实实无力再对抗阿提拉了。然而,尽管阿提拉死了,匈奴退兵了,可是,西罗马的灭亡,还就是因为匈奴的缘故——被匈奴人驱赶到西罗马的哥特人掀翻了西罗马的统治,西欧于是乎“中世纪”了,所以呢,愚昧愚蠢了。

同理,想出在“会盟”仪式上劫持大唐名将浑瑊的法子来削弱大唐的军事力量,这已经表明,吐蕃的国势已经不能支持它对大唐的攻势了,它的军队的攻击力量已经不能再撼动唐军的固守防线了!否则何不摆堂堂之阵,树正正之旗,用长枪大戟在战场上用强悍的攻势震慑、消灭敌军?劫持齐桓公的曹沫在战场上办不到这一点,所以他劫持齐桓公;燕国太子丹办不到这一点,所以他用荆轲刺杀秦王嬴政;衰朽的西罗马也办不到这一点,所以用美女刺客刺杀阿提拉。“劫盟”的吐蕃一样办不到这一点,所以用劫盟的诈计要取巧!

吐蕃的是衰落在“劫盟”这一件事上尽显无遗!这一切的一切,都源于那个貌似显得吐蕃强大的“清水会盟”!正是“清水会盟”带来的大片大唐疆土,与众多的大唐子民让吐蕃耗费了太多的军事资源去压制、震服,以至于没有余力去继续向大唐攻略更多更大的土地与更多的人口、财富。

吐蕃在“清水会盟”中得到的大片大唐疆土是很难固守的,那里生息的大唐子民也是济南被臣服的!关于这一点,范文澜先生在《中国通史》第四册有两条史料可以作为明证:

第一条:“七八O年,唐使臣韦伦自吐蕃归国,经过河陇,一路上看到唐人都毛裘蓬头,在墙缝里偷看,有些捶心流涕,有些向东拜舞,也有人暗送书信,报告蕃国虚实。”

这是人心向唐的明证,吐蕃对这样的大唐子民放心么?它要消耗多大的力量进行压制?

第二条:“刘元鼎出使吐蕃,至龙支城(青海乐都县南),有耆老前任,对刘元鼎哭拜,问天子安好否?说因从军被掳,陷没在这里,自己和子孙不忍忘记朝廷,朝廷也还记得我们么?”

这同样是人心向唐的明证,这样的大唐子民吐蕃有什么样的力量彻底压服呢?

大唐被掳掠的人民被吐蕃欺凌压迫是他们一心向唐的原因,对于这个以劫掠为生的,文明程度低下的夷狄政权的鄙视与蔑视也是这些人民一心向唐的原因。所有的这些都让吐蕃不敢放心,都让吐蕃力不从心。

事实上,如范文澜先生《中国通史》里引用大唐名将李晟所说:“河陇失守,并不是吐蕃有多大力量,主要是唐将帅贪暴,内附部落离心,民众不得耕种,辗转向东迁徙,自己放弃土地。”

吐蕃的“强盛”乃是一个最扯淡的谎言!

在《吐蕃崛起靠大唐》中,某家说过吐蕃的“崛起”是一个假象,这个假象的成因就是因为吐蕃的腹心处于当时别的国族军队不可能到达“世界第三极”,因为这个原因,才使得这个政权没有被大唐攻灭,而这个没有“被攻灭”才算是所有假象的根源。

这个“世界第三极”的独特地理优势固然为吐蕃的腹心筑起了坚固的“挡风墙”,但是那里酷寒、缺氧的酷烈生存环境也使得那里的土地异常的贫瘠。就以现今的西藏而言,面积达到全国面积的1/8——120万平方公里,但是,那里“大部分的土地都是永久冻土带、冰缘寒冻土、寒漠土、石山和高原草原”,适宜畜牧、农业的面积极其稀少。说起来,吐蕃算一个游牧民族建立的政权,但是,那里适宜放牧的草场的鲜草产量每亩只有25-50公斤,只及内蒙古的1/8或1/4!更有近1/5面积的草场的产草量还不到25公斤!这些数字是1980年权威文献的数字,那么,千年之前的雪域高原会不会比1980年好的多呢?这个,某家绝对肯定:现在如此,过去仍然如此!现在西藏土地贫瘠、过去一样的贫瘠!

从以上数字上,依照常理,青藏高原可以承载的牲畜的数量应该只及蒙古草原的1/4或1/8!我们知道,游牧民族的命根子就是草原上的牲畜——马匹、牛羊,他们赖以攻略农耕民族,进行劫掠烧杀、扩张领地的最有利工具就是依赖草原的马匹。然而吐蕃所处的高原地区是如此的贫瘠,他们赖以生存的马匹、牛、羊,赖以进行劫掠扩张的马匹数量相比于蒙古草原是极端的稀缺,那么,这个地域上的民族可以发起的对农耕民族的侵略是根本不及突厥等游牧民族。换言之,这片地域根本不具备产生霸权的物质基础!产生霸权的地域,除了那里有强悍善战的民族,更需要有支持这个民族进行称霸战争的物质基础!二者缺一不可。与蒙古草原相比,雪域高原稀缺游牧民族赖以崛起的这个物质基础——马匹,那么,这个吐蕃的“崛起”与“强盛”乃是一个最荒诞不经的谎言!

然而,史书上吐蕃的攻略“成果”斐然,根源又在何处?这个根源不难找寻,除了大唐本身的原因之外,还有的原因就是雪域高原过度苛酷的生存环境,过分贫瘠的土地,这一切使得这个政权治下的人民创造财富的能力出奇的低下,所以,为了生存,为了改善生存条件,更为了统治阶级物质享受的欲望,这一国、这一族就存在着必然的向外劫掠的冲动!这个冲动其他地域的游牧民族——匈奴、突厥、蒙古也有,并且由这个冲动驱使,向中原农耕民族发起了一浪又一浪的冲击与劫掠。与其他地域的游牧民族相比,吐蕃政权统治下的雪域高原上的人们被严苛的生存环境所迫,向外劫掠的冲动更要比其他地域的游牧民族强烈!这个强烈的劫掠冲动,在一定程度上是可以弥补战略物资——马匹不足带来的限制的,但是,这个弥补绝不是持久的,也不是能够完全可以替代马匹数量不足的短板的,所以尽管吐蕃借助大唐“安史之乱”及其后遗症的“东风”,可以攻略西域,抄略河西陇右,甚至于“打进”长安,但是,就算面对中唐时的衰落,它的攻势也从没有把大唐的政治中心挤出关陇。反倒是在“清水之盟”后,它向东方的扩张屡屡受挫,一次次的失败消耗了大量的国力。

还有个不算铁律的“铁律”——穷怕了的人,最易被眼前丰厚的物质利益俘获、打倒。“清水之盟”,吐蕃的到了大唐的允诺的河西陇右那些地盘,这广大地域的人民、财富都归它了,这个暴发户会不会在吃下眼前这一大块肥肉被撑的肚大腰粗,举不起刀、跑不动路?看看吐蕃在东方的败绩,似乎可以这么认为。

历史是偶然与必然错综交织的。“安史之乱”这个大唐内部的“偶然”固然给大唐的生机下了毒,但是,吐蕃的“崛起”却是一个绝不可能的必然,它的“崛起”在“清水之盟”后无可奈的走向衰落更是一个无可挽回的必然!“清水之盟”前,吐蕃攻下的大唐州县从法理上讲不是吐蕃的,大唐可以考量国力之强弱,随时向吐蕃动武夺回失地。那么,这个时候的吐蕃在有余力抵御大唐的攻击时,尽可以与之鏖战;在它国力不济的时候,面对对手的强大压力可以收缩军力回撤自保,不使力量过分被消耗。但是,“清水之盟”后,这些被它攻略的大唐土地理所应当地成了它的地盘,但是,为了压服那片土地上不甘被掳的大唐人民,它必须消耗更多的军事资源,然而让它知难而退更是绝无可能!这些“它的”地盘已然成了它不得不背,但是背的吃力的大包袱!

挥舞一根两米长的竹竿,竹竿的顶端是力量最大的地方。但是,当这根竹竿的长度到了四米、五米、六米甚至于更长时,这根竹竿本身就在自身重力之下向下弯曲,竹竿的顶端恰恰是最软、最无力的!吐蕃在“清水之盟”后背下了河西陇右这一大包袱之后,面对李晟在东方对吐蕃的坚决打击,吐蕃已经无力做大规模的反击了,所以,才有“平凉会盟”上的劫盟闹剧。也就是这个闹剧之后,唐德宗彻底放弃了与吐蕃和谈的奢望,转而依靠李泌为首的主战一派对抗拖得侵略。李泌为吐蕃开出的药方是:“北和回纥,南通云南,西结大食、天竺,如此,则吐蕃自困”。

《孙子兵法》:“故上兵伐谋,其次伐交,其次伐兵,其下攻城;攻城之法为不得已”。

李泌的药方就是“伐交”,寻找团结自己的盟友,瓦解敌人的阵营,把我方阵营与敌方阵营的对抗变为我方人多势众对孤敌的围殴。

这个策略被剑南西川节度使韦皋运用最为出色,他结连友善南诏,屡破吐蕃的进攻,吐蕃在四川方向的进击势头被彻底封堵,一次次的失败也让吐蕃的国力大受折损。一个一劫掠为生,杀人求活路的政权遇到一连串的失败之后,它的衰败必然要表面化。

其实吐蕃如果缩在高原腹心固守防卫,是没有任何一支军队可以攻打进去的,那么,它的“武运”也许会更长久一些,但是,它偏偏要向北向东进击。在西方大食没有崛起之前,在亲唐的回纥还没有独大西域之前,它可以专心集中力量与大唐互争雄长,但是,当大食、回纥崛起之后,它在西域的扩张就必然招致必然的围堵;向东南的扩张必然找到南诏的阻击;再加之对大唐无数次的侵略袭扰,这个所谓的强权必然四面楚歌。“清水会盟”唤醒了大唐真正的反击决心后,吐蕃的是衰败无可免。

如吐蕃,它的执政者的扩张欲望在没有受到有力打击之前,它对异邦的财富、土地、人口的欲望是无限的;但是,一国的国力是有限的,为了扩张能支付的资源对价也是有限的,如何在无限的欲望与有限的国力之间找平衡,这是考验一国执政者大智慧的试金石,可是从历史上看,吐蕃的执政者根本不具备这个能力!从松赞干布开始的吐蕃一种赞普们都没有任何一点这样的智慧!一味的扩张地盘,掠夺财富与人口,过分的耗散了这一国、这一族的精血与气数。当这个政权崩溃碎裂之后,雪域高原上再也没有出现过任何一个强权!

吐蕃立国后无止境的侵略源于雪域高原极度贫瘠的土地承载不了这个政权中人们的生存需求,换句话说这个政权的“强悍”就是全凭“穷”撑着,所以这个政权要向外扩张势力,攻略它族攫取财富,获得自己生存所需。这个政权中参与战争的人,都会多少从劫掠中得到或多或少的战利品“惊喜”————“出疆之费,亦无定给,而临阵所得,便为己有”。用范文澜先生的话说,就是:“出兵不准备粮草,让将士们任意掳夺”。但是这个政权对外的扩张到了“清水之盟”后,这个政权的绝大多数人又混到了“差征无时,凶慌累年”的惨境。也就是说,吐蕃对外的侵掠所得,已经不足以弥补战争的消耗了!一场场的战争已经不是一桩桩给大多数人带来实惠的“买卖”,而成为一次次的重压与拖累!这个统一了雪域高原的政权——吐蕃成了一个危机民众生存的大祸害!吐蕃统一雪域高原的最终结果对高原上的绝大多数人来说是有大害的!与其如此,不如像当初那样四分五裂,各霸一方!

那么,在吐蕃崩溃之后,西藏陷入长久的分裂与动乱那就很好理解了——吐蕃政权统一高原带给那里人民的只是灾难与苦难!

这就是“清水之盟”带给高原人民的苦难与教训结出的恶果!

“清水之盟”吐蕃衰败的开始,吐蕃人民苦难的开始!“清水之盟”,吐蕃崩溃的挽歌的前奏!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9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