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头号毒枭——华金·古兹曼

人物简介华金·古兹曼·洛埃拉,墨西哥头号毒枭,资产:10亿美元(67.5亿元人民币)。

相关事件

2009年,墨西哥头号通缉犯洛埃拉成为第二个登上福布斯财富榜的毒枭。自从2001年藏在洗衣车里从最高级别安全监狱逃出后,他带领锡那罗亚贩毒集团迅速崛起,非法获益超过200亿美元。

洛埃拉被认为藏身于马德雷山中,有时候会厚颜无耻地在公众面前现身,比如2007年与18岁选美冠军办了一场婚礼。据有关资料显示,有数百人参加,包括当地政客。尽管美国和墨西哥政府悬赏数百万美元捉拿他,他还是继续逍遥法外。一方面是他手段极其残忍,洛埃拉集团常用斩首方式向执法机构和对手发出警告;另一方面是其向执法机关行贿,古兹曼曾吹嘘称,他每个月要拿出500多万美元贿赂警察和政客。这种策略的确起了作用,在对执法部门的渗透上,洛埃拉集团比同行做得更好。

发家华金·古兹曼·洛埃拉(Joaquín Guzmán Loera)出生在墨西哥“三角洲”枢纽位置上的“毒品之乡”巴迪拉瓜托市(Badiraguato)。他的家人和当地许多农民一样,都以种植大麻和罂粟为生。而墨西哥绝大多数的毒贩,都来自巴迪拉瓜托所在的锡那罗亚州。

和黑手党的发源地西西里人比起来,巴迪拉瓜托人更遵守沉默法则。正因如此,关于古兹曼的过往,包括他自己在内的大部分人都不愿意提及。不过可以确定的是,古兹曼家境贫寒,年幼时还曾在街头贩卖水果。

20世纪80年代,年轻的古兹曼投身于墨西哥黑帮“教父”加拉多(Miguel ángel Félix Gallardo)门下,一路晋级,成为内部高层。加拉多系警察出身,曾成功吞并了锡那罗亚的大小毒贩,创立了著名的贩毒集团“联合会”(The Federation)。但在1989年加拉多被捕后,他的势力便逐步瓦解了。这时,古兹曼和亲信帕尔玛(Héctor "El Guero" Palma)趁机夺权,抢得墨西卡利市的越境通道,这里是墨西哥向美国贩毒的一条“黄金通道”。这也让古兹曼一伙的势力一举超越了其他组织。

扩张之路

在获得了加拉多的大部分产业后,古兹曼的势力逐渐庞大,并成立了墨西哥最大的贩毒集团:锡那罗亚集团。古兹曼不但把旧的业务越做越大,还开创了全新的运毒方式:在圣地亚哥,古兹曼修建了一条集通风、电力和轨道于一体的秘密地下通道,把毒品神不知鬼不觉地从墨西哥偷运到美国。

而他的一位合伙人还在1996年受审时承认,古兹曼有一条生产辣椒粉罐头的流水线——里面当然不生产辣椒。古兹曼将可卡因装在辣椒罐里,并将其命名为“教母”(Comadre)牌辣椒,这些货物通过铁路运入美国。而换回来的钱,全都打捆装入行李箱,通过飞机航班运回了墨西哥市,机场人员在收受贿赂后,会保证无人插手。

同时,古兹曼的锡那罗亚集团与不同的利益集团利益争夺战也仍在继续。占领港口城市提华纳的是前任黑帮老大加拉多的几个侄子,他们迫切希望将古兹曼和帕尔玛赶出临城墨西卡利,以扩大自己的势力。

不过双方一直没有正面交火——直到加拉多的侄子引诱了古兹曼合伙人帕尔马的妻子。他们色诱了帕尔马的妻子,在成功骗取属于帕尔玛的700万美金后。将她的头颅砍下并送回帕尔马家中,而帕尔玛的两个小孩也被溺死。

在听说了这样的惨剧后,锡那罗亚集团展开了疯狂的报复。1992年,他们绑架并杀害了9人,其中有加拉多的几个侄子和律师,但当时加拉多还在狱中服刑,逃过一劫。加拉多也多次加以回击,最严重的一次发生在1993年,古兹曼到机场搭乘飞机时,遭遇伏击,有7人不幸丧生。这其中还包括一位德高望重的枢机主教——胡安·吉瑟斯·波萨达斯(Juan Jesús Posadas)。古兹曼本人虽顺利逃生,但枢机主教遇害,令墨西哥官方十分被动。教廷和国际社会都开始对墨西哥政府施压,此事发生16天后,古兹曼就在关岛被军方捕获,交回到墨西哥手中。

逃狱记

被捕后,古兹曼因贿赂和贩毒等罪名被判罚20年监禁,被送到一座高度设防的监狱中服刑。不过和那些入狱的黑帮头目一样,“高度设防”=“高度奢华”。古兹曼几乎买通了所有的狱卒,这让他可以在自己的牢房中看电视、点餐;而当他要联系自己的业务伙伴时,他甚至可以使用手机,实在不行,他们还可以直接来“探监”。除了合伙人,他的妻子和情人们也会过来,而他在狱中也可以服用伟哥之类的药品。

就这样,古兹曼在狱中一直享受到了2001年。那时,美国坚持要把他引渡,这也让古兹曼吓得够呛。不出意外,就在引渡前夕,他成功“出逃”。官方给出的解释是:古兹曼结识了一个监狱社工,在越狱前,他告知值班狱卒,说这个人要帮他把一些黄金偷运出去。结果到了那天,真正藏在车里的却是古兹曼本人。但古兹曼真正的越狱经过,无人能知晓,因为当晚所有的监控录像在案发后都已被抹去。

登上福布斯的毒贩

古兹曼越狱后,引发了美国方面的强烈不满。尽管有78名当事人被问责,这并不能帮助墨西哥和美国挽回他们的损失。重获自由的古兹曼,除了继续与警方周旋外,同时发动了大量的帮派战争,截止到2006年底,已经有超过35000人在斗争中丧生。

除了扩大地盘外,古兹曼同时也开发了更多新的贩毒手段:2011年初,美国边境巡逻队发现墨西哥毒贩制造了一种仿古的投石机,让毒品越过高墙,飞进美国境内。

2009年,古兹曼以10亿身价荣登福布斯全球富豪榜第701位;而在68个最有影响力的权势人物中,他的排名是第60位。

虽然墨西哥政府对古兹曼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不断挑衅的古兹曼和来自各方的压力也让墨西哥政府不得不采取行动。根据情报,由于古兹曼大多活跃在崎岖不平的乡间山地,所以抓捕的可能性变得微乎其微——警力可能还未进入他的领地,就已经在视线开阔的丘陵地形中暴露了。当然,古兹曼的集团也并非没有保护伞:2008年的一份情报文件中指出,在古兹曼前往奇瓦瓦州视察大麻种植园的过程中,至少三次出现了军方车队同行。

和其他的黑帮老大一样,古兹曼也有不少奇闻轶事。古兹曼曾到一家餐馆中吃他最喜欢的牛排,但在露面之前,有一伙贴身保镖先行收缴了店里所有人的手机,并不准任何人出入。古兹曼在用完餐后,归还了他们手机。为了让大家消气,他还为现场的所有人付清了账单。

美墨缉毒官员认为,抓捕这位头号毒枭对于打赢毒品战争起到的作用并不大。他们更关注的问题在于如何瓦解贩毒集团的网络,破坏毒贩的运作。可是如果能抓捕古兹曼,正如一位美国官员所说的那样,“虽不能止息混战,可毕竟是一个巨大的胜利。”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