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中国急西进或惹极端势力 何苦为美解围

tnttnttnt 收藏 1 187
导读:2013年08月26日 10:53 来源:环球时报 作者:张继业 《环球时报》7月31日刊载云南大学肖宪教授“‘向西开放’需外交全局统筹”一文,该文认为,考虑到统筹外交全局、均衡发展对外关系、拓展国际战略空间,以及东西部平衡发展等需要,中国应加大“向西开放”力度,对此笔者深表赞同。然而,国际形势复杂多变,大国博弈日益激烈,中国“西进”之路绝非坦途。中国当务之急不是大踏步地“进去”,而是认清形势,研判战略风险并妥谋规避之策,把握好“西进”的度。主要有三大战略风险亟须规避: 一是过度“西进”
近期热点 换一换

2013年08月26日 10:53

来源:环球时报 作者:张继业

《环球时报》7月31日刊载云南大学肖宪教授“‘向西开放’需外交全局统筹”一文,该文认为,考虑到统筹外交全局、均衡发展对外关系、拓展国际战略空间,以及东西部平衡发展等需要,中国应加大“向西开放”力度,对此笔者深表赞同。然而,国际形势复杂多变,大国博弈日益激烈,中国“西进”之路绝非坦途。中国当务之急不是大踏步地“进去”,而是认清形势,研判战略风险并妥谋规避之策,把握好“西进”的度。主要有三大战略风险亟须规避:

一是过度“西进”导致与俄、印等大国关系恶化的风险。俄、印分别视中亚地区、南亚与印度洋地区为其传统势力范围,对大国进入相应地区抱有戒心,中国地区影响力的扩大可能引发其战略反弹。与俄、印关系恶化意味着新兴国家战略合作解体,中国可能独自面对西方的战略压力,更将极大地恶化中国周边安全环境。

二是在危险地区过度“西进”导致经济和人员风险。埃及局势动荡,进一步推动中东地区乱局。美军2014年撤出阿富汗后,当地安全形势也很难会比现在好。我们在这些地区已有前车之鉴,如中国一家国企2008年在阿富汗斥巨资买下该国最大铜矿,因阿安全形势欠佳导致工期一拖再拖。

三是过度“西进”导致承担与自身实力地位不相称的责任。美国战略重心东移,欧洲受债务危机牵制,中东出现一定的权力真空。有学者建议中国在政治安全上“西进”,做填补真空的地区领导者,并与美在反恐、防扩散、能源安全等问题上合作。笔者认为此种观点未免幼稚,只会使中国背上与自身实力利益不符的责任,还可能交恶于伊斯兰极端势力。美国尚且要逐步撤出中东,中国何苦要为美解套,反使美全身而退、集中精力对付中国?

规避战略风险,关键是要有所为有所不为。首先要有“跳棋”意识。中国以西国家发展差别大,风险较大的国家应多看少投,甚至直接“跳过”进入发展前景不错的国家。如撒哈拉以南非洲资源能源蕴藏丰富,且处于城镇化、工业化进程中,应成为中国“西进”重点。

第二要有“取舍”意识。要有战略重点,中国“西进”着眼于安全利益与发展利益,不同地区侧重也不一样。西部周边应以安全利益为重,塑造有利的周边安全环境。对更远的西部,发展利益则是重点,切勿在政治安全上做出超过自身能力的“西进”行为。

第三要有“双赢”意识。尤其要加强与俄、印等国的战略沟通与协商,充分尊重其在相关地区的利益关切,加强与俄、印在地区的经济、安全方面的务实合作,塑造“双赢”的利益格局。

四是要有“周旋”意识。“西进”不是替美国解套,而是利用亚非广阔空间与美展开周旋,以牵制其精力,减少美对我周边的战略压力。(作者是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副研究员)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