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阀的妻子们:李宗仁太太抗战前常自己骑车买菜

陈继承 收藏 1 1454
近期热点 换一换

1965年7月20日,李宗仁和夫人郭德洁乘坐飞机从美国来到北京,在机场受到了周恩来、彭真等新中国高级领导人的热烈欢迎。悄然离别十几个春秋之后又踏上故土,郭德洁轻颦浅笑着,此刻病魔缠身的她,早已淡忘了昔日作为“第一夫人”时的风云际会,只希望丈夫能在祖国大陆安享晚年。

小家碧玉率“芙蓉小队”参加北伐

郭德洁原名郭儒仙,德洁是结婚时李宗仁给取的名字。1906年出生在广西桂平县县城,其父郭六是当地很有名的泥瓦匠,为人忠厚老实,手艺很好,家境不错。

德洁从小聪明伶俐,心高气傲,做事情爱争第一,并决心要做个出类拔萃的新女性。20世纪20年代初,广西桂平刚刚兴起女子上学的潮流,郭德洁便赶上了这一潮流。不顾家人的劝阻、邻居的讥笑,她毅然进入桂平女子学校念书了。德洁在学校念书很用功,每次考试都名列前茅。她曾不止一次对老师同学们说:女人也应做出类拔萃的人。

20世纪20年代,全国都弥漫着革命的风气,革命空气甚浓的广西桂平经常有群众游行,就连小学生也常常列队上街游行。郭德洁是学生积极分子,思想先进,经常掌旗上街带领学生队伍参加游行。20世纪20年代初,年轻的李宗仁已是国民革命军第七军战功赫赫的旅长了。他的部队在桂平驻扎了很长时间。李治军严厉,打仗勇敢机智,战绩颇著,在当地很有名气,极受广西人尊敬。

李宗仁的元配妻子李秀文那时刚生下孩子,正在广西临桂老家抚养孩子。他一个人长期在外领兵作战,闲暇时很是寂寞。一次,李宗仁领着手下的几位营长,到桂平县城城门楼上观看学生游行,实则是“出于好奇”,去“偷看美人的”。游行的队伍中,掌旗的女学生身材苗条,气质高雅,漂亮迷人。李宗仁频频顾盼那位女学生,恰好身边有一位善拍马屁的营长,他便对李宗仁说:“旅座,你太太有了孩子,难得在身边照料你了,何不多娶一位夫人,也好随时照应,有个伤风咳嗽、头晕身热的,要茶要水的也方便。”李宗仁本来无心,但听到这位营长这么一说,也动了心意。那位营长立即想办法介绍两人认识,那姑娘便是郭儒仙。

交往没多久,李宗仁便决定和郭结婚,并把她的名字改为郭德洁。婚后不久,郭德洁已在南宁任国民党广西省党部监察委员,并由党部推选为“国民革命军第七军广西妇女工作队”队长,跟随李宗仁出征参加北伐。她天生丽质,身着戎装,脚蹬长靴,骑着骏马,率领女子工作队向北进军。出征那天,桂平城内万人空巷,男女老少争睹郭德洁戎装加身的英姿。

北伐期间,李宗仁率领的国民革命军第七军可谓是所向披靡,战功彪炳,而那穿梭于枪林弹雨之中的“芙蓉小队”,则尤使三军平添颜色。

投身慈善积累政治资本

郭德洁自幼聪明伶俐,抱负远大,心计颇多。随着北伐的结束,丈夫李宗仁的地位迅速提高,而郭德洁并没有躺在官太太的地位上享受荣华富贵,而是积极学习,投身到慈善事业中为百姓谋些福利,进而捞取荣誉和政治资本。

抗日战争时期,郭德洁回到桂林开办了德智中学和保育院。曾经有人问起她办学的原因,郭坦然答道,战争结束后,需要大量人才去建设国家,没有学校是不行的,办学校和保育院就是想在这方面尽一点力。在德智中学,富人子弟交的学费要比穷人家的孩子多得多。

那时候,国民党政府正忙于派系斗争和“围剿”红军,往教育上拨发的投资少得可怜。而像郭德洁办的这类学校经费就更拮据,她经常要动用自己的积蓄资助学校。当时的南宁有一位富商,家财万贯,郭德洁曾三番五次到这位富商家劝他为学校捐款。经不住游说,“铁公鸡”终于拿出了一笔钱。广西人都由衷地佩服郭德洁手腕高明。

在桂林,至今还流传着这样一则佳话。抗日战争时期,郭德洁得知抗日军队中有一位广西籍营长在前线战死,其妻患有重病,在桂林郊区乡下抚养不满三岁的儿子,生活很是艰难。郭德洁便掏腰包请了医生和保姆去照顾烈士的妻子,她则亲自到乡下把烈士的儿子接到保育院上学。

持家理财贤内助

郭德洁虽非正房,但她相夫教子,是持家理财的能手。在这一点上,连李宗仁的正房妻子李秀文也不得不表示佩服。

抗日战争前,郭德洁已贵为广西“第一夫人”了,但她仍经常骑着自行车上街买菜,并坚持不请保姆。她自己操持家务、照顾丈夫。后来,李宗仁当选上副总统,她仍然坚持自己操持家务,李宗仁衣食方面的事,郭德洁每每事必躬亲。有时家中来了客人,她也亲自动手做饭端菜。

李宗仁回忆录的记述者曾记载了这样一件事:他第一次到李宗仁家采访时,正好碰到郭德洁自己驾驶着黑色林肯牌轿车去买菜,得知他是去找李宗仁的,就马上掉转车头,把记者领进家门,亲自捧出咖啡、茶点后,才又开车上街买菜去了。记者和李宗仁交谈不久,郭已经摆好一桌子的菜肴,精致可口、色香味形俱全。记者吃完饭顺便看了看厨房,里面井井有条,杯盘银光闪闪,不禁暗自赞叹:“郭德洁原来还是位好主妇!”

郭德洁也是个理财能手,在理财方面,她甚至超过了身为银行董事的白崇禧之妻马佩章。还在日本投降前,李宗仁多次主张买房子,郭德洁每次都给丈夫算细账:居无定所,买了房子利用率不高等于浪费。直到后来生活稍微稳定之后,郭夫人才同意买地皮建房子,不过房屋图纸都是她自己设计的,建筑材料的选用及装饰费用的多少都由她亲自过目决定。

作为贤内助,郭德洁处处替丈夫着想,替丈夫排忧解难使之专心致志干事业。1947年深秋,为在北平拉拢人心,李宗仁在北平公馆的大客厅里宴请一群大学教授。郭德洁和丈夫巧妙配合,回答了教授们提出的不少激进问题,使得李宗仁与教授们的关系融洽起来。

而此刻,在李公馆的另一间小客厅里,也摆着两桌丰盛的酒席,在座的全是广西人,绝大多数是他们的亲戚,有些则是李宗仁起家时帮了大忙的地方绅士的子弟、亲属。他们来投奔李宗仁,指望弄个一官半职。每日郭德洁都以好酒好菜招待,一会出现在教授们的餐桌旁,一会儿又到广西老乡这边应酬,忙得不亦乐乎。

李宗仁到北平后,为拉拢北方人,对广西人的安排控制很严,但是对于那些家乡人多少也得考虑安置,虽没有一官半职,但总可以发点财的。郭德洁完全支持丈夫的这一做法,并积极配合。

精心谋划助夫竞选副总统

1947年底,李宗仁已有意要竞选南京政府副总统,但他明白,此举必须得到美国的支持。李宗仁在和郭德洁商量过后,准备先打通美驻华大使司徒雷登的关节,让其争取美国政府支持自己竞选副总统。

那天,李宗仁把司徒雷登请到中南海办公大楼客厅之后,郭德洁亲自为司徒雷登沏上上等的西山茶,又送上几只硕大的沙田柚和一盘金灿灿的融安金橘。司徒雷登虽生长在中国,也还是首次吃到这样鲜美的广西水果,他一边嚼着香味四溢的金橘,一边笑道:“上帝也没法吃到这样好的水果哩!”

“大使先生,您便是活着的上帝啊!”郭德洁话一出口,立刻引得司徒雷登和李宗仁大笑起来。接着他们谈起了时局,司徒雷登简要地把国民党政府腐败无能军队节节败退的情况讲了一遍,李宗仁不知道这位美国大使一番话的目的是什么,他正在琢磨对方的话,郭德洁却轻轻地叹了口气,说道:“大使先生能否助我们一臂之力?我想请大使先生回南京后向蒋委员长美言几句,放我们回广西!”

“啊?”司徒雷登以不解的目光看着这位善于交际而又精明能干的李夫人。李宗仁立刻抓住契机,向司徒雷登苦笑道:“大使先生,照这样下去,我坐困北平也终非了局。因东北一旦失守,华北便首当其冲,共军必自四面向北平合围。我属下的这些将领,没有一个可以听我指挥的,到时,难道要我向共军投降吗?”

司徒雷登终于明白了这夫妇俩唱的是一出双簧戏。就这样,在郭德洁的巧妙配合下,李宗仁终于赢得了司徒雷登及美国政府的支持。随即,李宗仁即电告南京政府,他正式宣布要竞选国民政府副总统,并开始进行拉票活动。每到一地,郭德洁总是紧随其左右,她手上那只小巧玲珑的拎包里,装着李宗仁和她的名片,也装着给人好感的微笑和诚意。

后来,当得知蒋介石要阻止李宗仁竞选时,郭德洁竟当众哭了起来。“嫂夫人,不要伤心,这和下棋一个样。”李宗仁的参谋长开解道,“下围棋时,遇着局道相逼,便要从外边找眼才能活。你明天专门飞到香港,见李任公一面……”

“对!”郭德洁立刻止住了哭声,“我就对李任公说:德邻和我准备到你这里来革命!”在场的人都很佩服郭德洁的聪敏和反应迅速,认为这个女人真不寻常。

“第一夫人”黯淡的前景

1948年5月20日,在南京举行中华民国总统就职典礼。上午9时,在21响礼炮声中,身穿鸽蓝色长袍、罩一领黑马褂的蒋介石走上台,胸前挂一枚特制青天白日勋章,站在总统位置上。蒋站定后,副总统李宗仁也随之登台,他身着陆军便服,胸前挂着一排大大小小的勋章,走到总统身后站定,活像名大副官,台下的文武百官和外国来宾顿时窃窃私语。

李宗仁尴尬得脸上直发烧,一腔怒火却无处发泄。原来,在典礼前,李曾派人请示蒋在典礼上穿何种衣服,蒋说应穿西式大礼服,李连夜命人去沪制作;刚做好,蒋又传手谕说两人都着军便服。谁知蒋总统却身着长袍马褂昂然登台,李着军便服伫立其后,顿时形成一文一武的配置,李副总统的形象与参军长无异。李宗仁感到难堪极了,郭德洁看着得意洋洋的宋美龄,心中有说不出的懊丧。

1949年1月,蒋介石被迫下野,由李宗仁任代总统,郭德洁高兴极了。她是很看重名位的,为争取到正式夫人的地位,她没有少费心思,后来终于在事实上取代了李秀文的地位。现在,蒋介石下野,李宗仁当了总统,她就是中国的第一夫人了,怎能不高兴呢?

然而,她高兴得有点太早了。蒋虽下野,却仍在浙江老家操纵着国民政府。1949年1月24日,李宗仁就任代总统后就宣布要在29日农历大年初一这天去慰问南京卫戍部队官兵,每个士兵发一元现洋,并命令中央银行南京分行准备好现洋。

初一大早,郭德洁就穿上她那件华贵的裘皮大衣,等候着去劳军。然而快到11点了,一大早就出去取银元的参军长满头大汗地空手而归:银行没有钱,因为蒋介石已命令银行把银元全部运到台湾存放,自他下野后,任何人不得擅自动用,除非取得蒋的手令,方能支取。此时又传来消息说:行政院长孙科已把行政院搬到广州,阁员们也都悄悄去了上海。真是祸不单行,李宗仁、郭德洁听后,惊怒不已。郭德洁脱下那身华贵的衣着,无精打采地坐在房间里,暗自惆怅。

郭德洁就是这样度过了她当上第一夫人后的第一个春节,这也是她在中国大陆度过的最后一个春节,她把它喻为有生以来气氛最为黯淡低沉的一次年节!

身患痼疾助夫回归祖国

新中国成立后,郭德洁随李宗仁到美国定居。因李宗仁已经失去权势,流落异邦,无人愿意接近。加上李宗仁不谙英语,美国人中也极少有人顾及,不几年,他们便亲故交疏、门可罗雀了。虽然孤寂,然而有郭德洁白首相偕,也还融融乐乐。李宗仁经常在家阅读自己的回忆录打发时光,郭德洁则随国画家汪亚生练习花鸟虫鱼,生活颇有情趣。为了替李宗仁解闷,郭德洁经常找人陪他打打麻将,作为消遣。

在纽约期间,郭德洁潜心学习英语,与洋人酬酢,亦颇自如,俨然“威尔希莱式”的中国留美夫人。然而天有不测风云。1964年,医生确诊她患了癌症,这不啻一个晴天霹雳!如果动手术还来得及延长生命,可是郭德洁担心手术会损坏体形,破坏形象,再则,她怕传出去后被人说是夺人之夫的报应,以至手术拖延了不少时日,到了1965年已是癌症晚期了。

病中的郭德洁在医生的一再嘱咐下才勉强住进医院。在医院中,她时时想起“老头子一人在家如何生活”,越想越感不安,一次午夜之后竟溜出医院,径自返家。

病中的郭德洁思念故土,渴望回到祖国,而李宗仁则担心自己双手沾了不少共产党人的鲜血,怕回国后共产党会算旧账。郭德洁就经常去买来登有大陆方面文章的报纸,读、译给丈夫听,终于打消了他的疑虑,李宗仁决心回国。

1965年7月20日,几经波折,郭德洁终于陪同丈夫回到阔别多年的祖国。新中国翻天覆地的变化,令郭德洁激动不已,她想再为新中国的建设贡献一点自己的力量,但回国后不到半年,她就病逝在医院。不过,她是带着欣慰而去的,临走前,丈夫在她身边守护着,并且她是躺在祖国的土地上去的。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