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战争最惨烈城市战

八一军刀 收藏 2 2488
导读:1949年3月,中国共产党七届二中全会结束后,解放军副总司令员兼第一野战军司令员彭德怀,在西返途中于3月28日来到太原前线,中央军委同意他与抱病工作的徐向前一起指挥太原战役,总前委决心以插入分割战法,首先扫清外围,然后在4月15日总攻破城。 就在彭德怀抵达太原的当天,南京政府代总统李宗仁电邀阎锡山赴南京商讨国共和谈中的山西问题,阎锡山于次日飞离太原。 4月1日,国共和谈正式开始。4月5日,中央军委致电太原前线:“阎锡山已离开太原,李宗仁愿意出面交涉和平解决太原问题,我们已告李的代表(本日由平

1949年3月,中国共产党七届二中全会结束后,解放军副总司令员兼第一野战军司令员彭德怀,在西返途中于3月28日来到太原前线,中央军委同意他与抱病工作的徐向前一起指挥太原战役,总前委决心以插入分割战法,首先扫清外围,然后在4月15日总攻破城。

就在彭德怀抵达太原的当天,南京政府代总统李宗仁电邀阎锡山赴南京商讨国共和谈中的山西问题,阎锡山于次日飞离太原。

4月1日,国共和谈正式开始。4月5日,中央军委致电太原前线:“阎锡山已离开太原,李宗仁愿意出面交涉和平解决太原问题,我们已告李的代表(本日由平去宁),允许和平解放,重要反动分子许其乘飞机出走,其余照北平方式解决,部队出城两星期至三星期后开始改编等语。你们应即派人进城,试行接洽,求得十五日前谈妥。进行情形望告。”

据此,太原前线司令部决定派遣原阎军野战军总司令赵承绶等人入城试谈。临行前,彭总与他们谈话,要他们转达解放军的攻城力量和决心,阎军寄希望美援和坚固工事是靠不住的,如愿意和平解决太原问题,采取长春或北平方式都可以。8日,赵承绶等三人携带信件进入阎军61军阵地,要求入城谈判和平解放太原,王靖国在电话中以“会长不在,无人负责”,拒赵入城,令其原路退回。

11日,中央军委又根据国共谈判的进展情况致电太原前线,要求将攻击太原的时间推迟至22日,等待谈判结果再行决定。是时,太原守军封锁更加严密,我方在太原城外挖成的六条坑道中有一条被阎军发现并挖通破坏,我方再次送信人员已很难进入阎军阵地。太原守军一方面宣扬北平国共和谈已经取得协议,另一方面又发表社论,宣传其坚强意志,表示要奋斗到底,并调整部队,加强战备。太原前线司令部因此于14日致电中央军委,请示如果16日谈判没有结果,是否可以提前攻击太原。次日,中共代表在北平提出《国内和平协定(最后修正案)》,并宣布4月20日为最后签字日。17日,中央军委复电太原前线:“你们觉得何时发起打太原有利,即可动手打太原,不受任何约束。”据此,太原前线司令部将攻击太原的时间确定为4月20日。

4月20日凌晨,解放军十几路部队向阎军太原外围阵地发起攻击,先后突破守军前沿,继以猛烈攻势向纵深发展,阎军城外防御体系顿时土崩瓦解。

就在这一天,南京政府拒绝在和平协定上签字,中央军委主席毛泽东、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司令朱德在次日发布《向全国进军的命令》,要求解放军奋勇前进,坚决、彻底、干净、全部地歼灭一切敢于抵抗的国民党反动派。而太原前线在这个命令发布前一天就已经提前行动了。

双塔寺位于太原城东四华里的向山脚畔,阎军以此为中心精心构筑了被称为固若金汤的“生命要塞”,这个太原城的东南屏障驻扎守军4000余人,并有强大的炮火。双塔寺内建有两座十三层高约五十余米的古塔,登塔了望,太原尽收眼底,阎军炮群的观察所就设在塔上。为了夺取双塔寺要塞,解放军一名侦察兵在战前利用与该寺僧人的故旧关系,在他们的帮助下化妆成和尚潜入寺内进行了侦察。4月20日,63军完成对双塔寺的合围,在攻打双塔寺东南的12号碉时,连续牺牲了11名前赴后继的爆破手,直到第12名勇士义无反顾地冲上去后才将其成功爆破。艰苦激战两天之后,解放军在22日清晨发起总攻,夺取了双塔寺要塞。由于通讯不畅,解放军炮兵曾炮击了已被兄弟部队占领的一处阵地,而阎军飞机则在解放军完全占领双塔寺后仍大方地空投食品。在这次战斗中,双塔寺中的西塔也就是文宣佛塔被炮火击伤,佛塔二到八层被炸飞半边。37年后,当年指挥作战的原63军军长郑维山重游双塔寺,不无惋惜地说:“当时不打就好了。”解说员回答说:“当时打是需要的,现在修也是应该的,人民是理解的。”

标高二百余米的卧虎山要塞是太原城东北的主要屏障,驻扎有“铁血师”等部5000余人,配备火炮170多门,被阎军吹嘘为“共军三个军一个月也攻不下的要塞”。正是考虑到卧虎山的险要地势和坚固设防,太原前线司令部在67军完成对卧虎山要塞的包围之后,决定攻克太原之后再回师解决,持行监视任务的199师根据实际情况果断决策,于21日夜晚发动突袭,在200师的协助下猛攻10小时,击溃由城关及城内青壮年为主组成的“铁血师”,一举攻克卧虎山。建国以后,这里成为园林化的奶牛场,后来在陈毅元帅的建议下,扩建为卧虎山公园。

与此同时,解放军迅速消灭了太原城北工业区和汾河以西的阎军,并夺取了汾河洋灰桥,从四面逼近太原城垣。“太原城头见!”,这是68军某连连长邢多玉在行军途中向他担任军医的老乡于勤恺挥手作别时的最后一句话,仅仅一个月后,当于勤恺在设于太原城北天主教堂的战地救护所里再一次见到邢多玉时,这个朝气蓬勃的22岁年青人已经在攻打城北工业区的战斗中牺牲了。就在邢多玉手下的战士们高喊“为连长报仇”的时候,阎军阵地竖起了白旗,该连三排的战士们在指导员的带领下跃出掩体发起冲锋,当他们在泥泞过膝的护城河中艰难前行之时,阎军一齐开火,近一个排的战士在毫无掩蔽的情况下壮烈牺牲。

失去所有外围要塞之后,阎军开始向城内收缩,没有来得及逃回城内的阎军在这一天被全部消灭,阎军至此在外围作战中损失了12个师40000多人。一名阎军军官在城墙根下亲眼看到解放军的炮火在他的士兵身边爆炸,脆弱的血肉之躯立即被撕成碎片,鲜血淋漓的人体碎肉被爆炸冲击波牢牢沾在了城墙上,这一场景在几十年后依然历历在目,成为他生命中永远的恶梦。

4月22日夜,在下达最后通谍的同时,赵承绶再次携带徐向前的信件,到达阎军前沿的一个团部,亲自打电话给王靖国,对城内守军作最后的争取,劝其为全城军民的生命财产和个人前途着想,依傅作义的先例和平起义,但仍被王靖国坚决拒绝。不久,太原前线司令部宣布梁化之、孙楚、王靖国、戴炳南、日本顾问岩田为战犯,通令攻城部队缉拿。

城墙是冷兵器时代保卫城市的坚固防线,明初大规模的修造为我们留下了大量古城,它们在民国军阀混战、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的现代化战争中依然起到了极为重要的防御作用,我们在前几章中介绍过的天镇保卫战、涿州保卫战、亳州保卫战以及“二虎守长安”等等名垂战史的城市保卫战,无一不是在四面楚歌的情况下充分利用了古代城墙而孤军长期坚守达数月之久的经典战例。

民国时期的太原城垣由名将潘美始建于宋朝初年的公元982年,明朝建立之后,第一代晋藩朱派遣他的岳父谢成对宋代太原城向南、北、东三个方向扩展,这也就是民国时期周长24里的太原城垣。太原城墙高12余米,上宽6到10米,底宽15米,砖厚2米,每隔百余米还有一个突出部位,全城共有32个突出点,在全国也属于较为坚固的城墙。早在抗战初期的太原保卫战时,傅作义将军就将太原城墙改造成防御工事,抗战胜利之后,阎锡山为保卫太原,又在太原城墙上新建了环绕全城的碉堡和防御工事,将部分区段的城墙掏空辟建出大量的炮兵射口和机枪射口,防御最严密的地段,整个城墙从城根到城头从下至上共有七道火力网。但是,进攻与防御总是难以统一,如同毁于蚁穴的千里江堤,在火力空前加强的同时,被掏得千疮百孔的太原城墙也在解放军强大的炮火面前也失去了原有的厚重与坚固。

4月21、22日凌晨,在长江千里战线上,百万雄师风雨下钟山,4月23日夜,第35军在中共南京地下市委的接应下,突入南京市区,24日凌晨,解放军进占国民党政府总统府,南京宣告解放。

4月23日,解放军炮兵部队开始总攻前的试射,攻城部队将战壕延伸到了太原城下,并用门板加盖泥土加以隐蔽。这一天的黄昏,太原前线的解放军部队进入太原城下的进攻阵地,解放军的1300门大炮也同时到位,在紧靠步兵突击营地的外壕外沿布设轻重迫击炮,为第一线;距目标三百米处是山炮和部分野炮,为第二线;野炮和榴弹炮距目标一千米左右,为第三线。太原前线司令部在太原城墙上选择了18个突出部做为突破口,计划以数十门甚至一百门大炮集中轰击一个突破口,用直射火炮一层层地掀、用曲射火炮一个个地钻,打开城垣,为步兵登城扫清障碍,然后,18兵团及一野7军由东、19兵团及晋中军区部队由南、20兵团由北,兵分12路发起总攻。

解放战争最惨烈城市战



解放战争最惨烈城市战



解放战争最惨烈城市战



解放战争最惨烈城市战



解放战争最惨烈城市战



解放战争最惨烈城市战



解放战争最惨烈城市战


4月24日5时30分,就在南京解放五个小时之后,随着一颗颗红色信号弹撕裂拂晓前的夜空,解放军攻城部队1300余门大炮齐声怒吼,向太原城墙猛烈轰击。

十几分钟天崩地裂般的急袭过后,烟尘四起,五十米之内不见城头,而北侧突破口上的滚滚硝烟和尘土又随着突起的西北风将南侧城垣笼罩,使得炮兵部队难以准确地继续实施射击,再加上地形、战前侦察与准备等具体情况上的差别,炮兵部队对四面城墙的破坏程度不尽相同。在大部分突破口上,坚固的城墙被提前炸开宽达二、三十余米的大缺口,炸塌的碎砖、夯土在城墙外侧形成了六十度的斜坡。大东门南侧烟尘弥漫的突破口上,炮兵无法瞄准,61军步兵一度准备以两个营的兵力背负炸药包直接炸城,四野炮一师的指战员们人拉肩推,将大炮推进到步兵离城墙不足百米的进攻阵地直射城墙,以被形象地称为“大炮上刺刀”的近战,冒着从城头倾泻而下的弹雨轰开了突破口。

近两个小时的猛烈轰击之后,城墙被炸出十几个突破口,到七点左右,炮火开始向城内延伸,攻城部队陆续发起了冲锋,而在一些破坏得较为理想的突破口上,攻城部队为预防阎军在炮火间竭期间反扑已经提前发起总攻。城北小北门、城东小东门、大东门和城南首义门的登城部队进展较为顺利,突击队沿着突破口外的斜坡冲上城头,打退阎军反扑,扩展城头阵地,掩护后继部队登城。

大北门附近的突破口未能炸开,68军突击队在阎军上、中、下三层火力网的阻击下冲锋到城下,架设云梯强行登城,由于步炮协同不当,云梯被自己的炮火炸断,已经爬到梯子中部的战士们被打落城下,突击队组织剩余兵力搭起人梯登城也因为城墙太高而没有成功。到上午八点晨雾消散之后,炮兵再次集中火力轰击,终于炸开十几米宽的一条缺口,在八点三十分将红旗插上城头,他们是最后一支登上太原城头的攻击部队。

登城战斗进行得最为艰苦的是攻击迎泽门一线的65军,22、23日两天,该军进攻大南关的战斗就打得极为惨烈,为夺取这个迎泽门外的防御屏障,几个主要进攻连队在战斗结束后均只剩下十几名战士。23日夜,65军突击部队隐蔽在了距迎泽门五百米处,子夜未过,就因为阎军炮火的轰击而出现伤亡,579团1连的支援组伤亡13人,几乎被打光。24日清晨,迎泽门一带的突破口未能在预定时间内炸开,准备强行登城的突击队接近迎泽门后才发现城门外仍有未被炸毁的阎军碉堡,前进的道路被火力封锁,突击队被迫放弃原订突破口,抬着笨重的云梯涉水穿越城墙外的海子也就是后来的迎泽湖,绕到城门东面的第一个城墙突出部强行登城。由于行动的隐蔽和出其不意,突击队成功登上城头,但阎军很快反扑,密集的炮弹和子弹向城下拥挤的登城部队射来,毫无遮蔽的战士们暴露在清晨的光天化日之下伤亡惨重,到处是横躺竖卧的尸体和痛苦挣扎的伤员。云梯被阎军炸断后,登城一度中断,已经登上城头的50余名官兵孤军奋战。就在这个时候,65军另一支连队用1250斤炸药炸塌了大南门,阎军迎泽门一线的防御体系随即崩溃。在进攻迎泽门的战斗中,荣获“登城先锋”和“军政全胜”两面锦旗的579团1连,100多名战士只剩下30多人,城下断梯叠尸的情景、竖梯处被鲜血拌合的泥浆和被染成红色的海子水,该连副指导员刘子威在四十年后一回想起这些令他记忆犹新的壮烈景象,这位担任武警部队技术学院副政委的老军人的心仍不免为之颤动。

各攻城部队登上城头后,立即下城向市内纵深发展,有些突破口的城墙内壁依然没有炸塌,云梯一时之间又运不上来,战士们纵身从近十米高的突破口上跳下,向城内冲去。阎军在太原城内也修建有大量碉堡和防御工事,部署了巷战部队,但解放军突击部队同敌人不纠缠,不恋战,猛打猛插,直奔绥靖公署,遇有顽强抵抗,即破院开路,绕到敌人后面。63军突击部队在进攻途中,俘获三辆坦克,立即插上红旗调转车头向绥靖公署进军。

8点50分,东路62军突击部队攻占鼓楼,用一条红色被面代替胜利的红旗插到了这个太原城内的最高点上。9点15分,62军的另一支突击部队冲入阎锡山的统治核心绥靖公署,与负隅顽抗的侍卫部队展开激战。

与此同时,城内的阎军陷入一片恐慌和混乱之中,阎锡山的特工人员在精营西街的特种警宪指挥部等处集体自杀,梁化之与阎慧卿在绥靖公署钟楼地下避弹室内服毒自杀。绥靖公署地下室内,聚集着阎军主要军政人员和他们的家属,电力供应已经中断,仅凭几支忽明忽暗的蜡烛照明,地下室里所有人员的命运也就如同这风中之烛,随时将融入一片黑暗。

听着越来越近的枪炮声,在极度绝望之中,终于有人在黑暗中大声倡议投降,众高干见王靖国对此话毫无反应,便以为默许,开始商量投降,起草了洽降信,抄写四份后派人送出,其中两人负伤被迫退回,另外两人杳无音信,于是又有人提议把孟际丰的白褥单扯开当做白旗悬挂出去,孟际丰推辞说:“副官处有的是,到副官处去领吧。”两个多月后,当阎军战俘在公安厅三科拘押时,杨贞吉的部下齐天授就此事询问孟际丰,孟际丰回答说:“那是随便答应的事?!将来历史记载,说太原投降时挂的白旗,是我孟某的褥单,这会遗臭万年,我孟某不干。”

就在这个时候,侍卫队长刘有泰派遣下属军官进入地下室,跪倒在王靖国面前恳求说:“顶不住了,该做决定的时候了。”王靖国立即起身说:“走,我出去。”孙楚阻止他说:“完了,你出去顶什么事。”正迟疑间,两名解放军战士已经攻到地下室入口处,向里面喊话,要他们出来缴械投降,地下室内慌作一团,隐隐传来一些家属们的哭泣声。这时,解放军战士向地下室里扔下一颗手榴弹,地下室里的几支蜡烛全部被震灭。阎军派遣军官走出地下室接洽投降,随后,赵世铃打着白旗,全体人员排队走出,集中在绥靖公署院中。阎锡山政权的军政首脑投降后,侍卫队的残部仍在绥靖公署的梅山上抵抗,解放军从俘虏中找出侍卫队长刘有泰,让他向梅山喊话,侍卫队士兵们不仅不听,反而向他射击,解放军调来山炮,将他们全部消灭。

至此,从清晨五点半到上午十点,经过四个半小时的激烈战斗,太原宣告解放,盘踞山西达38年之久的阎锡山政权从此灭亡。

太原解放六天之后,大同守军放下武器,接受和平改编,山西全境宣告解放。

太原战役从1948年10月5日发起,到1949年4月24日结束,历时六个余月,共计歼灭敌军135000余人,其中俘虏77000余名,包括师级以上军官40余人。解放军为攻取这座坚固设防的城市也付出了巨大牺牲,共计伤亡45000余人,远远超过了同期在千里战线上突破长江天堑的渡江战役。太原战役,成为国共内战期间,历时最长、参战人员最多、战斗最激烈、伤亡最惨重的城市攻坚战。

1950年3月25日,山西省政府在太原海子边人民公园,为牺牲在解放山西和太原战场上的烈士树立纪念碑并塑像纪念。徐向前在纪念碑东侧题词:“浩壮高恒吕,泽惠过汾漳”。1989年,太原解放纪念馆在牛驼寨正式开放,徐向前元帅的铜像也同时落成。历史将永远铭记这场国共内战中的持续了六个多月近百万人被无情卷入的残酷战役,这片热土将永远铭记发生在那场战役中每一个荡气回肠令后人感动的故事,愿所有在这场战役中殉难的将士和百姓从此安息,愿和平的阳光从此永远普照历经沧桑与苦难的龙城太原。

太原战役离我们远去已经半个多世纪,七十年代末还残留在东山上的废毁碉堡在进入新世纪时大多已经荡然无存,改革开放年代里成长起来的年青一代恐怕没有几个人了解发生他们脚下这片土地上的那场战役,中小学里组织到牛驼寨的参观祭奠更象是一场春游。由于条件的限制,本人在编写这段历史时,也完全是从故纸堆中寻找史料和线索,文中涉及的细节及当事人的言论,主要出自《山西文史资料》和《太原文史资料》。遗憾的是,由于年代的久远、回忆中的遗漏和错误,这些资料中出现了许多自相矛盾和模糊不清的记载,本人根据自己的理解和判断对这些史料进行了取舍,出现错误在所难免,相信读者在阅读时也会有自己的判断。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