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号巡洋舰毁于文革武斗 被卖废铁换十万毛主席像章

重庆号巡洋舰毁于文革武斗 被卖废铁换十万毛主席像章

2013年08月26日 08:23

<p>本文摘自:《大连晚报》2013年8月15日第C9版,作者:《大连晚报》编辑部,原题:《“重庆”号巡洋舰最终当废铁卖掉》</p><p>1949年2月25日,国民党海军最大的巡洋舰“重庆”号在上海吴淞口起义后驶入葫芦岛附近。1949年3月,国民党空军连续对“重庆”号进行了数番轰炸,致使“重庆”号自沉。1953年“重庆”号在苏联的帮助下被打捞上来……</p><p>两派相斗</p><p>军舰面目全非</p><p>“重庆”号在葫芦岛自沉之后,官兵们从葫芦岛撤到了沈阳。在1950年6月25日朝鲜战争爆发后,葫芦岛的打捞工作暂停。直到朝鲜战争停战和谈开始后的1953年我们打捞队人员又回到葫芦岛打捞“重庆”号,将“重庆”号拖到大连进行修理。最后由于英、美对中国的封锁和禁运以及苏联列宁格勒造船厂所造的部件与英美的机制不同,而使“重庆”号的修理工作难以进行下去。</p><p>直到1958年中苏两国关系破裂后,苏联撤走了在中国的全部专家,终止了对中国的一切援助,中国政府终于决定终止对“重庆”号的修理,将“重庆”号改名“黄河”号交给交通部,计划改造成一艘货船作运输用。可是这就像要把一辆坦克改成一辆吉普车来作运输一样,是不可能的事。于是在1967年,交通部又将“黄河”号交给了地质部作为在海上勘探石油用。地质部将“黄河”号拖至秦皇岛港外,作为海上石油勘测队的宿舍和仓库。甲板上成了职工的篮球场和职工家属晒衣服晾被褥的场地。</p><p>“文化大革命”的浪潮也刮到了这里,从空军中调来的复员军人,他们一时成为“文化大革命”的急先锋和狂热派。等他们从天安门回到秦皇岛港外,这座海上孤岛“黄河”号上时,原来这座与世隔绝的孤岛,就再也没有安宁了。造反派在桅杆上升起了他们的造反大旗,高音喇叭整天不停地在宣读“打倒资产阶级反动派、造反有理、革命无罪、夺权、夺权!”的大字报。</p><p>当时这条船上的管理权,是在空军复员军人的手里,船上的技术部门电机、通讯等都落在海军的复员军人手里,这样船上的船员形成了两派,双方都是有战斗经验的复员军人,双方抄起各种武器,从船舱里打到甲板上,从甲板上又打到了舰桥上,双方都有人被打得头破血流。最后,船上陆、空军两派的造反队,他们依仗人多,就把那些海军复员人员抓住后,向海里抛,船上的这些人员都被逼得纷纷跳海逃离,而后这些被从“黄河”号上赶下来的人员,又向停在秦皇岛港内外的海军舰艇上同一造反派系的同盟军求助,于是他们又带着队伍和船队打了回来,围着“黄河”号,向船上发起猛攻。守在舰上的造反派用迫击炮和手榴弹炸药包来防守。在风平浪静、天空一片晴朗的大海上,两派炮声隆隆打得战火纷飞、硝烟滚滚。双方鏖战一天。最后炮弹从“黄河”号的舷窗里穿过去,击中了船舱里的一箱炸药,轰的一声爆炸,结束了船舱里的战斗。海上的造反派立即向“黄河”号攀登,经过了一阵激烈的战斗,那些激进的造反派死的死、伤的伤、跳海的跳海。</p><p>最后经过了这场两派的火拼,“黄河”号遭到了彻底的破坏,船上的设备、电机、通讯全都被砸毁,船舱里面目全非,充满了刺鼻的硝烟味,一切的生活设施全都被砸了,就连淡水舱也被他们倒上了硫酸和又黑又臭的柴油,舰上的粮食被他们倒上煤油。事后,海上石油勘探队放弃了这条船,从此“黄河”号被废弃在海上。</p><p>港商看上了“重庆”号</p><p>1969年4月的一天,一艘秦皇岛港万吨级的大货轮“丰山”号,满载着开滦煤矿的优质煤运往韩国釜山,货主是香港商人林某,他原是唐山人,一直在向日本、东南亚做着煤生意,“丰山”号船长赵某也是唐山人。因为是同乡,所以两人的关系很好。这次大货轮离开秦皇岛后,他们两人就在甲板上一面喝咖啡,一面闲谈着。林老板说他现在什么都干,天上飞的,地上跑的,还有什么废钢铁,他都折腾。他说他一年的买卖少说也能挣上几百万港币。</p><p>船长一听,指着停在不远处,那艘已经一年多没有人员管理的大船说:“你能把这艘大船买下吗?”</p><p>“怎么?这条船要卖?”</p><p>船长说:“这是一条被废弃的船,已经停在这里一年多了。”</p><p>港商说:“这是一条什么船,归属哪个部门?难道没有人管吗?”</p><p><p>船长说:“以前是归海上石油勘探队的,可是‘文化大革命’中船上两派发生了武斗,船上的设备全都破坏了,现在已经被废弃一年多了。”</p><p>“他们卖吗?”</p><p>“还不清楚,你有兴趣吗?如有兴趣我不妨给你打听打听。”</p><p>“兴趣?只要有钱可赚,当然有兴趣!”</p><p>于是“丰山”号从釜山返回时,林老板就跟随“丰山”号回到秦皇岛。转天他就带着几个人开着一条小艇,登上了这条船考察了一番。随后他就找到了海上石油勘探队,这时海上石油勘探队原领导班子已经被造反派夺权了。新掌权的造反派头头一听是来查询卖不卖停在秦皇岛港外的那条废船,就把他们像轰资本家那样地轰出来了。</p><p>港商说:“只要你们出个价,我可以付现汇,人民币、美金都行。”</p><p>造反派头头说:“走!走!走!我们不需要臭钱,不要说废船,就连废铁也不卖。”</p><p>林某只好作罢,临走时他对船长说:“老兄!此事就由你去办,如果办成了,给你百分之十的提成。”</p><p>船长一听,这是一个发财的好机会,一旦这笔买卖做成了,他也就可以去香港定居了。于是他去找港务局,想以港务局的名义买这条废船,港务局长说:“买这条废船有什么用呢?”船长说:“这是一桩买卖,如果港务局买成了,可以转卖给港商。”</p><p>港务局长一听是港商要买这条船,如果被造反派知道了,准得挨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p><p>当作废铁</p><p>换取铝材</p><p>以后一个偶然的机会,船长得知秦皇岛铝制品厂为了要制作大量的毛主席纪念章,需要大量铝材,目前国内铝材奇缺,而铝制品厂的造反派和海上石油勘探队的造反派是同属一个造反系,船长得到这个重要的情报后,兴奋了一整夜。</p><p>第二天他登门拜访了铝制品厂夺权后上任的造反派新头头。新头头上任后,他就想出人头地一鸣惊人,直接向中央“文革”小组报告,申请制作毛主席纪念章的任务,可是任务揽到手后,国内没有铝材,铝制品厂同国外没有贸易关系,也没有外汇。</p><p>船长说:“这笔生意你可以和海上石油勘探队联手干。”</p><p>新头头说:“怎么他们有外汇?”</p><p>船长说:“外汇他们也没有,不过他们海上石油勘探队在港外有一条船,已经废弃一年多了,对他们来说是废物,可是这条废船可以和港商换铝材。”</p><p>新头头说:“这事你有把握?”</p><p>船长说:“在上个月我和港商已经上船去考察过了。”</p><p>“那你们没有去找过石油勘探队?”</p><p>“去找过,可是勘探队头头对外商有成见,不愿意将船卖给外商。”</p><p>新头头说:“这好说,我们是同属一个造反系统的,他不同外商打交道是忠于毛主席的革命路线。我和外商打交道,是为了得到铝材制作毛主席纪念章,两种想法一颗红心。”他接着说:“这事好办,就由我去找海上石油勘探队好了,去买下他们的船,然后用船去换港商的铝材,问题就解决了。”</p><p>船长高兴地说:“那么此事我们就分头去办,你去向勘探队要船,我去联系铝材,等双方把意向谈妥后再来洽谈具体内容,签订协议。”</p><p>于是船长为此忙了几个月,事情终于有了眉目。</p><p>等船长将此事通知港商林老板后,林老板立即带着助手来到秦皇岛,对“黄河”号作出了评估。这船原是七千吨级的,总重量为五千吨,目前国际市场上废钢铁是紧俏商品,每吨可卖到500美元。五千吨总售价为250万美元。而国内废钢铁收购价每吨400元人民币,林老板以国内价格收购,再以国际价格售出,这么一倒手,就可进账218万多美元。除去拆船费和运费的10万美元及给船长百分之十的劳务报酬21万多美元外,林老板可净获利186万多美元。</p><p>根据目前国际市场的铝材每吨约1600美元。那么他应该向秦皇岛铝品厂交付200吨铝材。可是这笔生意也不能白忙,他将铝材售价提高到2000美元一吨。因而他最多只能向铝制品厂交160吨铝材,这一合计,他可以从中获利64000美元。另外再按百分之十付给船长酬金6400美元。林老板又可净赚57600美元。</p><p>整个谈判计划敲定后,林老板就告知船长,通知铝制品厂开始谈判,结果这桩买卖的谈判却出乎意料的顺利。</p><p>当铝制品厂向海上石油勘探队提出要买这艘废船时,当时造反派的头头难以作决定,他们向有关领导作了汇报,有关领导一听“黄河”号是一艘英帝国主义的军舰,属于四旧,早就应该砸了,于是把手一挥说:“及早处理掉,愈快愈好,谁要,你们就送给谁。”结果海上石油勘探队只向铝制品厂索要了十万枚毛主席的纪念章,就将这条废船交给了铝制品厂。</p><p>经过一番谈判后,结果“重庆”号被当作废铁换取了100吨铝材。</p><p>重庆号巡洋舰毁于文革武斗 被卖废铁换十万毛主席像章</p></p>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