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杀宋教仁的马前卒洪述祖落网记

精忠传奇 收藏 14 422
导读:1913年3月20日晚10时45分,宋教仁在上海火车站突遭刺客狙击,腰部中弹。当晚动手术钳出弹头,发现子弹有毒。22日晨,宋教仁不治身亡。  身为大总统的袁世凯假惺惺地下令“悬赏破案”,本意是走走过场,搪塞舆论,没想到“重赏之下必有勇夫”,案子很快告破,刺客武士英被巡捕房捕获。雇佣武士英行凶的是上海大流氓应桂馨,应的上线是内务部秘书洪述祖,洪的后台是国务总理赵秉钧,顺藤摸瓜,此案元凶,昭然若揭,就是袁世凯这个独夫民贼。   事情败露,袁世凯一面百般抵赖,一面丢车保帅,杀人灭口,武士英、应桂馨、

1913年3月20日晚10时45分,宋教仁在上海火车站突遭刺客狙击,腰部中弹。当晚动手术钳出弹头,发现子弹有毒。22日晨,宋教仁不治身亡。 身为大总统的袁世凯假惺惺地下令“悬赏破案”,本意是走走过场,搪塞舆论,没想到“重赏之下必有勇夫”,案子很快告破,刺客武士英被巡捕房捕获。雇佣武士英行凶的是上海大流氓应桂馨,应的上线是内务部秘书洪述祖,洪的后台是国务总理赵秉钧,顺藤摸瓜,此案元凶,昭然若揭,就是袁世凯这个独夫民贼。

事情败露,袁世凯一面百般抵赖,一面丢车保帅,杀人灭口,武士英、应桂馨、赵秉钧先后死于非命。惟有洪述祖潜往当时还处在德国殖民者占领之下的青岛,躲过一劫,但最终依然落得个死于非命的下场。

“洪公子”充当“刺宋”马前卒

洪述祖,字荫之,号观川居士,1859年出生于江苏常州一个名门望族之家。他的先祖是清代乾嘉年间赫赫有名的大文豪洪亮吉。然而,洪述祖本人却放浪形骸,品行不端,实乃洪家不肖子孙,当地人称之为“洪杀坯”。

光绪十九年(1893年),洪家世交刘铭传出任台湾巡抚,任洪述祖为中军参谋。洪口舌伶俐,善于应酬,又通英文,颇得刘之倚重。当时,中法战争硝烟刚散,《中法新约》墨迹未干,法军竟然背信弃义劫走了由福建运往台湾的两海轮军火。刘派洪前往基隆与法军交涉,而洪竟私下收取法军2000两白银的贿赂,把两海轮军火拱手让给了法军。据《网庐漫墨·洪述祖》记载:“事为刘察知,将治以军法,述祖不得已,乃破其私囊,贿刘之私人斡旋之,得不死,仅下狱三年。”洪述祖岂肯受这牢狱之灾,使出浑身解数,买通狱卒,越狱逃回大陆,来到武汉,在其父旧交岑春萱手下任汉口清文局坐办(一般办事人员)。他本性难移,又勾结洋人,伪造地契诈骗钱财,酿成涉外事端。

湖广总督张之洞大怒,下令缉拿。他吓得屁滚尿流,急忙托请世交、清廷警部侍郎赵秉钧出面求情,结果被放了一马,逐出湖北。他跑到上海租界,整日吃喝嫖赌,游手好闲,成了“会乐里”人人皆知的“洪公子”。

辛亥革命爆发后,洪述祖得知世交赵秉钧与手握北洋军权的袁世凯打得火热,就从上海赶到北京投靠袁世凯,并为袁世凯献上先“以南压北”再“以北压南”之计,得到袁世凯的赏识。袁世凯爬上民国大总统的宝座后,委任洪述祖为内务部秘书,并授予三等嘉禾勋章,延揽为嫡系。

当袁世凯决定痛下杀手,除掉威胁自己统治的宋教仁时,洪述祖自然甘效犬马之劳,充当“刺宋”的马前卒了。

化名“王兰亭”避难青岛

殊料,案件迅速告破,真相大白于天下。袁世凯的六姨太是洪述祖的妹妹,看在这层关系上,袁在将涉案人灭口的时候,手下留情,送给洪一笔巨款,让他逃亡青岛。

洪述祖携家带口来到青岛,突然发现,这里真是一处休养生息的好去处。山清水秀,气候宜人。更何况,清王朝覆灭之后,一大批发誓“不食民国俸禄”的遗老遗少汇聚于此,其中,就有不少他混迹官场时认识的老熟人。在全国上下一致谴责袁世凯,要求彻查“刺宋”案,将元凶绳之以法的强烈呼声中,袁世凯指使司法部装模作样地发出“通缉令”,要求引渡洪述祖。德国驻华公使照会外交部,竟言“中德并无引渡条约,势难办到。”只可将“胶澳租借地”法庭讯取洪之口供送达。

有了德国殖民者的庇护,洪述祖气焰嚣张。1913年5月3日,他公然发出通电,吹嘘自己在辛亥革命时期“协助唐绍仪建立共和有功”,诬蔑宋教仁“借政党内阁之名,以遂其植党营私之计。”针对上海报纸报道的“铁证”———巡捕房查获的他与应桂馨来往函电中有“毁宋”等语,他恬不知耻地狡辩说:“毁宋仅欲毁其名,并无夺其生命之意,何得认为谋杀之证据?”无赖嘴脸由此可见一斑。

洪述祖家底殷实,此番来青,又得到袁世凯的慷慨资助,过上了奢华的生活。他看中了崂山南九水附近山海相间处的一块“风水宝地”,投入巨资,大兴土木,兴建起一幢高档别墅,题名为“观川台”,自号观川居士。终究是负案在逃,做贼心虚,为了安全起见,他不得不剃须乔装,化名为“王兰亭”,深居简出,尽量不引起别人注意。这还不算,他还经常给“胶澳租借地”的德国官员施以重贿,恳求他们“关照”与“保护”。

不过,好景不长。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1914年8月23日,日本对德国宣战,11月7日,驻青岛的德国军队战败投降。躲过了这场惨烈的战火之后,洪述祖惊魂未定。与德国殖民者相比,日本占领军对他的态度发生了一些微妙的变化。1915年,日本人将洪述祖一家赶出了“观川台”,“观川台”随即变成为日本占领军服务的料理店(即饭店)。事后多年,洪述祖很有出息的儿子、著名剧作家洪深曾写道:“日本人的拿去,是毫无道理拿去的,是利用武力拿去的。有一年,据说因为料理店的营业并不起色的缘故,日本人曾经要我父亲赎回,只需我父亲贴他六千元的损失,我父亲不愿花钱去买那本来属于自己的东西。”

青岛,对于洪述祖来说,已经不再是理想的避风港了。“刺宋”案过去四年了,袁世凯也早已呜呼哀哉了,洪述祖认为,危险已经与他渐行渐远了。于是,1917年春,他化名张皎安,潜回他曾经十分熟悉的上海活动。

难逃法网 身首异处

洪述祖悄悄地在公共租界北山西路621号租房隐居,打算观察一下形势,再做图谋。在青岛期间,他曾向德商祥丰洋行借了一笔钱款,走时连招呼都未打,洋行认定他赖债潜逃,追踪来沪,向租界会审公廨提出控告,官司缠住了洪述祖。

“刺宋”案虽然已过多年,但宋教仁的家人始终没有放弃对凶犯的追踪。国民党在上海的组织也积极搜集情报,追捕漏网的洪述祖。洪述祖因为一场意想不到的官司而彻底暴露了。

4月30日,当洪述祖从法庭出来时,一少年猛扑上去,紧紧抓住他哭喊:“洪述祖,还我父亲的血债!”少年原来是宋教仁15岁的儿子宋振吕,陪他守候在这里的还有宋教仁生前的秘书刘白等人。众人将洪述祖扭进法庭,法庭经核实,确认系“宋案”要犯洪述祖。

经交涉引渡,洪述祖被移解北京地方法院候审。在确凿的证据面前,在强大的舆论压力下,北京地方法院开庭审判此案,判处洪述祖无期徒刑。他认为判刑过重,提起上诉。北京高等法院于1918年12月12日宣布维持原判。刀笔吏出身的洪述祖却百般狡辩,以为在北洋政府中有亲朋好友为之说情,有恃无恐,向北洋政府的最高法院———大理寺提起上诉。洪述祖这次看错了形势,当时已是1919年初,正是“五四”运动的前夜,全国反帝反封建的民主运动空前高涨。报刊舆论对北洋政府庇护“刺宋”案要犯的行径进行了强烈的谴责。此时,宋教仁的儿子宋振吕也向北京高等检察厅提出控告。1919年3月27日,北洋政府大理寺终审判决洪述祖死刑。

<p> 4月5日,北京西交民巷京师分监,洪述祖被执行绞刑。自民国废除《大清刑律》后,不再以斩首处决犯人,而是效法西方施行绞刑。行刑的绞机从欧洲购进,监狱当局先用狗作了试验,后又绞决了两名犯人,“均甚得法”。死到临头,洪述祖歇斯底里地哭叫:“杀宋教仁,我是执行袁总统的命令,何罪之有呀!”自然无人理会。刽子手加快行动,抽出立脚板,一按电钮,洪述祖悬空而起。由于洪述祖过于肥胖,脖颈支持不住身体重量,扯断头颈,尸身落地,鲜血直喷,惨不忍睹。最后只得请来北京医学堂的三名学生,将他的首级缝合到颈脖子上,再贴上硼砂膏,然后让其家属领回收殓埋葬。这一年,洪述祖恰好是60岁。至此,包括袁世凯在内的五个“宋案”凶手,没有一个善终。</p><p>

</p>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