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九世纪日本:女人见到西方舰队水兵就扔春画掀衣服

wb1951 收藏 21 47504
导读:日本人把春画塞给佩里舰队的水兵,或是扔到船上。据舰队的一名大尉的记述,围观的当地人对着测量小船“招手邀请我们上岸,或是做出种种媚态,引诱我们和女人相交”,其中一个女人甚至“掀起衣服给我们看她的身体。”         有关描述当时日本人对性的禁忌意识的例子不胜枚举。在此,还想举一个有关镰仓鹤冈八幡宫内据说求子灵验的女阴石的例子。很多记述中都有提到这块石头,而林道的见解恐怕是最深刻的了。“石头约三尺长,大自然鬼斧神工,在上面留下了女性生殖器状的东西。石头四周用木栅栏围着,立在古木的浓荫里。这


十九世纪日本:女人见到西方舰队水兵就扔春画掀衣服


核心提示:日本人把春画塞给佩里舰队的水兵,或是扔到船上。据舰队的一名大尉的记述,围观的当地人对着测量小船“招手邀请我们上岸,或是做出种种媚态,引诱我们和女人相交”,其中一个女人甚至“掀起衣服给我们看她的身体。”

十九世纪日本:女人见到西方舰队水兵就扔春画掀衣服

本文摘自:《看日本:逝去的面影》,作者:渡边京二,出版:陕西人民出版社

有关描述当时日本人对性的禁忌意识的例子不胜枚举。在此,还想举一个有关镰仓鹤冈八幡宫内据说求子灵验的女阴石的例子。很多记述中都有提到这块石头,而林道的见解恐怕是最深刻的了。“石头约三尺长,大自然鬼斧神工,在上面留下了女性生殖器状的东西。石头四周用木栅栏围着,立在古木的浓荫里。这一奇特的偶像沐浴着整个帝国民众对它的敬仰之情,被称做‘女阴娘娘’。巡礼的人们从各个地方踏寻到此,并给它大笔施舍。特别是不能得子的女人为了告别石女这一羞耻的名声虔诚地来此许愿。新婚夫妇、姑娘甚至还有孩子都祈求着它的福泽”。虽然各国都存在对生殖器崇拜的古老风俗,但像日本如此的光明正大,可以说是日本人对待性秉持完全肯定态度的表现。

前文已有提到,日本人把春画塞给佩里舰队的水兵,或是扔到船上。据舰队的一名大尉的记述,围观的当地人对着测量小船“招手邀请我们上岸,或是做出种种媚态,引诱我们和女人相交”,其中一个女人甚至“掀起衣服给我们看她的身体。”这种性诱惑虽然在渔村见怪不怪,但美国人真正见识了那场面后大惊失色也不难理解。

至于前来围观的江户民众的所作所为,维希斯拉夫茨夫也有所记录。“姑娘们站在高处微笑地看着我们,没有一丝害羞。旁边的日本人则饶有趣味地仰起脖子朝二楼看,指着她们喊‘日本姑娘’。还时不时地做出一些猥琐的动作,周围的大人以及早熟的孩子们则报以大笑”。这些日本人做了什么样的动作大概都可以想象出来。换句话说德川时期的日本人把性当成开玩笑的对象。这可以说是基于人性现实主义的一种宽容。海涅看到的对日本姑娘动手动脚而边上的日本人在一旁大笑的例子,不妨也可以定义为这一宽容的表现。但将人的欲望看作一种自然反应而接受的所谓的现实主义,其实与人性卑劣的犬儒主义之间相隔甚微。

冈察洛夫记录了幕府全权特使川路圣谟(1801~1868)的一段话。在俄方举办的宴席上,川路将吃剩的一块蛋糕包好,边上的人都觉得很奇怪,川路则半开玩笑地解释说:“你们如果认为我要把这蛋糕给哪位美人送过去那就麻烦了,这可是给侍从们拿的”。“如此一来,话题就自然转到女人身上了。日本人的表现几乎就是犬儒主义,他们同所有的亚洲人一样,成为肉欲的俘虏。而对这一弱点他们既不隐瞒也不横加指责”。说句题外话,川路的才智曾让冈察洛夫不惜赞誉之词。

哈里斯也有过类似的经验。一日他受下田地方官员井上清直(1809~1867)的邀请前去参加宴会,用完餐后清直优雅地为哈里斯点茶,不久“话题又回归到了日本式的风格上来”。哈里斯写道:“这些人的淫荡简直到了让人无法相信的地步。一谈完正经事他们便开始谈论起那个唯一的话题来。……备后守(下田地方官员冈田忠养)告诉我其中一位副官承担了一个特殊的任务,要是我看上了哪个女人,副官便会给我把那个女人送过来。”


3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热门评论

这方面,十九世纪的日本和二十一世纪的中国没多大差别。好歹那时能漂过海的水兵还算白人里面的精英,现如今玩中国女人的都tm黑鬼和人渣,这边倒也不忌口。

不稀奇,作为一个岛国,基因基数肯定不足,长期的近亲结婚必然导致整体人种的素质下降,此时引进外来基因是很有必要的(参考电影《未来水世界》)。

据野史记载,近几百年来,周边的所谓蛮夷都有到华夏借的经历。呵呵~~

只要你足够强大,日本女人一样为你吮蛋舔肛,所以自己必须先强大起来!

2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