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88旅——访东北抗联老战士彭施鲁之子彭越关

wb1951 收藏 0 1202
导读:新华网北京5月8日电(记者 史秀丽 葛万青)这是一支特殊的抗日队伍,它冠有苏联军队的番号,却从不曾忘记自己是中国的军队,始终期盼着重回中国战场与日寇浴血厮杀。它就是苏联远东红旗军第88独立步兵旅。   在俄罗斯卫国战争胜利68周年纪念日到来之际,应俄滨海边疆区国际合作与旅游厅邀请,10多名东北抗日联军以及抗联88旅后代启程赴俄参加相关纪念活动并寻访父辈足迹。“看看父辈们曾经战斗过的地方,是抗联后代共同的心愿”。抗联老战士彭施鲁之子彭越关说。      “事实上,对于父亲的一生,我是在他去世

新华网北京5月8日电(记者 史秀丽 葛万青)这是一支特殊的抗日队伍,它冠有苏联军队的番号,却从不曾忘记自己是中国的军队,始终期盼着重回中国战场与日寇浴血厮杀。它就是苏联远东红旗军第88独立步兵旅。

在俄罗斯卫国战争胜利68周年纪念日到来之际,应俄滨海边疆区国际合作与旅游厅邀请,10多名东北抗日联军以及抗联88旅后代启程赴俄参加相关纪念活动并寻访父辈足迹。“看看父辈们曾经战斗过的地方,是抗联后代共同的心愿”。抗联老战士彭施鲁之子彭越关说。

走进父亲的88旅

“事实上,对于父亲的一生,我是在他去世之后才逐渐有所了解。”彭越关说,在他的记忆中,父亲生前极少提起他的历史。

文革时期,彭越关才隐约得知,父亲和东北抗联有关。但后来,彭施鲁被打成了“苏修特务”,因为他是88旅的一名军官。

2009年,开国少将彭施鲁去世,临终前并没有留下特别的嘱托。“这时我才想起父亲晚年陆陆续续给我们的一些资料,包括他的回忆录《我在抗联十年》。”彭越关说。

“我突然意识到他其实很希望我们这些后人去了解他。”于是,60多岁的儿子走进了被父亲尘封60多年的历史。

几年来,彭越关几乎把所有的时间和精力都用在了对抗联和88旅的研究上。2010年,彭越关和其他抗联后代一起成立了“北京东北抗联后代联谊会”,其中包括周保中、李兆麟、王效明等著名抗联将领的子女。

从游击队到“特种兵”

“九·一八”事变后,随着中国东北的沦丧,抗日联军的大旗开始在辽阔的白山黑水间飘扬。这支部队同日本侵略者进行了长达14年的斗争,同时承受了巨大牺牲,队伍从鼎盛时的4万余人战斗到不足千人。

“父亲曾这样描述1939年的抗联:冬天的东北,山里的气温常常在零下30-40度,战士们没有在房子里睡过一觉,只能在雪地里露营,在忍受饥饿和寒冷的同时,还要作好随时随地和敌人枪战的准备。很多人没能熬过那个不堪回首的冬天。部队每年都有过半的减员。”

由于日伪军的疯狂“讨伐”,1940年开始,部分抗联战士进入苏联境内并组成东北抗联教导旅,后在苏方建议下编入苏联远东红旗军第88独立步兵旅。在此期间,抗联官兵进行了休整并接受军政训练。

三年的整训将一支只会打游击的队伍发展成掌握先进武器装备的专业部队。另一方面,不断有小部队被派回东北,对日军进行战略侦察,在百姓中开展抗日宣传等。

此次赴俄期间,抗联后代将参观88旅位于哈巴罗夫斯克东北70多公里处的维亚茨科耶营地,安放刻有88旅中俄文名称的纪念标牌,并寻找在那里去世的中国战士墓地。联谊会还准备与俄方探讨88旅驻地的遗址保护问题,并尝试查找俄方有关88旅的档案,以供这段历史的研究。

最后的88旅

“在世界人民反法西斯的战场上,88旅只是很小的一支队伍,只是中国抗战力量的一小部分。他们中的许多人没有赫赫的战功,但他们为民族解放事业奉献了自己的最大力量以至生命,应该受到尊重”。彭越关说。

1945年,苏联远东方面军司令华西列夫斯基元帅给88旅发去致敬电:“感谢你们用生命和鲜血换来的情报,为我们远东军进攻中国东北起了重大作用。特别是在日本关东军戒备森严的要塞,驻垒地区所进行的侦察、营救活动,高度体现了中国战士的优秀品格和顽强的战斗精神。”

俄罗斯没有忘记这些曾经与苏联并肩战斗的中国军人。1995年,俄罗斯颁发卫国战争胜利50周年纪念章,授奖名单中包括72名88旅中国老战士;2005年俄罗斯卫国战争胜利60周年之际,纪念章发给了30个抗联战士。如今,仍然在世的老战士已不足10人,他们成为“最后的88旅”。

“但这段历史不应该随着老战士的离世而消失,作为88旅后代,我们有责任和义务把它传承下去,这样做不是为了给父辈增添荣誉,而是为了给现在以及将来提供正确的历史借鉴。”彭越关说。


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