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鼠”初战——阿拉姆哈勒法战斗

“狐、鼠”初战——阿拉姆哈勒法战斗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英军总结了整个7月的阿拉曼之战后发现,一次又一次精心策划的计划皆因为下级司令官处理不当及装甲部队与步兵之间缺乏巧妙的配合而功亏一篑。这让英军内部出现了不良现象,即普遍的失望心情,这使人重新想起6月的惨败就是错误的领导所致。从而产生了必须毅然决然更换高级司令官的迫切心情,这也是很自然的。正如往常一样,批评总是针对最高阶层,而不是对出差错的下级。奥金莱克的反攻一失败,士兵的信心就又动摇了,现在必须恢复他们的信心,这是理所当然的事。在这样的情况下,调换司令官是最简便的补救办法,也可能是必不可少的一帖兴奋剂,姑且不管对被撤换的司令官是多么不公平。

丘吉尔决定飞到埃及去估量一下形势;他在8月4日到达开罗,这一天正是英国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向德国宣战的纪念日。丘吉尔对奥金莱克的评价是已经“抵住了逆流”,但是,今日回想起来,当时还不能明显看出局势已经真正转变。隆美尔的所在地仍旧离亚历山大和尼罗河三角洲不过60英里,近得令人不安。丘吉尔已在打算调换司令官了;后来他发现他催促奥金莱克及早重新进攻,奥金莱克却坚决抵制,并坚持必须推迟到9月才发动进攻,俾使新的增援部队有时间适应沙漠气候并进行一些沙漠作战训练,这时他就不仅打算更换司令官,而是决心更换了。

丘吉尔同应邀飞来埃及的南非总督史末资元帅讨论了他的打算,这次讨论也促使他下定决心。他的初步想法,是要非常干练的皇家总参谋长、陆军上将艾伦·布鲁克爵士担任司令官。但是,布鲁克既出于策略,也出于顾忌,不愿意离开陆军部去接替奥金莱克的职位。因此,经过进一步商讨,丘吉尔就打电报给伦敦战时内阁的其他阁员,推荐亚历山大任总司令,并提名戈特为第八集团军司令。戈特这位英勇军人在最近几仗中身为军司令表现笨拙,就此而言,选中他当司令,倒是出人意外。不过,戈特在第二天去开罗的途中,却因飞机失事而送了命。于是伯纳德·劳·蒙哥马利交了好运,从英国调来填补这空缺,习惯于戴一顶带有团队徽章的不协调的澳大利亚丛林帽的蒙哥马利长得矮小结实,是一位出色的战术家和阵地战大师,此外蒙哥马利制定计划谨慎缜密,执行计划坚决顽强又随机应变,很快给第8集团军带来新的精神风貌。两位新军司令也一同飞来——陆军中将奥利弗·利斯爵士接管第三十军,陆军中将布赖恩·霍罗克斯补了第十三军中的缺。

但是,这一人事调动却产生一个令人啼笑皆非的结果,就是英军重新发动进攻的日期竟比奥金莱克当时提议的还要晚得多。原因是,蒙哥马利坚决要等到准备和训练工作全部就绪后再发动进攻,这位性急的首相只得让步。因此,让隆美尔再次取得了主动,在“阿拉姆哈勒法之战”中又有了一次逐鹿的机会,可惜最终只是“作茧自缚”。

在英国人忙着走马换帅的时候,德意坦克集团军正处于十字路口,究竟走哪一条路,要作出慎重的抉择。隆美尔谈到当时的情况时指出,“大规模的夏季会战以吓人的平静而告终”。他们留在阿拉曼使得英美的战争机器开足马力作出反应:一个船队跟一个船队通过红海和苏伊士湾。在建立军需储备的竞赛中,英国人显然占有绝对的领先地位,况且,这些船队还只是大量部队和军需品运往中东的先驱。到了九月中旬,第8集团军将以压倒优势的兵力发起进攻。

而隆美尔的补给状态已经使他感到极大的不安。德军正受到因没有占领马耳他而得到的惩罚。英军向该岛增派了空军和地面部队,使该岛再次成为英国海空军在地中海上的中转站,并有效地发挥了作用。而且英国皇家空军的远程轰炸机的航程和突击力都在提高,这些轰炸机时常轰炸昔兰尼加各港口的船只,并骚扰通往巴尔迪亚和马特鲁港的滨海交通线。

8月8日,托卜鲁克遭到英军猛烈的轰炸,一些设施受到永久性破坏。班加西,甚至是托卜鲁克,都离前线很远。卸载补给品的港口与阿拉曼之间路途也很远,这就使德军的公路运输过度的紧张。由于机车短缺,他们只能在有限范围内使用托卜鲁克与达巴之间的军用铁路线。即使是这样,德军的军用列车也没有被英国轰炸机放过,所幸曾在昔兰尼加和埃及夺得了一些规模很大的补给站,但这些补给站已经没有什么汽油和弹药了。由于这些情况,再加上意大利水陆运输部门的低能或怀有敌意,他们显然不能在阿拉曼无限期地呆下去。

由于补给状况得不到改善,装甲集团军司令部仔细研究后向隆美尔提出了一个可能的解决办法,并拟定了具体的行动方案,就是把所有的非机动部队撤到利比亚,只把装甲师和摩托化师留在前方地域。英国人善于打阵地战,至于机动作战,就要由隆美尔来主宰战场了。只要不去死守某一局部地区,就可望在一段相当长的时间内阻止英军进入昔兰尼加。隆美尔非常重视他的司令部给他提供的情报,曾考虑过放弃另一次大规模进攻。但是他知道希特勒永远不会同意丧失地盘的主张。因而,唯一的途径就是进军尼罗河,好在他们还有力气去作这种尝试。加上瓦利蒙特将军也作为最高统帅部凯特尔的代表,于7月来视察部队,他强调了隆美尔留在阿拉曼的重要性,这是因为克列斯特要经高加索入侵伊朗。还有一向乐观的南线总司令凯塞林极力鼓动隆美尔发起进攻,并保证每天空运9万加仑汽油给隆美尔。意大利的卡瓦利诺则保证船运的6000吨汽油将于8月30日到达托卜鲁克。隆美尔得到这些保证后,终于定下在8月29日发动另一次进攻的决心。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这就是被称为沙漠战争转折点的阿拉姆哈勒法战斗的背景。这次战斗也是各个战线上一系列失败的开端,它预示了德国的崩溃。值得强调的一点是,以冷静的军事眼光来判断,德军坦克集团军司令部也不敢相信,自己能打到尼罗河一线。还在发起进攻以前,他们就对隆美尔说,在坦克兵力方面,英军占三比一的优势,空军占五比一的优势。后来的情报表明,他们夸大了英军在坦克方面的优势,德军坦克集团军拥有229辆德国坦克和243辆意大利坦克,英国约有700辆坦克。但是英军的空军优势是毫无疑义的。还有一个不容争辩的事实是,要打一场大仗,隆美尔的汽油是不足的。火炮实力方面,英国人也大大优于德方。另外,第8集团军的防线还有精心设置的地雷场加以掩护。这说明,德军向英军的筑垒阵地实施正面突击,肯定是打不赢,但是,没有充足的汽油要想对第8集团军实施任何的包围或迂回都是办不到的。使人感到惊奇的是,象威尔莫特这样一位出名的军事评论家竟会在自己的著作《为欧洲而战》中说,“隆美尔最为紧要的一次失败就是在阿拉姆哈勒法,那是在阿拉曼会战之前7个星期,而那时蒙哥马利的部队在火力和坦克方面都居劣势。”。总的说来阿拉姆哈勒法一战,第8集团军在指挥上是很高明,但它无论在兵力还是武器装备上都是占优势的。这场战斗又一次应验了拿破仑的一句名言:“上帝站在队伍庞大的一边打仗。”。

隆美尔对英军防御部署判断如下:阿拉曼防线北段,由印度第50师、英军第50师和澳大利亚第9师防守,南非第1师位于其后的海岸地带,这些部队均由第30军指挥;阿拉曼防线南段由英第7装甲师和新西兰第2师防守,归第13军指挥;防线的中央和南部的后方地域为英第1、第10装甲师。由于失去了无线电侦听队也由于纳粹间谍组织被破坏,隆美尔失去了重要的情报来源。他的这个判断是很不正确的:英第50师不在前,该师开战后三天才奉命派一个旅到前线;南非第1师不是配置在阿拉曼防线北段的后方,而是居防线北部之中;归第13军指挥的还有第44师,位于阿拉姆哈勒法岭;在防线南部的第7装甲师后方没有什么兵力,第10装甲师和第44师都在新西兰第2师之后。隆美尔根据他那个自以为准确的判断制订了自己的作战计划,要点是从翼侧迂回行动。由第164步兵师和其他德军部队加强的意大利步兵,防守由海岸至鲁瓦伊萨特岭以南20公里处的地段;由第90轻装师、意大利装甲部队和非洲军编成的突击群则迂回英军的左翼,攻打阿拉姆哈勒法岭。该岭是第8集团军后方的关键阵地,夺得它即可决定战斗的命运。如果此举成功,第21装甲师即向亚历山大进攻,第15装甲师和第90轻装师则进军开罗。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由于隆美尔既然不能突破第8集团军的防线,只得寻求翼侧迂回的途径。隆美尔采取了大体上象贾扎拉之战那样的计划。由第164步兵师和其它德军部队加强的意大利步兵,防守由海岸至鲁瓦伊萨特岭以南10英里处的地段;由第90轻装师(处于左翼)、意大利坦克军和非洲军编成的突击群则迂回英军的左翼,攻打阿拉姆哈勒法岭。该岭是第8集团军后方的关键阵地,夺得它即可决定战斗的命运。如此举成功,第21装甲师即向亚力山大进攻,第15装甲师和第90轻装师则进军开罗。隆美尔谈到进攻计划时,没有提阿拉姆哈勒法岭,只是含糊地说到要向东突击,继而向海岸进军。但整个计划却与夺取阿拉姆哈勒法岭紧密相关,这一点在进攻开始前就是十分清楚的。

但就在隆美尔进攻前,阿拉姆哈勒法阵地已经加强,但其防御并没有经过认真考验——因为这一战的胜负关键在于装甲部队是否部署恰当及其防御行动是否十分有效。

前线的北部与中部防区工事都非常坚固,只有在南面15英里长的一段地方,也就是阿拉姆纳伊尔岭的新西兰军“哨所”和卡塔腊盆地之间这一部分前线,敌人才有可能飞速侵入。因而,隆美尔如果试图突破,必然要沿着这条路线进军。这是明摆着的事情,也是当初奥金莱克制订这一防御计划的目的所在。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这样一来,既不可能出其不意地袭击目的地,隆美尔就不得不在时间与速度上来个乘其不备,出奇制胜了。他但愿自己一旦迅速突破南部防区,并拦截第八集团军的交通线,第8集团军会张皇失措,其防线也会东西失去呼应。他的计划是来一次夜袭夺取布雷地带,其后,非洲军和部分意大利机动军,在天亮前向东挺进30英里左右,再朝东北转向海边,到达第8集团军供应地。他但愿这样的威胁会诱使英军装甲部队追击,使他乘机围而歼之。与此同时,第90轻装甲师和余下的意大利机动军要组成一条掩护走廊,其坚固足以抵御北面来的反攻,直到他在英军后方取得这次装甲战的胜利为止。在他自己的叙述中,他说他“对于英军司令官的反应迟钝特别有把握,因为根据经验得知,英军总是要过一定时间才做出决定,再付之实施”。

在行动即将开始的8月30日清晨,当隆美尔离开自己的卧车时,怀着忧郁的心情向医生透露说:“今天发起的进攻是我有生以来最难作出的一项决定。要么是我们设法到达苏伊士运河,同时在苏联的军队也成功地占领格罗兹尼(在高加索境内),要么……”说到这里,他做了一个失败的手势。夜间,隆美尔的部队开始行动。作战处长威斯特法尔已伤愈归来,继续担任作战处长,隆美尔带他到装甲集团军指挥所工作。

要想突破卡雷特阿卜德以南的第8集团军的防线,需要通过很宽的一条英军布设的地雷带,这个地雷带直延伸到卡塔腊盆地。德军进攻刚一开始就陷入困境,因为地雷场比他们设想的要难对付得多,英军的掩护部队使德军的排雷分队受到很大损失,加之进攻部队发现地雷场比预计的要宽得多。这一来,打乱了隆美尔的整个行动时间表,使蒙哥马利获得了充裕的时问来调整部署。英国皇家空军轰炸了地雷场上的通路。非洲军指挥官尼林正率装甲部队进攻,参谋长拜尔莱因与他同乘一辆指挥车。这时收到一个可怕的消息,第21装甲师指挥官俾斯麦阵亡,第90轻装师指挥官负伤。8月31日黎明时,隆美尔的先头部队只越过地雷带15公里,非洲军主力直到上午10时才开始东进。这天尼林负伤,拜尔莱因爬进一辆坦克,指挥非洲军继续进攻。

到8月31日黎明时,隆美尔的非洲军还在地雷场纠缠,其先头部队只越过地雷带15公里,直至上午10时非洲军主力才开始东进。而这时隆美尔实指望它能够向北推进,去攻打阿拉姆哈勒法岭。

隆美尔此时已经明白再也不可能有惊人战果,进军速度已经大大落后于原定计划的安排,但是,同拜尔莱茵商议了一番,再则,出于天生爱好,他决定继续进攻,只是目的改了,目标有所限制。由于他很清楚英军装甲部队有时间布置主阵地,因而可从翼侧威胁他长驱直入的部队,他就认为有必要“比我们预计的早一点转向北方”。所以他命令非洲军立刻掉头,这一来,非洲军便直奔阿拉姆哈勒法岭的主高地,一三二高地。这样改变了方向,非洲军就冲向英军第22装甲旅的驻守地,也是冲向一片软沙地,使部队调动受到牵制,而且汽油的消耗也大为增加,原来计划的冲击路线是不经过这片“胶粘”地的。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8月31日晚,非洲军向这个高地发起进攻。英第22坦克旅的格兰特坦克都进了工事,并有炮兵火力进行有力的支援。非洲军在施图卡飞机掩护下实施猛烈的进攻,新式的IV型坦克跑在前边。就德军装甲纵队开近阿拉姆哈勒法岭和第二十二装甲旅的主阵地时,遭到一阵炮火猛轰,先是那些部署恰当的坦克发来的,后来又来自各兵种组成的这个加强旅的接应大炮。这个加强旅的新的年轻司令官“好手”罗伯茨指挥,这个旅很有一手。德军的屡次进攻和局部翼侧行动的企图全被遏止住了——直到天黑,战斗才结束,为守方挣得了来之不易的休息,而使攻方情绪普遍低落。

同天晚上,通过地雷场的德军运输补给部队更不走运,遭到英第7装甲师从南面和东面的有力攻击。英第7装甲师描述这场战斗说:“梦想成真,我们达成了突然性。在我们部队的前面排着数百辆敌人的运输车辆,周围是忙碌的人群,他们正准备登车出发。我们的各种武器一齐向这些理想的目标开火,几分钟内便升起红红的火焰和黑色的烟云。”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9月1日拂晓,隆美尔驱车前往战场时看到,在这片狭窄的地段上,到处是坦克残骸,许多坦克还在燃着熊熊的大火。非洲军的新任指挥官瓦尔斯特再次报告燃料严重短缺,隆美尔不得不下令停止进攻。他至多只能调动第15装甲师1个师作一次局部的、有限的进攻来占领阿拉姆哈勒法岭。当时非洲军处境十分尴尬;夜间挨到英军轰炸机狂炸,白天又遭到霍罗克斯的第13军的大炮整天猛轰,损失越来越大。德军装甲部队的进攻虽然减少了,但仍一再受到经过增援的守军阻击,因为那天凌晨蒙哥马利肯定敌军并不在东进抄他的后路时,已命令另外两个装甲旅集中配合罗伯茨旅。如果是在别的情况下,隆美尔一定要向东实施机动,迫使英军放弃阵地。然而,由于缺乏汽油,任何的机动都是办不到的。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到下午,蒙哥马利“下令部署一次反击,使我们取得主动”。他是打算从新西兰军的阵地转向南面发动攻势,来堵住德军已经进入的地区的瓶颈。他还做出安排,把第10装甲师集中在阿拉姆哈勒法,在这一重要地域内约有400辆坦克。德第15装甲师的冲击未获成功,英军的炮兵还不断地轰击非洲军,再加上飞机不停地轰炸,德军损失惨重。汽油储备几乎消耗完了,而装甲师要是没有汽油,简直就是一堆废铁。夺取阿拉姆哈勒法并打到海边去,也成了一纸空谈。非洲军已处在危殆之中。9月1日这一天,坦克部队进退维谷,动弹不得,并遭到炮兵和航空兵不断的轰击。

德军装甲部队现在只剩下一天的燃料,大约只够各队行军60英里。因此,在第二夜几乎不断遭到轰炸后,隆美尔决定停止进攻并逐步撤退。但由于缺乏汽油,在白天进行任何大规模的退却都是不可能的,非洲军只得就地不动,接连不断地遭到飞机的轰炸和炮火的袭击。这时的情况,非常有利于英军实施反击,但是,英军要求跟踪追击没有得到批准,因为蒙哥马利的方针是,过去他的装甲部队常被诱入隆美尔的陷阱,现在要避免重蹈复辙。另一方面,蒙哥马利命令新西兰军在其他部队的增援下,要在第三天,即9月3-4日夜间,向南发动进攻。

但是,9月3日,隆美尔的突击群全力以赴地向东撤退。他们扔掉了50辆坦克、50门野炮和反坦克炮,还有约400辆战伤的汽车。英军只有斥候跟踪追击。当天夜里,新西兰师向南攻打迪尔牟纳西布,目标是第90轻装甲师和的里雅斯特师所守卫的敌军后侧。后来进攻乱得不堪,遭到严重损失,终于停止。

其后两天,即9月4日和5日,非洲军继续逐步撤退,英军不再发动进攻来切断他们的退路,只有一些先头小队极其谨慎地跟踪追击。6日,德军到达原来战线以东六英里的高地防线,就停止后退,显然要在那里固守。次日,蒙哥马利在亚历山大的同意下,决定停止这场战斗。就这样,隆美尔才占有南面这一块有限的地盘。他的损失惨重,即使占有这块地盘,也算不上什么安慰,对他原有的意图倒是决定性的挫折。

第8集团军有充分理由因所获的胜利而感到满意,他们的士兵亲眼看见德军撤退,即使只是后退几小步,也认为这一事实表明他们是可以战胜德国人的。这是局势已经转变的明显标志。蒙哥马利已在士兵中树立了新的信心,士兵对他开始坚信不疑了。而且他们的胜利使隆美尔进至尼罗河一线的最后希望破灭了,同时也显示了英军在战术上的巨大进步。蒙哥马利指挥战斗是很有才干的,虽然有时过于谨慎从事。他发扬了英军指挥艺术的优良传统,他的指挥才能让人追忆起威灵顿所打的几次胜仗。毫无疑问,在9月1-2日非洲军进退不得时,他显然是故意放弃了分割、歼灭非洲军的良机。蒙哥马利的防御是根据战略形势和攻势的需要来考虑的。他说:“根据第8集团军所属部队的训练水平,我认为轻率地放任他们去与敌人碰撞是不行的”。无疑这是令人信服的论点,不过,人们认为,论隆美尔的声望和他那公认的实施反击的才华,是大可同蒙哥马利的审慎周旋的。不过没人知道的是这是轴心国在北非战场的最后一次大规模攻势,之后的战场主动权就转移到盟军手中了,隆美尔就要迎来他人生的低谷,而英国的蒙哥马利将迎来他最辉煌的胜利。

按论坛规定,编辑掉外网链接

本文内容于 2013/12/4 20:54:15 被燕过无痕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