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我的上访路

13574554194 收藏 0 92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代课教师作为一个曾经为国家普及九年制义务教育奉献过青春和热血的特殊群体,理应得到社会的尊重和认可。在岗时,我们任劳任怨,工资待遇低,条件最艰苦。随着国家教育体制改革的深入,没有一技之长的我们被悄然勒令离岗,甚至连一纸休书都没有,我们就消失在茫茫人海之中。离岗后,我们默默无闻,忍辱负重,却依然用自己的行为践行着为人师表。随着国家的进一步发展,社会保障体系越来越完善,我们的诉求自然而然就浮出了水面。我们不是为了那些微不足道的钱,而是为了赢得那份尊重,让社会认可我们曾经的付出。所以我们必然会通过合理合法的途径,将我们的诉求表达出来。

2007年,我们县一些代课教师推举我连同其他一共12人,为我们这个群体的代言人。我们拟好报告,呈送给县政府、县教委、县信访局,希望有关部门能够正视我们的合理诉求。可以肯定的是县有关部门确实积极行动,并召开了多部门的圆桌会议。会议气氛热烈,成果全无。会上,一名县教委副主任竟然说代课教师只是所谓的教师,我们义愤填膺,会议因此变得“气氛热烈”。最后,会议成了协调会、安抚会,我们的诉求不了了之。

几次找有关部门询问结果,都被他们一一搪塞过去,不是说财政困难,就是说上级部门没有相关红头文件,反正官员的大脑程序有几千种应对方法,他们的耐心足以磨平你的不懈斗志,让你心平气和而又无可奈何。杯具啊。

既然你说上级部门没有红头文件,那么我去问。这是再正常不过的想法,可是,正是这再也简单不过的事情,却被他们当成一种不可饶恕的过错,他们将我们这种纯属咨询性质的行为上纲上线,一意孤行地定义为“上访”,真的令人啼笑皆非。他们对我们的阻止行动却冠冕堂皇地谓之曰“维稳”。他们会当绝凌顶,轻易就占据了舆论的制高点。于是,一场“上访”与“反上访”;“维稳”与“反维稳”的角力戏,便鸣金开场了。

行动前,我们为了保密起见,决定行动那天人员不集中,各自从家里出发赶往市政府广场集合。俗话说:鸡蛋没有缝照样进盐水。县政府不知从哪里得到的消息,竟然事先防患于未然,已经张网以待了。我一下车,头晕目眩还没有分清东南西北,就被以县政法书记为首的县公安警察,立马将我生拉硬拽地弄上警车,被限制自由几个小时。事后,我们几个人一起被“请”回县里,当晚我们集中生活,由县政府“请”客,说实话,工作人员很客气,随便我们吃什么他铁定的埋单。吃人的嘴软,我们也不好说什么了。饭后,我们表示痛改前非,不为政府添乱、抹黑。再有什么困难我们秉承“默默无语两眼泪”的原则,忍声吞气,息事宁人。

这是我们的临时性应对策略,他们可以搪塞我们,我们也可以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第二天,我们由各自乡(镇)政府派人接回去。他们力劝我们不要再无事生非了,生活上有什么困难就说,政府会为我们统一申请农村低保的。

事后我得知一个“民办老师”的孙子考上了兵,如果他去“上访”,他的孙子就不能去当兵。为了孙子的前程,只能昧着良心“招供”了。因为他是我们这个群体的主要人物,他的一举一动怎能逃过“如来佛”的法眼呢?

我们不说是农村里的文化人,起码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我们还是知道的。对于自己合理合法的诉求,从不畏惧任何强权,正所谓“民不畏死何以死惧之”,酸秀才横了,也会豁出去的。当然不会是拼命,而是通过合理合法的渠道,为自己的正当诉求去抗争,不达目的不罢休。

隔了一段时间,我们又去市政府信访局,最终半途而废。为此,一个“代课”老师被县公安局拘留七天。

最后我们集体决定去省政府信访局,奇怪的是县政府的魔力无所不在,我们被本县的“维稳”工作人员,在省信访局门口拦下来。当日谈判他们要我们立即返回,我们说自己已经身无分文了,工作人员为我们买好了返程车票,又问我们吃了吗。工作人员态度和蔼地说,只要我们回家什么都好说,可以点菜,政府照样可以充当冤大头。我们没有食欲,每人只要了一份米粉。扒拉几下,打道回府。

在我们以及我们的同仁不懈的努力下,去年湖南省教育厅终于承认了“代课教师问题”的存在。 于2012年4月9日湖南省教育厅下发了《关于对代课教师和原民办教师进行调查摸底的通知》(目前各个区县正在进行摸底,具体文件精神可到户口所在地教育人事部门咨询。)。

我也领到了镇政府承诺的农村低保金。

据最新消息,湖南省有关代课教师和原民办教师的社保问题有望在今年得到解决。

二零一三年八月二十六日笔·南国之彬


本文内容于 2013/8/26 13:49:57 被13574554194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