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梦与美国梦殊途同归

中国梦与美国梦殊途同归

――中美都追求更和平、繁荣和合作的世界

http://news.sina.com.cn/c/sd/2013-07-15/143227673571.shtml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有专家认为,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正在美国经济复苏的带动下积极向好。信贷市场、房地产市场、就业市场先后迎来复苏,似乎正在勾勒出一幅全球经济复苏的图景。

基辛格看来,美国经济复苏的实际状况比数据更好,“美国经济的基础正在进行根本的转换。10年前我们还是能源纯进口国,现在我们正在成为能源富余国,这会对经济状况产生巨大的影响。其次,因为汽油变得更廉价,这可以抵消很多美国工业制造业的高成本困扰,使我们也可以成为低成本工业制品的生产者,我认为这在下几十年将得以实现。因此,从长远的战略角度看,而不是一年半载的短期来看,美国经济复苏是很不错的。”

但是,基辛格认为,欧洲的情况要糟糕很多。“因为他们不是一个统一的国家,并且内部各个地区情况差别较大。富国觉得他们不能无止境地向穷国付出,而穷国又不愿意接受富国的指导来解决结构性问题。除非他们能建立一个更加统一的欧洲,否则这些结构性困难将非常难解决。所以我认为欧洲的复苏将会慢很多。”

论及未来全球经济的新引擎,基辛格说:“中国、美国、印度、巴西是我首先想到的国家。如果俄罗斯能对其政治组织形式加以改革,使之与其经济发展潜力相称,俄罗斯也会有发展潜力,但它不会像刚才我说的那些国家那样有潜力。”

基辛格因此提到了“中国梦”和“美国梦”:“‘美国梦’源于美国人对于改善个人生存条件的不断追求,他们认为明天永远是更好的。而中国人在近150~200年间遭受了巨大的苦难,因此,放眼向前看,提出‘中国梦’是非常重要的事件。虽然发源不一样,但两个梦的终极状态是一致的,追求的都很相似:一个更加和平、繁荣和合作的世界。”

注:谁能从更高的境界剖析基辛格的用心以及对华政策效果?

看看“多头攻击”的统帅基辛格的两面性?

――香港《镜报》:基辛格的重庆印象

http://inews.nmgnews.com.cn/system/2011/09/07/010649054_05.shtml

在欢迎基辛格的宴会上,黄奇帆送给基辛格《孙子兵法》竹简。黄对基辛格说,“您跟中国古人孙子一样,是世界级的智囊。”

基辛格问黄奇帆,“15年后,当我已经一百多岁了,再次回到重庆,您让我看到的是一座什么样的重庆?”

“那是一座拥有3座超过100层摩天大厦的城市,那是一个国际金融中心,那是一个贫富鸿沟缩小了的地方。”黄奇帆说,两江新区将建一座100层高楼,设计者是犹太人,他曾经设计了被炸毁的纽约世贸大厦。他将在重庆两江投资25亿美元。

在送行的车上,重庆市政协主席邢元敏问道,“此行您看了不少地方,什么内容最让您感兴趣?”

基辛格回答,“除了种的树和唱红歌之外,跟大学生的座谈感觉很好,学生们提的问题很睿智,他们是有思想、有责任感的一代。其次是公租房,重庆市政府花这么大力气解决民生,让我非常感动。还有重庆近年的城市变化,很短几年就建了这么多现代化高楼,跟上一次来简直是天壤之别。”

他在访问期间感慨道,“重庆完全超出我的想象。重庆的今天得益于领导人的伟大的想象力和重庆人民的艰苦努力。重庆的活力让我心动。我去过世界很多地方,见过很多事。最让我难忘的是重庆市民对他们领导人和对他们的未来的信心。我先是在上海,现在是在重庆,看到中国的领导人是如何把远见变为现实的。自我40年前密访中国,我从来没有想到会见到这样一个奇迹般变化的地方。”(香港《镜报》2011年9月号刊登)

基辛格的秘密报告:

--《可怕的重庆模式,中美新世纪对决》

http://hi.baidu.com/%C0%EF%C6%E61896/home

摘要:基辛格的秘密报告指出,中美军事冲突最不可把握,但是美国需要打击可怕中国执政当局期待的国有化和重庆模式,我们不能保证西方人民用选票选举一个共产党上台,因为他们厌恶贪婪的华尔街资本家门,这将掀起发展中国家的效仿,但是无疑我们可以动用在中国的资源,悄悄的配合国际打击重庆模式。

2011年9月基辛格访问重庆后,为美国政府撰写了一篇秘密报告,内容如下:

第一、在2012年中国面临新旧领导班子更替,大局已定,中美直接军事冲突虽然有可能,但是无疑是未知的,但是中国的内部软模式却能决定世界和美国的命运。

第二、中国可怕的是,团结,新旧领导班子达成共识,权贵与新暴富阶层的沟通,将使获利阶层以慈善捐助方式获得社会认可,并使上层妥协。无疑,这种稳定局面必然引发中国获得战略空间,在随后中美国际博弈中,赢得战略储备,摇摇欲坠的华尔街模式,必然使未来西方更加艰难。而中国随后五年之内,J20,航空母舰,汽车与电子制造业必然拥有更深厚的基础,使中国完全有能力与美国对抗。美国需要在这五年内全力打击中国,唯此才有希望以微小的可能赢得对中国的包围,使中国能够停止发展,分裂。

第三、美国要全力以赴打击可怕的中国重庆模式,在美国不能直接公开干预中国内政的选择上,中国最可怕的就是在新旧领导班子任其发展的重庆模式。重庆模式可怕的是使中国增强内部百姓对于中国执政当局的拥护,正如中国解放战争影响了世界一样,重庆模式会深得民心,使中国官方与百姓赢得最少几十年的友好和谐,团结的中国,这是美国战略利益不应该允许的。

第四、美国需要打击可怕的中国重庆模式的另一个理由,如果加上中央支持下的四川、贵州、云南成了区域性金融股票市场,如果全国推广,将使中国实力获得指数级的发展优势,使中国经济内部更具有效益化。而且这种经济潮流就像飓风一样,横扫全球,把美国卷入中国主导的经济模式中,当然也可能是印度取得意想不到的新模型。

第五、美国需要打击可怕的中国重庆模式,是因为中国这个模式更有会引发世界变革。如果中国采取保留态度,在西方国际民众纷纷厌恶贪婪的华尔街等资本主义,西方无力解决国内债务时刻,但是中国国有企业加重庆模式,会引起国际拉美、非洲、中东国际纷纷效仿。虽然中国政治改良在选择自己方式,但是很明显,取得人心的重庆模式,加上中国当局对战略资源的国有化企业控制,这就足够未来世界其他国家能够效仿的模式。但是无疑对于美战略空间打击是非常大的,我不确定对美国利益损失有多大,但是当暴怒的占领华尔街运动者一旦发现中国这个半成品的模式,我们无法保证美国人民会用选票选择一个美国共产党上台执政。当然在美国共产党上台,可能是类似茶党的新党派,或者民主党与共和党的改良,问题可能并不会激进,只要是人民觉醒了,要尝试一种新的空气。我本人无法保证纷乱的欧洲先走一步。到时包括西方执政者都可能纷纷去中国请教庞大的管理问题。

第六、美国需要尝试影响改变中国的重庆政策,利用前苏联那样的写作者、作家、媒体人,还有我们能掌握的一些秘密资源,还有一些分裂势力,欧洲与亚洲同盟,包括欧洲领导人对人权及部分媒体的访问支持。中国执政当局总把美国当傻子,以为一个妩媚的南方系足够可以让我们放心,中国不会挑战美国利益。虽然我感觉中国的传统侵略性不强,但是我们一直侵蚀、扶持的媒体人、律师、艺术家、作家、部分企业家、投资家、贪婪的权力者,他们这时不发挥一下作用,恐怕他们未来就没有机会。为了美国利益,他们必须站出来,至于他们的利益,我们可以照顾,但是要保护美国利益为先,中国人的缺陷就是内斗内行,没有多少人知道,打击重庆,是我们的战略,但是对于美国来说,军事冲突是危险的,但是无疑中国上层的团结,重庆模式是可怕的。

亨利•艾尔弗雷德•基辛格

本文内容于 2013/8/26 10:39:50 被玄海拾贝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