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家军的二十二名统制简介

精忠传奇 收藏 4 9749
导读:《建炎以来系年要录》卷二一六:「(绍兴九年二月)己巳,诏韩世忠、张俊、岳飞所部统制、统领、将官八百十三员,各进秩一等(淮东:统制十一,统领十三,正、副、准备将一百八十九。淮西:统制十,统领十四,正、副、准备将二百九十七。京、湖:统制二十二,统领五,正、副、准备将二百五十二。)」 这里提及,绍兴九年京湖大军即岳家军有统制二十二。这当中应不含在后方作战的忠义统制。这二十二名统制官应是岳家军的主力战将。现根据王曾瑜先生的《岳飞的部将与幕僚》,设法将二十二名统制的情况整理出来: 一、 张宪——前

《建炎以来系年要录》卷二一六:「(绍兴九年二月)己巳,诏韩世忠、张俊、岳飞所部统制、统领、将官八百十三员,各进秩一等(淮东:统制十一,统领十三,正、副、准备将一百八十九。淮西:统制十,统领十四,正、副、准备将二百九十七。京、湖:统制二十二,统领五,正、副、准备将二百五十二。)」

这里提及,绍兴九年京湖大军即岳家军有统制二十二。这当中应不含在后方作战的忠义统制。这二十二名统制官应是岳家军的主力战将。现根据王曾瑜先生的《岳飞的部将与幕僚》,设法将二十二名统制的情况整理出来:

一、 张宪——前军统制

《金佗稡编》卷十六《陈州颍昌捷奏》:“前军统制张宪”。绍兴十年事。

按:《奏折》、《省状》等文书所提及的官职,是最可靠也是最客观的资料,无需其他旁证。

二、王俊——前军副统制

《挥尘录余话》卷二:「明清壬子岁仕宁国,得王俊所首岳侯状子其家云:『左武大夫、果州防御使、差充京东东路兵马钤辖、御前前军副统制王俊。……』

「赵牲之《遗史》云:『……都统制王贵赴缜将府,诣枢密行府禀议,方回到鄂州,前军副统制王俊以其事告之,贵大惊。……』」绍兴十一年事

三、庞荣——右军(?)统制

《三朝北盟会编》卷一三七:“飞以荣为右军统制”。建炎四年事。

《金佗续编》卷十二《照会虏贼韩常等犯界省札》:“湖北、京西路宣抚使、兼河南、北诸路招讨使岳飞奏:『据德安府屯驻本司统制官庞荣申……”绍兴十一年事。

四、牛皋——左军统制

《宋史》 卷三六八 《牛皋传》:“寻充湖北、京西宣抚使左军统制”。绍兴六年后事。

《建炎以来系年要录》卷一三六:(绍兴十年六月丙辰)是日,湖北、京西宣抚司统制官牛皋及金人战於京西,败之。

《建炎以来系年要录》卷一五六:「(绍兴十七年三月丁卯)捧日、天武四厢都指挥使、宁国军承宣使、鄂州驻札御前左军统制牛皋卒。」

五、王贵——中军统制

《金佗稡编》卷十六《郑州捷奏》:“中军统制王贵”。绍兴十年事。

六、郝晸——中军副统制

《金佗稡编》卷十六《复西京奏》:“中军副统制郝晸”。绍兴十年事。

七、王经——后军统制

《三朝北盟会编》卷一五一:“后军统制王经”。绍兴二年事。

绍兴五年后再无此人记载。

八、李山——后军副统制

《金佗稡编》卷十六《临颍捷奏》:“分遣统制徐庆、李山、寇成、傅选等马军一布向前”。绍兴十年事。

《建炎以来系年要录》卷149绍兴十三年六月壬辰载“后军副统制李山迁中军副统制,余以次升焉”。

绍兴十九年(公元1149年),左武大夫、忠州团练使、鄂州驻扎御前破敌军统制李山添差福建路马、步军副总管

九、姚政——游奕军统制

《金佗稡编》卷十六《陈州颍昌捷奏》:“游奕军统制姚政”。绍兴十年事。

十、武纠——游奕(副?)统制

《金佗粹编》卷一二《乞号令归一奏》:「岳飞状奏:『契勘武功大夫、果州团练使、知陕州军州事吴錡,本司於今年六月十三日差兼京西、湖北宣抚使、河南、北诸路招讨使司选锋军副统制,后来於闰六月二十六日改差兼撞军统制军马,令团集忠义人兵,舆奉司差去统制官措置掩杀金贼,收复州县。……吴錡见纠集忠义军兵,据险保聚,捍敌隆贼……兼貉州亦元属陕西,欲望圣慈特降睿旨,将貉州依旧拨隶川、陕宣抚司,其知貉州武赳并元带去军马,却乞发逞本司,应副使唤。』」全文没有直接指出武纠是统制,但联系上下文可知指武纠是统制。绍兴十年事。

《建炎以来系年要录》卷一四O:「(绍兴十一年五月)「(戊申)左武大夫、忠州刺史王刚,武功大夫、果州团练使、知襄阳府、御前游奕军统制武纠并进横行一官,二人皆岳飞部曲也。」

十一、董先——踏白军统制

《金佗稡编》卷十六《陈州颍昌捷奏》:“踏白军统制董先”。绍兴十年事。

十二、李道——选锋军统制

《宋史》卷四六五《李道传》“为选锋军统制”。绍兴六年事。

《北山文集》卷一《勘襄阳府疏》:「臣契勘襄阳府城池滦固,三面阻水,一面依山,新作山寨,并已毕备。今系统制李道、梁兴等戍守,上下安帖,不烦圣虑。」。绍兴十一年事。

十三、胡清——选锋军副统制

《金佗稡编》卷十六《王贵颍昌捷奏》“选锋军副统制胡清”。绍兴十年事

十四、赵秉渊——胜捷军统制

《建炎以来系年要录》卷一三六:「(绍兴十年闰六月)飞以胜捷军统制赵秉渊知府事。」

《金佗稡编》卷一八《差赵秉渊知淮宁府申省状》:「飞遂差统制官赵秉渊将带军马,则去措置占守去后。」绍兴十年事。

十五、杨钦——水军统制

《三超北盟会编》卷247:“分遣统制官吴超杨钦部押人船於水路邀击贼(改作金)船。”绍兴三十年事。

“鄂州水军统制杨钦以舟师追金人,至洪泽镇,败之”(《要录》卷195绍兴三十一年十二月癸丑)

以上十五人有明确军名,而且除了后军统制王经一人之外,其他十四人在绍兴十年前后均有史料记载。可以确信他们是岳飞的主要武将。

十六、徐庆——统制

《金佗稡编》卷十六《临颍捷奏》:“分遣统制徐庆、李山、寇成、傅选等马军一布向前”。绍兴十年事。

《建炎以来系年要录》卷一三六:「(绍兴十年闰六月)丙申,张宪复淮宁府。先是,韩常既败走,宣抚使岳飞遣统制官牛皋、徐庆等与宪会。」

十七、寇成——统制

《梁溪全集》卷92《乞遣兵策应岳飞奏状》:“今年十二月,据统制官寇成等四状申”绍兴六年事

《金佗稡编》卷十六《临颍捷奏》:“分遣统制徐庆、李山、寇成、傅选等马军一布向前”。绍兴十年事。

十八、傅选——统制

《建炎以来系年要录》卷一三六:(绍兴十年闰六月)壬辰,湖北、京西宣抚司统制官张宪、傅选及金将韩常战於颖昌府,败之,复颖昌。」

《金佗稡编》卷十六《临颍捷奏》:“分遣统制徐庆、李山、寇成、傅选等马军一布向前”。绍兴十年事。

《建炎以来系年要录》卷141绍兴十一年九月癸卯:“以统制官傅选为证”

以上的三名统制,均是参与绍兴十年北伐的重要将领,可惜没有明确的军名。个人推测,从徐庆等人重要地位来看,很有可能是右军、破敌军甚至背嵬军的重要统制。

十九、王万——统制

《中兴小记》卷一六:“岳飞令统制官王万”。绍兴四年八月事。

按:此人关于统制官只有这么一处记载,但王万乃岳飞同乡,有独立作战经验,且后来“官至横行”,则其为统制官是可信的

二十、郭清——统制

《三朝北盟汇编》卷208:“张俊力荐田师中,除殿前都虞候、鄂州驻札御前诸军都统制,以统岳飞之军。军中初不伏,统制傅选、李山、郭青辈往往乞罢去。抚谕久之,稍定。”绍兴十二年三月事。

《建炎以来系年要录》卷一四四:「(绍兴十二年三月)师中至武昌,军中初不伏,统制官傅选、李山、郭青辈往往乞罢去。」

按:这两则史料其实是同一事件。傅选和李山均是岳家军的统制,郭青与他们并列,同为统制官的可能性较大。此人有胆不服田师中,估计也是资历老有战功的猛将。

二十一、崔邦弼——统制

《建炎以来系年要录》卷八五:“赐荆、襄制置司统制官李道、崔邦弼金束带各一”。绍兴五年事。

《梁溪全集》卷92《乞遣兵策应岳飞奏状》:”并於十一月十一日,据统制官崔邦弼今月初六日申”。绍兴六年事。

不过此人一直到绍兴二十九年才至右武大夫、吉州刺史的官阶,似乎提升得太慢。也有可能后来调为其他职务。

以上三人并没有在绍兴十年北伐中出现(也可能是史料散落的原因),但可以确信是岳家军的统制。崔邦弼长期镇守信阳军,有战功。至于王万,则是岳飞的同乡,后来官至横行,估计应有参与绍兴四年后的战事。

二十二、杨再兴——统制(?)

存疑。关于杨再兴之军职,绍兴六年为副将。绍兴十年时,《金佗稡编》卷2高宗手诏说明词为“小校”,《要录》卷137绍兴十年七月己酉和《宋史》卷 29《高宗纪》说为“统制”,《要录》卷137绍兴十年七月乙卯说为“将官”, 估计他至多是“将官”中正将一级,如当—军统制,不会只率三百骑前往巡绰。此外《宋史杨再兴传》:“再兴以单骑入其军,擒兀术不获,手杀数百人而还。”这种单骑杀敌的行为,并不像是一军之统制官行为。

二十三、李建——统制(?)

《金佗续编》卷28《孙逌编鄂王事》:“虏人犯汉上,岳飞遣董先、牛皋、李建、傅选将数千人迎战。”绍兴六年事。

按,这里所列的,除李建一人外,均是岳家军重要将领,都是统制官。李建排位还在傅选之前,他是统制官的可能性很大。此外,《金佗续编》卷14《敕忠烈庙省牒》中提及,鄂州为岳飞建忠烈庙,庙中也设李建画像。显然,如果李建不是军中重要将领,岳飞的忠烈庙中是没他的位置。所以他是统制官中的一员的可能性又加大了。

二十四、史贵——统制(?)

《三朝北盟会编》卷二O四:「(绍兴十年八月)六日丁丑,李山、史贵、韩直败金人於陈州。初,张宪得陈州也,岳飞令统制赵秉渊守之。金人围陈州,飞统制李山、史贵刘錡防军统制韩直及金人战於城下,败之。)

这里提及史贵是统制官。

《金佗稡编》卷一八《论刘永寿等弃淮宁府申省状》:「契勘权知淮事府刘永寿并史贵将带人兵,弃城前来,显是退怯。除已依军法行遣外,其淮宁府别行差官措置。伏望特降指挥,将刘永寿、史贵更赐行遣,以为临敌不用命者之戒。」

又同书卷一八《差赵秉渊知淮宁府申省状》:「飞近为权知淮宁府刘永寿、史贵擅弃淮宁府城,已将遂官依军法行遣,及申奏朝廷,乞将逐官更赐行遣外,飞遂差统制官赵秉渊将带军马,则去措置占守去后。今据趟秉渊申,已於七月二十三日军马入淮宁府城,安贴官吏、居民讫,申乞照会。所有淮事府伏望特降指挥,下淮北宣抚司差官施行。」

按:这里均没有提及史贵是统制。如果史贵真是统制,按正常省状的行文习惯,一般会提及。如第二省状提及赵秉渊前面就加上统制官的差遣。《三朝北盟会编》的权威性,显然远远不如岳飞的《省状》。

此外还有祈超和颜孝恭两人,这两人在调拨岳家军之前都是统制,但之后还是统制则于史无载,暂不列入。而且颜孝恭在绍兴三年就以纪念馆是拱卫大夫、贵州团练使。到了绍兴十一年还是这个官职。八九年间未升一官。而绍兴九年期间,高宗为了议和,笼络人心,岳飞麾下的二十二名统制均各进秩一等。因此颜孝恭并非统制,否则他在绍兴九年就会升官。

最后列一个岳家军的最终编制,带()号的为推测

前军 统制张宪 副统制王俊

中军 统制王贵 副统制郝晸

选锋军 统制李道 副统制胡清

左军 统制牛皋 副统制郭青(1)

后军 统制王经 副统制李山

右军 统制庞荣 副统制寇成(2)

破敌军 统制王万 副统制傅选(3)

游奕军 统制姚政 副统制武纠

胜捷军 统制赵秉渊 副统制崔邦弼或史贵(4)

踏白军 统制董先 (5)

背嵬军 统制徐庆 副统制李建(6)

水军 统制 杨钦

(1)郭青无甚名气,但他敢于和田师中争斗,在军中应有一定地位。所以放在左军。

(2)右军是岳家军的重要组成部分,庞荣资格老,但功劳不显著。所以北伐时期的右军实际上是副统制话事。寇成早在绍兴三年就在岳飞军中,资格也老,他应该是军中重要成员应该。不过绍兴十年北伐时,有一个排序。《临颍捷奏》:“分遣统制徐庆、李山、寇成、傅选等马军一布向前”。通常来说,军方的奏折所涉及的姓名排序,应该是按各人在军中的地位排列,很有权威性。寇成排在李山之后,而李山是后军副统制,那么寇成也只能是副统制。考虑到后来李山是从后军副统制升为中军副统制,显然后军地位较高。右军比较重要,所以安排寇成为副统制。

(3)破敌军的编制虽然无名,但李山从后军副统制升到中军副统制后,才有资格成为破敌军的统制。显然破敌军地位不轻,王万是岳飞的同乡,在襄阳之战中有独立作战经验,官职也不低,“官至横行”。让他作为破敌军统制应该是合适的。傅选自从加入岳家军后非常活跃,几乎每战必有他。但他在《临颍捷奏》中排位在寇成之下,说明他也是副统制,但地位不高。而在王俊告张宪的首状中,在提及傅选不服后,再问背嵬和游奕军中有谁不服,说明傅选不属背嵬和游奕两军。所以放在破敌军副统制

(4)崔邦弼官职较低,显然不可能是正任统制,他应是长期在后方防守。而赵秉渊在岳飞退兵后才去守淮宁府,说明该军较少参与前线厮杀。胜捷军的地位和崔的职责范围比较配合。所以让他成为副统制。

(5)其实董先有一副手张玘,长期和他共同作战,但可惜并没有明确其身份,不知他是否也是统制,所以这里忽略。

(6)背嵬军统制一直不知是何人,于史无载。恰巧的是,很受岳飞重用,被认为和王贵、张宪一起可“深可依仗”的徐庆也一直不知是何军统制。考虑到徐庆也是岳飞同乡,将最重要背嵬军交给他指挥是最合适的。而且徐庆最后的官阶是正任防御使。而他在绍兴四年十二月才是武功大夫、开州刺史,还没进横行。之后徐庆的功劳并不显著,最后能升到正防御使这个职位,估计是绍兴十年北伐时立功所致。李建既然能在岳飞忠烈庙有画像,应该也是岳飞重要亲信,所以让成为背嵬军的副统制。

8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