钓傲江湖之二十珠江擎竿为我送行

小编a6 收藏 0 6
导读:杜牧有诗:落拓江湖载酒行,楚腰纤细掌中轻。十年一觉扬州梦,赢得青楼薄幸名。 五点半,依然是阴沉沉的天,醒来的意念只有一个:抢时间,钓一个多小时。 还是昨天的工具,此时应该是潮水接近涨满的时间,正是水大鱼多的时候。饵料配比加重了螺旋藻的比例,窝料带了些细粒颗粒饲料。 到老钓点,距满潮还有二三十公分,窝料打下去,收拾鱼竿开钓。瞟却是纹丝不动,窝子里不时有群花泡翻上来,难道是鲤鱼?侯了十几分钟,只见瞟点了点头黑漂而去,抬腕一抖竿:那感觉果然就是鲤鱼,且不小呢!也顾不上水中遛鱼拍照,不到一分钟的时

杜牧有诗:落拓江湖载酒行,楚腰纤细掌中轻。十年一觉扬州梦,赢得青楼薄幸名。

五点半,依然是阴沉沉的天,醒来的意念只有一个:抢时间,钓一个多小时。

还是昨天的工具,此时应该是潮水接近涨满的时间,正是水大鱼多的时候。饵料配比加重了螺旋藻的比例,窝料带了些细粒颗粒饲料。

到老钓点,距满潮还有二三十公分,窝料打下去,收拾鱼竿开钓。瞟却是纹丝不动,窝子里不时有群花泡翻上来,难道是鲤鱼?侯了十几分钟,只见瞟点了点头黑漂而去,抬腕一抖竿:那感觉果然就是鲤鱼,且不小呢!也顾不上水中遛鱼拍照,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就让我野蛮地遛到岸边来,抄网一来就准备好了,一插一撅一平移——唇、鳍好靓的橘色!开竿有鲤,为我送行!

苏轼有词:谁作桓伊三弄,惊破绿窗幽梦。新月与愁烟,满江天。欲去又还不去,明日落花飞絮。飞絮送行舟,水东流。

鲤鱼翻着白眼,很不服气地在抄网里翻腾了半天,毫无逃生的机会,只得乖乖溜进渔户。

接下来的事情,只有两个字:冷板凳,看人家鲤鱼表演。窝子里越来越多的菊花翻上来,就是不咬钩,看的你干瞪眼:就这么一条傻鱼让我钓上来了,余者皆不鸟我!看来今天是它们在钓我了!

后来一想:谁让咱打窝跟喂鱼似的呢!那么多的窝料,谁还鸟你!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