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少陵塬上寻少陵

永不沉没的定远 收藏 0 556

自序:山人07年游少陵,08年作一文,从未发表,或是材大难用罢。在谷歌地球“少陵”上发照片,6年后,今夜再看,还是那些。少陵仍寂寂……

今夜看到这篇文章的网友,亦是本文的首批观众,谢谢阅读,并请斧正。

少陵塬上寻少陵

“李杜文章万口传”,诗圣杜甫是中国文化史上光耀千古的大家,与诗仙李白一起在文坛上如日月行空,光照大地。众所周知,杜甫字“子美”,号“少陵野老”,又号“杜陵布衣”。“少陵”﹑“杜陵”其实说的是一个地方,即少陵塬,又称杜陵塬,原称鸿固塬。就在今天陕西省西安市长安区东北部潏河以北﹑浐河以西呈东南—西北走向的长条状的黄土台塬,塬面高出四周80~150米。东临浐河河谷,南和西南临潏河河谷—樊川,北边从秦二世皇帝陵下塬就来到“少陵野老吞声哭,春日潜行曲江曲”的曲江风景区。

“杜陵”要比“少陵”这个地名来的早:话说早在秦国武公的时候,在以今天西安市电子城山门口乡北沈家桥村(西万路口南)一带为中心,有一个杜县。到了西汉,都城南迁到了渭河以南,杜县就距离城里更近了。达官显贵们在春和景明之日常到高亢的杜县东高塬之上游猎,当时塬上仍未开发,密布森林,野生动物众多。好玩好动的汉武帝有一回来游猎,天晚尽兴而归,不想在回城的路上就在引镇一带迷了路,幸好遇见一名本地的猎户,方才带出了密林,遂留下了“引驾回”这个地名。看过陈宝国主演的电视剧《汉武大帝》的观众应该知道,汉武帝的嫡长子为卫子夫皇后所生,名刘据,一直是太子。不幸的是汉武帝享国日久,他给自己建的茂陵上的柏树都长到可以一人合抱了,太子刘据连爷爷都当上了,武帝就是“老不死”。这时候就是太子不想反,武帝也得怀疑这小崽子等不得了。偏巧这时就有坏人江充诬告说太子用巫术刻桐木人咒父皇快死。太子也不是省油的灯,武帝这时正在京外疗养,太子恐父皇下旨捉拿审问,成为扶苏第二,绝不坐以待毙,就发动御林军抵抗。这不是反了吗? ——“对!老子就是反了,反他娘的!”于是一对父子君臣大战多日,死了几万人。太子到底是没有他的皇帝老爸威望高,听命于太子的御林军在得知皇帝的确切消息后就归顺了。太子“子盗父兵”失败,又拒捕被逼杀于泉鸠里,太子的两个儿子同时遇害。卫皇后得知自己被废之后也自杀了,史称“巫蛊之祸”。汉武帝正在气头上,杀红了眼,索性把太子妃史良娣、皇孙女、皇孙刘进夫妇一并处死,这怎叫一个“惨”字了得……这时刘进之子皇曾孙刘病己还是正吃奶的婴儿呢,不懂事,当然也不会谋反啦!于是,除皇籍,降为草民,免死下狱。又过了一些年,汉武帝更老了,武帝把这件事儿细细想了个遍,悟出个道理来:“父不父则子不子,君不君则臣不臣”——太子是冤枉的!武帝这个悔啊:我没有儿子了,没儿子了,悔死了!就把告太子反和杀太子的一帮人全杀了灭族,又建了一座“思子台”,以追思儿子……

皇曾孙刘病己的命真好,他遇上大好人了:管他的监狱长——庭尉监邴吉可怜他,给他找了两个奶妈乳养。武帝听信妖言说:“长安狱中有天子气(此话不假,应为预言才对)”,便要杀光长安狱中所有囚犯,邴吉硬扛着不让使者郭穰进入他管的郡邸狱,后来武帝灵醒过来,刘病己又一次大难不死。5岁时遇大赦,出狱到外婆家,再后来恢复了属籍。刘病己就这样在民间慢慢长大,“高才好学,然亦喜游侠,斗鸡走马,具知闾里奸邪,吏治得失”。年轻人喜欢到处游玩,“尤乐杜(杜县)﹑鄠(户县)之间,率常在下杜”,就是杜牧诗中”下杜乡园古,泉声绕舍啼”的下杜。朝廷的事看来就和年轻的刘病己没什没关系了,周围的人和他自己都忘记了他还是高贵的皇曾孙,娶了狱吏的女儿,每日里买饼吃……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21岁的武帝少子汉昭帝刘弗陵年轻轻的就病死了,无子。可把托孤重臣霍去病的弟弟霍光伤心坏了,刘弗陵在娘胎里怀了14个月——当年尧帝就在娘胎里怀了14个月;刘弗陵从小就极聪明,武帝尝言“其子类父”,寄予了多大的希望啊,可惜天不假年!霍光没办法,迎立汉武帝的亲孙子昌邑王刘贺为帝,才立了27日就因淫乱被霍光废了。这时候,那个邴吉又出现了,这时的邴吉已经是干到光禄大夫给事中的高位,说话很有分量。他和富平侯张安世一起向霍光建言立刘病己为帝。霍光正抓瞎呐,武帝的孙子辈里已经没什么人选了,听到后很快就定下决心迎立18岁的武帝曾孙刘病己为帝。于是刘病己由无职白身一步登天做了皇帝,因“病己”二字太常用,民间避讳不易,改名刘询,享国25年,是为汉宣帝。宣帝即位前就喜欢到杜县下杜一带游玩,即位后念念不忘,一反历代先皇大都把帝陵建在渭河北岸咸阳塬上的做法,“元康元年春,以杜东原上为初陵,更名杜县为杜陵。”从此这片高塬就被称之为杜陵塬。

2006年,我来到包含在“亚森上林苑”景点之中的杜陵陵顶之上,“南登杜陵塬,北望五陵间”,我视力没李白好,五陵我真没望到;“俯视但一气,焉能辨皇洲”,看来我的视力和杜甫有一比,较近处的汉宣帝的生父母刘进﹑王翁须夫妇安葬的悼皇考陵我也没望到。悼皇考陵在西安市东城区韩森寨,就在老动物园的东边。本地人叫他韩森冢,说是秦国神医韩森的墓冢,地图上标为秦襄王陵,都错了。“韩森冢”高达34米(国民党军曾在封土中修工事,解放后封土被削低一层,现高22米),礼制上不可能是老百姓的墓冢,杜陵才高30米,底边长120米×120米。肯定是皇帝级的。近年来考古工作者在临潼区找到了秦(庄)襄王陵,学术界终于达成共识:这里埋的正是史皇孙刘进,想“韩森冢”可能是“皇孙冢”的谐音吧。汉宣帝对生父母有感情,逾制把以黔首之礼埋葬的父母墓冢原地加高为皇陵级别,称“奉明园”,并上尊号曰“皇考”,就是“皇父”。大臣们不干了,认为汉宣帝礼制上应认汉昭帝为先辈,群起反对。你想,汉昭帝就比汉宣帝大3岁,就要叫爷爷了,别扭不。于是汉宣帝杀了好几个反对的大臣,把这事硬压了下去。宣帝一龙驭归天,口服心不服的臣子们就不买账了,不好公开反对,干脆来了个“默杀”,绝口不提。朝廷一讳默如深,小老百姓就更糊涂了……到了唐朝时,人们从文人到百姓谁也叫不出这儿埋的是谁,只因为墓冢位于唐长安城东城墙中间的春明门(俗称青门)外大路边,便叫他“青门大冢”。到而今,这儿是唯一位于市区内的皇帝级陵冢(秦二世皇帝陵太小,是以黔首之礼埋葬的)。

皇帝总要立皇后,汉宣帝前后共立了3位皇后。第一位就是原配孝宣许皇后,名许平君。许平君的爸爸许广汉,官当的糊涂,关键时刻总出错,后来混到监狱里当差去了。不过没住在监狱,正好和小青年刘病己住一块。管着刘病己的掖庭令张贺特喜欢这孩子,想把女儿嫁给他。但他弟弟右将军张安世把宝都压在刚成年的汉昭帝上,认为刘病己没前途,阻止了。张贺过意不去,一门心思地要为自己看着长大的孩子问一房媳妇。正好这时许平君原订婚的欧侯氏子病死,张贺就请许广汉喝酒,把这门亲事给定了。于是,十四五岁的许平君就嫁给了落魄皇孙刘病己,一年后生下了刘奭(汉元帝)。

刘病己改名刘询即皇帝位后,封许平君为婕妤。群臣议立皇后,以霍光的女儿呼声最大。皇帝新立,全无根基。而霍光在朝堂之上辅佐武帝﹑昭帝40年,两朝老臣,呼风唤雨。到如今,立君废君如同儿戏,刘询每见大司马大将军霍光就感觉如芒在背,如钳在口,哪敢公开拒绝!但刘询一心想立发妻为皇后,就下诏没头没脑地说要大臣们找皇帝的“微时故剑”,群臣们多聪明啊,很知趣地纷纷上奏请立许婕妤为皇后,于是一对患难夫妻终于一同显贵。

霍光女儿霍成君没当上皇后,霍光到没什么,霍光老婆可不干了,怀恨在心……机会终于来了:第二年,许皇后又怀孕;第三年,皇后临盆。霍光老婆勾结女御医淳于衍说:“妇人免乳大故,十死一生。今皇后当免身,可因投毒药去也,成君即得为皇后矣。” 春正月癸亥,淳于衍就在大医大丸中中混入毒药附子,也叫乌头,是一种毛莨科植物的根,极毒。许皇后分娩后,喝了毒药,一会儿就头晕,曰:“我头岑岑也!药中得无有毒?”肯定不会有人承认。不多时,苦命的许皇后就这样不明不白的走了!汉宣帝安葬许皇后于杜南,称“杜陵南园”。因陵较小,俗称“小陵”,古时候“少”﹑“小”通用,故又称“少陵”,这就是“少陵塬”名称的由来。

许皇后去世突然,汉宣帝大起疑心,把服侍的人关起来审问。霍光老婆急了,把内情告诉霍光要他摆平这事儿。霍光卷了进来,身不由己,就昧着良心劝宣帝就此打住。宣帝没有证据,疑心渐淡,就真以为皇后是病死的。又过了一年,三月里,霍光女儿霍成君果然被迎立为皇后。5年后,霍光病故,霍皇后就不安分了。霍皇后恨许皇后,也恨许皇后生的太子刘奭,几次三番要赐食毒死他,太子身边的人摆出一副要先尝毒的架势,这个毒总也没投成。后来,霍光的子孙们怕事泻,不论是皇帝还是太子,谁也饶不了他们;太子与霍家的矛盾已深,将来只会更糟,不如谋反!皇帝察觉后镇压了霍氏一门,霍皇后被废,享受皇帝级“黄肠题凑”葬具的霍光也被刨棺戳尸!

汉宣帝在再立皇后上十分慎重,主要标准就是要善良恭谨,要对太子刘奭好。于是就挑选心善、本分又无儿子的王婕妤为皇后,直到宣帝驾崩,为后16年。一直活到孙子汉成帝时,从皇后到皇太后直到太皇太后,一共当了49年。死后建陵冢于杜陵东南约580米处“东园”,我第一次登上杜陵上眺望东方,见陪葬墓鳞次栉比,今人称之为乱冢坪,其中尤以东南方一座最大,呈覆斗形,直逼杜陵。我就想当然的认为这就是少陵,回去调查后才知道原来是王皇后陵。我又来了一次,专门来看王皇后陵。到亚森上林苑北门不进去,继续向东上沙土路,上坡过几个休闲山庄,向东穿农田就见到王皇后陵立于路南不远处,下小路走一百米就到陵脚下。王皇后陵位于大兆乡甘寨村,高24米,封土为覆斗形,但与杜陵不同的是封土坡面被人为辟为7层,应是大跃进时“农业学大寨”开的梯田。不过少陵本来就地势高亢,地下水位低,浇灌困难。陵冢上提水浇灌就更难,产量又少,平地里的水都不够浇,陵冢上的梯田就更没人干这种出力不讨好的事。今天,梯田已废,陵冢上遍生和杜陵上一样的沙棘。听说,渭北诸陵上也遍生沙棘,看来沙棘不值钱,要长的是柏树,早砍光了。王皇后陵被文物部门保护,陵下立着一方西安市人民政府立的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之碑,陵上人为的种着城里草坪上才长的洋草(温带早熟禾),可叫一辈子没出过国的王皇后开了眼,陵上有两个老汉放了几只羊,正在大嚼这美味的洋草……

向南极目远眺,少陵塬上麦稷青青,村落宛然,少陵就在更远的地方沉默着,就在远方有着古村老木的地方隐居着,我真想去探险把你找到,就骑着我的“小毛驴”—冒险是男人的天性!

我买了张长安区地图,少陵标在大兆乡大兆村南。但是在标注王皇后陵的图标边却注“汉宣帝墓”,看来出版社认为汉宣帝和埋在杜陵的那个皇上是两个人!我还敢信这张地图吗?我又在书中寻找白纸黑字的线索:杜陵在本地默默无闻,旅游书上都不介绍,怪不得亚森上林苑门可罗雀,少陵就更是“不在五行中”,很多西安人只怕一辈子都没听说过。只好找专业书,在一套陈忠实主编的丛书中讲明少陵在大兆乡司马村,北距杜陵6.5千米。数本地图上都未标注小小的司马村在那里,我便上网进入“谷歌地球”,徐徐展开少陵塬在屏幕上,以杜陵为圆心,以6.5千米为半径在南边画一个圆弧,正好位于两张航拍图的结合部,南边关键的那张图恰好分辨率不高,百来米的地物都分不清,只是把少陵塬的地势看完整了,手绘一张图,再跟出版地图对照,一个村一个村认。我又买了一本民国时期定稿,2007年才出版的《汉代陵墓图考》,书中印有“许皇后陵”的照片,我这才第一次看到了魂牵梦绕的少陵,并再次明确少陵在司马村南。其它如开关中现代考古之先声的日本学者足立喜六著《长安史迹研究》一书在“宣帝杜陵”一节中只字不提少陵,看来是路远没去过。主持秦阿房宫考古发掘,断言阿房宫因未建成故不曾被项羽火烧而闻名全国的社科院考古所李毓芳研究员著有《汉杜陵陵园遗址》一书,遍寻不着。不等了,既然我知道地名和方位,到大兆乡再问路也不迟。

07年10月一个周日,我骑上“小毛驴”就出发了。经韦曲向东上杜陵西路,上大坡在少陵塬上驱驰,大雁塔渐行渐远,汉献帝陵一晃而过。一会儿就到了南北向的雁引路接到杜陵西路的丁字路口,向东几百米就到杜陵,向南通到引镇。我向南沿雁引路骑,才骑了一站路,看到路西不远处田里矗立着6座大墓,从地图上看其中最大的一座可能是丞相定侯邴吉墓。汉墓重厚葬,被后人盗挖,十室九空。没有出土文物作证据,考古上就不能定论。杜陵陪葬墓达70余座,大多待考,也有认为邴吉墓在曲江乡三兆村东南的一说,与地图所标注位置相左。路边立着一个918路公共汽车站牌,注明此地为东伍村,向南通到引镇﹑西安火车南站,从这里经三益村﹑二府井﹑中兆村﹑庞留﹑大兆﹑长安十一中就到司马村。原来司马村就在路边,不用问路,沿路骑就行。这是一条新修的新雁引路,旧雁引路向北通到曲江,泥土路极为难行,沿路只有萧村老水,尤以五典坡一带看着最为凶险,有十字坡的感觉。地图和航拍图上少陵塬上的旧雁引路是遇村进村,串村而成一条路。新雁引路则避开村庄,走直线从农田里穿过,快是快了,就是古风远去,且沿途无处休息。骑了快两个小时,进入少陵塬的腹地,腿都坐麻了。刘询啊刘询,你把你的发妻埋这么远干什么啊?两口子见个面还要跑十几里地!现在可好,一个在曲江乡三兆村,一个在大兆乡司马村,“户口”都不在一个乡里。

过了大兆村站没几分钟,路东赫然出现一座皇陵级大冢。直觉告诉我,这只能是安葬苦命的许皇后的少陵。四下瞭望,路西流淌着少陵渠,渠西有一个水塘,塘边有一位老乡。我过去手指陵冢问:“师傅,这是台台冢吗?”果然得到了肯定的回答。少陵封土不是覆斗形,而是建为三层台式,以象征“昆仑三重”,故被当地人叫作“台台冢”。

至陵角锁车,少陵就在眼前。和书中照片上的一样,昆仑三重,绝世而独立,底边东西长132米,南北长112米,顶边东西长42米,南北长38米,高22米。占地呈东西向长条状,坐西朝东,与后世陵墓坐北朝南大不相同。汉承秦制,不但延续了厚葬之风,也延续了秦朝以西为尊的传统。鸿门宴上“项王﹑项伯东向坐,亚父南向坐,沛公北向坐,张良西向侍”,其尊卑位序一目了然。清朝陕西巡抚毕沅在陕期间考证关中从周到唐的皇陵﹑王陵,并立碑保护,善行泽被后世,可惜有几处张冠李戴,又想当然的把汉陵的陵名之碑全立在陵南边,与汉代陵寝制度不符,误导了多少代人。我去过咸阳市北塬上距市区最近的汉成帝延陵,毕沅就把碑和杜陵一样立陵南边了。少陵南边什么碑都没有,可能是毕沅没来过这儿,也可能是碑丢了。总之,西汉时代是没有陵前立碑制度的。

我从东南角沿着一条人踩出来的羊肠小道向上爬。爬上8米高的一层台,台上平整狭长。我又一口气爬上7米高的二层台,二层台比一层台宽多了。我再鼓余勇,又爬上7米高的三层台,就来到少陵之顶了。今日秋高气爽,无风;人北望,杜陵遥不可见。四周田野刚耕过,苞谷收了,准备种冬小麦。陵脚东侧紧挨着一家企业,名“紫燕酱醋厂”,占满了整个东侧,向南直抵陵南土路。陵冢东边一层台被挖去一大块,成了悬崖,恐怕就是这十几年的事!

陵顶平整,沙棘丛生,到处点缀着黄色和紫色的小花,妆点着许皇后的家。陵顶正中心人为堆了个小土堆,中心打入一根水泥方桩,应该是考古队做测试用的基准。由这里向下,正好是墓室的位置,当时不叫“地宫”,叫“方中”。皇后“方中”的级别与皇帝相近,不用砖石建造墓圹,全用木材搭建。先在墓坑内四壁象堆柴火一样堆满一周柏木心材做的围墙,因柏木心颜色泛黄,故称“黄肠”,因堆放围成一周,象车轮辐条一样呈放射状,故称“题凑”。然后在中间盖回廊﹑前厅﹑主室﹑后室,就像一个家一样。最后顶上铺满整根的方形柏木,再铺席回填,留好墓道,羡门(墓室门)像明定陵的金刚墙用砖封墓道那样用柏木心材填实,上起封土,工程暂停待主人死后,入葬。方中的深度应与封土高度相当,即少陵方中在地下22米深处,现在应该仍存。墓道如只有一条,应向东伸出,墓道口应开在紫燕酱醋厂内。古人有不填实墓道的传统,给盗墓者大开方便之门(唐乾陵就是例外,果然无恙至今),北京石景山区老山一带的汉广阳王刘舜王后陵就是在刘舜王后入葬后不久就被守陵人偷偷由墓道进入,抽走羡门的几根黄肠题凑,钻进去把宝贝偷了个精光。想许皇后的少陵也很难熬过两千年的寒暑而免于被盗,我只希望盗墓者不要把许皇后的尸骨拖到陵外来委于荒野,致使朽烂散失。康熙﹑乾隆二帝的尸骨就遭此一劫,现在找都找不着了。鉴于少陵长期处于汉朝廷的有效管理之下,直到绿林﹑赤眉起义时,才有可能被发掘,到那时棺椁可能已朽,不用整体拖出;许皇后穿的金缕玉衣的线可能也朽烂了,玉衣片散开,无法整体拖出,则许皇后的尸骨可以留在陵内罢!想多少王公大臣,生前呼风唤雨,死后荒冢一抔草没了,留下尸骨听凭命运的摆布,任由盗墓者污辱。曹操就为了筹措军费,带兵刨开了汉景帝的弟弟梁孝王的陵墓,军中以此为副业,还专设了“发丘中郎将”﹑“摸金校尉”之职。曹操干这种事太多了,临死怕别人也给他来这一手,遂嘱咐薄葬于瘠薄之高地,唐以后成谜,直到最近才被考古工作者找到。国民革命军第12军军长孙殿英可能就是得了曹操的启发,于1928年以军事演习为名盗掘了清东陵之慈禧太后定东陵﹑乾隆帝裕陵,卖文物,买军火,扩充了实力,有惊无险的逍遥到解放战争时于1947年在河南汤阴县城被刘伯承俘虏……

往事如烟,人世间上演着一幕幕的活剧,又如约一幕幕的轮番谢幕。恍惚间许皇后好像正信步于陵上,柳叶眉长,樱桃朱唇,裙裾飘飞,正慵懒的享受着中午的时光……

秋阳暖暖的洒在身上,陵上只有我一人,没有游人,也没有附近来玩耍的小孩。我四下观看,发现陵冢二层台普遍比一层台宽两倍,尤其是四角宽阔的可以盖间房子,估计是三层台的四角建造时就有倒角,而二层台四角建成直角,是故四角宽阔。二层台的西北角和东南角密生白茅,已枯死了,白色的茅杆随风倒伏,就象柔软的皮草。我下到二层台的西北角,白茅没至大腿,地上针叶草本植物枯萎了,而阔叶草本植物长的水灵着呢,可能一年繁殖好几代吧。我在草海中向东穿行,一头扎进二层台的东北角,这里的白茅长的密不透风,没到腰。我越走越心惊胆颤,这儿要是有蛇我可是看不见也跑不了,我甚至怀疑这里会有捕兽夹子——“男儿性命绝可怜”,我便由原路退出去了。我反方向逆时针转,二层台的西边草低多了,沙棘占了七成,还有一条小道。到了二层台的西南角,可能是因为距大路最近,在游人上陵顶的路上,沙棘都长不满,灌木间的空地上,草不没鞋,发现裤子上挂着很多像苍耳籽一样的种子。转到二层台的东南角下到一层台,又顺时针沿着狭窄的一层台转回去,到东北角转向南没几步就没路了,眼前是一个断崖,灌木丛生,还有小乔木。断崖呈月牙形,大路上看不出,东边是紫燕酱醋厂的西墙,很是藏风聚气。我正在探头探脑地观察呢,只听得“扑腾腾”的一阵响,灌木丛里惊起了几只松鸡,向北飞到陵上去了。我还没在野外见过松鸡哪,就向松鸡的落处追去。我爬到二层台的西北角下,正爬着呢,突然就在我前面一米开外处“扑腾腾”的又飞起一只松鸡,不远处又跟着飞起几只。我根本就没发现,看来松鸡的保护色很有效,我和松鸡们“友好对话”的想法泡了汤!由北坡下到陵脚下,沿着陵脚与新翻的潮湿田地之间的田埂深一脚浅一脚的走着,对少陵来个拉网式考查,再一次逆时针绕陵一周。陵北一层台斜坡上种着小乔木,林间安葬着近十座本地人的坟墓,给许皇后作个伴,来讲一讲二十世纪的新鲜事。转到陵东南角,猛然发现陵脚下有一口井,没有井沿,内径有两米,紧挨着田埂,井北边是茂盛的草丛,南边草低。探头看,井深十几米,旱井无水——就应该没水,古人总结营造墓穴的深度云:“下勿及泉,上勿通臭垄。”意思是说:墓穴深度应在地下水位以上,但不能浅到打地洞的动物的地下活动层。推测少陵方中深22米,则地下水位应至少在22米以下,这口旱井算是白打了!我在陵上乱转了一个小时,两次路过东南角,万幸没掉进井里,真是有贵人保佑啊!

贵人是谁呢?我在陵南土路上已骑上车,回首望少陵的三重台阁,凝视着,仿佛要把少陵的图像拍照到脑海里。再见吧,沉寂的少陵;再见吧,孤寂的许平君皇后;再见吧,古老的少陵塬,我此生还会来看你的,就像是走一门亲戚……

永不沉没的定远/终南山人

少陵塬上寻少陵



2008.1.2~29

参考文献:汉书

少陵塬上寻少陵



少陵塬上寻少陵



少陵塬上寻少陵



少陵塬上寻少陵



少陵塬上寻少陵



少陵塬上寻少陵



少陵塬上寻少陵



少陵塬上寻少陵



少陵塬上寻少陵



少陵塬上寻少陵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