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战争初陈毅一次指挥失误:被桂系以少打多

陈继承 收藏 0 2264
导读:就在陈毅和粟裕在淮北的朝阳集和苏中的海安取得重大胜利的时候,蒋介石以“国军”精锐“五大主力”中第5军、整编第74师两大主力,以及新桂系第7军一部,分路向津浦路东地区进攻。 这三支部队,有两支是蒋介石的王牌军,一支是新桂系集团的铁军。其中第5军原是由杜幸明统率的,在抗战时期连续两次进缅作战,全系美式装备,作战能力很强,气势也很旺。整编第74师的师长张灵市更是年轻气盛,是参加过抗战胜利大阅兵的王牌,是蒋介石的铁杆部队。桂系的第7军,自李宗仁、白崇禧重建桂系以来就不曾改过番号,是一支老宇号的桂系军,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就在陈毅和粟裕在淮北的朝阳集和苏中的海安取得重大胜利的时候,蒋介石以“国军”精锐“五大主力”中第5军、整编第74师两大主力,以及新桂系第7军一部,分路向津浦路东地区进攻。

这三支部队,有两支是蒋介石的王牌军,一支是新桂系集团的铁军。其中第5军原是由杜幸明统率的,在抗战时期连续两次进缅作战,全系美式装备,作战能力很强,气势也很旺。整编第74师的师长张灵市更是年轻气盛,是参加过抗战胜利大阅兵的王牌,是蒋介石的铁杆部队。桂系的第7军,自李宗仁、白崇禧重建桂系以来就不曾改过番号,是一支老宇号的桂系军,被誉为“铁军”,也是李宗仁、白崇禧所以能在国民党蒋介石中央集团中长期稳居高层的最重要砝码。第7军的战斗力要比一般国民党军强些,与第5军和整编第74师也差不了多少。

在这三支国民党军“精锐”部队的联合进攻下,淮南解放区陷落。坚持斗争的地方部队,未能给国民党军以打击,于7月29日被迫撤离淮南解放区,只留小股部队开展游击战争。

薛岳见状,下令各路兵马实施快速进攻。7月28日至30日,国民党军先后侵占了灵壁、泅县及五河,并立即实施“清剿”

由于国民党军密集靠拢,8个旅缩成一团,紧靠一起,距离徐州总部不到40公里,彼此间也不足20公里,就像一个刺猥,使陈毅的山东野战军无从下手。

在外线作战十分困难和敌情已发生重大变化的情况下,山东野战军本应按野战军司令部建议,先集中兵力攻歼位于陇海线上的国民党军整编第28师及预第3旅。

陈毅出于全局考虑,为了策应刘邓大军向豫东出击计划,决心歼灭从未与之交过手的国民党军桂系部队——第7军。

如前所述,第7军是新桂系集团李宗仁和白崇禧苦心培植的王牌军,跟随李、白二人转战几十年。陈毅何以选择第7军来打呢?

对于要不要攻泅县,山东野战军司令部有不同主张。许多人认为在多雨水大的天候和部队普遍疲劳的条件下,进行攻坚作战,且又是打桂系,是不妥当的,成功的可能性不大。但山东野战军参谋长宋时轮坚决主张打泅县,陈毅也支持参谋长的意见,对于这场争论,在(陈毅传)中有详实记载:“野战军司令部参谋处有许多意见认为在水大、部队疲困条件下攻城,打桂系均不妥。而参谋长则坚持主张歼灭泅县桂系两个团。在此激烈争议而需要司令员拍板的时候,陈毅不顾‘沟深水满,不好突击’的情况,误信军分区领导干部所说的‘泅城外壕水深不过膝’的虚言,没有采纳参谋处大多数人的意见,而支持了参谋长的意见。接着华中分局的邓子恢、张鼎丞也来电建议应打蒋系不打桂系,陈毅与参谋长也回绝了,表明自己在事前已经作过慎重考虑。”

8月3日,毛泽东代表中共中央、中央军委致电陈毅,并同时告刘伯承、邓小平、张鼎丞、邓子恢、粟裕,指出:凡只能击溃不能歼灭之仗不要打。只要主力在手总有机会歼敌,过于急躁之意见并不恰当。劝陈毅、宋时轮要沉住气,防止急躁情绪,要耐心寻找战机,不能打无把握之仗,打则必胜。

8月4日,毛泽东再次致电陈毅、宋时轮:“你们手里有五万机动兵力,只要有耐心,不性急,总可找到各个歼敌之机会,除灵泅两地敌分散孤立外,双沟之敌再向东进,即可找到打好仗的机会,如能打三四次每次歼敌二三个团之仗,即可转换局势”。“攻泅县结果如何?速告中央。”

然而,从陈毅给中央军委和毛泽东的电报看,陈毅对攻泅县已下定了决心,志在必得。因此,对可能的困难缺少足够的估计和思想准备。

8月3日,陈毅率山东野战军主力到雅宁以南雅河西岸地区隐蔽集结,并就进攻泅县的作战进行了部署:以第8师、第9纵队担任夺取泅城,歼灭桂系主力第172师;第2纵队及第9纵队及第7师各一部共12个团位于泅县以西、以南,歼击可能由灵壁、五河向泅县增援之国民党军;第7师第20旅。第9纵队骑兵团及陇海支队在北线掩护主力侧翼安全;第7军分区第2、第3团挺进固镇、灵壁线及长沟以西掩护侧翼安全。

8月7日晚,担负攻城的第8师先以5个营的兵力发起攻城,连续爆破,勇猛冲击,不到10分钟就突破大北门和西北门,并攻人城内。但国民党守军立即组织猛烈反扑,攻击部队准备不足,后续兵力上不来,也未能及时发展打通两突破口的联系,扩大战果。

国民党守军先对集中突人西北门的第8师2个营疯狂连续反冲击,这更是始料不及的。第8师部队在无工事依托情况下,阵地失去,伤亡惨重。

此时,守军又调动炮兵和步兵火力,并呼叫徐州的飞机前来助战,猛攻山东野战军攻人大北门的两个营。这两个营反复拼杀才得以坚守住阵地,但已付出惨重的伤亡,几乎无战斗力了。当夜第8师再投入3个营的兵力,仍因力量不足难以发展,与国民党军形成对峙局面。这时,第9纵队在城东攻击也未奏效,第2纵队则因河水阻隔既不能攻西门又无法增援大北门。

7日深夜2时,陈毅接到第8师的报告:“攻人城中的部队有被全歼的危险,而城外部队又无法攻进去”。立即派参谋长赶去第8师处置,同时发电询问进一步的情况。

8月9日,曾被称为陈军长袖子里的“小老虎”的第8师,已与国民党军血战3天,血流遍地,河水都染红了。不仅没有突破泅水桂系军队的防线,而且四周的援敌正从四面八方赶来,形势对陈毅已经极为不利。

陈毅于8月9日晚果断下令部队停止攻城,全部主力撤至雅宁以西地区休整待机。此战,虽取得了歼敌3000人的胜利,但第8师却付出了2000余人的伤亡代价。

这一结果使陈毅深受刺激,第8师也从未打过如此“窝囊仗”。指战员悲愤、消沉,牢骚埋怨的话很多。有的战士说:“上级老说要集中兵力,可临到打起来却要两个打一个。”泅县一战也是陈毅军事生涯中有数的一个“坏仗”。10月4日,陈毅给第8师领导写了一封信,主动承担战斗失利的责任,表现了陈毅光明磊落、敢于负责的情操。

信中说:“未打好,不是部队不好,不是师团干部不行,不是野战军参谋处不行,主要是我这个统帅犯两个错误”。“我应以统帅身份担负一切,向指战员承认这个错误。”他坦率地自责,肯定第8师“始终是很好的头等兵团,纪律为各军之冠”,同时也作了自我分析:“在艰难困苦的日子里,我从来不抱怨部属,不抱怨同事,不推拒责任,因而不丧失信心……我从来不向敌人低头,但对自己同志我常常自我批评很愿意低头;胜利时如此,不利时也如此,即失败时亦如此。”后来陈毅又召开由各纵(师)的领导干部及参谋人员参加的战役检讨会,他认真听取了大家提的意见和建议。

陈毅这位军事家的一个显著特点,就是勇于承担责任,勇于作自我批评,主动为部属分忧,因而深受广大官兵的爱戴,享有崇高的威望。


1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