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百年历史剧--太平天国之主角—洪秀全

jiuyuanwen11 收藏 0 1682
导读:test
近期热点 换一换

百年历史剧--太平天国之主角—洪秀全

文久远 2013年8月25日

纵观秦始皇时代,中国始终存在着统治阶级内部、被统治阶级与统治阶级、各民族国家之间这三种主要社会矛盾,当某种矛盾在某些条件下激化时,随之而来的就是残酷的战争;由于历朝历代的政治模式基本上延续秦制,其主要特征为君主专制、中央集权、多民族共存,所以被统治阶级与统治阶级之间的矛盾一旦激化,就表现为大规模长时间的全面对抗,从各方面破坏社会生产力,摧毁社会旧秩序,并通过两种方式建立一个新的朝代,以确立新的秩序:一种是原有的王朝中某个集团发展壮大,逐渐取代原有王朝,如三国两晋南北朝之间的延续,隋取代北周,唐取代隋,宋取代后周;一种是被统治阶级通过战争建立新王朝,如刘邦推翻秦朝建立汉朝,朱元璋推翻元朝建立明朝。刘邦、朱元璋之所以能成功,取决于他们早就在思想上、组织上完成了从被统治阶级向统治阶级的转变,如刘邦在攻占咸阳后即还军霸上,与诸侯及民众约法三章:“杀人者死,伤人及盗抵罪”;朱元璋采纳朱升的“高筑墙、广积粮、缓称王”三策;未能完成这种转变的战争主体,无论当时的规模声势有多大,都毫无例外地经受了失败的结局,其典型事例有绿林赤眉起义、黄巾军起义、黄巢起义、明末农民起义、太平天国运动。在这些典型事例中,如果从阶级对抗的激烈程度、对旧秩序的摧毁力度、思想组织的完善高度、运动范围时间的广度长度来说,太平天国应该当之无愧地排在首位,这位坐在首位龙椅上的人在近代史上赫赫有名,我们一般称他为洪秀全!

洪秀全,(1814—1864)客家籍,广东花县人,家境贫寒,所居村落相距广州城仅有九十余里;原名洪仁坤,小名火秀,7岁上私塾,好学上进,几年间就熟读四书五经及其它古文典籍,所以其父兄家族认为洪仁坤是个人才,日后取功名当如拾草芥,便尽全力出资培养他走上科考之路。但洪仁坤读书还行,考试却不行,县考还能进前十名内,甚至考进过前三名,每逢院考却必然名落孙山,是以参加科举考试上十次,连个秀才资格都没能拿到手。1837年,洪仁坤院考又没中,回家后大病一场,死里逃生后有了两大变化:原来给亲友的映像是“饮博无赖”,病后却变得庄重严肃,不动时如山如钟,发作时却如疾风烈火,表现出典型的精神分裂症状;改名为“秀全”,当时给亲友的解释是小名火秀不好听,后来给将官的解释却是“秀全”分拆开即为“禾乃人王”之意,“禾”为“我”字偏旁,可取其意而代之。此后洪秀全还参加过几次科考,结果都像是木瓜落到井里,回声尽是不中不中不中;1843年科考又不中后,洪秀全终于愤怒了,后果很严重--掷笔于地,对天发誓不再参加清朝科考,要立国举办科考取天下士!被人考而屡试不中,何如开考他人!!!太平天国起因于此,后世竞聘屡次不中者其有感乎???

要取得举办科考的资格先要立国,要立国先要造反,要造反先要组织团队,要组织团队先要树立旗帜,前辈们都是这么干的!陈胜有“王侯将相宁有种乎”之说,刘邦有“大丈夫不当如是耶”之叹,项羽有“彼可取而代也”之意,张角有“苍天已死,黄天当立;岁在甲子,天下大吉”之谶言,黄巢有“待到秋来九月八,我花开后百花杀;冲天香阵透长安,满城尽带黄金甲”之诗句,李自成有“均田免粮”之纲领,洪秀全有感于此,又受到英国强迫中国签订{江宁条约}的影响,希望借西方文明之威势冲击中国满清王朝之强权,便想起1837年从传教士梁发手中得到的{劝世良言}一书,并借用其中“勿贪世上之福,克己安贫,以求死后永享天堂真福”的教义,批判在中国占统治地位的儒释道三教,先把家中的孔子牌位换成上帝牌位;然后给上帝画像戴上中国头巾,披上长衫,佩上宝剑,造出一个中西合璧的上帝形象;再宣称耶和华为天父,耶稣为天父长子,自己为天父次子,把自己捧上了一个至高无上的位置;最后正式成立“拜上帝教”, 宣扬“人心太坏,政治腐败,天下将有大灾大难,唯信仰上帝入教者可以免难;入教之人,无论男女尊贵一律平等,男曰兄弟,女曰姊妹”,作为“拜上帝教”的基本教义教规;其后又逐渐把基督教的{旧约全书}、{新约全书}改编为{旧遗诏圣书}、{新遗诏圣书},作为基本教义,又编写{原道救世歌}、{原道觉世训}、{原道醒世训}、{天父诗}等书作为宗教规范,至此,洪秀全创办了中国第一个带有西方色彩的宗教组织。

洪秀全不但敢想,而且敢做!1843年,他在没接触过西洋教会教士的情况下,就敢自称为“天父次子”,创立“拜上帝教”;在身旁仅有冯云山、杨秀清、萧朝贵等几个忠实助手的时候,就敢在广东、广西传教!辗转数千里,蹉跎三四年,走得筋疲力尽,说得天花乱坠,信徒队伍总是不能壮大,原因何在呢?在洪秀全看来,一是缺少“批判的武器”,二是缺少“武器的批判”,既然如此,那就通过实践解决问题!于是兵分两路,1847年初,洪秀全在广州跟随美国南浸信会传教士罗孝全四个月,阅读{旧约全书}、{新约全书},熟悉基督教礼仪礼规,了解西方的政治经济军事状况,学习科学技术知识与理论,并且把所能学到的西方文明与自己所知的东方文明拼凑起来,把基督教的平等观念和儒家的大同理想结合起来,终于打造了一把适合在当时的中国推广的“批判的武器”:制定了“拜上帝教”的宗教仪式及十款天条,把“拜上帝教”改造为集宗教、军事、政治、经济为一体的组织,以我为主,有我无他,顺之则昌,逆之则亡!冯云山则在广西紫荆山炭民聚集地建立了“拜上帝教”组织,发展了大批信徒,开展了对“武器的批判”,砸甘王庙、孔庙、寺院、道观,砸一切不符合“拜上帝教”观念的带有宗教色彩的器物建筑,杀死一切阻碍“拜上帝教”传播的人物,从而吸引了韦昌辉、石达开、胡以晄等一大批极具能量的乡绅成为中坚人物,并开始打造兵器,积聚粮饷,完成了造反必需的组织、人员、器物准备工作。万事俱备,只待升旗了!!!

1851年1月11日(道光三十年十二月十日)是洪秀全生日,“拜上帝教”信徒万人前往广西金田村恭祝洪秀全万寿,后人将这一天定为金田起义纪念日;1851年秋,太平军占广西永安州(今蒙山县),12月在永安城建立“太平天国”,洪秀全自称为“太平王”,后改称为“天王”,建元“天德”,封妻子赖氏为天后,封扬秀清为东王,主管军政大权,萧朝贵西王,冯云山南王,韦昌辉北王,石达开翼王,洪大全天德王;秦日纲、罗亚旺、范连德、胡以晄等四十八人任丞相、军师等职,组建出“太平天国”的基本架构;1852年4月5日,太平军从永安突围而出,并在道州作出“专意金陵,据为根本”的战略决策,沿长沙、益阳攻陷岳州,尽得城中旧储吴三桂军械;再顺长江东下,攻陷汉阳、武昌、九江、安庆,于1953年3月19日攻占金陵,并改金陵为天京,定为国都,与满清王朝形成南北对峙的局面。广西兵卒之悍勇为天下之最,太平军首义金田不过万余人,杀出广西后已达三万人,曾国藩有过评语:“广西三万兵,当得过后来三十万太平军”!出武昌后兵民已过五十万,大军所至,势如破竹,裹胁当地壮勇,席卷乡绅财物;破金陵城后,洪秀全颁发赏金令:“有擒得旗人者,赏银五两”,“城中男女死者四万馀,阉童子三千馀人,泄守城之忿”。太平军向东杀过去,与清军满人有涉者一概斩杀;清军向西杀回来,凡抓捕未结辫蓟发者,皆以长毛论处,杀无赦!粤、桂、湘、赣、鄂、皖各省加入长毛家属杀无赦!中国社会一旦形成两大阵营对抗,同文同种便不能同见天日,华夏文明五千年之惨剧莫过于此!!!

1853年3月19日至1856年9月1日这段时间,定都天京后的东南诸省,成为太平天国全面展示实力与形象的时空舞台。

政治上,洪秀全率众官“首谒明太祖陵,举行祀典。其祝词曰:‘不肖子孙洪秀全得光复我大明先帝南部疆土,登极南京,一遵洪武元年祖制’。…颁登极制诰。大封将卒,王分四等,侯为五等,丞相为六等,检点为七等,指挥为八等,将军为九等,总制为十等,监军为十一等,军帅为十二等,师帅为十三等,旅帅为十四等,卒长为十五等,两司马为十六等”,官职分十六等;轿分黄、红、绿、蓝、黑五色,轿夫从天王的64人递减为两司马的2人,这种等级官位制立即打破了“拜上帝教”的平等观念;在太平天国的政治体制中,天王只是政教合一的“虚君”,军政实权掌握在东王杨秀清手中,1852年萧朝贵战死后,所有命令都需要杨秀清签署才能生效,所以太平天国此时的军政制度称之为“军师负责制”。在这种状况下,杨秀清的个人野心开始膨胀,多达21次借代天父传言机会折辱洪秀全、韦昌辉等人,终于激发天京事变,韦昌辉、秦日纲在陈承瑢的接应下,率军攻进东王府,杀死杨秀清,杀尽东王嫡系部队,丧失精锐兵将三万余人;时隔数月,韦昌辉、秦日纲及所部又被洪秀全所杀,太平天国开始走向衰亡。洪扬之争,无关宗教、国事、将官、兵民,只为个人名声地位权势,动刀兵毁干城,共患难易,共富贵难,非虚言也,足为后世者戒!!!

军事上,“其制大抵分朝内、军中、守土三途:朝内官如掌朝门左右史之类……;军中官为总制、监军、军帅、师帅、旅帅、卒长、两司马,凡攻城略地,尝以国宗或丞相领军,而练士卒,分队伍,屯营结垒,接阵进师,皆责成军帅,由监军总制上达於领兵大帅以取决焉,其大小相制,臂使指应,统系分明,甚得驭众之道;守土官为郡总制、州县监军、乡军帅、乡师帅、乡旅帅、乡卒长、乡两司马,凡地方狱讼钱粮,由军帅、监军区画,而取成於总制,民事之重,皆得决之”。“此外又有女官……六千五百八十四人,女军四十,女兵十万人,而职同官名目亦同,总计男女官三十馀万,而临时增设及恩赏各伪职尚不在此数也”。其行军则有牵阵法、螃蟹阵、百鸟阵、伏地阵,行走宿营进退有度;另设有金、木、水、火、土五营,组织管理各种工匠生产军需物资;“军中号令,惟击鼓、敲金、吹螺、摇旗”……平心而论,东王杨秀清极具军政管理才能,在冯云山{太平军目}五条纪律基础上,增编{太平军条规}、{行军总要}等军事条例,形成一整套的军事管理规范;在几年的时间内就从平民百姓中选出三十余万各级官员,管理上百万兵民。在此间的军事对抗中,定都天京后东王即派出林凤祥、李开芳率军二万余人北伐,曾一度进入天津境内,威逼直隶,由于后续部队曾立昌部援救不力,未能与林、李部队建立联系,所有北伐军队在胜保、僧格林沁率领的清军围攻下被消灭;1853年6月3日,东王又派出赖汉英率军2万余人西征,以图重新占领皖、赣、鄂、湘诸省,控制安庆、九江、武昌、岳阳等战略要地,拓展太平天国的战略空间;后来又续派石达开、胡以晄等部增援,先后取得一些胜利,但石达开因为天京事变退守天京,西征亦告失败;定都天京后,向荣率清军万余人在天京城东建立江南大营,阻遏太平军东出威胁苏州常州;琦善率清军万余人在天京城北建立江北大营,阻遏太平军北上威胁安徽、山东、河北,使太平军的活动空间受到极大限制,直到1855年底,杨秀清才调度秦日纲所部李秀成、陈玉成,石达开所部,先后攻破江北、江南大营,暂时解除了天京的被围困局面,但此时太平天国已经元气大伤,从战略进攻转为战略防守态势;

经济上,洪秀全定都天京后即颁发{待百姓条例},稍后又刊刻发行{天朝田亩制度},制定了太平天国的经济政策。由于当时的中国以小农经济为主体,所以政策规定所有田地收归天王,隶属天国,所有收益上缴“圣库”,取消私有财产制度,从上到下所有人等的消费吃喝,一律实行供给制;取消货币流通,禁止商品买卖;拆散家庭,男女小孩分属男、女、孩营,夫妇同居即属作奸犯科,一经发现必处以极刑;太平天国军令极严,自1853年3月22日起执行分营制,家人拆散,家财上缴圣库,一时间鸡飞狗跳,天京城内恍如人间地狱,拆散家庭无数,自杀家庭无数;兵卒所得财物先上缴给本部将军,再进贡给所属各王;而官府商绅房屋亦被拆除,所有材料用以重建天王、东王……府;在明朝“汉王府”、清朝“两江总督府”基础上翻盖的天王府最为壮观,占地十数里;其正殿俗称为金龙殿,重檐圆顶,栋梁涂以赤金,绘有龙凤图案,四壁还画有龙、虎、狮、象等图案,可谓金碧辉煌;内府卧室有龙床,长宽各八尺,洪秀全曾纳王妃88人,懒得起名号,干脆按数字排行;这座天王府在1864年被曾国藩劫掠所有财物后全部焚毁,但挡不住蒋介石后来又在此地重建中华民国“总统府”;上述政策在执行几个月后即入不敷出,难以为继,于是又作出修订:土地还是归天王所有,平均分配给每个成员耕作,以家庭为单位,从事农业生产,兼营种桑养蚕、喂猪、织缝衣裳等副业;每25家构成的社会基层单位名作“两”,“两”中设一国库;各色手工匠人,在“两”的范围内于农闲时统筹作业。社会成员耕种所得,除留足每家每人口粮外,全归国库;副业收入,作同样处理;“两”中成员遇有婚娶、弥月、喜事等从国库取得全国一律的定量钱谷,以资应用;鳏寡孤独以及废疾者,由国库拨给钱谷赡养。1860年洪仁玕出任干王后,曾作{资政新篇},按照当时的西方文明模式全面改造太平天国的政治经济政策,但有心无力,有权无势,最终未能改变太平天国的失败命运。

天京事变后,太平天国无帅才可以总理朝政,于是德高望重的翼王石达开被众高官迎回辅政,不久就受到洪秀全猜忌而出走;又任命陈玉成为英王、李秀成为忠王,洪秀全同样不放心,通过烂封诸王手段牵制陈,李,最多时曾封出两千七百余王;按照太平天国规制,诸王之间并无节制,只能协商行事,使陈玉成、李秀成的卓越军事才能受到极大制约,虽然在军事上取得一些局部性胜利,但已经无法挽回颓势。随着安庆、武昌、苏州等战略要地失守,1863年底,天京重新被围困,洪秀全仍然不听李秀成“让城别走”、以图再起的建议,决心留在天京,与龙椅龙床共存亡!结果在1864年6月1日服毒自杀身亡;李秀成保护幼天王洪天福贵突围出城,投降后于8月7日被凌迟;洪天福贵于11月18日在南昌被凌迟;与太平军合作的最后一支捻军在1869年被左宗棠所灭;最后一支打着太平军旗号的李文彩部于1872年在贵州被灭杀,至此,纵横十余省、历时廿余年的太平天国宣告失败,曾经高坐龙椅的天王洪秀全及其家族被彻底灭杀,洪秀全建立人间天国的理想完全破灭!!!

通观洪秀全其人其事,太平天国发展的全过程,我们可以得出什么有益于当代中国社会的结论呢?

首先,在西方文明的冲击下,清王朝经受了鸦片战争的失败后,官场日益腐败,社会矛盾更加激化,底层民众的生存环境恶化,掌控社会的力度降低,这才是“拜上帝教”、太平天国能在前期迅速发展的根本原因;在自然环境中,暴风暴雨每年都有,堤坝因不够牢固而被冲垮,山体因不够坚实而滑坡,洪水因无通道泄流而漫延,房屋因不够结实而被损毁……没有人会去责怪每年都会到来的暴风暴雨!清王朝作为统治阶级,不能化解内部矛盾,解决外部矛盾,就必须承担内外矛盾冲突的后果;张廷玉曾对乾隆皇帝说过:豺狼不咬篱笆内的鸡,陛下只要厘清政治,约束官吏,善待百姓,乱臣贼子何来乘乱而起的时机???!!!

其次,洪秀全借用西方文明的皮毛,组织日益贫困的民众,希望推翻清王朝,建立一个平等理想的天国,已经具备合理的内核!“拜上帝教”、太平天国初期的迅猛发展也证实了这个结论。但是在定都天京后,洪秀全及其所属高官的所作所为完全违背了所说所写,使所辖民众的生存环境比过去更加恶化,还试图摧毁中国社会的基础—家庭、村落、家族、私有制、货币贸易、名教礼仪,对社会只有破坏而无建设,于是内部矛盾激化,演变出天京事变、三王被杀、翼王出走、烂封诸王等恶性事件;外部环境恶化,民众乡绅对清王朝的依附性加强,清军战斗力日益强盛,太平军逐渐丧失所有战略要地,最终不能摆脱天王等人困守脱逃皆是死的局面!!!

最后,中国是人类社会中从古代唯一延续至今的国家,自称是“礼仪之邦”,但太平天国与清王朝的对抗过程却显得太过残酷,使我深深怀疑这个“礼仪”应作何解?!据不完全统计,1851年—1864年间,双方直接战死人数几百万,因战乱、天灾总死亡人数约为7千万;关于这个数据,当代社会有很大争议,但是对交战双方所表现出来的残酷却没有任何争议。{清史稿.洪秀全传}多有如下记载:“擒伪天德王洪大全,槛送京师,磔之市”;“擒李开芳,磔之京市”;“生擒魏长仁等六名,斩俘无数”;“出城者水师扼之,俘斩无遗”;“生擒悍目蓝承宣,向扰害蕲、黄者,寸磔之”;“我军毁其浮桥石卡殆尽,毙数万”;“主川督骆秉璋破贼天全,生擒伪翼王石达开,磔於市”;“陈坤书凌迟处死,枭示东门”;天京城破,“国荃令闭门封缺口,搜杀三日,毙寇十馀万”;“国籓亲讯秀成等,供谳成,骈诛于市”……太平军则在攻破金陵城后,“屠驻防婴孺无遗,复驱隐匿之妇女出聚宝各门,尽于桥上杀之,河水皆赤”;天京缺粮之时,“尽取年十五以上、五十以下之妇女,指配给众,不从则杀之,守志者多自尽,死者万计”;“秀成踞苏十有一日,出伪示安民,城厢内外凡收尸八万三千馀具,而从者犹盛称秀成爱人不嗜杀也”……在战乱所及范围内,民众没有其他选择,不从太平军者立刻被杀死,随从者不是在作战中被杀,就是在被俘后斩杀,受降而得活命者极少!!!{清史稿.洪秀全传}结语或能使后人有所感悟:“攻城略地,杀戮太过,又严种族之见,人心不属。此其所以败欤”?

按照评价历史人物的标准,洪秀全成功几年即走向衰亡,应该给出负分;所作所为严重背离所说所写,导致动机—过程—结果之间产生巨大差异,同样给予负分;在对当时社会所产生的的作用上,对纵横十余省份的社会经济文化造成巨大破坏,更应该给予负分;唯有因洪秀全其人其事而凝聚数千万冤魂在身,从而给后代昭示一条沉重的教训应该给出正分:中国是个强权社会,统治阶级只能通过掌控绝对权力才能控制社会,一旦政权腐朽,官场腐败,不能承担社会生产生活的组织职能责任,导致内部矛盾激化,外部势力冲击,就肯定会造成族群分裂,形成巨大的社会动乱,对社会造成极大的破坏。这是每代中国人都不愿意看到的景象!!!

洪秀全兵败服毒而死,尸骨亦遭曾国藩毁损,并无后事可言,但其人其事过于惊醒,鄙人当以此挽联记之:

秀出人生精彩,创教立国称王;威风几何,换来形神消灭!

全为世间祸患,杀人毁家屠城;遗憾若干,未登天庭显灵。

(洪秀全未有院考文章存世,后人无从判断当时的学政大人为何不取洪秀全为秀才,摘录几篇洪秀全诗文供各位博友评分)

洪秀全编撰十大天条

第一,崇拜皇上帝;

第二,不好拜邪神;

第三,不好妄题皇上帝之名;

第四,七日礼拜,颂赞皇上帝恩德;

第五,孝顺父母;

第六,不好杀人害人;

第七,不好奸邪淫乱;

第八,不好偷窃劫抢;

第九,不好讲谎话;

第十,不好起贪心。

洪秀全咏诗言志:

近世烟分大不同,知天有意启英雄;

神州被陷从难陷,上帝当崇毕竟崇。

明主敲诗曾咏菊,汉皇置酒尚歌风,

古来事业由人做,黑雾收残一鉴中!

洪秀全 梦日诗:

五百年临真日出,那般爝火敢争光!

高悬碧落烟云卷,远照尘寰鬼蜮藏。

东北西南勤献曝,蛮夷戎狄尽倾阳。

重输赫赫遮星月,独擅贞明耀万方!

洪秀全 后妃十该打

“服事不虔诚一该打,硬颈不听教二该打,

起眼看夫主三该打,问王不虔诚四该打,

躁气不纯静五该打,说话极大声六该打,

有嘴不应声七该打,面情不欢喜八该打,


本文内容于 2013/8/26 8:54:00 被小编a45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