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洋战场,日裔美军翻译官与日军战俘

wb1951 收藏 19 12386
导读:1943年1月2日,新几内亚,日裔美军翻译官协助审问日军战俘。  1943年9月14日,新几内亚,美国远东军总部情报处的日裔翻译官协助审讯日军战俘。  1944年4月22日,新几内亚艾塔佩,日军战俘回答日裔美军翻译官的质询  1944年6月19日,塞班岛,美军日裔翻译官审问日军战俘。 1944年7月29日,关岛,日裔美军翻译官(左一)在审问日军战俘  1944年8月,缅甸,美军日裔翻译官Kenneth Yasui军士伪装成一名


太平洋战场,日裔美军翻译官与日军战俘


1943年1月2日,新几内亚,日裔美军翻译官协助审问日军战俘。

太平洋战场,日裔美军翻译官与日军战俘


1943年9月14日,新几内亚,美国远东军总部情报处的日裔翻译官协助审讯日军战俘。

太平洋战场,日裔美军翻译官与日军战俘


1944年4月22日,新几内亚艾塔佩,日军战俘回答日裔美军翻译官的质询

太平洋战场,日裔美军翻译官与日军战俘


1944年6月19日,塞班岛,美军日裔翻译官审问日军战俘。

太平洋战场,日裔美军翻译官与日军战俘


1944年7月29日,关岛,日裔美军翻译官(左一)在审问日军战俘

太平洋战场,日裔美军翻译官与日军战俘


1944年8月,缅甸,美军日裔翻译官Kenneth Yasui军士伪装成一名被俘的日本兵,通过扩音器劝说日军投降

太平洋战场,日裔美军翻译官与日军战俘


1944年,印缅战区,法兰克·麦瑞尔准将与两名日裔翻译官Herbert Miyasaki中士(左)和Akiji Yoshimura(右)。

太平洋战场,日裔美军翻译官与日军战俘


1945年1月24日,吕宋岛,美第25师日裔翻译官审问日军战俘。

太平洋战场,日裔美军翻译官与日军战俘


1945年2月14日,缅甸,战地医院里的日军手上战俘,右侧是日裔美军翻译官。

太平洋战场,日裔美军翻译官与日军战俘


1945年4月18日,菲律宾吕宋岛八打雁,美军日裔翻译官协助审讯日军俘虏

太平洋战场,日裔美军翻译官与日军战俘


1945年5月2日,吕宋岛,美军129步兵团日裔翻译官Taro Asai中士审讯日军战俘

太平洋战场,日裔美军翻译官与日军战俘


1945年5月20日,吕宋岛,日军战俘向美第43师172团日裔翻译官译提供附近的一些信息。

太平洋战场,日裔美军翻译官与日军战俘


1945年6月17日,菲律宾莱特岛,审问俘虏的日军水兵

太平洋战场,日裔美军翻译官与日军战俘


1945年6月22日,冲绳岛,美军日裔翻译官通过扩音器劝说残余的日本兵投降。

太平洋战场,日裔美军翻译官与日军战俘


1945年6月29日,瓦胡岛美军战俘营,美军日裔翻译官询问日军战俘。

太平洋战场,日裔美军翻译官与日军战俘


1945年10月7日,琉球,美军日裔翻译官协助审问那国岛日军司令官。


1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热门评论

坛友们,日裔美军,人家首先是美国人,就是有那么点日本血统了,打起来还是美国人,同样,也别见到华裔就都认为是朋友,李显龙还有他老子李光耀不就是明摆着的例子吗

以后会看见华裔美军翻译官和中国军战俘交谈的情景,其实朝鲜战争时候就已经出现过了,甚至双方以前有可能是同乡,华裔美军直接用中国方言和中国军战俘交流,连普通话都不用说

9楼鹰犬

6楼 weigeking
这种一般都属于第一代移民的子女在他们骨子里已经认为自己就是美国人 所以在战场上为了让自己更有存在感和归属感他们的战斗力和意志都是无比的坚强;
7楼 飞龙涧水
确实是如此,美国公民的身份赋予他们报效国家的使命感

太平洋战场,日裔美军翻译官与日军战俘



太平洋战场,日裔美军翻译官与日军战俘



太平洋战场,日裔美军翻译官与日军战俘



太平洋战场,日裔美军翻译官与日军战俘



太平洋战场,日裔美军翻译官与日军战俘



太平洋战场,日裔美军翻译官与日军战俘



太平洋战场,日裔美军翻译官与日军战俘



太平洋战场,日裔美军翻译官与日军战俘



要是对美作战,抓到华裔,肯定让他求生不能求死不得!要杀也要虐杀!

11楼seecamp

划分“奸”与“不奸”得看战争性质,如果是助纣为虐的那肯定是“奸”,如果是反战的则不能称之为“奸”,就像抗战中由日本人组成的反战同盟成员为抗战时做出了贡献的,除了日本右翼,没人会称他们为“日奸”吧。自己的祖国犯了错,及时的抵制和纠正也是一种爱国的表现。那些听之任之甚至纵容犯错的只会将他们的祖国陷入更大的深渊中去。

1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