叙利亚“化武袭击”真相难求 是否出手为难西方

1GSHGD 收藏 0 1024
导读:叙利亚冲突持续不断,化学武器阴影渐浓。半岛电视台8月21日报道称,叙政府军从当天凌晨起使用含有沙林毒气的火箭弹,对大马士革郊区的姑塔东区进行了袭击;叙利亚政府则断然否认。23日,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派遣负责裁军事务的副秘书长安吉拉·凯恩前往大马士革,就全面展开核查与叙政府展开讨论。 “使用化武”证据并不确凿 按照叙利亚反对派的说法,叙政府军从21日凌晨开始对大马士革郊区进行袭击,使用了带有沙林毒气的俄制火箭弹,造成超过千人死亡的重大灾难。这一消息立刻在国际社会引发震动,联合国安理会立即就此展开

叙利亚冲突持续不断,化学武器阴影渐浓。半岛电视台8月21日报道称,叙政府军从当天凌晨起使用含有沙林毒气的火箭弹,对大马士革郊区的姑塔东区进行了袭击;叙利亚政府则断然否认。23日,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派遣负责裁军事务的副秘书长安吉拉·凯恩前往大马士革,就全面展开核查与叙政府展开讨论。

“使用化武”证据并不确凿

按照叙利亚反对派的说法,叙政府军从21日凌晨开始对大马士革郊区进行袭击,使用了带有沙林毒气的俄制火箭弹,造成超过千人死亡的重大灾难。这一消息立刻在国际社会引发震动,联合国安理会立即就此展开讨论,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也表示“震惊”。

然而,稍稍冷静之后,即使是西方媒体也并不敢百分之百确信这一说法。《华盛顿邮报》22日的报道称,目前叙利亚反对派仍在不断给出差距巨大的伤亡数字,使得事件真相扑朔迷离。叙利亚反对派联盟的一名发言人哈立德·萨利赫称,目前已经确认姑塔东区受化武袭击死亡者已达到1300多人,他本人估计死亡者数字会超过2000人。萨利赫表示,在袭击最为严重的地区“已完全见不到人的活动”,有的平民全家死于非命。然而,一个叫做“叙利亚人权观察”的组织则表示,经统计,在袭击中身亡的人数为136人。该组织在两年半的叙利亚冲突中以精确统计平民死亡人数而著称。面对相差10倍的死亡数字,这起“严重的人道主义灾难”的真实性引人怀疑。

袭击发生的时间也值得怀疑。从8月18日开始,联合国派出的化学武器核查小组一直在叙利亚进行检查。瑞典军事专家塞尔斯托姆就表示了他的“困惑”:在核查小组尚未离开叙利亚之时,政府军就发动化武袭击,显得“不合逻辑”。他说:“我和我的组员都在想一个同样的问题,这个时候发动化武袭击对他们有什么好处呢?”

在网络上流传的关于此次袭击的视频有130多段,大多是关于救治伤者的。在视频中,一些儿童在痛苦地翻滚、呕吐,一些人正用手持呼吸器帮助患者治疗。有专家质疑称,这些场面并不能证明发生了化学武器袭击。曾参与过伊拉克武器核查的专家奇林斯卡斯说,在处理化学武器伤害时,往往会划定被感染的“红区”和未感染的“绿区”,但在这些视频中则没有看到这样的场景;专家在处理化武伤者时要干的第一件事是脱掉他们的衣服,但在视频中许多患者都是穿着衣服的。

联合国“求真相”难度大

联合国安理会立刻决定对此事展开进一步调查。目前,联合国负责裁军事务的副秘书长安吉拉·凯恩已经前往大马士革,将与叙政府就全面进行核查展开商讨。专家表示,时间对于核查工作非常重要,随着时间的推移,许多证据可能堙没。

目前在叙利亚进行的联合国核查小组将在叙利亚停留14天,但据报道称,核查小组的工作并不十分顺利。目前叙境内报告遭化武袭击的地方有13处,但核查小组只能进入其中3处展开核查。

为保证核查工作的顺利进行,联合国表示,核查小组“只会确认是否有化学武器袭击的迹象”,而不会判断袭击是由哪一方发动的。目前,叙利亚政府和反对派均指责对方使用了化学武器。

叙利亚政府此前表示,将提供政府军遭受反对派化学武器袭击的证据,包括遭袭者的证词、血样和医疗报告等。但英法两国官员表示,叙利亚政府军即使遭遇毒气攻击,也是被“友军炮火”误伤所致。而俄罗斯则坚持表示,21日的袭击很明显是反对派所为,目的是“为要求安理会支持叙反对派找借口”。

目前,多股力量正密切关注事态发展,背后的博弈令联合国“求真相”的举动难上加难。

叙利亚距“红线”有多远

现在距离奥巴马就叙利亚问题划出“红线”的时间已经过去一年。去年8月20日,美国总统奥巴马曾警告说,叙利亚政府只要使用化学武器,甚至只是“移动”它们,就将触及美国的“红线”。

但是,奥巴马的警告似乎没有对控制叙利亚局势起到任何作用,化学武器在叙利亚被使用的迹象越来越明显。许多分析人士认为,这给以美国为首的西方社会出了一个难题:这条“红线”的尺度有多宽?

目前,法国已经在联合国提出动议:一旦发现叙利亚政府使用了化学武器,国际社会就应该出手干预。不过法国也强调,动武并不意味着向叙利亚派遣地面部队。

美国则保持沉默。美军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邓普西表示,即使给叙利亚反对派提供强大的军事支持,特别是空中力量支持,也并不能保证叙利亚局势会按美国希望的方向发展,不能保证美国喜欢的温和反对派占据上风。邓普西给出的政策建议是,“加强人道主义援助和继续支持温和反对派”。

美国布鲁金斯学会访问学者诺亚·撒切曼,不久前在《外交政策》上撰文表示,如今美国划出的“红线”正不断被踏过,但只要没有产生严重后果,美国将避免过深介入叙利亚局势。美国情报机构面临的新问题是,到底跨过“红线”多远美国才会出手?以何种方式出手?随着叙利亚局势的不断发展,撒切曼认为,这些问题都需要多加思考。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