释永信:修行、俗事与谣言

30年前,当年轻的永信师傅在破败的佛堂吟诵佛经,在田间地头放牛、挑粪,在断壁残垣下生火做饭时,或许他并未想过曾经僧众离散、香火断绝,仅靠几亩薄地勉强维持的少林寺,会成为中国、乃至整个世界最受瞩目的佛教寺院,游人香客络绎不绝的禅宗景点。

如今,这座位于中岳嵩山的寺院已历经数次整修,依稀可见古时风采。虽然,占地面积仍算不上广大,建筑也并不恢宏,但每年却为当地带来上亿元的门票收入和难以衡量的产业效应,其遍布全球的数十所文化中心也正将少林风范推向世界。

同样,这座千年古刹的一举一动也牵动着公众敏感的神经,除了享誉世界的少林功夫和禅宗祖庭的盛名,各种围绕方丈释永信和寺院本身的花边新闻也从未断绝。海外巨额资产、德国私生子、上市纷争,或言之凿凿,或捕风捉影。近期,一则西班牙媒体翻出的少林寺“丑闻”,再一次把这座佛门清净地推到了舆论的风口浪尖。

盛名非自扰流言已缠身

7月21日,西班牙记者阿德里安·弗恩斯亚斯以《性、金钱和中国功夫》为题写了一篇关于少林寺的文章,发表在其供职的西班牙报纸Elperiodico上。文章开头部分介绍了少林寺在近年来所受的舆论关注,包括方丈释永信被质疑违背清规戒律,曝出“包养北京女大学生、在德国有私生子、并在外国银行账户有30亿美元存款”等近几年被国内媒体炒作过的负面新闻。

没想到,不到一个月的时间这些旧闻“出口转内销”,转过头来又被国内多家媒体和网站举着“西班牙媒体爆料”的旗号拿来“翻炒”了一番。就连弗恩斯亚斯自己对这篇文章在中国引起的轩然大波都感到十分惊讶和不解,因为“文章内只不过罗列了一些在网络上流传很广的公共信息”。

8月16日,弗恩斯亚斯不得不就此发表书面声明,他写道:“这篇文章从未表示作者看到了这些性丑闻录像带并验证过其真伪。也从未声称这些针对少林方丈的传闻是作者本人调查的结果。……作者已经向少林寺直接提交了解释。”

“我们已经联系了那家西班牙报纸的记者,请其为我们澄清事实。对方也表示歉意,认为报道被中国的媒体断章取义。”8月19日,在少林寺内一间供奉着达摩像的办公室里,对于炒得沸沸扬扬的负面报道,少林寺外联处负责人王育民向《国际先驱导报》记者这样回应。他重申,报道中提到的“海外巨额资产”和“私生子”纯属子虚乌有,而且前几年被媒体哄传已久,现在旧事重提,无非是炒冷饭。

值得注意的是,从报道流传到发酵,方丈释永信并没有出面回应。8月17日,永信出席少林寺举办的“机锋辩禅”,之后又与新近皈依的洋弟子见面,似乎并没有被事件影响。

“以前的事情,少林寺都已经做出澄清。方丈个人来讲也很无奈,外面的人怎么说,我们也没办法,只是做好我们自己的事情就行了。”王育民说道。

在接受本报采访的同时,王育民还在应付电话那头的提问者。记者注意到,短短半个小时的时间内,他已经接了三个电话,通过谈话内容记者推断,两个是关于最近的报道,一个是询问少林寺和某武术学校的关系。而他的回答都很简短:“我们之前已经发表过公告。和我们没有关系。”

方丈,不只打坐念禅

或许,释永信是历任少林方丈中最忙碌的一个。即便频频为负面传言侵扰,也不能让他有片刻的懈怠。

方丈室是少林寺中方丈起居和理事的地方,面积并不大,

但外来的客人想要面见方丈都要来到这里。要形容其中的忙碌,用“踏破门槛”,毫不夸张。记者有幸与方丈有过几次交谈,需按照顺序排队等候,而拜访完毕后几乎马上又有新的访客补上空缺。

而每次见面,释永信穿着的都是宽大的黄色海青和藏黑色的僧鞋,朴素的服饰和略带乡音的谈吐,让人很难将他与那个在网上饱受争议的公众人物联系起来。只有旁边往来左右的灰袍小沙弥,和方丈身边不时响起的手机,不断的提醒着访客,眼前的主人除了担任少林方丈,还拥有着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第十二届全国人大代表等身份,即使未在外参加会议,但是也同样忙碌。

1981年,16岁的释永信在少林寺出家,师从方丈行正大和尚。不久,便成为行正的贴身侍者,随其四处奔走,为少林寺的生存发展争取空间。当时寺中仅有20余名僧人,28亩薄田,院落破败,生活清苦。如今,少林寺的环境已今非昔比,而早已成为少林寺第30代方丈的释永信,仍然会分出很多时间外出参加活动、进行对外交流。

在记者抵达少林寺的当天,寺内的工作人员还表示,今年8月下旬方丈要赴台湾与当地佛教界交流,而九月初则将应邀带领少林寺武僧团前往莫斯科表演。

之前,曾有人问及永信,每天因为应酬而团团转的生活,是否挺累,挺烦?他回答道,要说累,是感觉占用了很多时间;要说烦,倒谈不上,因为凡是能够找到他的人,都是有缘之人,都是心向少林的人,有责任,有义务与人家沟通。

尽管被俗事缠身,作为一个清修的僧人,释永信仍然表示,无论多忙,每天都会坚持两个小时打坐,除了外出开会,平常都在寺里,多半时间在禅堂坐禅、斋堂用斋、方丈室接待、大殿早晚课中度过。

用他的话说,出家人无所谓忙,“动身,不动心”,或许忙碌对他来说也是一种修行。

洋弟子眼中的中国师傅

不过,抛开国内的种种纠葛,在释永信的洋弟子眼中,他一直都是那个一直身着僧袍,温和平静的中国师傅。

来自西班牙的卡洛斯·阿尔威利斯是西班牙四所少林武校的校长,练习少林功夫已经有十年时间。3年前,他来到少林寺修行功夫、研习佛法,想从源头探寻功夫的真谛。就在上个星期,他正式皈依少林寺,成为一名洋弟子,释永信赐他法号“延雅”。

尽管听着有些玄而又玄,延雅向《国际先驱导报》描述了三年前第一次见到释永信时候的情景,“我们两个第一次见面的时候,都静静地双眼凝视着对方,然后我们都笑了,在那一瞬间我觉得他就是我一生的师傅了,有时候一切尽在不言中,就是人与人之间微妙的联系。”

“方丈的形象和我之前想像中的很相似,谦逊、平和,不会使人产生距离感。”他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