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第一次考核

杀手指为了一定利益进行暗杀活动,致人死命的人。

一般意义上的杀手是指,以谋取酬劳进行对某个目标或者某个群体(如家庭,小团体)的致命袭击。这一类的行动可能是直接突袭入目标所在的场所,直接进行致命袭击。目标一般会是比较特殊的人物。

特点

1.目的只是为了收取一定报酬,导致不一定以行侠仗义为行为准则;2.依附于特定的集团,或者一些隐秘的组织;3.有组织,有专有渠道,按照一定规则进行谋杀活动;4.精于各种或某种杀人技能或武器;5.善于伪装和潜行;6.拥有两个或多个身份;7.随机应变能力强,决不会因为意外而束手无策。

任务的执行:杀手会用一切可能的工具进行致命攻击。

杀手倾向于悄无声息的进行活动,一般是在目标人物毫无警觉的情况下杀死目标,然后趁乱或在别人无所察觉的情况下离开

杀手的任务大多来源于专署渠道,由当事人提出委托,在经过中介人指派给杀手。领取报酬同样经过特别方式

杀手与特工的区别

这部分内容 全由工藤—风编写,根据自己的经验以及经历写出,所以,切无随意修改。首先,杀手和特工的本质区别是,服务性质不同。特工一般是为国家所服务,而杀手一般则类似于雇佣兵的性质,但纪律又不如雇佣兵严明,比较自由。特工准许失败,但不准许出卖秘密,往往特工被抓的同时,也代表着可能是一起国际争端的导火索,但正因为如此,特工才显得如此重要。而现时社会,一个合格的特工是并不畏惧被抓到的,所以处理特工关系,更好比处理国际关系。而杀手一般相对独立,杀手组织存在得很少,因为,杀手一旦形成组织那就是雇佣兵,那就违背了杀手的本质,所以现时的杀手一般更为自由以及更为神秘。而且杀手现在发展趋势,趋向于合法化,当然,这种合法是相对的。

杀手的生活:杀手一般拥有普通人的身份,甚至拥有一份固定的普通工作;杀手过着毫不招摇的生活;一般不拥有正式的婚姻;杀手一般有着特殊的生活背景。(以上来自百度)

木竹村就是一个培养杀手的组织,他们把七八岁的孩子带到村子里进行训练,一直到孩子们十七八岁甚至是二十多岁,这就看这个孩子能不能成为优秀的杀手了,因为木竹村不是慈善机构,在孩子们十二三岁的时候就让他们执行难点儿的任务,一部分孩子会在中途挂掉,那样的情况在木竹村的教官们看来,是因为那些孩子不能适应这个工作,换句话说,他们是被淘汰的,这是迟早的事。

对这些孩子的训练手段不能太仁慈,这是木竹村一个神秘人说的。

他们来的时候会有自己的编号,这个编号会伴随他们一生,虽然他们的一生可能会很短暂,但是绝不可能丢掉,而七号,则是一个例外。

1998年的某个下午,一个木纳的孩子进入了这个村子,他的一生从此改变,跟他一起来的有三十多个孩子,都是在东南亚的各个国家弄来的,有的是骗来的,有的是拐来的。

抽号,他今年七岁,所以闭着眼睛抽号抽到了七号,这让他很庆幸。

第二天他就领到了肥大的衣服和皮靴,然后跟刚来的三十个孩子一起被逼着跑步,然后做着一些训练,他很累所以偷会儿懒,但是随后一鞭子就抽上来了,疼痛让他继续做完了那些动作,虽然鞭子打得挺疼的,但是还是不如做完这些训练疼得厉害,他有点想家了。

他们的训练量一天比一天大,似乎每天就是为了训练活着的,但是那个想法随着那一天的到来结束了,他记得很清楚,因为那是他十岁生日,也是中国说的千禧年,2000年3月28日。

他在这儿说的是什么语言他也不知道,只是觉得必须这么说才有用,他是中国人,但是他用中国话请求别人的时候别人似乎听不懂,所以他就学着他们的语言,这儿有好几个中国孩子,他们也很合得来,好了,废话不说了,3月28到了。

“My children, you are good, you have been training for three years, three years, you have mastered many skills, you are the best, today I want you to announce a thing, that is who is the best of you, who will be able to replace the Golden Eagle position, out of the popular hot drink。(我的孩子们你们好,你们已经训练了三年了,三年来你们掌握了很多技能,你们是最棒的,今天我想你们宣布一件事,那就是谁是你们中最好的,谁就能接替金鹰的职位,出去吃香的喝辣的)”他的一名教官说着,指着训练场。

“So, my children, I want you in one of the best, you can use any means, now the only purpose is to remove rust, leaving fine iron, know the children?(等等,我的孩子们,我要的是你们中最好的一个,你们可以用任何手段,现在唯一的目的就是剔除铁锈,留下精铁,明白吗孩子们?‘以下略’)”一个白人教官指着的是格斗场,以前他们让孩子们在那里练习格斗,现在指的当然是互相杀戮了。

“长官,你要我们自相残杀吗?”一个黑人小孩说着,虽然他才十岁,但是体格已经很棒了。

“你或许没错孩子,但是我现在不喜欢被人提问。”然后就有几个大汉抓住那个孩子扔进了水池里,然后继续他的讲话:“你们都很优秀,但是需要考核明白吗?现在开始吧。”

然后就看见一群拿着枪的大汉逼着他们进入一个有很多隔间的房子里,对应的,他进入了七号房间,里面的情况让他忘了什么,因为那是一头狼。

他知道其他房间里和他的情形一样,他想逃到别的房间里,但是房顶的钢管缝隙太小了,容不下他,他现在觉得那个被丢进水池的孩子或许很幸运,现在他只有战战兢兢地面对这个对他来说巨大的动物……

02.考核后的休息

这头毛色棕灰的狼仔细的看着七号,好像迫不及待,但又在极力控制,因为狼是有智慧的动物,它不会盲目的进攻防守。

七号:“狼哥哥,你能不能放小弟一马?小弟给你肉吃……哎不是我的肉啊……”

“狼姐姐?好吧,你放了我,我给你肉!”七号貌似很心疼的说道。他说了好几种语言了,中文,英文,甚至是日文韩文都说出了好几遍,但是狼依旧没有放松。

这个时候,他的隔壁已经有了好几声惨叫,他知道,六号和八号完蛋了,也有几声狼的惨叫,他觉得这是一号和二号这种来了很久的人才能把狼打得成这样,他不知道,其实他也可以,而且现在开始了。

“嗨,狼哥你好啊,咱不打架好不好啊?打架不是好孩子哦。”他在这儿自言自语,狼等不及了,压低身体,准备扑过来了,狼是习惯群攻的动物,但是要它单独进攻也不是不行,这不,就要开始了。

狼迅捷的一扑,其实,许多动物都是靠的这一扑,扑倒然后就撕咬,七号觉得狼的动作太慢了,他晃身躲过狼的这一扑,然后迅速得在狼的后背一敲,狼就是一声哀嚎,然后趴地上不动了。

七号看着地上的狼:“亏我还说那么多好话,敢情你没听懂啊?”他走出这个隔间,看见已经有一些人站在前面了,于是他也走过去,站好,所有站在这儿的人都是一身血污,有的甚至是带着伤来的,他实在不明白,怎么还有受伤的,不过也对,这个考核没有区别来多久,受伤的都是来的比较晚的,少的那几个人来了估计还没一个月呢。

三个小时后,一个白人教官站在队列前:“很好,你们经过了最初的考核,现在吃饭休息,解散。”

七号一脸郁闷的走到自己的床前,躺下,因为累的加上吓得,不想再吃饭了,不一会儿,一个同样黄皮肤黑头发的小孩子给他拿来了一碗饭,看他的懒散劲儿:“七号,吃点儿吧,累了一天了。”

这个是和他一起来的人,编号是十五号,据说是中国湖北的,关系还不错,名字叫王少波,七号差点忘记自己的名字,但是他没忘,看着王少波,他吃了起来,抬头看着他:“谢谢。”

经过这一次的考核,人数从原来的一百多个变成现在的七十多个,那些挂掉的就地掩埋,于是七号的兄弟就少了二十多个.

第二天,因为昨天刚刚考核完毕,所以今天只是做了每天的固定科目就休息了,这个时候,七号在海边,因为他喜欢海吗?不是,他曾经说过,他讨厌海。

“七号你在这儿呢,来这干嘛呢,走咱们去别处。”十五号说着拉起七号,然后到一处僻静的地方,郑重其事的开始和七号说话,大体上就是想和七号一起逃出去。

“我想家了。”十五号莫名的说了一句。

“哦,不错啊,是该回家看看了,离家已经好几年了,我都快忘记怎么回家了。”七号回应。

“七号,三号和五号他们……”没等十五号说完,七号就知道他的意思了,捂住了他的嘴:“别说了,免得害了他们,你怎么想的?他们的计划你觉得执行起来怎么样?”

“哦,对,你看我,我觉得一起走的话不是很难的吧。”说着看向七号,七号还是跟以前一样,头脑冷静沉默寡言。

“先看看吧,过段时间再说,不要跟别人说这些事,我们静观其变,如果他们成功了,我们可以趁着他们制造的混乱出去,就算他们不成功,最起码也会混乱一段时间的,我们就趁这个时间差,保密啊。”七号笑着跟十五号说着,走向营地,他看见迎面走过来一个白人,用英语打招呼:“嗨,你看海?海的面积太大了,我眼晕,呵呵。”

对面的白人笑:“七号,你不要看眼前的海,那样会眼晕,要看远方的海。”貌似他知道很多似的,但其实他知道的也不多,只不过喜欢显摆一点而已。

“嗯,谢谢提醒,不过已经晚了,我得回去歇会儿,十五号你和我一起回去吗?”七号看向十五号,十五号点头,他们一起走向营房,里面有几个人在发呆,其中有三号。

“嗨,七号十五号,你们想的怎么样了?”三号问了一句,恰好有一个白人教官经过,听到这个进屋问道:“想什么了?七号?”

“教官,三号跟我们借钱呢,他要借十美元,我们当然要好好想想,你知道我们的零钱本来是不少不过学校保管的嘛。”七号理所当然的撒谎了,三号和十五号也支应着,表示有这事。

白人教官走了,三号呼一口气:“谢谢七号,如果我出去了,我肯定会救你的,放心吧。”

“别再提这事儿了,到时候通知我们就行,三号。”七号拿出十美元给他,三号笑笑接过了,点头。

“小伙子们,你们经过了最基本的考核,明天将是最艰难的考核,就是你们的结训日,也就是说如果你们通过了明天的考核,你们就可以拿到你们的零钱了,每个人大概是五十万美元,嗯,之所以这么多是因为挂的人的钱全分给了你们,好的,今天下午没什么事,你们准备明天的考核吧,解散。”这里的最高长官,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说完下了主席台。

七号会带营房开始准备明天的考核,但是只知道是最艰难的,却不知道具体是什么,所以他就坐在床上,想着自己的处境。

七岁离家,现今他也已经十六岁了,明天就是最后的考核,是什么呢?跟他一起发愁的还有十五号,十五号搞不明白七号的想法,只能跟着他,万一他想走的话自己好和他一起走,就这样,怀着各自的心事坐在床上,而这个营地并没有想到,他们组织的最后一次考核竟然是最后一次了,这次的学院全部逃脱,没逃脱的也在战斗中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