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的C400防空导弹能否抗御美国飞机导弹的大规模空袭

yanyguo31 收藏 1 894
导读:(。[/b] ”[/b] :有矛必有盾。即使是未来的陆海空天网一体化战争中,防空反导导弹武器仍然是抗衡敌方空袭的主要手段。近年来无论美国的“矛”还是俄国的“盾”都在迅速更新换代;其指导思想就是以对方为假想敌,认真研究对方特点,以求新武器在未来战争中一举遏制对方。俄方声称其新服役的C400有抗击美国巡航导弹、隐身飞机等大规模空袭的能力。美方也声称就其隐身飞机就足以突破和摧毁俄国当前及未来防空系统,包括C300及C400。一个说我的矛无坚不摧,一个说我的盾刀枪不入。究竟如何?本文从科技角度论

俄罗斯的C400防空导弹能否抗御美国飞机导弹的大规模空袭

说明)本文是作者应新华社解放军分社的《世界军事》杂志约稿所写,已刊登于该刊2012年1期p.51上,文题为《破解空袭中的“矛”与“盾”》;副标题为《俄罗斯的C400防空导弹能否抗御美国飞机导弹的大规模空袭》。因该刊无网络版,为此将我的原文稍加修改补充,登在此博客上,以便与感兴趣同志讨论,并欢迎提出意见

破解空袭中的“矛”与“盾

郭衍莹

内容提要:有矛必有盾。即使是未来的陆海空天网一体化战争中,防空反导导弹武器仍然是抗衡敌方空袭的主要手段。近年来无论美国的“矛”还是俄国的“盾”都在迅速更新换代;其指导思想就是以对方为假想敌,认真研究对方特点,以求新武器在未来战争中一举遏制对方。俄方声称其新服役的C400有抗击美国巡航导弹、隐身飞机等大规模空袭的能力。美方也声称就其隐身飞机就足以突破和摧毁俄国当前及未来防空系统,包括C300及C400。一个说我的矛无坚不摧,一个说我的盾刀枪不入。究竟如何?本文从科技角度论证,C400可算是当前最好的防空武器(与美国的爱国者PAC3型大致相当)。但其自动化指挥系统信息化程度不及美国,可能成为未来战争中一个软肋。

有矛必有盾。即使是未来的陆海空天网一体化战争中,防空反导导弹武器仍然是抗衡敌方空袭的主要手段。

自二次大战结束以来,世界上各种局部战争从未间断。若撇开政治等因素,单纯从军事观点来看,交战双方军事实力往往相差很大,打的基本上都是所谓“不对称战争”。而且尽管战争规模有大有小,但战争基本模式都差不多,就是以进攻一方夺取制空权开始,首先摧毁对方防空力量,继则实施狂轰乱炸,使对方全面瘫痪。被进攻方或者说“弱势”方通常没有优势的空军力量,因此主要得靠防空导弹武器来与空袭武器抗衡。因此进攻的强势方首先要压制和摧毁对方的防空导弹武器,尤其是其雷达和指挥系统。由于历史等原因,这些国家的防空导弹武器大都来自俄罗斯(包括前苏联),因此这些矛与盾的较量大都也就是美国的矛与俄罗斯的盾的较量。纵观较量结果,尽管双方有输有赢,但盾方输多赢少,而且每况愈下,到了海湾战争,科索沃战争和现在的利比亚战争,几乎是一败涂地。因此一些军事评论和媒体众说纷纭[1][2],有的对防空导弹武器的作用及其前景持怀疑和悲观态度;有的认为在未来的不对称战争中,地空导弹武器系统本身能否生存就是个大问题。

其实纵观人类战争的历史,就是一部矛盾斗争史。从来就是有矛必有盾。从来就是矛盾双方相互促进,此消彼长。谁都明白“最好的防御是进攻”这个道理。但在当前世界,让“弱势”一方放弃盾去发展矛,是极不现实的。有些人认为,盾的发展要比矛慢,而且要花更多经费。但实际情况并非如此。国内外很多军事装备专家指出,空袭武器的费用投资和研制周期远远大于地面防空武器的费用和周期。因此在未来不对称战争中,军事上处于弱势国家还得靠防空武器装备作为主要防御手段。尽管很无奈,但仍是最好的,甚至是唯一选择。

回顾二战后十几次局部战争,盾也有它辉煌的时刻。如1965年越南战争开始阶段,前苏联萨姆防空导弹投入战斗第一个月,就一举击落美军一百多架飞机,整个1965年内也创造了平均13发导弹击落一架美机的较好成绩。但美军吃了亏后,当即研究对策,化了20多亿美元生产了大批“百舌鸟”反辐射导弹,专门攻击萨姆的雷达。而盾方没有“与时俱进”,缺乏对策,致使形势急转直下。到了1968年初,发展至需要200发导弹才能击落一架美机[3]。再如70年代的中东战争。开始时阿拉伯方利用SA2、SA3,SA6等苏制防空导弹击落不少架以色列飞机而名噪一时。但后来阿方“墨守成规”,以色列却大量采用先进电子战技术,改进武器,伺机摧毁了阿方大量导弹发射阵地,反败为胜。这些说明,世上没有永恒的常胜武器,只有适应战争变化,不断更新换代。从这个意义上讲,矛与盾谁更新快,谁就是赢家。至于当今的利比亚战争,更是一场典型的不对称战争。美国和北约的空袭武器已发展至第四代,而利比亚的防空系统技术水平仍然停留在40年前前苏联的水平[4]。因此不能简单以此来说明防空导弹武器的危机。实际上俄罗斯第三代防空导弹系统无论是C300-1型或是-2型,都没有真正和美国的矛较量过。更何况出台不久的第四代C400系统。

即使是未来的陆海空天网一体化战争中,防空反导导弹武器仍然是抗衡敌方空袭的主要手段。从上世纪至今,俄美二国都花大力气研发反导防御武器系统,以期具有在大气层内外多层次地拦截弹道导弹和低轨卫星的能力。如美国的THAAD末段高层防御系统,GMD陆基中段防御系统,俄罗斯的A-135空天防御系统等。但本文讨论限于俄罗斯最低层次C400反导防空系统能否对抗美国以隐身机、巡航导弹、反辐射导弹为主的大规模空袭。

“矛”与“盾”研发或更新换代的主要指导思想,就是以对方为假想敌,认真研究对方特点,包括优点和软肋,以求新武器在未来战争中一举遏制对方,打垮对方。

美国是当今世界上唯一超级大国。在军事上,俄罗斯是当今世界唯一敢于向美国叫板的国家。不管世界政局如何风云变幻,在研发先进武器装备时,各以对方为“对手”或“假想敌”,是很自然之事。这就要求双方都认真研究对方特点,包括优点和软肋,以求新武器在未来战争中一举遏制对方,打垮对方。要做到这一点,除了各种情报渠道外,在美国(和以色列等)都有一批技术专家从技术角度认真研究对方武器的特点。譬如上面提到的美军军演时以苏制萨姆系统作为靶子。其实美国的雷达专家早就对萨姆系统有深入的研究。美国专家研究俄罗斯军事装备技术从来就肯下功夫。例如上世纪80年代,美国一些公司专家发现前苏联的某型萨姆防空导弹系统的雷达由于收发不相参(发射管用磁控管),信号处理改善因子低,抗地物杂波能力差。他们提出一个改进方法--利用自相干(或自卷积)处理技术对磁控管频率、幅度不稳进行数字补偿办法,能明显提高雷达的改善因子。他们除在一些国际学术会议上报告外[6],还异想天开,曾带上他们的成果到中国以及其它引进过苏制武器的国家来推销生意(工作原理见[5][16])。有如自俄罗斯推出C300和C400系统后,美国的几位著名雷达专家,如Skolnik(《雷达手册》和《雷达系统导论》作者)、Barton(《雷达系统分析》和《雷达评估手册》作者)等都对俄罗斯这一先进武器装备进行认真研究[7][8][9]。这些老先生曾不辞辛苦多次混迹莫斯科航展和其他航展,仔细观看俄罗斯的雷达和其他武器装备的特点。他们参观后还做了大量分析研究工作,并写出一些论文或著作,分析和介绍俄罗斯第三代防空导弹系统中的相控阵雷达的特点和设计思想。[7]。例如Skolnik的新著《雷达系统导论》第三版p.604页中专有一段“俄罗斯相控阵雷达的结构“。至于俄罗斯方面,虽然我们没有看到公开资料报道,但相信他们在这方面的努力可能不亚于美国。譬如在莫斯科航展上,他们公开宣称其KH31型反辐射导弹可配三种高频头,其中一种专用来打击美爱国者系统。可以想象,他们对爱国者有深入研究后才敢说这样的豪言壮语。

矛与盾双方研发或更新换代的另一指导思想就是吸取实战的经验教训

矛与盾双方无论是研发,或是更新换代,其指导思想最重要的一条就是吸取实战的经验教训。这里我们再举海湾战争为例。第一次海湾战争后,美军开始时曾大事吹嘘其爱国者PAC-2成功拦击伊拉克飞毛腿导弹50余枚,拦击成功率50%以上。但后经不断核实,至1993年又改口称拦击成功率还不到9%。在2003年第二次海湾战争时用PAC-3初型(但导弹仍为旧的PAC-3/2),拦击弹道导弹的成功率提高至32%,仍不够理想。尤其是对伊方发射的5枚巡航导弹无一被拦击。美国从二次海湾战争得到的经验教训是爱国者PAC-2型拦击弹道导弹和巡航导弹的水平很差。这就促使美军当局下决心大力改进PAC-3,特别是在提高弹道导弹和巡航导弹拦击精度方面下功夫[16]

实战(尤其是战争)是武器装备水平最好的试金石。美军无论是在战争中或是平时演习,非常重视对武器的实战验证。例如《参考消息》今年7月14日转载国外的文章披露,说今年4月美军在阿拉斯加空军演习时,空中美国的阿帕奇等战机和地面一辆真实的俄罗斯先进的道尔-M1防空导弹车在”作战”。据媒体报道,美军军演时用真实的(或仿制的)苏制地空导弹系统作靶子,已不是什么秘密。正因如此,在历次局部战争中,美国的空袭武器屡屡突破苏制防空导弹的防御。又如这次利比亚战争,美国和北约几乎出动了所有新型空袭武器(有的刚定性不久),这其中有很多是为了获取得武器的实战经验。

美国“矛”的未来走向

从历次局部战争经过来看,空袭一开始大都是先打针对防空系统中雷达的电子战。上世纪国外军方、专家和文献上提出的电子战概念,是指攻方利用电子侦查干扰、反辐射武器、隐身飞机、和低空飞行突防等四方面电子手段来破坏雷达正常工作,以及雷达采用对抗措施(称之为“四抗”)来反击的一场战斗。但到了本世纪,电子战或四抗,无论是概念或内容都有很大变化。以当今美国和北约发动的利比亚战争为例(所谓“奥德赛黎明空袭打击行动”),美军先提出是一场“对敌防空压制行动(SEAD)”,后有提是“信息化空袭打击”。无论哪种提法,其内容就是“利用各种信息化空袭武器,实施全天候,多层次,多批次,多方向,密集式饱和攻击,以破坏性和瘫痪性摧毁对方防空系统”。按一些西方军事评论家说法,利比亚战争短短几天,美国(北约)的“信息化空袭打击”就大败俄罗斯的旧式“机械化防空“。而无论是军方,或国外权威军事评论,都不大提“电子战”和四抗。因为提信息化更能反映战争和空袭武器的实质。譬如战争中不强调低空袭击。因为隐身飞机完全可以中高空飞行,精确打击目标,这样可避免受地面高炮和便携式地空导弹的拦击。又譬如很多空袭武器是多功能的,不好把它归于四抗的哪一类。如隐身轰炸机(B2),本身就可以电子侦察和施放干扰,又可以发射反辐射导弹、弹道导弹和“灵巧”炸弹等。

在本世纪初海湾战争和这次利比亚战争中,巡航导弹和隐身飞机占极其重要地位,战绩辉煌[19]。从战争一开始,100多枚美国的战斧式巡航导弹就从400公里以外基地和舰船发射(所谓空海一体化),纵深打击和摧毁利军的防空导弹阵地、预警指挥系统和通信设施。其低空突防能力,精确打击能力(精度小于10米)和杀伤能力都远优于过去的反辐射导弹等武器。紧接着是各类隐身飞机(包括隐身战斗机F22、F35、F115,隐身轰炸机B2等)实施空袭。这些飞机雷达反射面积(RCS)不足0.0065m2,雷达极难发现。尤其是B2,它的发射平台可以发射各种新型反辐射导弹、弹道导弹。因此是集隐身突防,精确打击于一身。因此在可预见的将来,巡航导弹和隐身飞机仍将是美国矛的发展重点。实际上美国还在加紧开发或升级更新一代的这二种武器。如据报道,新一代AGM-129巡航导弹, RCS仅为0.001 m2。当然其它空袭武器美国也不会放松。如电子侦查干扰机方面,新一代EA-18G(咆哮着)电子战飞机较之上世纪的EA-6B(徘徊者)有很大改进(如频率覆盖范围可自60MHz-18GHz。可覆盖俄罗斯新一代C400地空导弹系统中的新米波雷达和制导雷达)。它虽然在这次利比亚战争中没有像隐身飞机那样大出风头,但其潜力和不可轻视。尤其是美国最近提出并正加紧完善的”舒特“网络攻击系统”,它首先要利用系统中EA-18G和其他电子侦察机实施电子侦察和选择攻击方式。在今后信息化战争中威胁很大[18]。值得我们注意。

利比亚战争自然也引起俄罗斯的高度重视。今年3月21日俄总理普京表示,这场战争说明,俄大力发展先进的C400防空系统是完全正确的。在C300和C400一些航展和宣传材料上,俄方公开声称C400有抗击战斧导弹、F22隐身飞机、哈姆反辐射导弹的能力。因此最近,美方一些知名防务智库学者赶紧发表研究报告[10],声称:美国的隐身飞机足以突破和摧毁当前及未来防空系统,包括C300及C400。一个说我的矛无坚不摧,一个说我的盾刀枪不入。这中间当然有商业炒作成分,因为双方除备战外同时也力争为自己产品多拿到一些军火订单。

俄罗斯“盾”的未来走向

前苏联解体后,国际格局呈现“一超多强”局面。俄罗斯在军事上放弃了前苏联“进攻性“战略,改为积极防御性的 “积极防御,现实遏制”的军事战略,以维护俄罗斯国家安全,避免遭受大规模入侵。几次局部战争经验使俄军事当局认识到,空天进攻威胁已成为俄罗斯面临最大现实威胁之一。因此针对未来美军空袭武器发展趋势,决定在已有C300系统基础上,在三个层次上加速研发空天防御系统。第一个层次是据称已服役的C400反导防空系统:具有对付高度30km以下,速度4.8km/s以下包括飞机、战术导弹等各种来袭武器的能力。还具有对付战斗部分离后重返大气层的战略弹道导弹的能力。第二个层次是C500防天反导反卫系统:具有在30km以上,大气层内外反弹道导弹和低轨卫星的能力;据称计划在2015年服役。第三个层次则是是A-135M反导系统。

俄罗斯发展防空导弹武器装备有他一贯的和独特的指导思想[15]。首先,它研发的新一代或新型号武器,基本上是在旧型号基础上加以改进和组合,并配以部分新设备以成有机整体,使之较旧型号具有更大的作战空间,更多的作战对象,更高的效率。这样做有利于确保研发工艺的继承性,最大限度节省研发经费和最大限度加快研发进度。其次,它不像美国哪像追求单部设备多功能,而是研制多台设备,每台各责其责,联合成系统。如300中,它不像美国爱国者哪像,一台相控阵雷达负责跟踪,搜索、制导等多功能,而是相控阵雷达专负责制导、跟踪。而搜索任务另由一台三坐标雷达负责。他们宣称之所以这样做,理由是:1)、二台设备费用反而小一台。2)、每台设备可设计成最佳状态。这样做有利于争取时间,早出新型武器。不过有的专家认为还可能有第三个原因。就是要做到一台武器多功能,俄罗斯在技术上可能还不大过关。

俄罗斯在最近几次莫斯科航展上都展出C400防空导弹系统,并宣称它能抗住像“战斧“那样的导弹的密集袭击。这个系统能在远、中、近各个距离和高、中、低各个高度,全空域地拦击敌方各种空袭武器,包括导弹和飞机,以及战斗部分离后又重返大气层的战略和战术导弹。根据公开资料[11][12],C400并非一个全新系统,它只是俄罗斯遵循上述设计原则,在C300基础上加以改进和组合,并配以部分新设备(主要为超视距雷达和新型导弹)以成有机整体;然后配置多台电子战设备等。所以实际上C400是一个庞大系统。它较C300最大的改进是大大加强了原有的自动化指挥系统。C400是以团为建制单位。团部有83M6E自动化指挥系统(原83M6改进型)进行统一信息复合和指挥所有火控系统。系统中包括54K6团指挥所,“埃利布鲁斯”大型计算机。团下有8个防空导弹营,构成以团为中心的阵地式或机动式防空火力集群。C400还可与空中预警机、战斗机建立ISO-Ⅰ、-Ⅱ、-Ⅲ统一信息复合指挥火控系统,以有效提高协同作战能力和拦击空中目标的作战效率。因此这个系统集信息融合、通信、作战指挥、决策于一身,有统一的计算机通信网。实际上就是一个美国人所谓“C4ISR系统”。

C400系统中的多台设备,每台各负其责,多层次把关,各对付某一层次的威胁,并联合成系统。不过系统的主体设备仍是二部雷达和一种基本型导弹:即团部的相控阵搜索雷达64H6,和每个营一部照射制导雷达36H6(在30H6基础上改进,仍采用准连续波体制),以及48H6DM型导弹(在48H6基础上改进,射程200公里)。除此之外,系统组成还有:

1)为了探测远距离目标,对付敌方远程袭击,系统配有新型超视距雷达(型号不详),探测距离可达500km。同时配有40H6远程导弹,其发动机采用二次点火技术,射程可达400km,是当今射程最远的防空导弹。它采用主动寻的式导引头,可以打击远程的敌方预警机和电子战飞机。

2)为了探测低空和超低空目标:系统配有76H6低空搜索雷达(在2001年莫斯科航展上,俄罗斯又宣称已用更新型的96л6来代替。后者除能低空搜索外,还有较好的中高空搜索能力)。

3)对付敌方侦查和干扰设备:系统中配有“铠甲远程电子支援系统”。它实际上是一部被动雷达,能在无需雷达照射情况下获取来袭目标的各项参数。

4)对付反辐射武器:系统中配有”记者”-E电子对抗装置。它可自动发现来袭的反辐射武器,并及时向地面搜索雷达发出短时间关机指令。与此同时,它还发出欺骗式干扰信号,诱使反辐射武器偏离目标轨道。

5)对付隐身目标;系统配有台55Zh6-1Nebo-U米波数字化相控阵雷达,以探测远程小目标(隐身目标);探测距离可达600km。这是现今世界上唯一的用于地空导弹系统的米波雷达。由于一般隐身材料要在1GHz以上才有隐身效果,因此国内外大多数雷达专家都认为,米波雷达也许是现今抗隐身目标的最佳手段,据称它可以探测到雷达反射面积(RCS)小于0.0065m2的隐身目标(如F-22)

6)为了更好在近距离(40-100km以内)进行中、低层反导,还可用9M96系列中近程导弹(包括9M96E,9M96E2)进行拦击。此外,系统内还可配置大量如“道儿”近程防空导弹系统, “通古斯卡”弹炮结合防空系统等等,在近程内(10-18km)进行末端补充拦击。

C400是否就代表未来信息化地空导弹技术发展走向,这个问题引起国内外广泛关注和议论,虽贬褒不一,但褒似多于贬。如有人称它为当前最好的防空武器;有人认为其整体性能优于美国最新的的爱国者PAC-3。但也有人提出一些质疑。如它没采用PAC-3的ERINT技术,而仍采用定向破片式战斗部技术;拦击效果不及PAC-3。又如其制导雷达仍采用准连续波体制,不能像爱国者那样可用频率捷变技术来对抗电子干扰和反辐射导弹袭击。也有人对上述所谓“记者-E电子对抗装置功能感到怀疑,认为美国新一代的反辐射导弹HARM和AGM-88E早已具有反雷达关机和反欺骗诱饵的能力。根据美国的反辐射武器在历次战争中屡屡得手的事实,对C400能否抗住反辐射武器持怀疑态度。此外,我国学者孙亚力著文指出一个重要见解[13],他认为当前已服役的C400可能是一种过渡型号,尚不具备如发射40H6导弹等性能。更确切地说只是c300пму-2的改进型。而在今年8月第10届莫斯科航展上,俄方除大力宣扬T-50战机外,对C-400就没见有任何新的信息。因此其真正的发展情况和动向尚需我们密切注意和观察。

大体说来,C400的突出亮点是作用距离为爱国者的一倍,是当今射程最远的防空导弹。它没采用ERINT技术,;拦击效果恐不及PAC-3。再则一些人认为俄罗斯的自动化指挥系统信息化程度不高,只能说是美国C4ISR技术初级水平。至少它没有如没有数字化的全维战场空间图像以及全球数据库和信息处理中心。笔者认为大体说来二者水平相当,各有优缺点。但如上面提到的孙亚力同志所谈的情况属实,则起码在现阶段,俄罗斯的盾较美国的矛要差一个档次。不过任何武器系统的实战表现不仅取决于技术指标和性能,还涉及实际作战环境及条件,以及至关重要的人的因素,因此二者最后谁是赢家?当然还有待实战考验。但俄罗斯武器系统信息化程度不高,很可能成为未来战争中一个软肋。

参考资料

[1] 孙亚力,李宝玉.危机笼罩防空导弹系统[N].中国国防报2011年5月3日,p.08

[2] 白剑林,黄磊.地面防空武器面临的威胁及信息化发展趋势[J],航天电子对抗,2011.1:20

[3] 刁鸣.雷达对抗技术[M].哈尔滨工程大学出版社,2005

[4] 杨磊.“战斧”:消耗库存之战[N].中国航天报2011.4.21

[5] 秦忠宇,翁祖荫. 防空导弹制导雷达跟综系统与显示控制[M].北京:宇航出版社,1995.p40

[6] Donahue T H.Digital Compensation for transmitter Instability [R].USP 4040055

[7] Barton D K,The 1993 Moscow Air Show [J], Microwave J.,May 1994:p.24ff.

[8] Corey L E,A Survey of Russian Low Cost Phased-Array Technology[J],1996 IEEE International Symp. on Phased-Array Systems and Technology, October 1996:15-18, )

[9] Skolnik. M .I., Introdnction to Radar Systems[M],, Third Edition,New York: McGraw-Hill, 2001

[10] 美国战略与预算评估中心(CSBA). The Maturing Revolution in Military Affairs(正在孕育中的军事革命)[R].2011.6

[11] 周颖,王琼,王伟.C400地空导弹武器系统性能分析与比较[J],航天电子对抗,2008.1:1-3

[12] 石海.s-400防空导弹系统雷达与三坐标“对手-GE”雷达[J].雷达与探测技术动态,2009,6:115-120

[13] 孙亚力。 C-500地空导弹系统发展简析[J].地面防空武器.2009.12,p.3

[14] 郭衍莹.俄罗斯研发防空导弹武器系统的指导准则和设计思想[M].国防科技,2011年3期,p.1-7

[15] 姬国良.数字补偿相干雷达原理[R].电子对抗参考资料(专题)-12。总参54研究所]

[16] 乔健.美军PAC-3地空导弹武器系统反导弹研究[J].地面防空武器.2006.9,p.14

[17] 许建国.伊拉克战争对我地面防空武器装备发展启示[J].地面防空武器.2003.3,p.2

[18] 姚红星、温柏华.美军网络战研究[M].国防大学出版社,2010

[19] 简氏防务周报.今年有关各期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