吐蕃侥幸占唐首都长安。吐蕃退出长安的原因不是暑热、水土不服、疫病、醉氧

一方面,755年唐朝爆发安史之乱,调各地兵马平叛,给了吐蕃扩张的机会。 吐蕃趁机扩张,几年的时间,吐蕃占领青海东部,占领陇右,又到达关内道的部分州,在763年,吐蕃军已经能下高原长期作战;

另一方面,看看史料的记载,吐蕃撤出长安后,在凤翔战不利,吐蕃军“遂去,居于原、会、成、渭之地”。相比较而言,原、会、成、渭之地的气候,与青藏高原差别较大,却与长安差别较小,如果真如“青史灰”所言吐蕃退出长安的原因是暑热、水土不服、疫病、醉氧,那么为何吐蕃还要居于原、会、成、渭之地? 按他的逻辑,吐蕃同样应该因为暑热、水土不服、疫病、醉氧而退出原、会、成、渭之地,这样显然与史实中吐蕃撤出长安后在凤翔战不利“遂去,居于原、会、成、渭之地”矛盾。

可见,吐蕃占长安15天就退出长安,并非因为暑热、水土不服、疫病、醉氧。

763年,吐蕃占长安15天,是发生在冬天,吐蕃只占长安15天就撤出的原因根本不是暑热。

《资治通鉴》记载,吐蕃占长安,“剽掠府库市里,焚闾舍”,兵荒马乱,“士民避乱,皆入山谷”,

《资治通鉴》还记载“吐蕃既立广武王承宏,欲掠城中士、女、百工,整众归国”,吐蕃还想“掠城中士、女、百工”,但是听说唐朝大军来了,吐蕃就立即撤走了。

实际上,吐蕃并不只想占据长安15天,只是其实力不足,才要放弃长安。听说唐朝大军来了,吐蕃军立即撤离长安,放弃了“掠城中士、女、百工”。

而且吐蕃军撤出长安后,在凤翔作战不利,吐蕃军“遂去,居于原、会、成、渭之地”,相比较而言,原、会、成、渭之地的气候,与青藏高原差别较大,却与长安差别较小,吐蕃军退兵后居于原、会、成、渭之地,更说明吐蕃占长安15天就退出长安,并非因为暑热、水土不服、疫病、醉氧。

另外,附史料记载吐蕃撤出长安后,在凤翔战不利,居于原、会、成、渭之地。

《旧唐书》:“吐蕃退至凤翔,节度孙志直闭门拒之,吐蕃围守数日。会镇西节度、兼御史中丞马璘领精骑千余自河西救杨志烈回,引兵入城。迟明,单骑持满,直冲贼众,左右愿从者百余骑。璘奋击大呼,贼徒披靡,无敢当者,贼疲而归。贼众恃其骁勇,翌日又逼城请战。璘披甲开悬门,贼乃抽退。皆曰 :“此将不惜死不可当,且避之 。”又复居原、会、成、渭之地。”

《新唐书》:“吐蕃退围凤翔,节度使孙志直拒守,镇西节度使马璘以千骑战却之,吐蕃屯原、会、成、渭间,自如也。”

《资治通鉴》:“吐蕃还至凤翔,节度使孙志直闭城拒守,吐蕃围之数日。镇西节度使马璘闻车驾幸陕,将精骑千馀自河西入赴难;转斗至凤翔,值吐蕃围城,璘帅众持满外向,突入城中,不解甲,背城出战,单骑先士卒奋击,俘斩千计而归。明日,虏复逼城请战,璘开悬门以待之。虏引退,曰:“此将军不惜死,宜避之。”遂去,居于原、会、成、渭之地。”

唐安史之乱严重削弱自己,朔方军等等唐朝军将因为与唐廷的矛盾而放吐蕃军东进,吐蕃军趁机占长安15天,听说唐朝大军来了,吐蕃军立即撤了,吐蕃占长安只有这一次。

朱泚之乱时叛军占长安,李晟率唐军从朱泚叛军手中夺回长安,吐蕃军参与了武亭川之战,然后撤走了,没有参与攻占长安,没有吐蕃占长安。

安史之乱唐朝被内斗严重削弱,朔方军等等唐朝军将因为与唐廷的矛盾而放吐蕃军东进,吐蕃趁机占长安15天。吐蕃占长安是冬天的事,而且之前吐蕃军趁唐朝内斗而占陇右以及关内道的部分州,离开高原几个月甚至几年了已经适应了,吐蕃不是因为天热、不适应环境气候等等而撤军。 吐蕃军听说唐朝大军来了,立即撤了。

《剑桥中国隋唐史》里不吹捧唐朝,甚至还有贬低唐朝的成分,但是,即使《剑桥中国隋唐史》也承认,吐蕃人因为无力据守长安,所以撤走了。

《剑桥中国隋唐史》P489:“763年……由于附近各镇的节度使和仆固怀恩都没有响应要求支援的紧急呼吁,吐蕃人进而占领长安……由于在军事上和政治上都无力据守京师,吐蕃人在两周后就撤走了。”

763年,吐蕃能占长安,的确是吐蕃的侥幸。 唐朝被自己内斗削弱,先是安史之乱严重削弱唐朝,然后是唐廷与唐朝将领的矛盾,导致吐蕃攻长安时,许多将领与军队不去全力与吐蕃作战。 其中还有程元振隐瞒吐蕃进攻的消息以及排除异己等等。

看看史料记载,

“吐蕃之初入寇也,边将告急,程元振皆不以闻。冬,十月,吐蕃寇泾州,刺史高晖以城降之,遂为之乡导,引吐蕃深入;过邠州,上始闻之。辛未,寇奉天、武功,京师震骇。”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