喋血孤城余程万将军永垂不朽!

吴海杰将军 收藏 0 1988
导读:电影《喋血孤城》又再现了67年前那一段历史,在湖南常德上演的一场惊心动魄的、为了国家和民族独立而战的保卫战,史称常德保卫战。当年国丅民党54军57师师长余程万将军奉命守城,血战半个月,弹尽粮绝、八千将士仅剩300来人,10万日寇在付出阵亡一万多人后,弃城而逃。 余程万将军、广东台山人,黄埔军校一期毕业生,25岁成为黄埔学生中第二个荣升将官的学生,在抗日战争中,他率部参加了淞沪战役、长沙战役、南京、上高等等战役,是当年抗战的黄牌部队。 现在虽然硝烟已逝,时过境迁,但那一段历史、我们作为中华民族的的

电影《喋血孤城》又再现了67年前那一段历史,在湖南常德上演的一场惊心动魄的、为了国家和民族独立而战的保卫战,史称常德保卫战。当年国丅民党54军57师师长余程万将军奉命守城,血战半个月,弹尽粮绝、八千将士仅剩300来人,10万日寇在付出阵亡一万多人后,弃城而逃。 余程万将军、广东台山人,黄埔军校一期毕业生,25岁成为黄埔学生中第二个荣升将官的学生,在抗日战争中,他率部参加了淞沪战役、长沙战役、南京、上高等等战役,是当年抗战的黄牌部队。 现在虽然硝烟已逝,时过境迁,但那一段历史、我们作为中华民族的的儿女,是不应该忘记的,但是作为台山人,相信有很多人没有听过这个名字,我认为是可悲的。他是中华民族的英雄,是台山人的骄傲,也是台山人中最响亮的名人,我不知道为什么,在自己的家乡反而被人淡忘,如果能重建他的故居,这就是一张响亮的名片。“忘记过去、就是意味着背叛”,在此抗日战争胜利65周年之际,让我们向为抗日战争献身的同胞致哀!向全世界为反法西斯而献身的英魂致哀!愿他们的灵魂、安息吧!

转载常德人对余程万的评价:

余程万守常德

2009年12月25日 14:56时代周报 原题:《“虎贲”余程万:将军百战身名裂》 今年4月,一个解密常德会战及国丅民党57师师长余程万不为人知内幕的帖子在网上广为流传。时代周报记者辗转找到发帖人旷子鹰,他说文章的口述者,“就是家父旷文清。”旷当年是余程万的贴身副官,16岁开始跟随左右,出生入死,寸步不离。几经曲折,时代周报记者采访到身在英国的旷文清。他跟随余程万从抗日战争走到国共战争,戎马倥偬十几年。后跟余程万一起隐居在香港,种菜养鸡为生,1996年随儿女迁居伦敦。“一直平静地生活在那里,几十年来也就回过大陆三次。”余程万是蒋介石钦点赴常德守城的国军57师师长,字石坚,广东台山人,生于1902年。1924年考入黄埔军校第一期。在军校期间,曾加入“孙文主义学会”,与邓悌、胡宗南为该会活跃分子,后参加第一次东征,表现英勇。参加北伐后晋级极快,任海军局政治部少将主任,是继李之龙后,最早进入少将官阶的黄埔生第二人。之后进入陆军大学九期学习,毕业后任南京警备司令部少将军官。1940年余程万升任57师师长。在淞沪会战、武汉会战、上高会战等多次会战中,他一次次地显示出自己的才华,得到将军们的赏识。特别是上高会战中,他指挥57师坚守下陂桥阵地,冒着炽烈的炮火与日军第34师团浴血奋战,为57师赢得了“虎贲”的荣誉称号。“虎贲”一词来源于《书经》中的《牧誓(上)》篇:“武王有戎车三百辆,虎贲三百人。”此后,“虎贲”称号成为历代英勇无敌的军队的最高荣誉。与常德城共存亡余程万在20多年的军旅生涯中,以坚定沉着和善于固守著称,治军尤其严明。据当时参加过常德城巷战的警察回忆:“57师之所以能使常德的百姓这样系念,作战还在其次,平时的纪律好才是最大的因素。”常德市民,76岁的陈腊芝前段时间在报纸上看到余程万的照片,觉得心里“不好受”,因为深感“他在常德吃了大亏”。她清楚记得日军进犯,余程万的队伍疏散居民的情景。她说57师“很正规,纪律严得很”。有一天,有个军官在她家门口避雨,“我妈妈喊他到屋里坐,军官直摆手,说有女眷的家不能进,进了就要处分。”余程万率57师于1943年5月奉命赶往常德抗日,随即留驻常德接替防务,一面整训部队,一面构筑工事。当蒋介石令其“固守常德”时,余程万当即复电:“奉电寄重,保卫常德,本师官兵,极感光荣,均抱与常德共存亡之决心,达成任务,以副期望之殷。”余程万常训诫部属“军人之职为国守土”,“国家利益高于一切”。备战前夕,他发表57师保卫常德文告,“各级官兵应有坚定的决心,应该认清生与死的界限。假如我们是为了保卫常德,争取国家民族独立自由而死,这死比生更有价值,我们每个人都会在历史上留下名字,就是我们父母、妻子,也同样沾到光荣……总之,有虎贲存在,常德一定存在。”为了示范牺牲的决心和准备,余程万临战前给妻子写了绝笔书:“程万此次奉命保卫常德,任务固甚重大,但我以担负这个任务为光荣……文天祥说‘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在此诀别的时候,我谨将后句改为‘留取光芒照武陵’,吾妻以为如何?但念余从军二十余载,不治家产,景况萧条,高堂年老,以戎马倥偬,欠欠侍奉,但望吾妻艰苦支撑,以赎吾过……倘余果有不测,九泉之下再作孪涛。”遗嘱发出后,他即率领全师官兵宣誓:“非将敌寇驱退,决不生离常德”,并指嘱常德城一处高地为战死后的葬身之地。在保卫常德城最后关头,日军采取攻心战,向城内居民散发招降传单,“日军爱护汝等,宜速反对抗战,与57师将兵扬起白旗。”余程万在传单上批语,“黄埔军事教育,无悬起白旗之一语。”劫后险枪决常德城内经过日军14天的飞机轰炸、炮轰、毒气弹、燃烧弹,无数次的攻防战和白刃冲锋,生存下来的官兵已不足百人。后来余程万在常德城血战中写道,“有一人使一人,有一枪使一枪,无枪则使刀矛或砖石木棒,与敌人死拼。直至弹尽粮绝。”而援军迟迟未到,派出去接引的人都失败而回或音讯全无。

12月2日晚上,余程万宣布决定突围,以图与增援友军会合。12月3日凌晨,余程万率领着旷文清等8名卫士,用木梯翻过南门城墙,分乘三条日军遗下的小木船,横渡沅江向南突围。上岸时,遭到日军的手榴弹和机枪轰击,其他人都跑散了,只有旷文清跟着余程万一起被逼向西北方逃跑。因余程万带兵突围,其他城内的官兵也突围出城,等到把散兵集合起来,点算共有83人。一周后,常德复克。当剩下的将士回到常德,断垣残梁中奇迹般走出300余名57师官兵。官兵望着国旗再度招展于残缺的中央银行大楼上,不禁失声痛哭。仅数日,军委会认为余程万遗弃部属放弃守土,下令将其拘押至重庆。旷文清回忆,所有突围退却的将校官长,一律按革命军连坐法处置,但在战后真正遭到惩处的仅余程万将军一人。第74军邱维达将军在回忆录中提到,蒋介石下令枪决余程万。后经74军前军长俞济时和军长王耀武求情,又得常德百姓签名和县长戴九峰联名求情,称常德会战时全城已被日军炮火夷为平地,57师官兵守城为国捐躯,弹尽粮绝,实已尽全力。余程万被囚4个月后,离开重庆南岸土桥监狱无罪释放。随即任命为74军副军长之职。张恨水写《虎贲万岁》为了纪念常德会战,当时在重庆土桥监狱坐牢的余程万,觉得有责任把常德会战中的事迹记录下来,而名作家张恨水当时也住在重庆南岸土桥附近山中的一处草芦。“余师长就派我和李岳山参谋去找张恨水,希望他能够写下‘虎贲’军的感人故事。”旷文清找到张恨水,亲手交给他两包剪报、行军日记、地图、笔记和照片。在张恨水《虎贲万岁》的序言中,就写到这个故事,不过他略去了姓名。直到旷文清从历史深处走出来现身说法,这些历史疑团才得以揭开。爱国将士的事迹使张恨水很激动,但他还没想以此来写一部小说。张以没上过战场,不懂得军事婉拒。旷文清说,“我为57师阵亡将士请命,张先生不能拒绝。”他一边照料坐牢的余程万,一边去土桥探访张恨水,送他日用品,也口述一些在战争中的见闻。张恨水也不再说拒绝的话了,只说先研究材料,等有时间再写。二年之后,张恨水就写出“人是真人,事是真事,时间是真时间,地点是真地点”的《虎贲万岁》。抗日胜利后,1948年,余程万被调往云南,担任26军军长兼滇东“剿匪”指挥官,重建受创的26军。1949年底,卢汉在云南起义,假借召开会议将余程万、李弥等扣押,余程万将26军改编为第13军向卢汉投诚。后来,在第8军和第26军的军事压力下,卢汉释放了李弥和余程万。当时台湾方面已下令解除余程万26军军长职务。之后,余程万和汤尧、李弥乘搭空军总司令王叔铭驾驶的总统专机“美龄号”,由海南三亚机场飞往台湾。跟蒋介石会谈后,余程万意识到不再被信任。蒋介石疑其意志不坚,“其实当时他是左右为难,投共怕被囚,归蒋则恐其疑,最后就选择辗转去到当时的英国属地香港。”旷文清说:“本想在香港呆一段时间就回大陆,结果一直没能回去。”余程万在香港新界乡间办了个农场种菜养鸡,交由旷文清打理,隐居安度晚年。惨遭横祸1955年8月27日深夜,三个匪徒进入到余程万屏山寓所。二夫人和佣人全被捆缚。余程万刚巧乘坐司机驾驶的私家车回家,亦为匪徒所擒。住在邻屋阁楼的表弟甄铭钰,悄悄从后门跑到二里外的警署报警,警察到后与劫匪发生枪战,一生经历无数枪林弹雨的余程万在黑暗中被乱枪打死。劫匪一人被击毙,两人逃脱。警方公布说,余程万是被盗匪打死的。但据旷文清后来检查遗体,发现其胸腹被一排子弹打中。他判断是冲锋枪或轻机枪所为,当时劫匪没有这种装备。将军百战身名裂,晚年竟这般被迫了此残生,凄惶无比。其元配邝琼华移居美国,育有二子二女,二夫人吴冰育有一子二女,其中女儿余华芳是上世纪70年代香港著名艳星,艺名余莎莉。余程万去世后,他们家道中落,只能温饱度日。 母亲在世时,听她讲过余程万的部队,纪律非常严明,深得常德老百姓爱戴!……


1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