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鲜对中国革命有过援助吗?

五四式手枪 收藏 23 8254
导读:test

朝鲜对中国革命的无私援助

(一)完成了伤病员的安置和战略物资的转移工作

1946年秋在国民党军队发动进攻,东北民主联军从安东和通化撤退时,先后曾有1.8万多伤病员、家属和后勤人员撤到了朝鲜境内;有85%的战略物资(二万余吨)转移到了鸭绿江以东。到1947年6月还有2000多人留在朝鲜境内。按北朝鲜当时的条件和处境,在政治上有国际舆论的压力,在经济上吃的、穿的,用的都很匮乏。这 么多的伤病员长期分住在老百姓家里,是很不容易的。朝鲜党的领导人和政府做了大量的工作,克服了各种困难。安东、通化撤退后,东北局转移到朝鲜境内的战略物资多达2万余吨。为避免暴露目标,朝方政府动员了沿江的大批劳动党员出来肩挑人扛,从江边转移到隐蔽地点存放。后来安东、通化收复,这些物资几乎完整无缺的运回了南满。

(二)完成了物资转运和过境人员的输送任务

1946年6月,国民党占领了中长铁路沈阳至长春的大城市和主要交通干线。东北局鉴于北满的粮食、煤炭,大连的食盐、布匹和其他工业品,包括医药、医疗器械和工业原材料等,如果不能打开通路,互相交流,将使东北解放区的整个经济陷入困境,对战争中的后勤补给也将带来严重困难,所以提出了借道北朝鲜,开辟水陆运输通道,解决物资转运和物资交流的设想。当时我方在朝鲜开辟的水路交通线路主要有四条:一条是从安东经新义州、南阳到图门,一条是从通化经辑安、满浦到图门。这两条陆上交通线,是贯穿朝鲜北半部,沟通当时被战争分割的南满与北满的重要走廊。另外二条分别为大连到南浦、大连到罗津的海上运输线。北朝鲜的南浦和罗津都是不冻港,港口码头与铁路相连,装卸转运十分方便。从大连装船抵南浦或罗津港,再连接陆上运输,可直达北满,是沟通关内与关外,大连与北满的主要通道。从东北南运粮食和煤炭,从大连北运食盐、布匹和其他工业品以及国内外的过境人员,大多数都是经南浦或罗津转运北满的。这条走廊也是当时我方与国际联系的一条重要通道。

1946年9月,根据陈云的指示,东北局驻朝鲜办事处与朝鲜临时从民委员会签定了物资联运协定。在以后的两年多时间里,绝大部分物资都是依照协定条款运输,交了运费和税金的。但也有一部分物资,因情况紧急未按协定条款运输。其中有的是用北朝鲜人民委员会的名义要的车皮,未付运费;有的是每吨公里只交付二角现款,未交税金我。特别是有时为了紧急运输,朝方不惜停止自己的客运,而为中方装运急用物资。为了帮助中方完成运输任务。平安道劳动党副委员长几乎用了他的全部工作时间,朝鲜人民委员会内务相也用了他相当多的工作时间和精力。据不完全统计,从1947年下半年到1948年初的九个月内,通过朝鲜北部转移和交流的物资,如粮食、煤炭、食盐、布匹和其他工业品多达五十二万余吨。

另外,还完成了南北满之间通过北朝鲜进行人员往来的任务。仅1946年下半年,通过北朝鲜的过境人员就有18批计3000人;国民党184师海城起义后的官兵,也是路过朝鲜去北满整编的,1947年经朝鲜过境者在万人以上,辽东地区随来随往的人,就更多得难以统计。1948年,通过图门--南阳口岸过境人员8685人,加上其它口岸不下万人。为参加新政治协商会议,大量的民主党派、无党派和海外华侨的爱国代表人物,如李济深、沈钧儒、张澜等也是取道香港、北朝鲜转哈尔滨的。

(三)向朝方求援和采购了作战物资

朝鲜曾是日本侵华战争的跳板,也是日本关东军的军火库,日军投降后在那里留下了大量战备物资。办事处为着东北解放战争的需要,配合总部及南满的同志向已开始和平建国的北朝鲜索取和购买了大批作战物资,曾先后从北朝鲜获得了二千多车皮的武器弹药,东北局各高级领导人纷纷前往朝鲜寻求援助。1947年春,中央军委发来关于集中主力打通南满北满联系的指示后,东北民主联军参谋长刘亚楼四月从哈尔滨亲自来到平壤办事处专门筹集运送军火;1947年六七月间,东北民主联军炮兵司令员朱瑞来到朝鲜寻求援助,在平壤受到了金日成及崔庸健等朝鲜党和国家领导人的热情接见,还同苏军司令马林诺夫斯基元帅举行了会唔。经过多方努力,他同苏军达成口头协议,由苏方每天夜晚向东北发运日军的武器(苏军不用日制火炮)、器材和弹药,并责成一名上校专门负责这项工作。在近两个月时间里,苏军给东北民主联军运来数十列车的弹药、器材和各种日制武器,大大改善了东北民主联军炮兵的物资条件。仅1947年九月至1948年七月不到一年的时间里,东北解放军的新兵就增加了20倍,部队的急速壮大对后勤保障不断提出新的要求,转入战略决战要打大仗,打阵地攻坚战,要夺取敌人坚固设防的大城市,需要大炮、炮弹这些重型武器军火。1948年夏,李富春任东北军区兼东北野战军副政治委员,筹划东北战场战略决战的军事物资,为此专门来到驻朝鲜办事处寻求解决。

据1948年十月,朱理治奉调回国前给中共中央东北局的工作总结,在两年多时间,东野先后从朝鲜接运了二千多车皮的作战物资,其中包括甘油炸药,雷管、导火线、发射药和弹头等,把日本人留下的陈货基本上搬完了。其中有的是无代价支援我们的,有的是通过物资交换取得的。在请求朝鲜政府支援的作战物资中,第一批是朱理治向金日成要的十二个车皮,第二批是刘亚楼出面要的二十四个车皮,第三批是朱瑞出面要的一百一十个车皮,第四批多达六百到八百车皮。这些物资都是朝鲜劳动党中央金日成等几位领导人答应无偿赠与和无代价帮助装运的,它们对东北人民军队的发展壮大,对东北解放战争的战场由被动变为主动,对胜利地进行辽沈战役,都起了非常重要的作用。还有不少作战物资从南浦装船经大连转运到了山东解放区,对支援山东以至华东解放战争发挥了很大的作用。


本文内容于 2013/8/26 9:17:55 被小编a45编辑

2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