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爱在相遇 风波(十一)

事情发生在大三的时候,那一年,一直受我们敬重的学长岳安国面临毕业离校。

那年秋天,走在落叶缤纷的校园大道中,悄然感受着这秋的气息,正漫步中,一个怯生生的声音从背后传来,“请问,是林风么?”

我转过身,看到一个面容憔悴的女孩子,我满眼疑惑,点头的同时,左右看看,你确定是在叫我?

女孩子邀我去校园酒屋坐坐,在走过去的路上,我猛然想起,我是曾经与这个女孩子有过一面之缘的——那时候,石头一时愤慨,餐桌上与卓然断绝关系甩手出门,在我追出去的时候,偶然瞥见岳安国身边的女孩子……竟然是她!

事情很严重,我打电话叫来了石头。

石头带来了沈清清。

给女孩和沈清清叫了一杯饮料,我和石头相互看了眼,尔后沉默,等她说找我们想说的话。

话未开口,女孩首先掩面而泣,哭的是一个痛不欲生……

沈清清安慰着她,递上纸巾。

我和石头面面相觑。

随后我们知晓了她和他的故事。

很常见的事情,毕业季,岳安国和她分手了。

往轻点说,岳安国甩了她。

往重里说,岳安国抛弃了她。

可是,里面还有更让人难以接受的事情。

我们一直不知道岳安国到底是怎么想的,大一时候就迫不及待找了这个女朋友,之所以迫不及待,是因为没多久两人就在了一起……

岳安国还是比较专一,整个大学里都与这女孩子在一起,算是不离不弃,吃玩穿住,也尽得女孩欢心,但让人费解的是,岳安国与这个女孩交往期间,从不采取什么安全措施……我突然明白了为什么那时候见到她就脸色枯黄……

到毕业的时候,岳安国终于摊牌,提出分手——谁知道是不是蓄谋已久了呢。

女孩难以接受,四年来,她为岳安国早早地付出了一切,学业、青春,最后落得身体与心理尽是伤痕……于是竭力挽回……

可是,在劳燕分飞的毕业季,女孩的挽回一切苍然无力。

听到这里,石头嚯地站起,气呼呼喘着粗气,一脸不可接受的表情……

我拉石头坐下,沉着脸,让他耐心听下去。

女孩抹着眼泪说,“快四年了,才看清什么是爱情,才知道什么是自爱……虽然晚了,也后悔了……可我毕竟找回了自尊,看清了他的心……谢谢他,没有继续骗我太久,耗尽我的青春……”

说完不代表释然,女孩最终还是哭着走了。

沈清清什么也没说,我和石头能感觉出她心里在叹气,叹这个女孩的傻……

也许这个女孩受伤害太多,所以真看透了,想通了。

可是,她真找回她的自尊了吗?

自尊或许已被摧毁殆尽,面目全非……

或许,她以后能走好自己的路;或许,她这辈子,真的就这么毁了……

想到这里,我心里一阵涌动,拿起手机。

石头:“你要干嘛?!”

他很快就知道我要干嘛。

“岳安国,到这个学校的酒屋来一下,有点事情谈谈……”

“什么事情啊,我这边忙着呢,我在准备……”

岳安国此时一本正经,公事公办的口气。

我和石头知道,这家伙最近在挤破头想办法,想敲通毕业后留校担任助教的路子,如果能成功,以后,他也算是这个大学的半个老师了。

“过来坐坐。”我懒得理他这么多,毫不客气打断他,

以岳安国的聪明,他肯定听出了异样,不过稍停顿后,他终于还是应了下来。

……

当岳安国一副若无其事安然自得的样子坐在对面时,石头首先忍不住了,

“岳安国,你他妈真是一个畜生!你怎么这么能装?!我和林风三年竟然没看出你妈的就是这种货色!”

一身西装革履打着领带的岳安国不愠不怒,很不屑。

他最近在讨印象分,很讲究打扮,而且,他这两年校学生会的经历,多少在他身上磨出了些官场的味道。

“石头,你不用这么激动嘛,事情既然你都晓得了,我不妨也说清楚。女人嘛,就是玩玩而已,婚前的感情算不得真,在这大学里,交个女孩就是玩玩而已……”岳安国颇有意味地看了沈清清一眼,悠悠地说。

沈清清立马一脸怒色。

“**——”石头按捺不住,刚动手要揍岳安国那孙子。

嘭——

一声脆响。

石头一下愣住了,沈清清也愣住了。

岳安国这孙子也愣住了。

一个啤酒瓶已经在他头上爆开。

剩下的半截瓶颈握在我手里。

一道道血迹顺着岳安国的头皮滴了下来……

“我靠,你……”岳安国终于明白过来发生了什么,颤抖着指着我……

早已一身沸腾的我顺手扔掉了手里的酒瓶把儿,扑上去就打,石头见状,立即也扑上来……

沈清清直接吓傻在一边。也许,在她的印象里,我们两个无所事事从不惹祸的家伙还没这么暴力过……

而且为了一个素不相干的女孩,打一个曾经那么密的好友。

我想痛痛快快的揍岳安国这么衣冠禽兽一顿,不,是结结实实地揍他。

石头也这么想。

但是,打了没几下,岳安国被酒屋的服务员拖走了,我和石头被生生拉开。

石头一脚踹倒了身边抱住他的男孩子,惊得沈清清一声尖叫,“石头,你疯了!”

石头冷静了下来,我回头看看岳安国,那家伙已经头破血流,趁乱跑了出去……

……

打架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

很简单,为了不影响他的“仕途”,岳安国没有举报这件事,算是忍辱偷生了。

但是到底纸包不住火,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蹊跷,等大四毕业的时候,岳安国的如意算盘尽数落空,总之,他留校的意愿泡汤了。

这个人也彻底从我和石头的眼里消失了。

但我知道,一派正人君子作风的岳安国,到了别的地方,依旧会继续做他的“正人君子”。

这个人,太精明,他永远清楚他心里想要什么,他应该得到的是什么。

不过,这个人再和我们没任何关系。


本文内容于 2013/8/25 11:45:55 被水晶之蓝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