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美援朝战争中的内蒙古骑兵

正当全国人民为争取国家财政经济状况根本好转而奋斗的时候,1950年6月25日,朝鲜战争爆发。中朝两国唇齿相依、休戚与共,两国人民在长期的革命斗争中结下了深厚的革命情谊。美国不但入侵朝鲜,而且不顾中国政府的一再警告,于10月8日把侵略的战火烧到我国边境,严重威胁着我国的安全。对此,中共中央作出了“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的战略决策。中央军委主席毛泽东同志发出《给中国人民志愿军入朝作战的命令》,彭德怀同志任中国人民志愿军司令员兼政治委员。10月19日,中国人民志愿军雄赳赳气昂昂跨过鸭绿江,到达朝鲜前线,同朝鲜人民军并肩作战,英勇抗击以美帝国主义为首的侵略者。 骑兵部队改编为炮兵部队

内蒙古部队广大指战员响应中共中央的号召,踊跃报名,积极要求到朝鲜前线参战。骑兵第3师23团于1951年4月,经上级批准,改编为东北军区直属炮兵第1团,后改称中国人民志愿军炮兵第210团,配备我国刚刚试制成功的新式武器——506式火箭排炮,在团长李海涛的率领下,于是年10月份,分3个梯队乘火车驶往丹东,跨过鸭绿江,连续行军390多公里,按预定时间到达了朝鲜的金川。

根据上级命令,该团配属43军进行机动防御作战。1951年12月,为了摸清506式火箭炮的战斗威力,决定由二营营长伊翔臣率领5连参加反击281.2高地的战斗。5连接受任务后,依托野战阵地,在火力急袭阶段,连续打了6个齐射,摧垮敌人2个连及迫击炮阵地,有力地支援了步兵作战;同时掌握了火箭排炮的使用特点和战斗性能。这是内蒙古部队出国后的第一仗。

1952年5月,该团配属38军进行坚守防御。

1952年6月,敌军为配合开城谈判,给我施加压力,在我军正面调集重兵、飞机,军舰也活动频繁。为粉碎敌军进攻,步兵38军按照志愿军司令部的作战意图,确定对394.8及281.2高地进行战术反击,首先打击伪9师,而后打击美3师及14师。经过两个半月的紧张准备,于10月6日开始总攻。炮火准备阶段,该团1营加强5连向394.8高地的1~15号目标进行5次火力急袭,2营5连向281.2高地实施2次火力急袭,将敌之防御设施地雷、照明雷,铁丝网、悬垂手榴弹等,给予严重破坏,并摧毁了敌人8号碉堡群。

外蒙古军也来参战了

从10月7日至11日,在美伪敌军向我占领的281.2、394.8和360高地进行反扑的激烈战斗中,炮团发挥了极大的予敌杀伤作用。8日,当敌人分多路向我固守的394.8高地反扑时,炮团以12门火炮进行了14次火力反击,第一次齐射就消灭了敌人1个连。9日,敌人向我360、394.8高地方向反扑,炮团集中3个连的火力向4~16号目标实施火力袭击,摧毁了敌人11个掩体。11日,敌人又分多路向我394.8高地组织进攻,并对该阵地主峰形成半包围之势,威胁着主峰阵地的安全。坚守主峰阵地的步兵只剩下9名同志。在这万分危急的时刻,炮团根据射弹散布情况,在地图上量出平均弹着点和最近弹着点,酌情修正设计密位,1营迅速集中火力连续打了2个齐射,而后继续向5、6号目标及其以南地域进行火力袭击,断敌后路。经过激战,打退了敌人的进攻,消灭了大量敌人,有力地支援了步兵的战斗,保住了主峰阵地。坚守主峰阵地的步兵来电话激动地说:“最亲密的炮兵兄弟,你们打得好!打得准!”

这一天的战斗紧张激烈,用密语联系来不及时,就以蒙古语代替密语指挥作战,为此敌人造谣说:“外蒙古军也来参战了……”

火箭排炮每次发射之后,敌炮火、飞机都集中火力袭击我炮兵阵地。炮团高机连勇敢、机智地对空作战,先后进行了70余次对空射击,共击落敌机4架,击伤9架。

1952年12月末,38军担负了西海岸反登陆的作战任务。炮团奉命到玉井里、龙山一线执行任务。主要在112师海岸防御地带机动,并与137师保持长途联系,做好随时支援战斗的准备。

经过3个月的紧张准备,炮团克服了天寒地冻等重重困难,完成了各项反登陆作战的准备,从而彻底粉碎了敌人从我军侧后实施登陆进攻的企图。

集体功臣单位

1953年5月9日,炮团接到命令,移防中线,参加夏季攻势。部队到达目的地蒲洞店里村后,团长李海涛带领10名同志到紫霞洞9兵团领受了作战任务。

兵团决定炮团团部率1个营配属23军,另1个营配属24军,参加战术性反击作战。

6月10日黄昏,炮团配属23军、24军开始反击。11日凌晨,1营2、3连向381东无名高地反扑之敌进行了猛烈的火力反击。在兄弟炮兵部队密切配合下,击退了敌人11次疯狂反扑,歼敌400余人。傍晚,敌以5个连的兵力,配合7辆坦克,正在松内洞地带集结时,1营集中火力打了6个齐射,配合师、团炮群歼敌半数,并烧毁敌人大量军用物资。

30日,敌人1个连由石岘洞向281.2高地主峰增援。2营5连在翌日凌晨向360及300东西山脚打了3个齐射,歼敌80余人。在5、6月份,炮团共歼敌700余人,击毁敌汽车19辆和众多物资。

7月上旬,著名的金城战役开始。炮团1营配属24军于13日夜支援步兵72师、74师向以537.7高地西朱字洞南山为中心的伪首都师、伪9师展开突击。2营先于6日支援步兵73师向281.2高地伪2师32团2营进行了猛烈的突击,造成了美7师措手不及。

尔后,该营6连以7门火炮支援67师向石岘洞北山及东山美7师2个连阵地进攻。2连在敌炮火严密封锁下,往返机动作战,多次变换阵地,尤其是6连,6次转移阵地,在9个阵地上灵活机动,突然猛烈地对敌15个目标进行了压制射击。当敌人以多层火力阻击我冲锋部队时,6连以7门火炮向敌配置有30余门迫击炮阵地和334、346.6高地的敌火力点进行猛烈射击。炮击后,该点火力始终未能复活,从而使我步兵以较少的代价占领了阵地。在反复激烈的争夺战中,步炮兵密切协同,全歼了守敌,并俘获美军17人。

7日,当敌反扑时,2营5连以短促突击的手段杀伤敌人,击毁敌汽车4辆,敌步兵大部被歼。多次惨遭失败的敌人又于8日夜出动2个营的兵力,在猛烈炮火掩护下分多路向两个山脚增援。5连以猛烈的炮火压制敌人的增援部队,共打了3个齐射,歼敌274人。在注字洞南山及杏亭北山战斗中,炮团2、3连以7个齐射,摧毁敌碉堡7座、铁丝网8道,破坏了60米地段的雷区,支援步兵顺利占领了阵地。敌前后进行了14次反扑,均被我炮火击退。

炮团在配属4个军的作战中,发扬了英勇顽强、不怕疲劳、不怕牺牲、连续作战的优良作风,充分发挥了我国自造火箭排炮的最大效能,有效地支援了步兵的战斗力,大量歼灭了敌人的有生力量,给伪9师、伪3师、伪首都师、美7师、美3师及法国营以沉重打击。炮团除和兄弟炮兵共同歼敌6个连,摧毁战车7辆外,单独歼敌3个营、2个连,共计歼敌2125名,摧毁迫击炮30余门、迫击炮阵地1处、汽车19辆、30和50重机火力点3~5处,烧毁敌弹药、汽车仓库各1个,击落敌机4架,击伤9架,并烧毁敌人大量军用物资。

赴朝作战2年多,炮团处于配隶属关系多,任务重,调动频繁,时间仓促,运输力缺乏,火力支援范围大,加之在异国作战,人生地疏,语言不通,地形道路不熟悉,困难之大,环境之艰苦,可想而知。但炮团全体指战员以崇高的国际主义精神和英勇无畏的革命英雄主义气概,千方百计克服困难,想方设法完成任务,并付出了重大牺牲:优秀共产党员庄自臣3次身负重伤,左臂被打断,眼球被打出,仍不下火线,继续坚持战斗而光荣牺牲;二营营长伊翔臣为摸索国产火炮在战火中的使用规律,坚持在前沿阵地指挥作战而光荣牺牲……

在赴朝作战中,炮团受到了志愿军司令部的通报表扬,部队先后涌现出11个集体功臣单位,123名英雄模范。24军授予炮团1营“集体功臣单位”的荣誉称号,送给他们的锦旗上写着“英勇顽强,及时准确”8个大字。

一批批战马送到朝鲜前线

在抗美援朝战争中,内蒙古骑兵部队为支援前线,同样作出了重要的贡献。

1957年,国务院总理周恩来向内蒙古军区司令员兼政治委员乌兰夫同志提出,要从内蒙古给朝鲜战场的志愿军购买一批军马。乌兰夫同志当即表示把内蒙古骑兵部队的乘马先送去,然后再从牧区购买新马,并由内蒙古骑兵部队负责训练。周总理非常赞赏这个主意,说这是表达了内蒙古各族人民和内蒙古部队支援抗美援朝心愿的具体行动。

运送和调教军马的任务下达后,部队首先把自己心爱的战马一批批送上驶往朝鲜前线的列车。这些战马是骑兵战士的无言战友,在解放战争中,他们一同出生入死,转战南北,同甘共苦,相依为命,一旦分手,人马偎依,恋恋不舍,马嘶人泣,甚为感人。

送走战马,调教新军马的任务随即开始。根据战场上的需要,国家又从内蒙古牧区和蒙古人民共和国购买了大批生马(俗称草马)。接送、调教由内蒙古骑兵部队负责。这是一项既艰巨而又危险的任务,有不少同志在完成训练军马任务的过程中造成终身残疾。调教军马在一个时期中,成了内蒙古骑兵部队的主要任务。为了以最快的速度调教出完全合乎要求的军马,及时送往朝鲜前线,干部战士群策群力,开动脑筋,想方设法创造了不少训马工具和方法。战士们不怕严寒酷暑,不畏伤痛致残,按照要求,整天和这些野马厮守在一起。就这样,他们日复一日地坚持训马,仅一个团就调教运送军马5000匹。在伟大的抗美援朝战争中,内蒙古骑兵部队贡献了自己的力量。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