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次到青岛,还有一个重要的任务,寻找老爸的警卫员“于策”,2005年我曾经到过青岛,见到了于叔叔,他已经离休了。当时,我们聊了很多过去的故事,他是1948年给我爸爸当警卫员,到了四九年初,老爸考虑到他的前途和进步,决定换一个警卫员,放他到部队去当排长,1949年他和老爸分手以后,一路高歌猛进,1962年已经是青岛市京剧团的团长了。那年他带团到上海来演出,邀请老爸去看戏,到家里来了好几次,后来一直保持着联系,2005年我在老爸的通讯录,上找到了他的电话,到青岛很顺利地找到了他的家。这里有个笑话,当时我进了他的家门,后面跟进来一个大约30来岁,肩扛三级警督警衔的少妇,于叔叔对她说:“小斌,这是我老首长的儿子——肖军,是你大哥”,哦,原来这个少妇是于叔叔的女儿,我心里想应该叫我叔叔的女孩子,就这样莫名其妙的成了个妹妹。于叔叔念念不忘的就是,因为后任的警卫员陈**“叛变”,被他打了个耳刮子,他笑着多我说:“哼——,有机会再见到陈**,我还要赏他个耳刮子”!

这次到青岛以前,我再次打了电话,但是电话号码已经变了,人找不到了,怎么办?我想这么有名的人物,青岛市委老干局因该找得到。看完了高翔、王政委,我和青岛的朋友一起去了市委老干局,没有想到青岛市委老干局的架子很大,根本不准上楼见面,只是在电话里了解了情况,电脑里查了一下,给了个结果——没有这个离休干部。真是一群拿着国家的俸禄,吃干饭的**。我的朋友给青岛是京剧团打了电话,确认有这个团长,后来调任文化局副局长,文化局老干处也给了一个没有这个离休干部的结论。我的朋友决定到市公安局户籍处查户籍,经过三个多小时的努力,终于查到了他的地址,我们立即坐车来到了他的家,一进门他的爱人说他不在家,在哪里呢,说了半天才弄明白,2011年于叔叔出门摔了一跤,引发了脑溢血,成了偏瘫,现在住在干休所老年公寓,我留下了送给于叔叔的上海特产,到了老年公寓,看到于叔叔躺在床上,2005年还陪着我逛公园、撞钟的于叔叔,现在成了瘫子。我问他还认识我吧?他点点头吃力地表示认出来了,我一阵心酸,握了握他冰凉的手,赶紧告辞离开了病房。出了老年公寓,我给阿姨留下了电话、地址,希望今后加强联系,含着眼泪和阿姨告别。

第二天一早我接到了于叔叔女儿的电话,她告诉我她就是2005年见过我的小闺女,聊了几句她表示他们全家,当天晚上请我吃饭,我犹豫了一下,告诉她我已经有了安排,八年多没有见面了,老父亲又躺在床上,她要求我改变原来的安排,晚上一定要见见面。我和青岛的朋友协商以后,答应了她的要求。当晚她开车来接我,到了一个酒店,和于叔叔全家一起吃了顿饭。席间拍了两张照片,后面一张是服务员拍的,有点虚,也没有放正,将就着看吧。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2005年我和于叔叔合影,宾得胶片相机,照片扫描的 。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前排左起:阿姨、小外甥、我,后排左起:于叔叔的二女儿、大女儿、小女儿。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前排左起:老婆、阿姨,小外甥、我,后排左起:于叔叔的二女儿、大女儿、小女儿。

拍摄相机:第一张宾得胶片机,照片扫描,后两张尼康D3S,地点:酒店;时间:2013年7月20日;照明:室内灯光。


本文内容于 2013/8/24 5:27:44 被加加林少校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