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曝:大悲寺疯狂敛财千万——居士生活如奴隶...

122师广播员 收藏 5 2541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大悲寺下院的女居士们在修建寺庙和庙旁的渠道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凌晨2点,大悲寺下院的女居士们在数米并将米里的虫子挑出来

网曝寺院“敛财千万”,居士生活如“奴隶”,当事人及家属隔空喊话

近日,曾以清修苦行“不捉金钱”而闻名全国的辽宁大悲寺再度被舆论推上风口浪尖,多名网友在多个著名网络论坛发表文章,质疑大悲寺上下两院的僧人表面清苦实际奢华,苦修有作秀之嫌,更有网友曝其自称不捉金钱实则疯狂敛钱,收受居士大量捐款。而关于大悲寺种种修行方法是否妥当的争论更是甚嚣尘上,支持者与反对者在网上对骂声四起。

这连串事件背后到底有着怎样的隐情?羊城晚报记者采访了本次事件当中多个帖子的当事人,对曾到大悲寺采访的媒体人士,以及大悲寺下院(道源寺)住持妙融进行了独家专访,就此事展开了调查……

一石千浪 多网帖称大悲寺“敛财”

早在2012年初,就有一篇“海城大悲寺,有点恐怖啊”的网帖发布于某网络社区,该帖称寺内妙祥等以“持不捉金钱戒”为幌子,大肆接收信士居士的物质,而妙祥自身及大悲寺保持了极高的生活水准。今年4月,网文“揭开辽宁海城大悲寺的面纱”称了解到大悲寺“吃的东西是周围的信众供奉,建寺的钱是有钱的居士捐的,一捐就是几百上千万”。其后,类似的帖子纷至沓来,其中内容最翔实的一篇发表于今年7月份。

7月下旬,“湘女散尽百万家财身陷辽宁‘大悲寺’”的网帖出现在某论坛上。该文中称,湖南刘女士本来“过着衣食无忧的现代化生活,家里小车、别墅一应俱全”。2011年,刘女士开始学佛,后在家中尝试大悲寺的“佛法”。她坚持每天只吃一顿饭,到大悲寺的网站和论坛学习、交流,结果日渐消瘦。

“2012年8月,刘女士一路辗转2000多公里,第一次来到大悲寺拜师学佛。一周之后,刘女士从大悲寺回到湖南。回来时,几乎变了个人似的面无表情,刘的亲属说,此后,刘女士上对父母下对孩子都是不屑一顾。在刘女士的心中只有‘佛法’没有亲情。在家待了几天后,刘女士未经家人同意,悄悄带着自己的全部存款再次前往辽宁。至今一去不回。”

该文还对大悲寺的修行方法如“燃指供佛”、“日中一食”等表示了质疑,网帖还称:“居士们在师傅的监督下‘听话’、‘干活’,居士们的手机被没收,无电视、报纸等与外界的信息沟通渠道……正常人是无法理解大悲寺的居士们不爱惜自己的生命而甘愿过奴隶般的生活的”。

羊城晚报记者随后联系到此文作者、湖南媒体人士李根,李根表示,该文确为他所写。“为了不对当事人造成伤害我还改了她的名字。”“我现在感觉自己就是农夫和蛇的故事。”

刘女士的真名为唐燕飞。

恐惧之心 居士修行只为“成佛”

家住湖南长沙的唐燕飞共5个姐妹,她是家中的长姐。“她一直都很照顾我们的,去了大悲寺之后就不同了。”唐燕飞的妹妹小唐如是告诉羊城晚报记者。

这种情况在李根的网帖发表后表现得最为强烈——唐燕飞从辽宁赶回老家,绝食三天以死相逼,要求家人消除李根的网帖给大悲寺带来的负面影响。

14日晚,小唐以家人的名义,在网络上发了一篇针对大悲寺的公开信——她希望大悲寺能够“放过”自己刚刚年过40就已满头白发的姐姐,让她离开“日中一食,睡四小时”的不正常生活,好能让身体本已不好的她先好好治病。

唐燕飞同晚实名在网上发了一个帖子,对李根的文章进行反驳,称其文中多有不实,同时称自己前夫张先生在接受李根采访时也对她进行了诬蔑。而李根随即回应,逐条进行了批驳并表示:“现在唐燕飞否认她家人的说法我可以理解,如果我真弄错了,她的家人可以起诉我。”

两者势同水火。

对于后来唐燕飞的声明,李根认为并非出自唐燕飞本人之手,因为唐燕飞文化不高,写不出逻辑那么清晰的文章。李根怀疑那篇文章是有高僧在背后指点。

记者多次努力联系唐燕飞,但其都没有回应。

唐燕飞的内心深处到底是怎么想的?小唐这样告诉羊城晚报记者:“为了了解她不顾一切(连死都不怕)去做这些事的原因,我试探性地问她‘为什么要这么做呢?’她向我说了这几句话‘不到大悲寺修行,人死后就会进地狱,并且有三百多把刀子插进你的身体,如果现在去修行就可以成佛’,我还问她‘你就为这 个?’她说:‘不为这个,受这样的苦我发神经啊’……”

支撑她苦修的竟然是发自心底的恐惧。

古寺生活 只睡四小时半夜“抓虫”

唐燕飞等居士在大悲寺下院到底过着怎么样的生活?小唐说,为了了解情况她曾两次到大悲寺去“体验”。“早上2点钟起床,把大米摊到桌子上抓虫子,为 的是把虫子抓出来避免‘杀生’,有时也挑黄豆,这样要弄到5点至6点。然后开始劈柴,柴是冬天烧炕用的,现在寺里在建房子,有很多居士都去盖房子了,干的都是很重的活。我姐很辛苦,每天要拿斧子劈柴,得从天亮劈到天黑,中午一般休息半个小时。”

“那边睡觉时间太短了,一天睡四个小时,一天吃一餐。十一点开始吃,分两轮。吃的东西一样,有米饭、水果(我去的时候是黄瓜),饭菜很难吃。蔬菜是白菜、豆腐或菠菜,只用水和盐煮一下而已。有些人怕肚子饿,所以一次吃很多,大家都暴饮暴食,没办法,怕饿。我最多一次吃了四大碗,碗的大小比我们平常吃 米饭的碗大两三倍。”

关于捐款,小唐表示这个话题在大悲寺上下院都是个禁忌话题,只有特别熟的人私下里才有可能提起。“那些居士们跟我说,捐钱的,下辈子就能当富翁,捐得越多越有钱;捐花的,下辈子就会变得很漂亮,捐得越多越漂亮。有个居士跟我说她捐了大概10万块钱,有个居士在大悲寺住了一段,她身上的钱都花完了,特意给家里打电话让汇款1000块钱过来,都在那里买了花捐了出去。”“我姐没跟我说,她们说捐赠的事不要跟别人说。她说如果说了会有人来害你。她很害怕这种,不知道是不是大悲寺的影响。”

对于唐燕飞捐款200万元的事,小唐告诉记者,那是家里人根据她的手头存款的情况计算出来的,应该是准确的。“现在她又想卖别墅,谁也阻止不了她。”

小唐的这些说法,也在其他网帖中得到了印证。“试了该寺的两顿午餐,每天的菜谱基本上是豆腐拌白菜、水煮土豆、盐水萝卜条,没一点油味,连盐味也没有,吃起来就想吐”,另一名质疑大悲寺的发帖者表示,“这里的常住居士的睡眠和休息时间每天只有4个小时……如此修炼,没有一点科学根据。我观察了与我擦肩而过的居士,脸上没有一点血色。可怜我那女同乡,40刚出头就已绝经,形容枯槁……”

寺庙回应 捐赠自愿苦修是必要

对于包括唐燕飞事件在内的诸多质疑,大悲寺有何说法?记者就此专访了大悲寺下院住持妙融。

关于最早质疑的捐款,妙融表示居士有钱愿意捐给寺庙是很正常的,这些捐赠都是自愿的,“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对于大悲寺下院佛像前所放置的“禁止放钱”的牌子,接受捐赠是否与此相悖,妙融表示:“居士之间互相委托(向寺庙)捐赠是他们自己的事,比如一个人委托另一个人捐一朵大花,这跟我们没有任何关 系。”妙融强调,“不捉金钱戒”仅仅是对出家人适用,居士并不适用这一戒律。

就唐燕飞事件,妙融表示:“唐燕飞已经离开了,这是她自己家的事。她澄清的确实是事实,我们出家人不打诳语。外面的人不清楚,她在寺庙是自由的,没有人逼迫她,想来就来,想走就走。不是网上说的那样。”

对于唐燕飞家人的做法,妙融说:“她家人这样也是正常的,佛法不会因此怪罪她的家人的。”妙融称,想要到大悲寺修行的条件是要先把离婚证办了,再到派出所开具相关证明,此外还要出具父母的同意书。而想出家的居士在正式出家前有一个考验期,这个考验期可能是两年、三年也可能是五年。之所以设置这个考验 期,就是锻炼居士的真心、耐心等。“(唐燕飞)还没有正式出家,她还在考验当中。”

具体谈到唐燕飞的捐款,妙融说:“她出家时是没带财物,我们见到她时只有身份证、离婚证和父母同意证。身无分文。……她的那些(捐款),我没看见。但不能说我没看见就说人家没捐,捐也是她自愿捐的,咱也没强迫你去捐的。佛门三宝有愿意捐款的也是正常的。”

而对于每天只睡4个小时的苦修方法,妙融表示那是修行的需要。

来源:金羊网-羊城晚报


本文内容于 2013/8/23 21:48:24 被122师广播员编辑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