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债务危机的风险在乡镇

不要二分法 收藏 4 321
导读:中国债务危机的风险在乡镇      谁是谁非任评说      中国6月银行拆放利率暴表以后,对于中国金融危机的重视多了,对于中国政府的债务危机的炒作也多了,中国财政部审计署等部门也到地方去查了,还列举一些中国的省市县的财政收入严重收不抵支,严重的危害了经济发展,达到GDP的100%以上等等,但对于这样的炒作,本人认为是转移了方向,对于中国的债务危机真正的危险不在这些省市县的地方政府,而是在更基层的乡镇地方政府甚至村委会!      中国省市县地方政府的债务虽然高,但是总体而言还是有资

中国债务危机的风险在乡镇


谁是谁非任评说


中国6月银行拆放利率暴表以后,对于中国金融危机的重视多了,对于中国政府的债务危机的炒作也多了,中国财政部审计署等部门也到地方去查了,还列举一些中国的省市县的财政收入严重收不抵支,严重的危害了经济发展,达到GDP的100%以上等等,但对于这样的炒作,本人认为是转移了方向,对于中国的债务危机真正的危险不在这些省市县的地方政府,而是在更基层的乡镇地方政府甚至村委会!


中国省市县地方政府的债务虽然高,但是总体而言还是有资产进行保障的,这里我们地方政府的负债主要是投资于土地开发和基础建设,这些投入是有相应的资产的,偿还债务也是可以通过资产的变现和经营收入来取得现金流偿还的,这一点与西方的政府是完全不同的,西方政府是没有财产要完全依靠税收来还债的,对此西方是信用债务我们是抵押债务,这样债务性质的差别被西方操纵的媒体有意失明,这样的炒作就是有恶意的嫌疑。


但是中国的政府不光是省市县的政府,还有镇乡村三级呢!我们把他们叫做基层政府,这三级的基层政府也在大量的负债,他们也有融资需求啊!但他们的负债没有足够的进入我们的视野,也没有进行足够的统计和调查,我们的审计是只到县一级政府,镇乡村政府是不审计统计的,不过他们的聚沙成塔总量计算起来是非常巨大的,应当不比省市县政府少,这等于是少算了几分之一的政府债务,这个黑洞必须得到重视。乡镇的政府负债很多是间接的,尤其是我们当年大量发展了乡镇企业,这些企业与镇乡村的政府是紧密联系的,乡镇企业为集体所有制,与当地的老百姓息息相关,这些企业的上级主管部门就是镇乡村的政俯,而且他们有一些没有改制的还是基层政府的无限责任企业。这些企业的负债之庞大是我们无法小觑的!而且乡镇企业负债率之高也是中国的特色,企业的负债率可以接近100%。而乡镇企业负债与乡镇政府负债二者是捆绑的,乡镇政府的收支也有很大部分是依赖乡镇企业的。


对于乡镇企业负债,在当今实体经济不佳的情况下,最受到压力和亏损巨大的,就是在竞争激烈甚至过度竞争环境下的乡镇企业。我们现在搞的治理整顿淘汰落后产能,基本被淘汰的都是乡镇企业的产能,这样的淘汰导致的直接结果就是乡镇企业的资产变成被淘汰的废铁在资产负债表的资产项下消失,会让大量乡镇企业资产负债率大幅度提高甚至直接变成资不抵债!因此实业不佳和淘汰落后产能的背后,是可以伴随着乡镇企业大量破产和乡镇政府负债的暴增的结果的!在中国经济所谓的产业升级和经济转型当中,乡镇企业是受到压力最大的。


我们现在有很多政策在限制地方政府的行为和地方政府的负债、投资需求等等,但是对于镇乡村的基层政府这样的限制却是没有的,基层政府是有自己资产的独立运作权的!比如村政府对于自己的集体土地的使用权等等,这些基层政府可以掌握的资产是巨大的,他们的实际运作能量是巨大的,而他们的投资则被限制和管理的并不多,基层政府开办乡镇企业是得到支持的,而他们的行为也与当地老百姓的财产息息相关。


在经济好财政刺激的大干快上中,这些基层政府及其乡镇企业的投资增长也是巨大的,但他们的投资效率和规模则是有限的,经济不佳时的压力是更大的。面对财务压力,这些基层政府的财政来源不像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都有一定的财政权,现在博弈的是中央与地方的分税制,基层政府根本没有这些权力,他们财务出现问题搞的就是乱收费,在乱收费被限制以后,他们干的就是融资借贷搞投资,以投资收益维持政府运转,这里他们与乡镇企业的结合非常紧密,在这些政府缺钱时,乡镇企业即使是经济不好在亏损也会给政府融资,而政府则给这些企业相关的担保,导致这些企业的负债与政府是完全胶合在一起的。现在经济不好基层政府的开支就是靠其乡镇企业融资维持,这样的负债会不断的扩大和不可收拾。


对于乡镇级别的负债问题更大的关键还在于利率的高企,省市县是有自己的融资平台也可以给相关地方金融机构施加压力取得银行贷款和信托,但对于镇乡村这三级的基层政府,对于金融机构是完全弱势的,他们的融资需求只有通过提高利率来取得金融机构的支持,因此这些负债大多都是高利贷,在经济好的时候高利贷本身就问题多多,经济不好的时候肯定是难以为继和无法持续的,而且这样的高利贷还有合法化的趋势!如果是省市县的政府负债,利率是银行利率还可以承受,即使是搞的信托理财的借款,理财等也是不保本的,政府的融资平台公司是有限公司是可以破产的,如果谁借高利贷则不受法律的保护!


但乡镇企业的负债是不同的,我们在前面政策的支持下搞起来了小贷给公司,法律是允许这些小贷公司的利率是银行贷款利率的四倍,另外还有合法形式的手续费评估费律师费等,实际利率能够达到基准利率的5倍以上,这个利率是可以达到年息30%以上的,在西方7%以上的利率就被认为是长期不可持续的,中国经济的增长速度也就是7%快的10%,远远低于这个利率水平,根本是难以为继的。我们说上海银行间拆放利率一度高达30%是匪夷所思,可是谁会这样高的借贷呢?这才是需要思考的方向。实际上的小贷公司的借贷实际利率就是有30%,这么高的利率已经合法的存在于金融体系内了,当然会在压力时在银行拆放时出现!


对于高企的利率,我们应当看到的是影响企业最大的是实际利率,在当初很多政府借贷的时候我们的PPI是接近9%的,银行贷款实际上是负利率,信托理财10%的利率也是很可以接受,而且经济好收益也高,但现在PPI一直是负的2-3%,导致企业的实际银行利率已经到了10%,理财信托则更在15%以上,这样的金融机构利率实际上就很难以接受,省市县的政府承受这样高的利率以后则会对于下面企业上缴收入有更高的要求和节流各方给镇乡村的拨款,对于基层政府的压力就更大了,再加上乡镇政府及其企业本身的实际利率负担加重,进入实际破产的状态是正常的。


更在最近我们看到中国激进的利率市场化搞的方向也是有问题,对于农商行是不设贷款利率上限的,农商行的客户基本上也是乡镇企业!这些合法的高利贷、准高利贷在经济不佳的时候借给乡镇企业,目标就是背后乡镇企业的乡镇政府。这里一些骗子和吹鼓手搞的所谓的金融改革刺激小微企业的政策,背后是瞄准了中国的基层政府,这些高利率在经济不佳和小微企业压力巨大的情况下怎么可能赚钱而且被趋之若鹜呢?放贷者不是傻瓜,背后就是有基层政府来买单的,与其这样为什么不政府直接刺激,直接刺激也没有这些人的高利率收益啊!搞所谓的市场替代政府行为,最终还要政府买单的同时算上高利贷的利息!书斋里面的政府御用专家成为市场经济自由派脑残以后就是容易被忽悠。这里我们要充分认识一些“市场化”银行“赚的都不好意思了”的背后是什么!


由于合法的高利贷存在,与非法高利贷是完全不同的,非法高利贷破局以后的资产清理非法利息等不会被承认,政府不会被绑架,但合法的高利贷是不同的,政府相关人是责任被绑架其中的,这样的结果就是他会不断的借贷掩盖责任,会不断的借心债还旧债把利息计入本金,这样的结果就是负债不断的扩大,而且在每一次新贷以后利息进入本金还被实际计算了复利,算复利的高利贷驴打滚是非常可怕的,中国的基层政府和乡镇企业的负债现在就在这样的驴打滚之中,负债的规模还在不断的暴涨!而在这样的高利贷合法化和基层政府承担风险的格局下,外资热钱的进入也变的肆无忌惮,这也是合法与非法之间的重要差别,再非法的情况下外资热钱大资金是难以进入的,但变成小贷公司和所谓的金融创新甚至是农商行存款等让之合法了,热钱就可以大规模进入了!


2012年底和2013年初的资金大幅度涌入是值得怀疑的,当时就是小贷等金融创新最火热的时候,因此对于这一个政策背后的实际效果如何,是需要反思的。在高额利率和经济低迷收益萎靡下,这样的暴涨就是一个庞氏骗局,这样的庞氏骗局中国经济再好也顶不住的,中国的经济发展都被高利贷者渔利了,老百姓收入得不到提高,基层政府限于债务危机,未来怎么办呢?!


而中国还有一个特点就是只要有现金流付息,这个庞氏骗局就会继续下去,因为谁也不愿意在我的任期上破局,只要我的任期上没有问题,再高的利息和负债都是下一任的事情,而且在本来已经高企的债务和利息上我也必须再融资再建设,因为这样干明的有政绩,暗的有灰色收入,就算我不贪,裙带们也要满足一下的,因此这样的经济上的庞氏骗局就演绎成为政治上的庞氏骗局,为了保一群官僚的官位,也要不断的借债融资下去,然后是寄希望不要在自己的任期上出事就好了,这样的故事已经成为基层社会的政治经济学,这个潜规则的存在也在客观上加剧了基层债务泡沫的发展,并且把危机隐藏起来直到再也藏不住为止。


对于基层政府的负债更关键的是社会效应问题,省市县的政府负债面对的很多是机构和有钱人,出了事承受能力是相对大的,但基层政府镇乡村的债务危机爆发受到影响的则大都是当地老百姓和低收入人群,在基层老百姓的存款也裹挟在里面,这些合法的金融机构如信托公司、农商行等股权控制权已经被渗透,可以合法吸收老百姓的存款,然后贷款承接小贷公司的债权等让富人先走高利贷者先走。基层老百姓的债务承受能力是非常有限的,可能会因此失去一生积蓄,这也是我们为什么对于基层非法集资严厉处罚的原因!而乡镇企业也是乡村就业和农村剩余劳动力的主要出路,他们的债务危机也直接影响中国最基层的就业,就业如果再出问题没有社保低保的农民工就是更大的社会问题。因此对于乡镇等的基层政府及其企业的债务,对于中国社会稳定的危害是巨大的,这个层面已经不仅仅是经济层面更是一个政治层面!


在中国巨大的社会压力下,这些人放贷也是有目标的,他们要以这样的压力倒逼所谓的“改革”,他们所盯住的就是基层政府的资产,基层政府的资产最主要的就是集体土地!乡镇企业负债虽然高但是一般都占有着不错的集体土地,搞土地的所谓的私有化改革和流转,他们是早准备好了子弹的,如果这样的“改革”实施,就是这些高利贷者的饕餮盛宴,大量的乡镇企业占用的集体土地就要到这些高利贷者的手中了,这就是一些人保护私产搞宪政和土地私有化的真相。而中国基层政府的债务已经累起来了,更关键的是这些债务是高利贷,随着时间的推移肯定是还不起的,最后就是倒逼你的私有化。这样的“改革”一词是被夹带了私货的。前面的小贷公司合法化,合法的给基层放贷高利并转嫁到基层政府,就是所谓的金融“改革”的结果,盯住土地私有化要占有土地等是一系列的有计划的行动,中国土地如果再一次的兼并到极少数人手中,最终将是国家的覆灭。


中国的核心资产一直是外国资本觊觎的目标,尤其是在美联储等西方国家大量印钞之后,这些钞票是要买到资产才能够实现真正的财富价值的,这些钞票所代表的资本和热钱在全球当中能够购买的大宗资产只有中国的公有制资产,这些资产我们可以注意到省市县的地方政府在上一轮国企改制当中已经私有化了所属大量国有资产,省市县级的地方政府资产是不多的,而中央政府的央企等核心企业要私有化是有难度需要立法等程序的,最容易也最大的资产就是集体土地,这些资产都掌控在镇乡村级的基层政府和所属乡镇企业当中,这些资产是分散的,基层政府有巨大的经营权,是最容易流失的,我们以前总讲国有资产流失也关注于国有资产的流失,但对于集体资产的流失,对于集体土地控制权的流失则没有声音和重视不足,这样的不足早已经成为了金融大鳄的猎物目标。


我们要搞城镇化,城镇化的背后就是乡镇政府和乡镇企业的土地,我们要保持国家的安全,18亿亩的红线是不能动的,能够进行城镇化的农村建设用地实际上是在镇乡村基层政府和乡镇企业的手里,现在各路资本和外来热钱通过高利贷和基层政府的债务危机,合法的将未来中国经济发展所必须的土地资源廉价的拿到手里,我们的崛起和城镇化进程就要再一次的被渔利,老百姓将再一次的不能分享我们的经济发展成果,社会贫富分化将进一步的严重,中国的财富将要外流,这是中国当前最重要的战略问题。


综上所述热炒省市县地方政府债务问题是转移视线,掩盖了镇乡村基层政府的债务问题之迅速发酵,等这些问题发酵到不能收拾,个别人的渔利成为了暴利,他们颠覆中国崛起进程就达到了。因此对于中国债务危机风险的当务之急是搞清楚基层负债的情况,把基层利率压低下来不让高利贷者渔利,对于一些害群之马要严厉惩处,控制基层负债的使之不再不断扩大,必然的时候要让金融机构破产和救市,要严惩一些违规者,这已经不是刺激经济的问题了,而是维持社会和政权稳定的大问题了,这才是中国当前所遇到的核心问题和风险,中国乡镇基层政府及其企业的负债不能再隐藏着发酵了。中国债务的核心问题不在中央政府也不在地方政府而是在基层政府,所谓的中央与地方的财政博弈被忽视的是基层政府的现状和不断发酵的问题,中国之大,基层问题才是根本。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