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忘的战争--对越自卫还击战亲历记

一、 远 征

1979年的1月1日元旦节,天刚蒙蒙亮,周围的物体都还有些辨认不清。我和往常一样,习惯往驻地大米加工厂方向小跑锻炼。这时,迎面来的我371团刘新生团长先看见了我,给我打招呼:“老方,近日你观察形势没有?”我近日一直忙于部队的战救技术训练,虽有所闻,但还没有想到形势变化如何,就没有马上回答。这时,团长又说:“我从收音机、广播和报纸上得到的消息分析,最近的国际形势可能要突变;作为军人要高度警惕!”

我听了,边分析团长的话边回答:“请首长明示,我卫生队在目前的形势下,应做什么准备?”

团长说:“上级的没有下达指示之前,部队照常进行应急训练,作为团卫生队,则要把战地救护、防毒气及四大技术(止血、包扎、骨折固定、搬运伤员)作为重中之重加强训练。”我们42军124师这支部队是战斗值班的全训部队,一听到团长的话,给我的感觉是战争可能即将来了。

第二天,也就是1979年1月2日的上午八点半钟,全团排以上干部集中在团部大会议室听关于目前形势的动员报告。在听团长的动员报告的时候,大家好似听到了爆炸新闻一样,脖子伸的长长的,都全神贯注,除了团长的讲话声音外,会场内非常肃静。团长指示:“从现在起,部队进入一级战备,同时要抓紧战前蹬车训练;要开的动,打的准。动作要迅速,人走家空,片纸不留。散会后,各单位养的家禽家畜可以宰杀给部队改善生活。”接着张政委反复强调说:“一级战备,就是即将进入战场,各单位要给连队做好思想政治动员工作,从思想上做好打仗的准备。对随军家属和驻地群众一定做好保密工作,防止造成恐慌。特别是家属,当你离开家时,不能哭哭啼啼送行。从即日起,中断通信。”部队随即迅速行动起来。散会的当天下午,我将卫生队的分类组、抗休克组、急救手术组、物资保障组等各项工作交给陈观和付队长和谭双林指导员负责训练,我仍然下到部队检查督促各营卫生所的战救应急准备工作。

部队驻广东省惠州小金靠公路山边一侧,分布长约三公里左右。各单位杀猪宰鸭忙的不亦乐乎,到处可以听见猪叫鸡鸣,热闹极了。连续一周的充分准备,我371团于1979年1月9日晚12时突然接到命令蹬车出发,全部摩托化开进,排序是:一营,三营,团直,后勤,二营。晚上12时,人们还在梦境中,群山一片寂静,部队静悄悄出发了。天亮时,有的家属还不知道自己丈夫哪里去了,有的孩子还在问自己爸爸怎么没回家吃饭。当天亮的时候,我们部队到达广州市郊叫新塘的地方,部队3000多人,每车40人,两车之间间隔50公尺,加上生活用车等近150辆车;长长的车队一眼看不到头,像一条绿色的大蟒在公路上行进,实在是非常壮观。车上的战士有的打瞌睡,有的在抽烟,有的在哼小曲,也有的战士一言不发……部队的情绪基本上还是乐观饱满的,我和他们一样,不知道我们要开拔到什么地方去执行什么任务。

经过广州后直奔广西,途径新塘,桂林,十万大山进入凭祥。一路的风景给我们消除了疲劳,增添了好心情。特别是路途中经过桂林的时候,“桂林山水甲天下”,确实迷人。拔地而起的石峰,峭石林立的山崖,随车的前行从眼前慢慢消失在天际边。进入十万大山,茂密的森林,刚经历冬寒初醒,群树随风摇曳,仿佛向我们点头;一群鸟儿在空中鸣叫,仿佛祝我们走向胜利。给我的感觉,广西的十万大山比我家乡的八面山地域要宽大。据说当年十万大山上的土匪非常狡猾,为消灭土匪,解放军是千辛万苦,也出了不少的战斗英雄。高山上是原始森林,没有人烟,然而现在却成了旅游的胜地。

出发的第五天,进入广西凭祥。下午3时,看见公路两侧源源不断的众多友军徒步与我们同样的方向一同开进,全副武装,气势庞大,当时我是热血澎湃,心想:有这么强大的解放军,没有什么战胜不了。到达龙州那贯生产队,也就是我部卫生队的宿营地。此处属于山区,群山秀丽,处处清水秀。当地优美的自然环境,给我脑海里留下很深的记忆。当地的边民虽然语言不通,从他们的表情和行动来看,却对解放军关怀备至,特别热情。每家每户都把最好的房子让我们住;把最好吃的东西留给解放军。我们在短时间内由陌生人变成有深厚感情的熟人。我们卫生队的干部战士和整个部队一样进入野外的军营生活。有的连队与当地群众进行联欢,歌声响彻云霄。当地群众常挂在嘴边的话就是:军民团结一家亲,解放军是亲人。

我卫生队驻地那贯生产队,四面环山,在两山之间,人们可以自由的对话,如果要见面,俗话说“看山跑死马”,有的要大半天的时间。大山的正前方约50米处是一条通往越南布局关的简易公路,两山山脚之间有一条小溪,小溪水清澈透明。在大山的岩缝里有一种珍贵的补肾药材——蛤蚧,当地群众对此动物不了解,经常打死后丢掉。我见了觉得可惜,经过我们宣传发动后,群众见到蛤蚧后捉住送往卫生队,我们卫生队以市价收购,边民也满心欢喜。

当地边民性格爽直开朗,大方乐观,很少见到愁眉苦脸的。整天都听到山歌在深山里回荡。边民生活简朴,大多数家里没有很好的家具,全家人的衣物都放在一个大竹篮里。煮食物的用具也比较简陋,在生铁三脚架上摆一个鼎罐,就在火坑里煮食物。将几十公分的树锯成40cm左右高,就是凳子了。房屋一般是两层,修建房子的材料多是竹子,大部分是瓦房,有些还是茅草顶。一楼用来养家畜,二楼用来居住。一楼喂养家畜,蚊虫可想而知的多,房里竹床上也没有蚊帐。我当时问生产队长,晚上没有蚊帐,是怎么能安然入眠的?他回答说祖祖辈辈都是这样过来的,习惯了。

在边民家做客,由于风俗习惯的不同,要许多注意的地方。一是在人家家做客时,可随意和其家的姑娘开玩笑,但其家的媳妇是不能随便开玩笑的;因为媳妇是自己家的,而女儿姑娘将来是别人家的。二是边民请客,有请必须到场,否则是有藐视他的意思。一天下午,我卫生队驻地的生产队长请我、谭双林指导员和陈观合副队长三人前往做客;当时我很有顾虑,因为我们不了解当地边民家的生活习俗习惯;但不去又不行,关系到军民关系,硬着头皮也要去。我们到了主人家,主人非常热情的招呼我们。菜摆上了桌子,三菜一汤;一小脸盆猪肉,一小脸盆萝卜干,一小脸盆青菜加豆腐,一小脸盆蛋汤,酒就是当地的地瓜酒,有一定的度数。我们三人加上主人家二人围桌而坐。开餐时由主人和其妻子用汤匙给客人喂酒,先给我,然后依次每人喂一勺。吃饭时,主人给我们三人每人夹了一块大肥肉,这块肉大概有二两左右,夹在筷子上都颤颤巍巍的。当时谭双林指导员对我笑了一下,意思是:“老方,这块肉你是奈不何的,肯定是吃不下的。”我的确有些吃不下,但考虑当地的风俗习惯和军民关系,坚决吃下去。没想到,主人家做菜手艺很好,肥肉虽然大,吃下去却不油腻,又香又脆,连续吃了两大块,上述程序走完后,主客就可以随意吃菜喝酒。大概40分钟后,因考虑到部队战训,我就装酒醉辞别,待谭双林指导员和陈观合用餐完毕回来,已经是晚上6点钟了。主人家的喂酒当地方言是“根酒”,也就是我们所说的喝酒。(一)


本文内容于 2013/8/23 11:24:47 被海边的贝壳1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size=22][size=14pt]一千三百公里的中越边境线上,热闹非凡,军民团结的气氛日益增涨,部队的战训日益频繁。而长期来,我国边民们饱受越南特工队和越军的欺负,越军经常越境袭扰,在我国境内打杀边民,边民不得安宁。小股越军和特工,趁边民在地里耕作时用机枪扫射,将人、畜打倒在地。学校正在上课,他们向学校投掷手榴弹。越军和特工烧杀抢掠边民,在水井里放毒,炸毁公路和车辆,无恶不做,边民对此愤慨至极。在我边境线大军压境的情况下,这种状况时而仍有发生。越南当局对柬埔寨进行毁灭性的打击,又对我国边境不断进行袭扰,充分暴露了当时越南当局的野心,妄想在东南亚地区称霸。部队的政治工作做得好,组织边民进行控诉,极大激发了干部战士参战的决心。“打到越南去!收回我国土!保边境安宁!”的声音一浪高过一浪。对越南当局和越军破坏行径的忿恨在干部战士心中扎根很深。[/size][/size]
[size=18][size=22]我部来到中越边境线上已经20天左右,在这短短20天中,部队进入适应山岳丛林作战训练。为了适应越南山地的地形地貌和气候变化,部队组织各单位人员全副武装在高山、丛林、石头山等徒步训练。每人都穿上防竹签的铅板解放鞋(有的同志说钢板鞋),开始走路不方便,脚底下比平时硬,容易跌倒,经过在高低不平的道路和溪沟山林反复行走方适应。[/size][/size]
[size=18][size=22]我团干部战士参战的情绪很高,“打出国威、打出军威”,将自己的生死置之度外的情绪高涨。从思想上、行动上、装备上已经做好充分准备,如剑拔弩张,只等命令下达直扑战场。但是部队参战的士气高昂,却都没有打仗的经验和体会,在没有真正听到枪炮声之前,包括我的心情都是极度紧张的。有个连队的一名战士在晚上午夜站岗,由于心情过于紧张,听见风吹树叶的声音立即开枪射击。听见枪声后,该连在三分钟内全体干部战士手持武器冲出营门,查证后是风吹树叶而不是敌袭,是一场虚惊。有一单位个别干部怕战,临阵逃脱,三机枪连原副指导员王某,在月色明亮时查岗自伤。当时枪响后他大喊:越南特工来了!还指出特工向右侧山上跑了。团部紧急通知右侧山后五连、六连紧急应对,堵住各个路口;同时命令机枪连和八连包围搜山。通宵未眠,直到早上八时后,还没有发现敌人行踪。伤者送到团卫生队进行包扎治疗,在包扎时发现该伤者的伤口不妥,有自伤的可能。伤口左足背,如果是敌人开枪,为什么不打上身及头部?按伤者自述是从背后开枪,为何伤道走向不对?后来师保卫科来人将他带走,进一步查实。后来听说是自伤,被送上军事法庭,开出党籍、军籍,判了刑。[/size][/size]
[size=22][size=14pt]随着时间的推移,形势越来越紧张。1979年2月11日下午,友军传来令人很愤慨的消息。某师侦察连黄副连长于当日下午4时许带领3个炊事兵给前沿边境部队送饭被俘后叛国投敌。当时,3个炊事兵挑着饭菜和开水在黄副连长带领下徒步往前沿岗位。离国境线约相隔50米左右时,黄某对炊事兵说:“你们在这等一下,我先上前侦查一下敌情,我发了信号你们就上来。”三个兵亲眼看到黄某朝边境走去,于是三个兵就地等待信号。中越边境,有的地段与越南仅一墙之隔,有的是一丘(小土丘)之隔,有的是一河之隔;距离非常近。他们看见黄某越境时突然被一伙越军女兵抓进一个边境线上的茅棚里,越军女兵还发出哄笑声。约10多分钟后,黄某被反绑,四个女兵用冲锋枪押着往越南方向行走,上了一小山岗后下山就看不到人了,紧接着在山岗那头“啪啪啪”响了三枪。附近边沿的部队同样看到了这个情况,但当时没有命令,无法出国境,我部不能开第一枪。此情况被逐级上报,约一小时后,上级将此情况返回到各部队,认为“此副连长不是英雄就是狗熊”,现在还不能定论他是英雄。事隔两天后,2月13日的中午,政治部门监听的同志说“美国之音”公布了,说“某师侦察连副连长黄某,在越南国土上生活的非常好,到处演讲作报告……”真相不明,黄某作为某师侦察连副连长,他对全师甚至战线上的战略部署和作战的意图是了解的,如果真的投敌,造成的后果是不可估算的。所以,上级决定改变原来的战略部署,原来125师从布局关开进的路线和我124师向水口关开进的路线进行对调。我124师是担任全国战斗值班的全训部队,是专门打硬仗的部队,干部战士的军事素质和政治素养都很高。早在抗美援朝时124师这支过硬的部队让美国人吃尽了苦头。在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中,这支有优良作风的部队守必克,战必胜,取得了辉煌战果,的确是腿上绑铜锣,走到哪里响到哪里的。[/size][/size]
[size=12][size=14pt]二、兵[/size][size=14pt] [/size][size=14pt] [/size][/size]
[size=22][size=14pt]我团和其他兄弟部队一样,于1979214日上午,在那贯地区开了战前誓师大会,会议时间约2个小时。师团首长作了战斗动员报告,在会上有营、连干部战士代表作了表态发言。通过誓师大队,进一步激发了参战部队必胜的信心和决心。会场在野外山谷,这么多部队在那里集中,庄重严肃,很有震慑力。“打到越南去!捍卫我尊严!保护我边民!”口号此起彼伏。部队进驻那贯月余,在政治上、军事上、组织纪律上、气候适应方面进行了严格的适应性训练。我124371团卫生队参战人员34人,其中有队长、指导员、副队长各1人;助理军医2人;司务长1人等干部10人。战士24人,包括参战卫生员12人;正副班长各1人,文书1人,通讯员1人,司机1人,炊事员4人;上士1人,驿手4人,马匹2匹,救护车1台,战救器材四个基数。携带的武器有手枪10支,冲锋枪2支,步枪2支。负责全团的战伤救治和防病工作。各营卫生所所长兼军医1人,助理军医1人,卫生员4人,挑夫1人,携带0.5个基数的战救器材。各连配备卫生员1人,各班配备卫生战士1人。当时对卫生战士进行了严格的战救训练,对全团指战员进行自救互救训练,给每一名参战人员发放1个急救包或者四头带1个;仁丹1包,清凉油1小瓶,防毒针剂1支。(二)[/size][/size]

本文内容于 2013/8/24 9:10:38 被海边的贝壳1编辑

请教各位大侠,此文章内容很多,是一前辈的亲身经历,要陆续不断的发出,,,请问:我现在不会操作连续发帖,只好在原有帖子的回复栏里继续发帖。请不吝赐教:要如何操作连续发帖?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