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二战日本军官为强奸罪行狡辩:勇敢强兵才搞女人

核心提示:说到这里,他喝了一口水,又说道:“搞女人的士兵即所谓强兵,勇敢的士兵。身为下级干部的连、排长,对这样的士兵不愿意撒手。因为一撒手,就会影响到自己的战功。”

二战日本军官为强奸罪行狡辩:勇敢强兵才搞女人

本文摘自《随军慰安妇》 作者:[日]千里夏光 [译]林怀秋 出版:湖南人民出版社

在福冈市西K茶屋町,有位叫麻生彻男的妇产科医生。地点在东公园一带。经福冈民间广播报道部的一位朋友介绍,我才得以认识麻生先生。朋友是听说我在收集有关慰安妇的材料,才告诉我的。那位朋友说:“确切的情况,没见到麻生先生本人不知道,但他作为军医,好像给头一批陆军慰安妇检查过身体。”于是我乘坐飞机飞往福冈,去拜访这位麻生彻男先生。

麻生彻男是一位剪着小平头,初上年纪的人。他开了一所妇产科医院。据说在业余时间他也曾担任过助产士学校的老师。1937年中日战争开始时,他应召作为军医少尉被送往上海战线,在战败之前经历了许多战争。

寒暄之后,他一边喝着美丽的胭脂色的红茶,一边对我说:

“如您所说,我和另一位妇产科医生一道,给第一批慰安妇做了身体检查。她们在军队的管理之下,虽然不是军人和军中文职人员,但身在军队机构之中。我还记得当时自己很纳闷,在战场上为什么需要这样的女人,军队中为什么有这样的女性?地点是上海战线,时间是1938年早春。详细日期已经记不清了。”

麻生原军医的这番话,我还是头次听说,出乎意料。按照他的这番话,在1938年早春的时候,那堂堂的陆军就以军队的名义保有这样的慰安妇了。军方有卖春的女人,绝不是件光荣的事。不,毋宁说作为天皇的军队,如能避免,更应该极力避免才是。这里,我们不妨对中日战争本身做一回顾。中日战争众所周知,于1937年7月7日夜间爆发于北京郊外,一开始被称为“华北事变”,但在同年8月13日夜,如同癌的转移一样,扩散到了上海。

更加详细点说,7月7日日本在北京挑起战端的情形,更是众所周知。1937年7月7日傍晚,日本陆军“华北驻军”第一团第三营清水连在龙王庙附近演习时,遭到了数十发子弹的射击(见该团战斗详报)。连长当即命令部下中止演习,在点名时,发现少了一个人。团长判断这个人有可能被击毙了,于是出动了一个营的兵力。团部要求宛平县城的中国县政府对射击一事进行认错和调查,但在得到答复之前,营部(一木清直少校,后来在瓜达尔卡纳尔岛战死)就下令向该城发动炮击。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