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内曝演出经济潜规则:演员漫天要价——官员吃回扣...

122师广播员 收藏 0 108
导读:原标题:业内曝晚会官商合作利益链:政府出价拿回扣 近几个月以来,刘兴(化名)没有往年那么忙碌,这名曾参与过亚运会、奥运会等诸多大赛开闭幕式的策划人对于这种“半休整”的状态非常享受,“这当然是好事,给市场一点时间,市场的终还是要归于市场的手段来调节。” 她所说的好事是指中宣部、财政部、文化部、审计署、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本月联合发出通知,要求制止豪华铺张、提倡节俭办晚会。 一台晚会,究竟可以“省下”多少钱?第十届中国艺术节(下称“十艺节”)开幕式给出的答案是:5000多万元。近日,“十艺节”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原标题:业内曝晚会官商合作利益链:政府出价拿回扣

近几个月以来,刘兴(化名)没有往年那么忙碌,这名曾参与过亚运会、奥运会等诸多大赛开闭幕式的策划人对于这种“半休整”的状态非常享受,“这当然是好事,给市场一点时间,市场的终还是要归于市场的手段来调节。”

她所说的好事是指中宣部、财政部、文化部、审计署、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本月联合发出通知,要求制止豪华铺张、提倡节俭办晚会。

一台晚会,究竟可以“省下”多少钱?第十届中国艺术节(下称“十艺节”)开幕式给出的答案是:5000多万元。近日,“十艺节”筹委会决定取消开幕式大型文艺演出,代之以16分钟的开场仪式。前者各项开支5881万元,后者总计投资不足100万元。

《第一财经(微博)日报》记者昨天亦从将于9月份在厦门举行的中国国际投资贸易洽谈会(下称“投洽会”)主办方获悉,开幕式晚会将取消,可节省财政资金500万元。

节俭办晚会的号召背后是对一些地方政府挥霍财政的喝令,叫好之余,一些演出界人士向本报记者曝光了以往“官商合作”之下演出经济的潜规则,比如,演员的漫天要价“吃”掉了一部分开支,另一部分则作为回扣由官员“蚕食”。

省出5000万

在上述五部委提倡“去奢就俭办晚会”之后,节会庆典瘦身正在成为一股潮流。“十艺节”10月份就将在山东登场,盛大的开幕庆典却戛然而止。

按照预定的方案,“十艺节”开幕式要举办一台大型综合文艺演出,时长90分钟,在济南奥体中心体育馆举办,演员规模超过1000人。变更后的方案为,拟在省艺术中心大剧院举办16分钟的开场仪式。

这种“瘦身”直接带来的是费用的缩减。根据“十艺节”官方网站的介绍,按照预定方案,仅明星出场费、演出制作费、编导创作费、设计制作费、器材租赁费等就达5881万元。

济南一名经常组织大型演出的业内人士告诉本报记者,上述费用还只是开支的一部分。大型演出还需要群众演员并进行多次排练,这又少不了严格的安保,这些都是钱。

而上述开幕式方案的改变,剧场环境布置总计投资不足100万元,比原方案节省5000多万元。

按照“十艺节”官方网站的介绍,“十艺节”筹委会将把节省下来的资金用于推动艺术事业的繁荣发展、文化惠民上。明星大腕则丢掉了“嘴边肉”。

上述济南演出界业内人士告诉本报记者,一台大型演出活动,六成以上的钱被明星大腕们拿走了。

拿一台预算为300万元的演出活动来说,在济南,租一个高端场所的费用是5万元左右,舞台、舞美、灯光等费用大约在70万~80万元,还有15万~20万元的其他费用,剩下的钱,基本都被明星大腕拿走。

即使按照50%的费用计算,由于“十艺节”开幕式方案的变更,明星大腕们也将“损失”2500万元以上的收入。

但“十艺节”筹委会方面并不会有损失。“十艺节”筹委会相关部门工作人员告诉本报记者,原来预算的5800多万元的费用,基本上走的是市场筹集的模式。另外,虽然此前已经有演出公司中标这次开幕式庆典,但截至目前,演出公司还是做的一些纸面上的工作,并未具体进入邀请演员、彩排等工作。所以,筹委会和演出公司经过沟通,或许会有少量补偿,但不会有违约现象发生。公开资料显示,阳光媒体集团、北京阳光新锐文化发展有限公司的创意竞标为“十艺节”开幕式文艺演出创意方案。

上述济南演出界人士称,一般此类演出合同都有一个免责条款,像这次开幕式方案的变更,就属于“不可抗力”,不会有违约纠纷。

除了“十艺节”,各地都紧急叫停、调整了一批文艺晚会和节庆演出,比如辽宁将第十二届全运会开幕式调整为白天举办,取消大型文艺演出,不燃放大型焰火,不请明星大腕。开闭幕式总预算为900万元,仅为原预算的十分之一。

投洽会主办方透露,今年除了取消晚会以外,原本的4场酒会也缩减了2场,这一部分也省下60万元。而往届投洽会都布置鲜花、迎宾地毯等,今年将尽量简化或直接取消,各参展商的展位也入乡随俗,简单布置展位。

高价演出背后

和刘兴的潇洒不同,供职于广州一家承办过大型开幕式的文化传媒公司的小陈则表示,今年各种晚会、开幕式减少,他们的生意受到明显影响,“今年都没什么事情做。”

“企业与政府文艺晚会演出每年的费用虽没有统计,但这个数字不会小。”一名演出行业的企业负责人告诉本报记者。

主办一场晚会的巨资由哪些部分构成?小陈透露,一场演出活动投入少则几十万元多则上千万元,大头的花费是请明星,其价位视知名程度而定。请一线明星至少花费50万~60万元,有的甚至上百万。请主持人也是不小的花费,央视知名主持人的出场费几乎都在20万元以上,当下最火的主持人达到40万~50万元。

“算下来,一场像样的晚会没有500万搞不定。”小陈说。当然,明星的出场费也视晚会的性质而定,如果是公益晚会,明星可能也会出来义演。

一家上市公司的董事长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商业演出以及政府与企业庆典的演出的收入曾一度占到其公司利润的一部分,其核心竞争力是在于成本比其他公司要低,“我们有广告客户、有平台,还有渠道、还有艺人,这样整合起来的资源自然要比对方一一突破寻找资源低许多。”

当然,所谓“竞争力”在另一层面也可以理解为“暗语”。

一名知情人士告诉本报记者,对于承揽一些大型的演出活动,如果有民营公司报价两三百万元,一些政府则会花500万元左右,甚至有时达到七八百万元,“这中间的利润空间,除了一些漫天要价的明星多赚点外,拿回扣是最大的赢家。”

小陈透露,奢华晚会之风“刹车”,受打击最大的还有一些地方政府的官员,“总有一些潜规则,有的地方官员利用开幕式或晚会拿些回扣,或者虚开账目。”

《新华日报》近日也发文称,各级政府机关、国有企业热衷于搞演出晚会,其资金来源或是财政拨款,或是国企利润,或是权力机关“拉”来的赞助。官员吃回扣,演员漫天要价,各路人马层层“扒皮”,国有资产就这样进了个人的腰包。

上述五部委通知明确了多项“不得”原则:

不得使用财政资金举办营业性文艺晚会,不得使用财政资金高价请演艺人员,不得使用国有企业资金高价捧“明星”、“大腕”;

原则上不得使用财政资金为公祭、旅游、历史文化、特色物产、行政区划变更、工程奠基或竣工等节庆活动举办文艺晚会;

不得与企业联名举办文艺晚会和节庆演出,不得利用行政权力向下级事业单位、企业以及个人摊派所需经费,中央和国家机关及其所属机关、事业单位等原则上不得与地方联合举办文艺晚会和节庆演出。

节俭办晚会习习新风不只吹向LiveShow(现场演出),还包括各大电视晚会。早在今年1月31日,原国家广电总局就曾下发通知,要求各级电台电视台贯彻“八项规定”,节俭安全办好节日广播电视节目。

在此背景下,不仅原本每年烧钱最狠的跨年晚会数量减少,多家地方电视台也退出了元宵晚会的攀比竞争。又如上海,从年初开始就减少晚会和节庆演出数量并压缩规模。

某省级卫视的晚会导演对本报记者透露,今年该卫视的跨年晚会花费资金600多万元,“节俭令”出来后,他们正在商量今年的中秋晚会以何种形式来办,“前提是肯定要响应中央号召,省钱。”

这名导演此前多次负责电视台的晚会,比如去年的中秋晚会花了一百多万,其中1/3的钱用来请明星,1/3的钱用来布置舞台,还有1/3花在化妆、服装、道具及配舞上。他透露,一般办晚会是入不敷出的。

上述知情人士表示,对于一些市场化程度还不高的演出团体来说,企业与政府的演出是他们比较重的收入。某省的旅游集团负责人曾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其参股投资的一些剧院目前最多的演出是企业与政府的晚会等活动。另一省的剧院在2011年共完成演出近300场,除去企业文艺晚会和单位包场的演出,对外售票只有100余场。

来源:人民网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