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法官称日本战犯“全员无罪” 被日本人立碑

陈继承 收藏 3 1092
导读:印度法官为日本战犯脱罪 狭隘迂腐的观念使其永远地沦为日本右翼歪曲历史的工具 赵山河 8月15日,日本内阁数名阁僚以及90余名国会议员参拜了靖国神社。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当天虽未参拜,但以自民党党首的名义向靖国神社献了“玉串料”(祭祀费),并对无法参拜表示歉意。在“全国战殁者追悼仪式”上致辞时,安倍还首次“漏掉”了“永不再战”的传统提法。 日本政坛的如此动向引起了亚洲邻国的警惕和强烈抗议。而在日本领导人否定历史以及东京审判的论述中,当年的印度法官帕尔总是一个不断被提及的名字。帕尔是在远东军事法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印度法官为日本战犯脱罪

狭隘迂腐的观念使其永远地沦为日本右翼歪曲历史的工具

赵山河

8月15日,日本内阁数名阁僚以及90余名国会议员参拜了靖国神社。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当天虽未参拜,但以自民党党首的名义向靖国神社献了“玉串料”(祭祀费),并对无法参拜表示歉意。在“全国战殁者追悼仪式”上致辞时,安倍还首次“漏掉”了“永不再战”的传统提法。

日本政坛的如此动向引起了亚洲邻国的警惕和强烈抗议。而在日本领导人否定历史以及东京审判的论述中,当年的印度法官帕尔总是一个不断被提及的名字。帕尔是在远东军事法庭上唯一一位坚持日本战犯无罪的法官,他的半身塑像就立在靖国神社游就馆的门前,铜像旁边摆着帕尔的简介,供游人免费取阅。上面是这样介绍的:在东京审判中,帕尔为日本战犯辩护,就“何谓侵略”、“何谓战犯”提出了质疑。帕尔有篇60万字的审判意见认为,东京审判是胜利者对失败者的一次报复性的制裁。

安倍一直对帕尔给予很高评价,2007年8月以首相身份访问印度时还专门去会见帕尔的儿子,并当面表示“您父亲现在还受到许多日本人的尊敬,他是构筑日印关系基础的重要人士”。但实际上,帕尔只不过是安倍以及某些日本右翼人士用来否定历史问题的一个“工具”罢了。

当年审判日本战犯时,联合国方面共安排了11位法官。为了保持审判的公正性,除战胜国的法官外,还特意加入殖民地国家的法官,帕尔即为代表。1946年5月3日,东京审判开庭。5月17日,帕尔首次出现在法庭上。在落座之前,他面向被告方向双手合十,静静地行了一礼。从这一天起,这个印度人的名字便被永久载入了日本史册。

在11名法官中,只有帕尔坚持日本战犯“全员无罪”论。他的根据是:“侵略战争是一种国家行为,对其负责的应该是国家而不是个人。”帕尔还认为,检方所指控的“对和平的犯罪”及“对人道的犯罪”,都乃“事后法”的判决结果,根据“法的不溯及原则”,日本人应该是无罪的。为了证明合理性,帕尔还坚持“严谨取证”的立场。由于法庭采纳了一些缺席证人的意见,帕尔提出质疑,“既然法庭不能将其作为证人传唤到庭,不能在证人席上作证,那么,他们说的话就很难令人信服。”

在远东国际军事法庭上,制造南京大屠杀的日本陆军大将松井石根的病曾经被作为一个问题提出来。当时,帕尔就把它看得特别严重,以此作为替松井石根开脱罪责的一个重要理由。他指出,“不要忘记,松井大将当时生病,在发生这件事(指南京大屠杀)之后数周内,他被从自己的任务中撤换下来。”在帕尔看来,松井石根的疾病使得他的行为能力受到限制,其刑事责任能力当然也要受到限制。帕尔的这种辩护遭到远东军事法庭大多数法官否决。

作为一名受过良好教育的印度加尔各答高等法院的法官,帕尔提出其反对意见不是偶然的,而是有其深刻的政治缘由及背景。正如一位英国外交官员所述的那样:“毫无疑问,帕尔先生的观点代表着很大一部分印度人,许多印度报刊都支持他的裁决。这一切都源自在当时的印度,反帝怒潮并非针对日本,而是针对其他目标。”

这种现象足以说明问题的复杂性。英国作为印度的殖民主人,几百年来一直残酷地剥削着广大印度人民,激起了印度人民一次又一次的反抗。特别是第二次世界大战前后,印度民族意识空前活跃,强烈要求摆脱英国的殖民统治。而二战期间的日本恰恰积极支持印度的独立运动。当然,日本的支持纯粹是出于战略上的考虑与需要。1941至1942年经过短暂的战略进攻并取得胜利之后,日军由于其自身力量的限制及英印军队的顽强抗击,不得不转入战略相持,因而未能直接进占印度。为达到与德意会师西亚的战略目标,日本转而对印度采取了策反战略:在政治上,日本大肆宣扬反对英国殖民统治,打出“印度是印度人的印度”的口号,日军也宣称自己是来帮助印度人民寻求解放并驱赶英国殖民者的;在军事上,日军于1942年初攻陷新加坡后,从被俘的印度军队中招募并组建了所谓的“印度国民军”,参加对英作战;另外,在经济及其他方面,日本也对印度的反英运动有所资助。这一切都正好迎合了印度人的心意并增强了他们的独立意识。

作为印度的一名激进民族主义者,帕尔也不例外。首先,帕尔接受了日本的“亚洲是亚洲人的亚洲”口号,并将这场战争视为正义之战。在他的眼里,日本发动这场战争的目的是“将亚洲从欧洲人手中解放出来”。基于这种认识,帕尔自认作为一名东方人,他的任务就是支持东方通过斗争去抵抗西方。

帕尔的立场虽然荒唐,但获得了很多日本军国主义分子的吹捧,同时也为他们寻找“战争无罪论”创造了所谓的“法理依据”。帕尔貌似是一个严谨而机械的法律主义者,但为了证明自己观点的正确性,又主观上灵活选择对自己观点有利的证据,在不顾整体事实的情况下,仅从狭隘的法理学角度阐释自己的观点,成为国际法学界一段笑谈。然而,在日本原首相岸信介的支持下,帕尔曾3次受邀访日,在各地宣传日本无罪论。1967年1月10日,帕尔在加尔各答的家中去世,日本首相佐藤荣作亲发唁电致哀。1975年,帕尔纪念馆在日本落成。2005年,靖国神社专门树起“帕尔显彰碑”为其立传颂德。

本文为《世界新闻报》供凤凰军事稿件,未经书面许可请勿转载。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