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少爷”

司马轻舢 收藏 18 1012

那年,司马15岁。爸常年在学校为了每月一块五毛钱和每天九个半工分忙碌,妈常年疾病缠身,弟弟妹妹们都小,家里就我一个劳力。为了把生米变成熟饭,司马随大人们一起到密县的一个山沟沟儿里拉生活煤。去的时候,锯掉了三棵小槐树。到煤窑上换来了1100斤明晃晃的煤块。出得煤窑,已经是红日西下了。前面是一个大缓坡估计有一里多长。缓坡的尽头是一个撅嘴的陡坡,有几十米。一行六个人,拼出吃奶的力气盘到坡顶,天已经黑下来。啃几口干馍,噎得慌。向路人打听这里是什么地方,回答是:牙噶。水泉大伯灵机一动:牙噶?走,司马。跟我找吃的去!就这样懵懵懂懂跟水泉大伯向东边有房有树的地方奔去。村子不大,水泉大伯一路打听一个叫“李货儿”的人,不一时就找到了李货儿家。原来水泉大伯和李货儿认识。李货儿指着我问:水泉,这孩子是你跟前的吗?大伯说:“不是,是福大爷家的大孙子!”没想到这个白发苍苍的老人家扑通一声就跪下了,真的吓我一跳。在我惊奇的同时,老人家冲院子里喊道:柱儿他妈,大柱儿二柱儿,快出来!小少爷来了!一家人手足无措的样子真的有点儿令司马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李货儿的老伴出去半天估计是借来了几个鸡蛋,水泉大伯的碗里有俩鸡蛋,司马的碗里明明白白是四个鸡蛋,红糖水的——这应该是七十年代中期山里人招待贵客的最高规格了。大柱儿二柱儿随水全大伯一起把六辆煤车拉到李货儿家的门前。李货儿问了半天爷爷奶奶和爸爸妈妈的情况,当说到奶奶前几年病逝了,李货儿竟然哭了起来。于是司马得知,这李货儿原来是在44年逃荒到我们村的,是爷爷奶奶收留了他一家四口。47年的时候,奶奶做主给大柱儿成了亲,我爷爷给他一家算了工钱,回这里老家买了六亩地,因此他们一家终生不忘爷爷奶奶的恩情。尽管六七十年代,像我家这样的富农家庭在人前不被当人看待,到了李货儿的家里,还是破天荒的当了一回极不情愿当的“小少爷”。第二天回许昌的路上,大柱儿拉着煤车,一路把我送出大山。直到下午太阳快落山的时候才一步一回头的转了回去。那是七十年代中期啊!那个地方叫杨岗,在现在的新密市的深山里。清楚地记得,第二天早上,李货儿一家吃的是红薯面,我们一行六人吃的是玉米面加柿子面。司马的碗底还有两个鸡蛋。四十多年了,估计李货儿已经不在了,大柱儿二柱儿一家还好吗?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