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祖孙独居山林 8岁男孩与狗为伴几近失语

好多熊孩子 收藏 1 139
导读:在德中路涌泉村路段的一个大拐弯处,沿着一条泥巴小道上去,一片茂密的核桃林出现在眼前。“向左转进去,龙龙的家就在核桃林里面。”顺着海天手指的方向,从绿叶间隙里看见了一处土坯房。   一条石板小道直通向老屋子,一老一小坐在门前,见有生人到来,男孩迅速跑向屋后的树林。“龙龙,阿姨又来看你了,不要跑。”老人喊道。可是,孩子却已没了踪影。   老人叫李世清(音),82岁,男孩就是她8岁的孙子龙龙。无论奶奶和志愿者怎么呼唤,龙龙始终不回家。他围着房子一圈一圈地奔跑,并发出“嘿嘿”、“咯咯”的怪异笑声。“

在德中路涌泉村路段的一个大拐弯处,沿着一条泥巴小道上去,一片茂密的核桃林出现在眼前。“向左转进去,龙龙的家就在核桃林里面。”顺着海天手指的方向,从绿叶间隙里看见了一处土坯房。

一条石板小道直通向老屋子,一老一小坐在门前,见有生人到来,男孩迅速跑向屋后的树林。“龙龙,阿姨又来看你了,不要跑。”老人喊道。可是,孩子却已没了踪影。

老人叫李世清(音),82岁,男孩就是她8岁的孙子龙龙。无论奶奶和志愿者怎么呼唤,龙龙始终不回家。他围着房子一圈一圈地奔跑,并发出“嘿嘿”、“咯咯”的怪异笑声。“我第一次来时,他也跑开了,害怕见到生人。”海天说,龙龙对外界很陌生,并畏惧着。

很多次,龙龙都从玉米杆和杂草的缝隙中偷看家里的情况,一旦有人望向他,他便立即躲开。记者几次突然回头,看到龙龙手舞足蹈,做出很多怪动作,还发出弱弱的声音。

泥土堂屋中间的竹竿上放满了脏衣服,角落里全是杂物,散发出一股发霉的味道。旁边一间偏屋里面,厨具、柴火、杂物占了大半个屋子。正对着门的角落里,一高一矮地放着一个竹篾摇篮和簸箕,里面放着一些破旧衣服,这是祖孙两人晚上睡觉的地方。

一束光从房顶的一块塑料布上透进来,使得屋子里还算亮堂。这块塑料布是前不久暴雨将屋顶的瓦损坏后,龙龙爬上房顶放上去的。“没有电,不通水,晚上天黑就睡觉。”奶奶说,一天吃一顿或两顿饭,几乎不做晚饭。村里给她和孙子办了低保,由小儿媳在管,一个月或两个月给她买一袋米送上山,有时还送一点盐。

簸箕旁一张霉黑的方木桌子上,一个豁口的饭碗里盛着稀饭,饭里拌有辣椒酱,酱是前两天志愿者买来的。没有油,没有菜,以前祖孙俩都是盐下稀饭,很少吃肉。米不够,从来都只吃稀饭,即便这样也常常断粮。李世清有时会出去捡废品,卖得的钱拿来买米和盐,她偶尔也会给孙子买几块饼干。

李世清有5个子女,两个女儿早已成家,3个儿子也先后娶了媳妇。但是家里却接连遭遇不幸,大概10年前,大儿子因为和媳妇吵架,媳妇离家出走,大儿子因为未找回媳妇一时想不通,便上吊自尽了。龙龙的父亲占老二,在龙龙两岁时上屋顶捡瓦不慎摔下,因为没钱医治而去世,不久后龙龙母亲离家出走。如今,小儿子一家已搬到山下居住,两口子和两个女儿偶尔上山看一下老人,并送些生活用品。“他们都困难,我理解。”老人说。

以前,周围还有稀少的邻居,近几年邻居们都陆续搬到了山下,只有祖孙两人独居山坡。奶奶说,龙龙曾读过两年幼儿园和一学期一年级,后来因为没生活费辍学了。很多时候,奶奶和龙龙总是坐在堂屋门槛上静静地发呆。

祖孙俩很少上街,只有出去捡废品时,奶奶会带龙龙下山。在街上卖废品时,龙龙紧紧地拽着奶奶,低着头不说话,一有人靠近就往边上躲。山林,几乎是龙龙的全部生活。

不通自来水,一口深近10米的老井,奶奶几乎无法将水打出来,有时她只好去山下挑河水做饭。

麦麦然是看望龙龙次数最多的志愿者,是除奶奶之外唯一可以和龙龙靠近的人。麦麦然断断续续地寻找了两个小时,终于追上了他,沟通很久才把龙龙找了回来。

记者给他牛奶和饼干,他犹豫一阵后最终接下了。慢慢地,他对记者的防备少了,并和记者有了简短的交流。

记者:“牛奶和饼干好吃吗?”

龙龙点头。

记者:喜欢我们给你买的零食不?

龙龙点头:喜欢。(声音微弱,发音模糊)

记者:奶奶对你好不好?

龙龙点头。

记者:想不想去读书?

龙龙:想。

交流中,龙龙多数都是点头或者摇头,偶尔简短地回答,也不能连贯地说完一句话。声音很轻很弱,需要凑近才能听清。很多次,他抬头瞟一眼然后迅速躲开记者的目光。和外界隔绝多年,龙龙几近“失语”。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