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军统杀人魔头戴笠驭人之道

长江矶石 收藏 0 475
导读:军统杀人魔头戴笠驭人之道 兰州是一个多城池的城市,故有连环九城十三门之说。 一九四二年,中国抗日战场进入相持阶段,蒋介石最为忠实的杀手―――军统特务头子戴笠秉承主子的旨意,在兰州广招青年人才,开办特务训练班对付日寇和中共。 军统局兰州特训班占据了兰州其中两座城池的各一部分,因而形成了自然的两节大跨院。由于这里原是一座破庙宇,经过修善后改作特训班训练基地,此处整个建筑群,呈现着古朴、典雅的格局。前院是特训班班本部官员的办公和宿舍区;通过一个小城门进到后院,则是区队教员和学生的训练场所以及生活

军统杀人魔头戴笠驭人之道

兰州是一个多城池的城市,故有连环九城十三门之说。

一九四二年,中国抗日战场进入相持阶段,蒋介石最为忠实的杀手―――军统特务头子戴笠秉承主子的旨意,在兰州广招青年人才,开办特务训练班对付日寇和中共。

军统局兰州特训班占据了兰州其中两座城池的各一部分,因而形成了自然的两节大跨院。由于这里原是一座破庙宇,经过修善后改作特训班训练基地,此处整个建筑群,呈现着古朴、典雅的格局。前院是特训班班本部官员的办公和宿舍区;通过一个小城门进到后院,则是区队教员和学生的训练场所以及生活区,总共面积约有三百多亩。

特训班大门约五十米处,是一座中型的过厅式楼房,楼下是副官和勤务兵们的宿舍,楼上是特训班副主任(戴笠自兼班主任)少将刘盘的的办公室兼卧室。整个楼上分隔成四个部分:通过楼梯上楼跨进的便是会议室,依次往里去则是会客室、办公室、卧室。

兰州特训班是戴笠费了很多心思办起来的,投入了大量人力和财力,共招收了近八百名具有中学以上文化和各种特长的学员,素有爱手枪、爱学生、爱小汽车“三爱”之称的特工王戴笠,对兰州特训班抱有很高的期望。

三月二日上午九时整,戴笠如期来到兰州参加特训班毕业典礼。

作为一个对蒋介石赤胆忠心的特工王,戴笠偷学了蒋介石爱黄埔学生,重用黄埔学生的衣钵,深知要完成特工使命,必须竭力训练学生,重用学生,因此他不择手段地利用军校,抢夺警校培训学生,而且还特别爱护自已的学生。戴笠办了无数个特训班,为了办特训班他舍得花大价钱,拉拢全国最好的专家(包括留苏的,共叛的)当老师,挑选各种有特长的青年男女学生入训,并亲自兼任班主任。因此,每期特训班开班和毕业,他必须亲自参加,无论工作再忙也要亲临,如遇重大任务不能如期,宁可延期也必须参加。这期兰州特训班毕业典礼他是非参加不可的。

戴笠对待特训班学生还有一个习惯,那就是先在大操场上对全体学生训话,训完话还要一个个地亲自接见,并亲自出题目对学生“个别问话”。

兰州特训班戴笠接见学生的地点就是在楼上的会议室。

素有蒋介石鹰犬、杀人魔王之称的军统局长戴笠,素以严懂、残暴著称,只见他在会议室长条会议桌上首端坐,左手边依次是兰训班副班长刘盘,政训组长廖华平(中共叛徒)。右手边依次是军统局人事处长少将龚仙舫(此人过目不忘,有活名冊之称),人事股长窦滋澍。

会议桌下首,设有一个空椅子,这是给被接见的学生的座位。

“个别谈话”一般只有五分钟时间,个别的也只有十分钟左右。一切准备就绪,“个别谈话”正式开始。

“个别谈话”是戴笠和学生面对面进行,既是面试,又是口试,不设定固定题目,完全是由戴笠随心所欲,谁都不告诉?谁也不知道?就连龚处长也猜不到“个别谈话”的内容。龚仙舫身为军统局人事处长,掌管分布国内外公开秘密特务人员,可他有一个见人不忘的活名册特长,戴笠想知道什么情况,随时随地有问必答,准确率百分之百。可他面对的上司戴笠却是一个绝世无双的怪人,当然,戴笠这个怪人所提出的问题正是恰如其人,谁也无法猜测出来,真是怪人怪论。

第一个被接见的学生名叶王晓文,他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沿着楼梯一步一步地走上楼,内心却在紧张地猜测戴局长今天会考问的题目。他上得楼来,跨进会议室首先向着戴笠行了一个45度的躬身大礼,然后又分别向刘盘、龚仙舫的方向各行了一个躬身礼,便以端端正正的立正姿势,双眼凝视戴笠,巷候提问。

“你坐下。”戴笠面对自已的学生,一张又宽又长的马脸显得很慈详,一双铜铃似的大眼也露出温和的目光,他用了足足一分钟时间上下左右打量学生,然后以军人的口气命令坐下。学生大声回答说:“是。”然后又行礼,再恭正地坐下,双手放在膝盖上。

“你叫什么名字?是什么地方人呀?”戴笠开始问道。戴笠也象蒋介石一样重浙江老乡,在军统本部重用毛人凤等一批浙江籍江山人,但对学生却一视同仁,从不分地域、籍贯。

“报告戴先生,学生名叫王晓文,甘肃省靖宁县人。”学生胸膛一挺,朗声回答。在军统局有一条秘密,凡特训班出身的特务都称戴笠为先生,以示师生之谊,而其它人则称戴笠为老板,以示家长之亲。这一点师出蒋介石,戴笠上海滩打流出身,为蒋介石收集情报,然后拦蒋车逞送,屡次为蒋介石战胜军阀立下无数次大功,被蒋破格亲命为南昌行营特科科长,此后蒋介石一直称戴笠为戴科长,以示亲近,戴笠为此为荣。

“我看你叫王晓武不是更好嘛!”戴笠显然对“晓文”不太感兴趣。个中原因是蒋介石手中有两个著名特务组织,一个是国民党中央委员会调查统计局,亦称“中统”;一个是国民党中央军事委员会调查统计局,亦称“军统”。也称为“党特”和“军特”,被人戏称蒋介石手中文武特工。“中统”特务头子陈立夫与戴笠不睦,两个特工组织互相争宠,矛盾不断,所以戴笠熹武不喜文。

“是!报告戴先生,学生名叫王晓武,甘肃省靖宁县人。”王晓文脑子转得快,他意识到戴笠厌文尚武,便立即以绝对服从的姿态,又重新作了回答。

戴笠连连点头,对这个学生表示赞赏。凡被接见的学生私底下心里也晓得“个别问话”的重要,这个“个别问话”会影响学生今后工作的安排。

“你上楼梯来,这个楼梯有多级呀?”戴笠提出了一个为在场人大为吃惊的问题,又是一个为一般人所不注意的小问题。

“……”,王晓文胸膛一挺,却无言以答。当然,他绝对没有想到会提出这样一个与学习的课程不相干的问题,因而感到很窘,以至于额角冒出一层小汗珠。

“王晓武,你心情不要紧张,遇事应该冷靜一点。”戴笠说,“现在我再问你一个问题:假设你有一个非常漂亮的,并且你也非常心爱的妻子,如果某一天你下班回去时,恰好发现有另外一个男人正在跟你妻子睡觉,你将如何处置?”

王晓武正在为自已没能答出第一个问题而感到懊丧时,第二个问题又接着提了出来,而这个问题又不是课本中所学的,仍使他觉得难以捉摸无从答对。但他心里想道:“如果再答不出来,这次‘个别谈话’不是等于交了白卷吗?这样恐怕对自巳的前途不利吧!”他想到这里心里万分焦急!在这种情绪支配下,他不顾三七二十一,猛然把胸膛一挺,便从想当然出发,理直气壮大声说道:“报告戴先生,我立即掏出手枪把他们打死!”

王晓武回答之后,两眼凝视着戴笠,好象要从对方的面部表情上窥探出正确答案似的。但看见戴笠先是微微点头,继而又连连摇头,弄得他摸不着南北东西。

王晓武又向左在看了看刘盘和龚仙舫,他们都在自顾自地抽着烟,态度泰然,并无任何表示。其实,他们又何尝知道戴笠的葫芦里到底装的什么药?

这时,戴笠以异常平静的口气说道:“王晓武,你下去后再好好想一想,看你的处置方法对不对?”

“是!”王晓武怀着难以名状的心理,站起身来,恭恭敬敬地戴笠鞠了一躬,接着又朝刘盘和龚仙舫的方向各鞠了躬,然后向后转身慢慢地走下楼梯,被副官领走,其它学生都在操场上列队等待接见。

紧接着又一名学生被叫到楼上来了,待他坐定之后,戴笠开始问话:“你叫什么名字?什么地方人?”

“报告戴先生,学生名叫祁常胜,甘肃省临洮县人。”

“家里还有些什么人呀?”戴笠表示关怀地问道。

“报告戴先生,学生家中还有父母亲和一个妹妹。”

“你从楼梯上来,这楼梯有多少级呀?”戴笠提出了正题。

“报告戴先生,二十一级。”,祁常胜满有把握地答道。

“祁常胜,假设你有一个非常漂亮的,并且你也非常心爱白父妻子,如果某一天你下班回去时,恰好发现有另外一个男人正在跟你妻子睡觉,你将如何处置?”

“报告戴先生,我将毫不犹豫地立即把野男人杀掉!”

“对于你心爱的妻子怎么办?”

“报告戴先生,我要狠狠地揍她一顿。”

戴笠听完了之后说道:“你下去之后再思考一下,看你的处置方法妥不妥当?”

祁常胜回答了一声“是。”按照正常礼节走下楼梯。

“个别谈话”一个接一个,在继续进行着,但多数学生的对答,都使戴笠感到失望,虽有几个比较勉强可以,但也并不理想。

又一名学生被叫到会议室。

戴笠开始问道:“你叫什么名字?什么地方人呀?”

“报告戴先生,学生名叫李梦白,河南郑州人。”

“家里还有些什么人呀?”

“报告戴先生,学生家里还有父母亲和一个弟弟,连我共有四口人。”

“家里生活过得怎么样呀?”

“报告戴先生,我弟弟在郑州开磨面房,父母亲帮他干点零碎活儿,生活说不上富裕,但也可以。”

“你从楼梯上来,这楼梯有多少级呀?”

“报告戴先生,从第一级起,到踏上楼板止,共有二十一级。”

戴笠略微点头,表示赞许,并接着说道:“假设你有一个非常漂亮的,并且你也非常心爱白父妻子,如果某一天你下班回去时,恰好发现有另外一个男人正在跟你妻子睡觉,你将如何处置?”

“报告戴先生,假设我遇到这种情况,我将采耿这样的办法和步骤:第一,问明情况,叫他们写出悔过书;第二,以悔过书为证据,向法院起诉;第三,听候法院公断。“李梦白似有成竹在胸,态度自然,对答如流。

戴笠听着对答,一面连连点头,一面连声赞夸说:“好好好,有头脑!”

待李梦白走下楼去,戴笠便以征询的口气说道:“你们几位认为李梦白这个学员怎么样?”

“比较好!”刘盘和龚仙舫略一欠身,同時回答道。

“从李梦白回答的问题看,证明他是一个精细的人,并且也能够冷静思考和正确处理问题,平時各方面的表现也比较好。”刘盘这样说道。

“俗话说:‘处处留心皆学问’,一个人只有留心各种事物,才能增长知识。李梦白这个学员具备了这个特点。同时,他能够冷静思考和正确处理问题,这说明他有法律观念。”龚仙舫回答道。

戴笠扫视了一下廖华平和窦滋澍,好象他们并无发言的意思。

于是,戴笠针对着刘盘和龚仙舫所谈的看法说道:“你们两位说得都很对,但都只说对了问题的一半,大家要知道,我们是干特种工作的,因此,我们考虑任何一个问题,都必须同我们的工作紧密地结合在一起。尤其是要考察一个人,更须如此。根据谈话的印象,我认为李梦白肯定是一个有相当才干的学生。对于一个特工来说,他能够留心观察各种事物,就会得到很多、更有价值的情报”。

说到这里,戴笠从裤兜里取出一块白丝手帕,擦拭了鼻子,呷了一口茶,然后继读说道:“尤其可贵的是,李梦白具有能够冷静思考问题,正确处理问题的头脑,所以他有法律观念。这一点,对于一个军队特工来说,就更显得特别重要。大家想一想我们军统团队的铁的纪律,应该建筑在内在的,高度的自觉和高度的自制的基础之上。尤其是我们的同志大多都是单独活动,或者独当一面,就更加需要具备这种素质。你们说是不是这样?”

“先生说的极是。”在座的几个人异口同声地回答道。

“我总的印象,李梦白是一个有培养前途的人,我们应该给他一个充分发挥才能的机会。因此,我们应该不拘一格,大胆使用。”戴笠以命令的口气问道,“仙舫,现在有没有相当调查室一类的负责的职位?”

“现在恰好有一个调查室主任职位还空着。”龚仙舫不假思索地回答说,龚处长不惭为军统活名冊。

“什么地方?”戴笠急切地问道。

“三十六集团军,现驻平凉。龚仙舫回答道。

“那好,就派李梦白为三十六集团军总部调查室主任,就这样定了。“戴笠以决断的口气说道。

“我们要通过李梦白,让同志们明白,我戴某人看重人才,决不埋沒人才,跟着我干,前途是不可限量的。”戴笠有些得忘形地说。

其它人热烈鼓掌,表示称赞。

戴笠回重庆后不久,军统局一纸委任状到了兰州特训班,李梦白从一个初出茅芦的学生,走马上任三十六集团军调查室主任,少将军銜。后来李梦白为军统和保密局立了不少功荣,证实了戴笠的眼光。

戴笠,虽然是被誉为蒋介石身上佩带的中正剑,一个杀人不眨眼的魔头,脾气古癖精怪,为人喜怒无常,待人捉摸不透。但他爱才如命,一旦发现了人才,就会破格重用。被他破格提拔重用的,如沈醉和文强等。沈醉是军统上海站特务,一个屠杀中共党员和进步人士的杀手,被戴笠发现后提拔为军统局总务处少将处长。文强是中共党员,曾任中共川东地下党负责人,自称是毛泽东的表弟,周恩来的学生,后加入军统被戴笠重用。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