辉煌的前奏——贾扎拉战役

zby199022 收藏 0 167
导读:辉煌的前奏——贾扎拉战役 隆美尔在北非胜利的消息传回德国后,引起了巨大的反响。德国广播电台中断了其他广播节目,播送了隆美尔胜利的新闻。希特勒也在自己的演说中向隆美尔倾吐了自己的赞扬,提升他为上将,并让一位即将到北非去的将军传话“告诉隆美尔,我钦佩他”。而隆美尔对希特勒感激涕零,私下写道:“为元首、为民族、为新思想贡献我的微薄之力使我感到十分荣幸。”他的妻子露西则写信告诉他:他们家的房间里放满了崇拜者送来的鲜花,她的电话响个不停。隆美尔的照片被显眼地刊登在每一张报纸上。隆美尔的胜利再次引发了
近期热点 换一换

辉煌的前奏——贾扎拉战役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隆美尔在北非胜利的消息传回德国后,引起了巨大的反响。德国广播电台中断了其他广播节目,播送了隆美尔胜利的新闻。希特勒也在自己的演说中向隆美尔倾吐了自己的赞扬,提升他为上将,并让一位即将到北非去的将军传话“告诉隆美尔,我钦佩他”。而隆美尔对希特勒感激涕零,私下写道:“为元首、为民族、为新思想贡献我的微薄之力使我感到十分荣幸。”他的妻子露西则写信告诉他:他们家的房间里放满了崇拜者送来的鲜花,她的电话响个不停。隆美尔的照片被显眼地刊登在每一张报纸上。隆美尔的胜利再次引发了德国上下法西斯式的狂热。

而隆美尔也开始制定更大的计划。像阳台般伸入地中海的昔兰尼加,建有许多机场以控制马耳他和地中海东部。只有征服昔兰尼加,攻克托卜鲁克,才能向埃及和尼罗河推进,那是隆美尔连做梦都在想的事情。然而经过几天的激烈战斗,隆美尔的部队已无力继续追击并突破贾扎拉防线。自2月6日起双方在贾扎拉两侧形成对峙,隆美尔卷土重来的第一个浪头已经过去,他在积蓄力量准备掀起更大的恶浪。凯塞林的第2航空队正对马耳他岛进行卓有成效的轰炸,德空军牢牢掌握了地中海的制空权。在隆美尔看来,现在发动进攻是非常有利的。他决定亲自前往罗马和德国,请求支持。希特勒的大本营发来一封措辞谨慎的电报:“如果能确保暂时离开战场不致发生危机的话,隆美尔可以来会商。”隆美尔复电说正因为不会出问题,他才打算飞往欧洲。但德军最高统帅部仍不放心,在致隆美尔的第二封电报中要求:“到罗马就报告,至于是否继续飞往东普鲁士要等指示。”

1942年2月15日凌晨4点,隆美尔驱车到机场,随后飞往罗马。他乘坐的是一架HeⅢ型飞机。希特勒曾专门指示,集团军指挥官至少要乘坐装有3个发动机的飞机,但装有3个发动机的Ju52型飞机航速太慢,而装有4个发动机的康道尔型或Ju90型飞机又容易被敌情报机构认出。因此隆美尔特意选乘不太引人注目的HeⅢ型飞机。隆美尔到罗马后受到墨索里尼的盛情款待,但双方没有讨论军事问题。16日,他到达维也纳新城与家人团聚,17日赶到希特勒在东普鲁士的大本营“狼穴”。可惜隆美尔此行并不圆满,最高统帅部正热衷于准备俄国战场的夏季攻势,征服埃及在全盘计划中只占一个小小的位置。特别是陆军总参谋长哈尔德对隆美尔的建议持反对态度。希特勒倒报有善意,但是态度也颇明朗,即对利比亚是不可能大量增兵的。

隆美尔情绪低落地离开了东普鲁士。在后来的战史稿中他激烈地批评道:“德国最高统帅部的看法,一如1941年,认为非洲是一个‘得不偿失’的地区,若把大量的人力物力投入这个战场是划不来的。这真是一种短视!他们始终强调补给困难无法克服,事实上根本不是这么回事。只要有一个才能出众的人物坐镇罗马,赋予其解决困难的全权,就可以解决问题。”“假使在1942年夏季,能够给我6个机械化师,那我就可以使英军全军覆灭,至少可以使来自南面的威胁很长时间不会再发生。”在飞往北非途中,隆美尔与德国南线空军指挥官进行会谈,企图说服他们支持自己的计划。他明确表示:必须首先夺取马耳他岛,彻底消除其对北非战区运输线的威胁,然后占领托卜鲁克。

不过,德国最高统帅部这时也明白,凯塞林的空军对马耳他不可能长时间地出动大批飞机压制,因为凯塞林的第2航空队还承担着掩护护航运输队和支援隆美尔地面部队的任务,这样三重任务已超出了他所属部队的承受能力。3月间,雷德尔和凯塞林说服希特勒批准了隆美尔进攻尼罗河的“阿伊达计划”,同时批准了用伞兵占领马耳他的“大力神计划”。在占领马耳他岛后,隆美尔再挺进尼罗河。意大利方面原则上同意参加夺占马耳他岛作战,但他们既没有训练有素的伞兵,又没有机降兵,更没有一定数量的运输机和滑翔机,因而便想方设法要求推迟到6月底执行这一行动计划。此间,隆美尔改变了行动计划:先夺占托卜鲁克,再攻占马耳他岛。他的主要论据是,英军正准备夏季攻势,必须抢在英军进攻前夺取托卜鲁克,然后再夺取马耳他岛。隆美尔最终赢得了希特勒的支持。

4月底,墨索里尼、卡瓦利诺、凯塞林和希特勒在奥伯萨尔堡会商的结果是:隆美尔对英军的进攻先于“大力神计划”进行,但有一个重要的附加条件,就是一旦他拿下托卜鲁克就得转入防御,以便轴心国的主力集中攻占马耳他岛。这就是1942年上半年德意在北非和地中海地区的作战计划。这个作战计划的致命错误在于:把夺占马耳他岛放在攻取托卜鲁克之后进行。正如埃及是大英帝国生死攸关之地一样,马耳他岛也是英军能否确保埃及的关键。德意军队在北非的进退关键也在于马耳他岛和马耳他机场。当时马耳他岛在德国空军的狂轰滥炸下已岌岌可危,连丘吉尔本人也认为马耳他岛的丢失只是迟早的事,没有马耳他,埃及也难保住。可是希特勒和隆美尔都没有认清这一点。意大利人准备工作进展缓慢客观上帮助隆美尔改变了作战计划的先后顺序。

隆美尔满怀信心地谈到关于攻取托卜鲁克问题,但是,他完成这一任务是困难重重的。英国第8集团军是一支训练有素、组织周密的部队。他的军、师级指挥官都有丰富的沙漠作战经验;他的指挥机关谙熟机动作战问题。通讯和补给勤务一般都达到英军的较高水平,部队的士气和战斗精神极佳,与空军协同的问题也经过周密的考虑,英方沙漠空军已各就各位,准备给予有利的支援战斗开始时,双方空军实力几乎不相上下,英军第一线飞机604架,德意联军有542架。第8集团军由贾扎拉至比尔哈凯姆的防线,有大量的地雷场作掩护,其规模和严密程度都是空前的。而在战线的后方则有坚固设防的托卜鲁克、骑士桥和阿德姆等要塞。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而英军的步兵师比他的对手在兵力上更要强得多,兵器也要好得多。虽然他在机动力上不如对方的第90轻装师,但在兵力和突击力上都占优势。奥金莱克后来承认,英军在野战炮兵方面也占有很大优势。他说,从坦克的“数量上看,第8集团军显然占有相当的优势”,“比起敌人来,有更多的储备坦克可资利用”。德军有330辆坦克,而意军只有220辆坦克,英军第一线的坦克就有700辆。英军在装甲汽车方面所占的优势几乎是10:1。此外,第8集团军还约有200辆装有75毫米的美国“格兰特”坦克。这些坦克远远超过作为德军坦克部队骨干力量的220辆III型坦克。能同他们的坦克相比的,只有19辆装有高速50毫米火炮的III特型坦克。从6月开始,这种优质坦克的数量逐渐增多。英国坦克专家卡沃上校谈到贾扎拉战斗时说,“在这次战斗中,我们在火炮和坦克方面超过对方的说法是站不住脚的。”( 见《皇家坦克部队》杂志1951年4月号)。在反坦克炮方面,英军有了发射6磅炮的反坦克炮以后,情况大为改善。这种火炮比德军的50毫米反坦克炮强,但还不如俄国的76毫米反坦克炮。隆美尔当时已经得到了这种76毫米炮。同时,由于德军使用88毫米高射炮打坦克,而英军却不愿用他们的3.7 英寸高射炮打坦克,因而德军在反坦克炮方面还是占有一定优势的。

可这一切似乎都没被隆美尔看在眼中。他在3月中旬返回利比亚,回来后便全力以赴地投入新的进攻准备之中。

3月末,隆美尔把装甲集团军的指挥部搬到德尔纳附近马姆泽姆的一座石头建筑里。这座建筑虽不很宽敞,但却能避开太阳和沙漠风暴。看着英军撤离前留在前门上的字,隆美尔真有点忍俊不禁。上面写着:“请保持清洁,我们很快就会回来。”一个星期后,隆美尔着手改编装甲集团。此前抵达北非的乔治·冯·俾斯麦少将和古斯塔夫·冯·瓦尔斯特中将分别接任了第21装甲师与第15装甲师指挥官,这两个人都是有能力的指挥官。隆美尔已具备了新的指挥班底。与此同时,一些增援部队也先后开抵北非,其中包括1300名曾血腥入侵克里特岛的德国空降兵,他们用最新式的武器装备武装到了牙齿,使隆美尔手下久战于沙漠地带的官兵大开眼界。随后隆美尔不顾士兵的干渴和天气炎热,驱使他们进行艰苦的沙漠战训练。士兵们的皮肤就像棕色的兽皮,仿佛被沙漠坚硬灰暗的沙土煎烤过似的。新补充的士兵必须学会在烟幕和坦克的掩护下如何向敌军阵地发起进攻;军官则要学会如何像坦克观测员那样行动,及时向后方请求炮火援助;制造假目标和虚设物的工作也在抓紧进行。隆美尔乘坐他的指挥车不停地奔波,检查各部队的备战情况。还腾出时间巡视后方地域,检查班加西码头的防空设施,视察修理坦克的车间和空军修理车间。在访问一个空军修理车间时,修理人员向他展示了一个十分神秘的飞行器。这是一辆装有飞机发动机的卡车,上面安装着一具像巨大的风扇似的螺旋桨。隆美尔竟对这种希奇古怪的玩艺大加赞赏,并下令制造10辆类似的卡车。

英军也在加紧准备着。奥金莱克最初的计划是在5月中旬发动进攻,但由于隆美尔的装甲集团军的实力明显增强,英国军方认为奥金莱克尚不具备发动进攻所必须的强大优势,遂决定把进攻推迟到6月中旬。这是个致命的决定。在进行进攻准备期间,英军加强了贾扎拉防线,构筑了野战工事,设置了大片的布雷区,使之从一条普通的防线变成了一道深沟高垒的防线。贾扎拉防线位于托卜鲁克以西75公里的地域。北起海岸附近的贾扎拉南至沙漠中的比尔哈希姆,绵亘80公里,由一系列要塞组成,并有相当的防御纵深。防线的北端由南非第1师防守,南端筑有要塞,由柯尼希上校指挥的自由法国第1旅坚守,外围布有厚密的雷阵。

由防线的中央西迪哈夫塔向后延伸10多公里是“骑士桥”,也是一个坚固的要塞,由英军1个旅防守,再往东的阿德姆“盒子”由印度部队防守。防线的后方是由机动能力强的装甲和摩托化部队组成的强大预备队。托卜鲁克是整个防线的补给基地。隆美尔在谈到贾扎拉防线时写道:“所有的要塞都拥有强大的炮兵、步兵和装甲部队及充足的弹药。整个防线的构筑显示出优良的技巧和高超的技术水准。所有阵地和要塞均符合现代战争的要求……埋设的地雷总数达100万颗……在防线的后方英军部署了强大的预备队,包括强大的装甲和机械化部队。”然而英军部署也存在明显的缺陷。此部署主要是为了一旦准备充分后向西发起进攻,而不是为了坐待隆美尔的进攻。他们在贝勒哈迈德建立了前进基地和铁路终端站,这是一个很容易受到德军翼侧包抄的明显目标,那里堆积如山的物资需要掩护,使得英军指挥官顾虑重重,作战时不敢随意调动部队,其机械化部队的威力便难以充分发挥出来。

面对英军的防线,隆美尔一直在思考着最佳作战方案。他面临的选择余地是不大的,既不能直接发起正面进攻,也不能做漫长的运动以越过比尔哈希姆尽头的沙漠。最后隆美尔定下了一个大胆而比较简单的计划。德军第15步兵旅和意大利第10和第21军从正面向贾扎拉防线开进,攻击南非第1 师和英军第50师的防地。轴心国进攻部队统由克鲁韦尔将军指挥,称为“克鲁韦尔集群”,主要突击部队则由隆美尔亲自指挥。这支部队包括非洲军(当时由沃特尼林将军指挥) 、意大利第20军(“阿里埃特”装甲师和“的里雅斯特”装甲掷弹兵师) 和第90轻装师,其任务是,在夜间实施急行军,迂回贾扎拉防线,进至阿克鲁马地域,而后由后方攻击英军部队。第90轻装师和侦察部队则向阿德姆进攻,破坏英军补给线。这样可以切断英军机动部队与其一线部队之间的联系,在防线背后进行突破。这是个大胆而新颖的作战计划,但这样他自己的后勤补给线也必须从那个翼侧绕道而行。

起初,隆美尔认为,可一举攻占比尔哈凯姆,这样非洲军即可通过该地发展进攻。按最后定下来的计划,即所谓“威尼斯”计划,非洲军和第90轻装师的前进方向,还远远在比尔哈凯姆以南,而只能由在北翼行动的“阿里埃特”师夺占该地。事实表明,当时德军对夺取比尔哈凯姆的意义是估计不足的。他们要想在贾扎拉防线后方取得任何胜利,都必须夺占比尔哈凯姆。由于德军的主力装甲部队实施了迂回,英军正好利用比尔哈凯姆作为攻击他们运输纵队的基地。事实上,英军在这方面的行动是很见效的。其实第90轻装师和意大利坦克军于进攻第一日就应在强大的空军支援下攻打比尔哈凯姆。

而英军方面负责防御的则是由戈特将军指挥的第13军、由诺里将军指挥的第30军。其中第13军辖南非第1 师和英军第50师,这两个师扼守贾扎拉防线的北段;此外,还辖有防守托卜鲁克的南非第2 师和印度第9 旅(印度第9旅的一个营防守阿德姆据点) 。该旅还配属有第1坦克旅和第32集团军属坦克旅,负责直接支援贾扎拉防线北段的防守部队。

第30军辖第1装甲师(第2和第22装甲旅,以及第201警卫旅) 、第7装甲师(第4装甲旅和第7摩托化旅) 、防守比尔哈凯姆的“自由法兰西”第1旅、防守古比井的印度第29旅以及战斗开始前刚刚调到这里的印度第3旅。印度第3旅的任务是在比尔哈凯姆东南建立一个新据点。第201警卫旅防守骑士桥据点;第7摩托化旅除在比尔哈凯姆以西组织侦察警戒外,还在雷马特建立一个据点。

第1装甲师配置在卡普措小道两侧。南边是第7装甲师,任务是准备抗击迂回比尔哈凯姆的德军进攻部队的突击。这种配置是符合坦克战的基本原则的,就是说,不要让占领防御阵地的步兵兵团来控制装甲师,而要让装甲师脱离步兵,可以自由地实施集中兵力的反击。但是,英军却把第201警卫旅束缚在骑士桥据点的防御阵地上,以至该旅在整个战斗中都无法支援第1装甲师,只局限于完成一种固定的任务。第7摩托化旅无疑也是一支机动部队,但也被分成若干独立纵队行动,不能与坦克协同作战,因而在使用上未见成效。摩托化旅是装甲师的一个组成部分,只有与装甲旅密切协同,才能发挥其应有作用。英军总指挥奥金莱克将军5月20日给里奇将军的信件中,判断德军很可能沿卡普措小道发起进攻,但是他也没有排除迂回比尔哈凯姆的可能性。这位总司令提醒里奇要在卡普措小道两侧集中使用两个装甲师,他说:“如果敌人从南翼迂回,实施主攻,从地图上看,还不能说我们的部队的配置是过分靠北了……我考虑,举足轻重的一招是,你不要破坏任何一个装甲师的完整建制。他们的战斗训练都是以师为单位进行的,我希望,他们也要以师为单位进行战斗。诺里应以军长的身份指挥这两个师。这样,他掌握着两个部队,就可以发挥灵活机动的长处”

应该说奥金莱克的见解还是很高明的,因为在骑士桥和哈马特井之间集中两个英军装甲师,可以使第30军既能有效地抗击沿卡普措小道实施的突击,也能抗击从比尔哈凯姆实施的迂回攻击。当然,也可以把第7装甲师配置在古比井,以便由翼侧攻击实施迂回的非洲军,而第1装甲师也可在哈马特以东进行阻滞作战。这两种办法看来都是很妙的,但是英军装甲师的训练水平是否能适应这样的机动作战实在是值得怀疑。不过,在这样的情况下,第8集团军如能采纳奥金莱克提出的既简单又合理的办法,也将会取得很好的成果。但是,里奇并没有采纳这些建议。结果,5月2日,他的装甲旅一个一个地先后投入战斗的,无论是军部,还是师部,最后都没有控制住整个战斗。

1942年5月26日大约晚8点30分,隆美尔宣布“开始行动!”这是他向南运动的出发信号。隆美尔的汽车直接开往前线,他身后是从下午2点就已经向贾扎拉防线发起进攻的意大利的4个师。当英军的注意力被意军吸引时,隆美尔率领主要突击部队乘夜色掩护急速迂回贾扎拉防线。1小时后,隆美尔坐在自己的车里颠颠簸簸地向南跨过月光皎洁的沙漠。他的左翼是意大利第20军,右翼是非洲军和第90轻装师。隆美尔不时地核对自己的指南针、汽车的速度表。凌晨3点,隆美尔部队到达位于比尔哈希姆以南的第一道停留线上,这是一个离托卜鲁克70公里的沙漠前哨。轴心国部队已成功地绕过英军的防线。隆美尔下令部队进行阵前编队,左翼是第21装甲师,右翼是第15装甲师。每个师又进行了“区域编队”——330辆坦克后面跟着工兵、炮兵和信号兵,两翼是乘坐卡车的步兵以及反坦克部队;中间是他的“驼峰”——成千辆编成梯队的给养卡车。这支拥有几千辆车的纵队的行动,经过了非常周密的准备。行动的方向、车间的距离和行驶速度都进行了精确的计算。用汽油罐制成的暗光灯指示着行军路线。非洲军各团经过仔细维护的车辆向比尔哈凯姆东南的加油站快速前进。隆美尔在他的回忆录中写道,当他驱车出发时,他处于“高度紧张”状态。的确,整个非洲军的将士都拼命去战斗,并充满胜利信心。

当时认为,非洲军此举完全出乎英军意外,因为没有敌方侦察部队活动的迹象。但是,后来才知道,当时南非第4 装甲车团正以直接观察监视我军行动,并将详细情况报告给第7 摩托化旅和第7 装甲师师部。不过这些报告似乎并没有起多大作用,因为当我军坦克拂晓发起进攻时,未遇有组织的抵抗。

5月27日清晨攻击正式开始。位于左翼的阿雷艾特师很快击溃了印度第3摩托化旅,但被阻止于比尔哈希姆之前;右翼第90轻装师和侦察部队夺占了雷特马据点,该据点只有第7摩托化旅的部分兵力把守;中路的第15装甲师在与第4装甲旅交战中确实也遭受了很大损失,所幸第21装甲师由右翼前来增援,才减轻了负担。英军方面第8“胡萨”团已溃不成军;第3皇家坦克团损失了16辆“格兰特”坦克。事实上,我们已经给予著名的第7装甲师以歼灭性打击。该师拼命向古比井和阿德姆逃窜,第90轻装师和侦察部队则跟踪追击。

5月27日这一天还发生了两个戏剧性事件。一是英第7装甲师师部在行军中被缴了械,师长梅塞维少将被俘,不过后来他又设法逃走了。二是中午正当非洲军打算在骑士桥以东穿过卡普措小道时,遭到英军第2坦克旅的反击。隆美尔从望远镜里看到敌军一辆坦克与他过去所见过的任何一辆坦克均不同。情报人员没有向他提供有关这种新型怪物的警告。在这辆坦克以及尾随其后的同样的怪物用高效爆炸炮弹以最远射程向第21装甲师发出第一次猛烈轰击之前,隆美尔几乎没有时间去注意它那高高的炮塔上的大炮。这就是由美国人制造和提供给英军的格兰特式坦克,它喷射出的火力比隆美尔的任何一辆坦克都要猛烈得多。德军的坦克部队受到了沉重的打击。

可以说英军第一天的失败,纯粹是由于指挥官不善于集中而协调地使用装甲旅和摩托化旅。第1装甲师在这方面也好不了多少。8点45第22装甲旅(当时在卡普措小道以南10英里处占领阵地) 奉命向南转移,其实,如果是向北撤,与卡普措小道上的第2装甲旅会合,情况会好些。第22装甲旅在运动中遇上了非洲军,遭到了德军第15和第21装甲师集中兵力的猛烈突击,然而,它的后卫却使我坦克遭受很大损失。

而德军在这一天的攻击中成了战术突然性。因为英军一直以为隆美尔会从防线中央突破,没有及时向南翼调派装甲部队。但是隆美尔也并未能如愿以偿,没有冲到海边,从而切断贾扎拉防线上的那些师的后退。这天结束的时候,隆美尔仅仅推进到比尔拉发,离海边仍有近40公里,却损失了1/3的坦克。天黑以后,第15装甲师和第21装甲师“收缩”在莱格里杰和雷法井之间,处境十分危险。第15装甲师几乎耗尽了弹药和燃料。阿雷艾特师没有拿下比尔哈希姆,装甲集团军的补给纵队直接受到以比尔哈希姆和古比井为基地的英军轻装部队的攻击,此时成为一支孤军。

第90轻装师在到达阿德姆道路交叉点以后,遭到第4坦克旅的反击,被迫暂时收拢在阿德姆以南的地域。事实上,不是隆美尔大胆地绕过贾扎拉防线包围英军,正好相反,他的部队正面临着陷入重围的危险。隆美尔的作战处长威斯特发尔(此前曾代理参谋长,非洲装甲兵团升格为非洲装甲集团军后,高斯任参谋长,威斯特发尔仍任作战处长)把这一切归咎于意大利人,指责仍旧在贾扎拉战线以西的意军对正面进攻未做认真努力,使得英军能够调动后备装甲部队迎击隆美尔的进攻,在隆美尔指挥下的几个意大利装甲师也同样耍滑头。隆美尔本人在日记中则把原因归之于敌军的新式坦克,“我们要击溃贾扎拉防线后面英军的计划没有成功……新的美制坦克的出现,使我们的队伍大伤元气。”

第二天,隆美尔令非洲军继续向北开进,但进展很小,损失却更大。第15装甲师汽油用尽,无法前进。第21装甲师击溃了莱格里杰以北的一支英军纵队,登上了控制巴尔比亚公路的高地后也被迫停止前进。与空军的联系中断,德国空军指挥官冯·瓦尔道根本不知道轴心国的前沿阵地到底在哪里,无法给隆美尔以任何援助。隆美尔没有与非洲军在一起。他的指挥部设在哈马特井,当他打算去莱格里杰时,被英军坦克截断了去路,几乎被英军俘虏;更不幸的是,他回到装甲集团军司令部时,发现“当我们不在时,英军已经占领了我的参谋部”。

天黑时,他的速战速决的企图已经失败,装甲集团军已四分五裂,司令部被打得七零八落,给养不足,他的处境更加险恶了。非洲军只剩下150辆坦克还可以投入战斗,意军只有90辆坦克,而英军手里却还拥有420辆。这是英军把隆美尔打翻在地的最好机会,可惜英军并未能抓住战机。第8集团军司令里奇没有集结起他的装甲部队,协同打击共同的目标,也没有花大力气打击德军的补给线。英第22坦克旅整天都在消极地“监视”在莱格里杰的德第15装甲师,而英第4坦克旅仅仅满足于袭扰第90轻装师,另一些强有力的装甲部队也没有大的作为。“28日的行动是英方指挥失当的一个明显例证,”梅林津写道。

29日晨,非洲军已经走投无路,但在隆美尔亲自指挥下又绝处逢生。他亲自指挥后勤纵队,并引导它通过他头天晚上观察好的一个缺口,安全地到达住在莱格里杰的第15装甲师附近。这时,隆美尔把他的战斗指挥部设在非洲军一起,并指挥部队猛烈地攻击了英军第2装甲旅。该旅正从骑士桥向西运动,企图锲入卡普措小道以南的“阿里埃特”师和小道以北的两个装甲师之间。

这一战斗是整个战役中最紧张的战斗之一。英国报道说这“或许是战斗最激烈的一天”,还说,“‘格兰特’坦克打得很漂亮,不断地把那些矮墩墩、黑糊糊的III型、IV型坦克打得停顿下来”。英军第22装甲旅也来援助第2装甲旅。所幸第4装甲旅一直留在阿德姆附近的军预备队里,到了傍晚才向哈马特井前出,以便同德军第90轻装师展开战斗。热风和旋起的沙暴使坦克成员们更加疲惫了。晚上,双方都不想再打下去了。这一天的战斗,尽管德军装甲师遭到了很大损失,但他们还是占了上风,因为第90轻装师、“阿里埃特”师和非洲军这时已经靠拢在一起。英军坦克损失惨重,它的指挥部又一次没有协调好坦克旅的行动。

补给问题仍然左右着形势。虽然隆美尔已于29日早晨把运输队带到非洲军驻地,但绕过比尔哈凯姆的补给线拉得太长,而且很不可靠。5月29日晚,非洲军的弹药几乎都用完了,许多车辆没了汽油。这时已经不可能继续执行由后方攻击贾扎拉防线的计划。隆美尔决定向西迪穆夫塔撤退,在英军的地雷场打开一个缺口,恢复与克鲁韦尔战役群的直接联系,并打通补给线。这并不是说,隆美尔认输了。相反,他那顽强而无畏的个性这时恰好处于最佳状态。他的退却只不过是权宜之计,一旦补给得到保证,他就要重整旗鼓,最后击败第8集团军。

5月30日下午,隆美尔也通过了地雷场,去同凯塞林和希特勒的侍从副官贝洛少校会见。这时,坦克集团军的处境仍然很危险,因为坚守在西迪穆夫塔的英军第150旅正以连续不断的炮兵火力控制着地雷场上的通路。隆美尔确信,英军马上就要发动一次全力以赴的坦克进攻。鉴于我非洲军的弹药奇缺,想击退这次进攻是艰难的。

凯塞林发现隆美尔虽初战不利,但现在的计划还是切实可行的,其高明之处在于让装甲集团军在反坦克炮构成的屏障后原地不动,使英军在猛攻这道屏障中自己分散兵力,待其分成小股并筋疲力尽时再由装甲部队发起反攻。不过隆美尔的装甲部队的处境依然不妙,坚守在西迪穆夫塔的英第150旅以猛烈的炮火封锁布雷区通道,有力地阻止了德军向西的撤退行动。英第2和第22坦克旅则由东向西挤压德军,隆美尔面临着被东西两线的英军压垮的危险。多亏了88毫米高射炮和反坦克炮的拼命拦阻才将东面的英军挡了回去。5月30日黄昏,隆美尔终于将部队集中起来,包围了“釜”地和西迪穆夫塔。

5月31日,隆美尔令第90轻装师、意的里雅斯特师和非洲军的几支兵力较强的特遣队对西迪穆夫塔发动了猛烈进攻。英第150旅依托以碉堡群为主体的防御工事英勇抵抗,并得到英第44坦克团和空军的有力支援。隆美尔亲自督促部队突入英军外围阵地,当第21装甲师的步兵部队行动受阻后,他便赶到前沿,亲率先头排继续前进。这时他全然不像一个指挥数万大军的高级将领,更像1914年初上战场时的那位“百夫长”。激战至6月1日,德军一个轰炸机中队前来增援,对英军阵地进行狂轰滥炸。激战中作战处长威斯特发尔被弹片击中,受了重伤。当时威斯特发尔正和隆美尔站在一辆坦克上观察德军飞机的着弹点,遭到猛烈的炮击。隆美尔先行钻进坦克里,威斯特发尔依然固执地立在上面,结果被击伤。后来隆美尔觉得阵地上的英军已无力坚持了,便冲身边的一名营指挥官高声叫道:“莱斯曼!向他们摇白旗,他们会投降的。”莱斯曼连忙脱下衬衣摇动起来,其余的人则挥动着手帕或绶带。果然3000多名英军陆续爬出阵地举手投降。这样隆美尔便在英军贾扎拉防线上撕开了一个10公里宽的大缺口。隆美尔本来以为被俘的克鲁威尔将军就被囚禁在西迪穆夫塔,可英国人早在几小时前就把克鲁威尔转移到后方去了。下午晚些时候,英军用炮火轰击隆美尔的司令部周围,参谋长高斯身负重伤,其职务由非洲军参谋长拜尔莱因代理。梅林津则代理了作战处长一职。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双方的激战仍在继续,北非再次成为世界瞩目的热点,报界纷纷议论究竟谁将在这次激战中夺得最后的胜利。隆美尔接受初战失败的教训,改取稳扎稳打的战法,决心一个一个攻克英军的阵地。他终于认识到,再向西发起进攻前,必须首先攻克贾扎拉防线南端的比尔哈希姆,消灭自由法国第1旅。凯塞林表示支持。不过事后对此举有无必要则表示怀疑。因为装甲集团军经西迪穆夫塔与后方的联系已经打通,而攻打比尔哈希姆之战持续了8天,德国空军耗费了大量弹药、损失了不少飞机。6月2日至5日,隆美尔以第90轻装师和另一个师在俯冲轰炸机的掩护下包围了比尔哈希姆,非洲军则严阵以待,准备对付英军的反攻。然而英第8集团军司令里奇并没有立刻发动反攻。

6月2日他在给奥金莱克的报告中声称,第150旅被歼使他“很苦恼”,但认为自己目前的处境还是有利的,而且会“一天比一天好”。奥金莱克的回电没有这么乐观,指出隆美尔有可能在“你的阵地中间打进一个又宽又深的楔子”,英军正在失掉主动权,因而急需由贾扎拉防线的北段组织一次大规模的进攻。然而第8集团军司令部好像是一个协商委员会,里奇与他的军、师长们经过长时间辩论磋商才决定集中兵力攻打“釜”地,从正面进攻意军的里雅斯特师。尽管制订计划的过程拖得太长太久,但如果里奇真能集中第8集团军所有坦克和火炮实施突击,仍可能取得重大战果。可是他在使用兵力方面显得过于吝啬,只拿出一半的兵力。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6月5日凌晨,英军发起进攻。进攻中步兵、炮兵、坦克兵的协同极差,几乎是各自为战,从而失去了整体打击力量。更糟糕的是进攻的重心未指向德意军重兵集结地,却误入了其反坦克炮阵前,70辆坦克中有50辆被毁灭。英军另一支装甲部队和步兵对“釜”地发起进攻,同样损失惨重,收效甚微。隆美尔不是那种奉行消极防御之辈,鉴于英军的攻势已失去声势,遂于当日下午全力发动了一次漂亮的反击,第15、第21装甲师和意军的里亚斯特装甲师迅速从地雷场的通道窜出来,摧毁了陷于混乱中的两个英军师的作战指挥部。入夜,隆美尔将印度第10旅、英第22坦克旅的支援群及其后面的4个炮兵团包围起来。6月6日,隆美尔对该敌的围歼开始了,英军炮兵和印度第10旅虽英勇抵抗,但大势已去,印第10旅被歼,英军4个炮兵团已基本丧失了战斗力,只有英第22坦克旅得以逃脱。此战里奇将军既没有使用位于贾扎拉防线上的两个师,也没有动用南非第1师,其进攻被隆美尔各个击破。此战使英军的作战能力大大削弱了。

数日来比尔哈希姆一直在激战中!打退并歼灭了英军的反攻部队后,现在隆美尔可以集中兵力围歼比尔哈希姆的守军了。这个要塞由4000名自由法国的官兵坚守着,有一个用弹药箱、地堡和散兵坑组成的复杂的防御系统。此外还有犹太旅的1000名志愿兵。自5月26日开战以来,他们英勇地打退了以意军为主的一次又一次进攻。德国俯冲轰炸机进行了一次又一次的狂轰滥炸。要塞的壕沟和墙壁坍陷了,许多士兵被活活压死,日益增多的伤员痛苦的呼叫声在残破的要塞四周回响。没有担架没有水,甚至无法埋葬死者。炸弹爆炸的硝烟和尸体腐烂的恶臭混在一起,简直令人窒息。但比尔哈希姆要塞仍顽强战斗着。

6月8日,第15装甲师派出一支强有力的部队向南开进,去支援进攻受阻的第90轻装师和阿雷艾特师。45架施图卡轰炸机在3架容克—88型飞机和10架双引擎梅塞施密特110型飞机掩护下,由54架单引擎战斗机护航,对要塞进行猛烈的轰炸。然而,由于隆美尔的士兵进攻不力,空军的努力白费了。当天晚上,瓦尔道接到隆美尔的一个新要求,请他明天派轰炸机参加进攻。9日步兵在空军掩护下终于夺占了控制法军主阵地的186号高地。当天晚上隆美尔请求轰炸机发起“最后一次进攻”时,瓦尔道抱怨说他已向要塞出动过1030架次飞机。凯塞林也在一份电文中申斥装甲集团军:“装甲和步兵部队并没有以同样顽强的突袭去配合施图卡轰炸机发起的猛烈而卓有成效的进攻。空军一直被阻碍着去执行别的更为重要的任务(指轰炸马耳他岛)。为此我感到极为不快。”比尔哈希姆守军仍顽强战斗着。要塞里的犹太士兵争相传递着一句口号:“战斗到底,全世界的犹太人都在注视着我们。”德意部队损失惨重,隆美尔不得不再增调部队。

8日德意军渗透进比尔哈希姆外围防线数百米,10日已深深楔入要塞的防御体系中。这天夜间,弹尽援绝的柯希尼上校趁着夜色偷偷撤出了要塞。这样在凯塞林规定的严格期限三天之后,隆美尔终于攻占了比尔哈希姆。这个要塞的法军的顽强抵抗为他们沦陷的祖国争得了荣誉,也给隆美尔留下了深刻印象。他写道:“法军在与外界完全断绝联系的情况下,仍然坚守不屈,实在令人钦佩!”梅林津也评价说:“一些英军军官硬是说,法军的士气衰落。实际上在沙漠战的整个过程中,我们还没有遇到过比这更英勇、更坚决的防御部队。”

战事进行到现在还是难见分晓。从兵力上看,英国人依然占有优势。第8集团军还拥有330辆坦克,而德意军队只剩下230辆,其中70辆是意大利坦克。英军有地雷场掩护的防线已经延伸到“釜”地以北,其轻装部队和装甲车已经在攻击贾扎拉地雷场以西的德军交通线,并在袭击德军给养部队方面取得不小的战果。但隆美尔感到庆幸的是,经过10多天的苦战,他已经摆脱开战时的不利局面,重新取得了主动权,遂决定抓住时机,立刻发起反攻。其计划是:当第21装甲师从北面攻打“釜”地周围的英军阵地时,第15装甲师则转向东北直取阿德姆。右翼有第90轻装师,左翼为意军的里雅斯特师。这个计划实际上是5月27日计划的翻版。如果英军指挥不犯错误,这个计划本来是不会成功的。攻克比尔哈希姆要塞的第二天,即6月11日下午,隆美尔命令全体部队从比尔哈希姆向北进发。

入夜,第15装甲师和第90轻装师到达了阿德姆南面和西南10到20公里地域。当无线电侦听队向隆美尔报告说,英第4坦克旅没有执行向东南进攻的任务时,他顿时精神大振,立即令第15装甲师在6月12日转入防御,令第21装甲师继续向南推进,攻打英军装甲部队的后背,以将英军装甲部队夹在中间。6月12日,英第2和第4坦克旅因等待命令,迟迟没有向第15装甲师发起进攻,等得不耐烦的第15装甲师先发制人,德军的反坦克炮利用风沙四起的时机,以火力有效地打击了英军坦克。中午,隆美尔认为时机成熟,即令第21装甲师前进,攻击英第7装甲师暴露的一翼。英第2和第4坦克旅根本招架不住德军两个装甲师的夹击,第4坦克旅一开始就溃不成军,第2和由贾扎拉防线奉命南来增援的第22坦克旅也被迫撤退。激战至黄昏,英军损失了120辆坦克,贾扎拉战役胜负已定。这天上午隆美尔带着警卫营登上了阿德姆东南面的山脊观察战况,随后乘车去第15装甲师,途中遭到英军南北火力的夹击被困在沙漠中达数小时之久,直到下午才到达第15装甲师师部。

6月13日,隆美尔乘胜进攻,两个装甲师向莱格岭进攻。该岭由敌侦察警戒部队防守,并有南非军的野战炮和反坦克炮支援。他们粉碎了英军的顽抗,拿下了莱格岭,来援的英军坦克无力的反击也被击退。骑士桥据点这时已被孤立起来,英军警卫旅于6月13日夜突围逃走。

到6月14日早晨,只剩下70辆坦克的里奇见大势已去,承认这场战斗已经打输了,被迫把英军的残余部队拖出贾扎拉防线,并撤走了曾耗费巨资在托卜鲁克东南贝尔克德前沿修建起来的补给基地。而隆美尔在得知英军退却之前,还在命令非洲军向巴尔比亚公路冲击,并切断贾扎拉防线各师的退路。这一天,在埃卢特—塔马尔附近展开了激战,南非军和英军步兵南非第1师的一个混成营和英军第1“伍斯特”旅。在剩下来的坦克支援下,阻止了德军前进,直到黄昏。这时急于夺占布阿马亚的第15装甲师已开始突破。天黑下来之后,南非第1师开始撤退。

后来隆美尔接到空军侦察员的报告称,在巴尔比亚公路上车辆很多,一派仓惶撤退的景象。为了尽快地前出到滨海公路,隆美尔急令非洲军连夜冲下高地,切断南非军的退路,但他的命令没有得到认真的执行。因为非洲军经过3个星期的激战,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已经无法把士兵动员起来。6月15日早晨,第15装甲师下了高地,截住了南非第1师的后卫,然而师的主力却溜掉了。英军第50师的大部都突破了意大利军的防线,从比尔哈凯姆的南翼绕过,退往利埃边界一线。阿拉伯人无需通过纳粹的广播公报便得知现在谁将是胜利者了。游民们穿着从死尸上扒下的英军的、德国和意大利的军服开始出现,并带领着德军指挥官到各个分散的英军最后藏身地和战地仓库去。6月15日隆美尔告诉妻子露西:“会战已经胜利了,敌军正在崩溃。我们正在扫荡他们的残部。”

在回顾6月11-15日的作战行动时,令人惊奇的是,在夺占比尔哈凯姆以后,隆美尔基本上又恢复了他原来的计划——宽正面向前推进,其右翼指向阿德姆。但是和先前一样,没有达到预期目的,没有构成对贾扎拉防线守军的合围,原因是部队的进攻正面太宽。第90轻装师由于力量薄弱不能夺占阿德姆据点,同时也没有力量在关键时刻去支援非洲军。英军坦克部队于6月12日败退以后,非洲军受命向北突击,切断巴尔比亚公路,意大利第20军则奉命在骑士桥以南执行辅助的掩护任务。如果能够把德、意军的全部5个装甲和摩托化师用于向巴尔比亚公路实施突击,就会防止贾扎拉守军主力的逃脱。只可惜非洲军经3个星期的鏖战,已不能独自去完成受领的任务。

6月15日晨,隆美尔令第21装甲师向阿德姆进攻,并支援第90轻装师战斗。他们打赢了贾扎拉战斗,英国第8集团军的主力全部撤到了埃及,下一步又该攻打托卜鲁克了。看来,里奇将军还是要继续坚守这座要塞。隆美尔决定不给第8集团军调整部署的喘息时机,他决定先攻甘布特,孤立托卜鲁克,尔后再以强攻夺取托卜鲁克。他一生中最大的一次胜利即将来临。

按论坛规定,编辑掉外网链接

本文内容于 2013/12/4 20:58:44 被燕过无痕编辑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