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越反击战:解放军一支车队遭越军伏击全军覆没

“偷吃”干粮<!-SSE NEWSADSTART SSE-><!-SSE NEWSADEND SSE-> 我们从驻地前往参战部队的那一天下午3点左右,驻地留守的战友和群众,为我们这些即将赴沙场的干部战士披红戴花,敲锣打鼓。

前线驻地离边境还有七八里地。很快,作战命令和时间都下来了,我们把自己的私人物品包裹好,写上地址,邮的邮,寄的寄,尽量不在身上留物品。所有能装东西的口袋都尽量空出来装了子弹和作战物资,我连衣服领子上都塞进了一些子弹。

出发时,部队给每人发了九块压缩饼干作为干粮,老兵和干部说这是三天的干粮,每天三块,一餐一块就行。我们这些兵和大部分干部都是从农村长大的,见的世面不多,大家都没有见过压缩饼干,大部分士兵都很好奇,忍不住背后偷偷地吃掉一块。我当然也觉得很好吃,仗还没打,就快把一天的干粮给报销了。

后来,干部发现了,严令不许战前吃饼干,说干粮是重要的战斗物资,对胜利有重要保证,就像子弹一样,没打仗就不能乱打,谁要乱吃,就要当没开仗乱放枪一样处分。还对我们说,我们团执行的可能是师里的穿插任务,要跑得快,打得狠,不能恋战,而且没有后勤保障,弹药干粮全靠自带,如果到时缺粮跑不快,掉了队,当了俘虏,影响全团,后果自负!说得很多人张着大嘴咽不下去。

2月17日早晨5点30分,战斗就要打响,我们提前到达了出发地点。

战斗开始了。顿时,万炮齐轰,枪声密密麻麻地打得听不出来处,就像下暴雨一样,哗哗地响;火箭炮弹拖着尾巴“咻咻”地叫着从头顶飞向敌人的军事目标,对岸炮弹爆炸发出巨大声响和光亮,被炸起的物品漫天飞舞,整个大地都在颤抖,阵地一片通红。河水像被洒了红色墨水一样,泛着红光,炮弹爆炸时能够看得见河水一闪一闪的,非常壮观。

看着这从未见过的场面和阵势,我们一边有点解气,一边却有些紧张和激动,毕竟是第一次参战。马上就要冲进敌阵了,对面的敌人到底在干什么?是我死,还是他亡?他们准备的火力如何?这些都无从知晓,但看着兄弟部队的战友已经从我们身边经过,投入到了血与火的战场,我们也呐喊着加入到了战斗的队伍。

大战三叉口

我们的任务是配合合围敌人的部队打穿插。在一个山凹口,我们与敌人接上了火。这是一个三叉口,路口的形状像一个葫芦口,外小内大,三条路汇集在一起,敌军在这个路口两边的山上部署了兵力。

那天天未亮,到了三叉口,与敌人对口令时就交上火了,我们不知这地方有多少敌人,一片枪炮声中,大家都呆在原地待命,我的位置在团的前卫。

仗打完后我们才知道,其实山上大约只有敌军一个排,可我们一个团的部队竟在这里被堵得不能动弹。因为在这种地形上,山高林密,一片云雾,看不清山头洞穴,几个人跑来跑去东打几枪,西打几枪,让你摸不着头脑。

但战事紧急,我们排很快就接到命令准备攻击这个三叉口。在公路的拐弯处,突然看见同班战友小蔡在路边!

我们在补训团五天补训结束后,就分开了。他坐在路边,满脸泥土,全身也沾满了泥浆,一脸的沮丧。在即将发起攻击的战场上看见分别一阵的同班战友,我很惊喜,又感到很奇怪,问道:“小蔡,你怎么在这里?”

小蔡看见我,眼泪都快掉下来了,他说:“副班长,我受伤了,我们一个班全完了。”小蔡一边说一边指着后面山凹口说:“打那个山凹口时,我们班奉命攻击,就在前面的山头,我们先赶着一大群羊向上走,用来踏地雷。我们班就跟在后面,可他娘的,不知怎么回事,那羊绊着了连环地雷阵,把我们后面的人也一块炸了,全班死的死、伤的伤,都完了……”

我问:“那你怎么没被炸着?”小蔡说:“我刚好被一条藤绊倒,一倒下,那地雷就炸了,脚也受伤了。你们要小心。他们连水沟里都埋有地雷。”他伸伸腿,我看见他腿上绑着急救包。

还没等我们多问,攻击的命令就来了,全排立即向山上发起冲锋,也许是地雷都被前面的战友踏完或给炮火引爆了,我们攻击时没有遇到多少地雷。

那已是下午,离天黑还有几个小时,能见度很好,在搜索中,渐渐发现了一些敌人的火力点,一会儿有战友说那边有人,一会儿又听到另一边的战友喊这边有敌人。一发现有风吹草动,我们的火箭筒就先打上一发。

我和我们班的战友刚冲到一个陡坡下,就听到前面战友大叫“卧倒”。敌人的一个暗堡正用机枪向我们扫射,前面的战友都卧倒了,我们跟在后面,便立即就地寻找掩蔽物。我看见一块大石头,便带着几个人想躲在石头后面,可过去一看,那里已有好几个战友,我们无法挤进去,情况很危急,子弹冲着我们疯狂地追扫着,前进不能,后退也不行,旁边的大石头又有人先占了,只有两米外有一个水坑。我一狠心,心想,站也是死,跳也是死,不如跳下水坑,管它水坑里有没有地雷,也顾不了那么多了,先跳了下去,跳下去后没有爆炸,悬着的心才放了下来。

几个战友见我没事,也一齐跳了进来。接着,趴在前面地上的火箭筒手便先向敌军的暗堡发射火箭弹,只见火箭筒屁股喷出一团火光,“轰”的一声巨响,火箭弹击中了目标。就在那一瞬,我感到脸上一麻,“哎呀!”大叫起来,原来火箭筒离我太近,尾喷口喷出的火焰喷到我脸上,我的脸马上像被千万把小刀割破一样,双眼一片漆黑,立即什么都看不见了。心想:糟了,这回眼肯定被打瞎了!我这一惊叫,可把大家吓坏了,战友以为我中弹了,都转过头来看我。问:“怎么了?副班长,你受伤了?”我抹了一把脸,黑黑的抹了一手黑烟,却没有血。眼睛先是金星乱舞,眼泪直流,没多久渐渐地能睁开了。这时我心里好受了些,用水坑里的水洗干净了脸,发现没多大问题,悬着的心才落了地。

这个暗堡被火箭筒手准确地击中,机枪立即哑了。这个火力点一完蛋,我们就抓住时机大喊着冲上山。我也带着班里的战友跳出水坑,向山上冲去。冲上山头,发现敌人都跑光了。战壕里除了几支冲锋枪和几枚手雷外,没有任何人。那个暗堡也被火箭弹掀翻了盖,除了几具尸体外,山头上没有再发现其他敌人。

这个三叉口是我们排与敌军的第一次交手,敌人的布雷技术及布雷后的实战效果令大家记忆深刻。地雷,从和敌军的第一天交火中就在战士心里留下阴影,这个阴影伴随了整个战斗。

攻下三叉口后,我们团继续向预定目标穿插。

惨遭伏击

在向目标阵地前进时,我们曾经惨遭敌人的伏击。

为了找饭吃,我们牺牲了不少优秀的战士。为了加强保障,后援部队来了很多支前民兵和民工。我们的任务便转到保护这些后勤部队和民兵。

那次遇袭过程是这样的:主攻部队B军因连续作战,啃了不少硬骨头,损失较大,需要休整。我师和其它部队及担负后勤的一批民兵便要到附近接管B军的阵地。

当天,我师由三百多辆汽车搭载着人员装备向B军阵地开进。这时前线阵地已被攻克,沿途交通线也有我们的部队警戒。但在前往B军阵地时,我们排和180个民兵,因车辆不足,被留在半途,等待车辆运输。

当晚,民兵们生火做饭,吃了晚饭,然后便休息了。

第二天,来了四辆汽车。我们排和那180名民兵都分别登上汽车,向B军阵地开去。排长带着战士民兵和两挺机枪坐第一辆,我坐在最后一辆。排长乘坐的那辆和第二辆先开出去,后面的这两辆车没走几步竟“没油”了,于是停在了路边等待支援。

坐在我这辆车上的一个民兵营长和我们政治部副主任及一个卫生员,看见车抛锚了,就下车跑步追赶前面的车。但他们不知道,赶上的将是一场大祸……

当天下午4点左右,一个受伤的民兵跌跌撞撞跑回来报告,说开出的车辆在路上遭到敌人伏击,他那辆车上的人员几乎全部牺牲,包括一名政治部副主任和五名放电影的战士及50名民兵,最后只剩下两个民兵,其中一个就是这个跑回来报告的民兵,另一个受了伤还在原地躲藏。

我问他为何没被打死,他说车辆被击中时,他倒在车上装死,敌军最后还是上来踢了他两脚,他仍不动弹。车下的人都被匆忙胡乱复枪,而车上的人本来被炸得很烂,也就没再复枪,他因此得以幸存;另一位民兵则是受伤跳下车后向敌人扔了一颗手榴弹,利用敌人的慌乱和手榴弹爆炸后的硝烟,躲在草丛里才没被发现,现在还在原地等待救援……

我们忙问:“排长呢?”他说:“他冲过去了,但车厢也被炸了,驾驶员没死!”

事实上,据我们事后了解到的情况是这样的:排长在第一辆车上,后面跟了一辆。在路上遇到敌人伏击的时候,车箱上先中了一炮,车上的战士和民兵伤亡惨重,但他们车上的那两挺机枪进行了猛烈还击,向两边拼命扫射,火力很猛,可惜的是,因为看不见敌人在哪里,只是看哪里枪响有烟或火光就向哪里打。排长那辆车加足马力强行先冲了过去,而后面的第二辆车却被打坏在路上。敌人又朝汽车打火箭弹,汽车燃起了大火,没牺牲的战士和民兵跳下车还击,结果又被敌人的弹雨扫倒。

排长的车冲出包围圈5公里多才停下来找人报信,他为此差点受了处分,上级认为他没有必要冲那么远,而应该立即组织力量援救受袭车辆。其实在那样的山地丛林间的一条小公路上遭遇突然又猛烈的袭击,处置起来慌乱一些是可以理解的。

听到这个惨剧,我们都极为震惊:一路上,主要交通沿线都在我重兵把守之下,周围也经过了多次清剿,敌人竟能在路上伏击,而且我们的牺牲如此之大!

事后,留守的部队和我们立即向出事地点奔去。天还没黑,就到了遇袭现场,很惨,牺牲的战士和民兵都被敌人补了枪,或者是被打了很多枪。当时天下着小雨,像是为这些战士和民兵致哀!血水和着雨水流了一地,红红的一大片……

天渐渐暗下来了,我们把烈士们一个个搬到车上,大家的心情异常沉重。

乘着天尚未完全黑,我观察了一下周围的地形,路段并不险峻,按说敌军选择这样的地形打伏击并不是明智之举,离这个地段最多两三公里地就有我们的部队警戒。但就是在这个大家认为比较安全的地段,我们遭受了重大损失。

这次战斗,战友伤亡惨重,但却有两位大难不死的战友成为“钢铁战士”并创造了战争史上的两个奇迹:一位战友头部中弹,子弹从太阳穴部位穿进,然后又从另一边太阳穴穿出,他竟然没有牺牲。弹头在脑子里也没有发生翻滚现象。据卫生员讲,送到医院后纱布竟然能从这头伤口穿进,然后从那一头伤口抽出,说得可能有些夸张,但他头部被子弹穿透没死是千真万确的。另一位战友,也是在第一辆车上被炮弹炸伤的,胸腹部开放性爆裂伤,肠子全都流了出来,但也被救了回来,只是肚皮少了许多皮肉,一直在医院治疗,最后被送到后方某军区的一家医院治疗。回国后,连领导去看望他,说他肚皮上还包着层层叠叠的纱布,直到我那年冬天复员回乡,他都没有回到连队。

血溅十七号桥

牺牲了几十名士兵,我们终于到达了B军阵地。我被派往十七号桥,负责物资的保管和分发。

那天6点左右,很多战士还没有睡醒。哨兵一身湿湿的雾水从门边经过,急匆匆地跑到连部报告,说发现对面的山上有两个人,既像是我们自己人,又像是敌人,不大对劲。连里的人用望远镜顺着哨兵指的方向观察,对面的人一会儿出现,一会儿消失,像是在观察,但对方穿着便衣,分不清是敌人的百姓还是敌军在化装侦察。因上级有通报,要防止敌人对桥梁有偷袭炸毁的企图,经请示营部,决定派人搜索,抓住这两人,问个清楚。

于是,战士们都被叫了起来。这时刚刚开饭,很多人一手拿枪,一手还在吃东西,大家带上武器,乘着薄雾,分两三路向对面的山上包围过去。

刚摸上没多久,很快就有人大叫:“小心,有人……他有枪。”接着就立即响起急促的连射声和人的叫骂声,这么快就接上火了,真有点意外。原来这个山头敌人还不少,而且他们竟然都挖好了工事和猫耳洞,看来敌人早在这个地方藏了不少时间了,作好了充分的准备。

一时间,山头上枪声四起,杀声震天,人员乱窜,分不清眼前晃过的是自己人还是敌人。上面的手榴弹向下乱扔,下面的机枪向上乱打,横来竖去的子弹在密林中乱飞。

我们的人进入了密林中,但山上草木太密,人一钻进去,就什么队形也保持不了了,你看不见身边的战友,别人也看不见你。山上喊叫声四起,为了保持联系,我们只有靠大声喊叫才知道战友在哪儿。而一喊叫,就有可能遭到一阵狂风般的扫射。枪声一响,大家也就本能地朝有枪响的地方跑。

我在跑动中遇到一个三米多高的石坎,当我抓住石坎要往上爬时,身旁一声爆炸,我左手掌下沿被一块弹片击中,手一松,从这个石坎上掉下来,摔在了乱石堆上。当时并不感到痛,以为被什么绊倒,老想站起来跑,可就是站不起,后来仔细一看,才发现手上脚上都有血,才知道自己中了弹。

很奇怪,人一看见血,就没有精神,疼痛感也就强烈起来。后来发现除了手上那块伤,臀与腿部上也有了伤,粗粗看来还不是很严重,我自己取出急救包,自行包扎。这时,山上仍喊声不断,枪弹乱飞。

战斗的最后结果,山上的敌人有五六人被打死。

意外的战果

第二天,营部的一个通讯员在营部附近的山上砍树搭棚子。没想到那棵被他砍倒的树重重倒下时,正好压住一个躲在树下的敌军,那个敌军跳出来,看见我们的战士连忙举手乱摆,嘴里哇哇乱叫,虽然不知他说什么,但从他的表情和神态上看,应该是说:“别打,别打,我投降。”

就在当晚3点,我们的哨兵发现有两个人向桥靠近。晚间的十七号桥警戒是极为严密的。晚上是双哨,一明一暗,最先发现这两人的是暗哨,看见他们大模大样的,起先并没有注意,以为是兄弟部队的人或是自己人,因为我们晚上有时也有人走动的,靠口令识别,一般也没有问题,所以待他们走近时,哨兵才站出来,这时离得已经很近了,口令一对,他们答不上来,但也没像要走的样子,哨兵一看不对,也慌了,下意识中手头一紧,哗哗地就扫出去一大梭子子弹。

静静的夜晚突然响起冲锋枪有点发哑的枪声,那声音格外的刺耳响亮,大家都以为是敌军来偷袭或报复,衣服都没穿,拿起枪跳下床就冲出门外。出去以后才知道是哨兵打死了两个人,那哨兵脸色惨白,还处在极度紧张之中,连说:离太近了,太近了……

后来有老兵说,那两个敌军也真是该死,在夜晚前来侦察和偷袭则是必死无疑,到处都是枪口在等着他们。连长指导员高兴得半死,快下阵地了还捎带着创造了一个富有传奇色彩的战绩!他们当场表示一定要为他请功。那哨兵不但命大,还挺走运!据看过敌人尸体的战友说,两个敌人,身上有枪,子弹上膛,保险也开了,都被打成了糖葫芦串,一个掉在水里的家伙被泡得一身雪青,有一个头都被削掉半边,看来,哨兵的手开枪时肯定也在发抖,打高了。老兵说如果哨兵慢上一秒,恐怕就是他自己被打成马蜂窝了。

第四天,我们的连队仍在十七号桥守卫,而我因伤口发炎、化脓,被送回野战医院治疗,离开了十七号桥。

《兄弟,替我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