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北市运管处审批线路被疑暗藏“黑幕”》跟踪报道之二

(记者 王京波)7月27日,记者采写并报道了淮北市运管处违规审批线路引起众位车主集体上访这一由错误行政行为严重激发基层矛盾、制造不和谐因素的新闻事件(详见《淮北运管处审批线路被疑暗藏黑幕》一文),引起舆论广泛关注,各大新闻网站纷纷予以转载,网友纷纷跟帖,众多网友尤其对记者报道中所提到的该运管处处长陈辉抽“苏烟”的细节表示极为愤慨。然而,车主所做的一切却挡不住“苏烟”处长的大笔一挥,为维权多方奔走的车主日前联系记者,该运管处依然是不顾各位车主的苦苦呼告,安徽省运管局也无视众位车主的心声,在原本就不合法的行政许可上错上加错,近日,安徽省运管局的官方网站又一次对淮北(岳集)-上海(浦东)营运线路增加车辆进行了公示。

车主告诉记者:8月16日,安徽省运输管理局的官方网站上赫然公布了2013年道路客运班线经营权招标公告,依然把几位车主反映强烈、线路重叠70%以上的淮北(岳集)-上海(浦东)线路给予了公示。对于安徽省运输管理局无视原有车主利益,无视交通部相关规章制度;对于淮北市运管处一意孤行、继续损害车主利益的错误行政行为,所有车主非常愤慨。

车主告诉记者,我们有三个问题请安徽省交通厅厅长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

第一问:安徽省交通厅厅长是否认为淮北运管处违规审批线路以及该处长抽“苏烟”是一个无足轻重的小事?

线路重叠70%以上,发车点距已有车辆不过30余公里,按照国家交通部所颁布《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运输条例》相关规定,是不能给予许可的。该《条例》第五十八条规定,道路运输管理机构应当建立道路运输举报制度,公开举报电话。任何单位和个人都有权对道路运输管理机构的工作人员滥用职权、徇私舞弊的行为进行举报。交通主管部门、道路运输管理机构及其他有关部门收到举报后,应当依法及时查处。


安徽省道理运输管理局第一次公示时,众位车主均在第一时间把淮北运管处审批线路的过程中不公开、不透明,涉嫌侵权以及滥用职权等诸多存在问题反映至该部门,但至目前,该部门不仅没有跟各位车主反馈处理结果,反而进行第二次公示,车主感到疑惑,安徽省相关主管部门,你们对群众的举报有无查处,


车主质疑,淮北市运管处违规审批线路迄今为止,依然没有得到合理合法解决的背后,绝不仅仅是 “不作为”那么简单,里面应该有一把看不见的“伞”,就是这把“伞”,罩着舆论漩涡中的“苏烟”处长稳坐宝座归然不动,也是这把伞,让本就受尽苦楚的车主欲哭无泪,让公权力没有得到舆论的充分监督。

第二问:线路本已饱和,原有车主运力过剩,再上新线路给车主造成的损失谁来“埋单”?

“推一家毁一家。”车主陈军当初在接受采访时斩钉截铁地告诉记者。她认为,淮北市运管处盲目审批线路会给几位原有车主造成致命之伤。


“本来就客源不足,我们的日子并不好过。新上的线路也不是为了客运营运,而是为了倒卖线路。但受害的是我们老车主。”在车主的眼里,从淮北到上海,是个让人伤心的维权之旅。上海交通部门已经表示不支持许可线路;安徽省交通部门依然予以公示许可。看来,安徽省交通部门的相关领导可能以为,新增线路是一条黄金之路,“谁会成为利益获得者呢,线路批下来后,没有赢家,我们都会输,我们的线路如果经营不下去,谁为我们的损失‘埋单’?”一车主悲愤地诘问。


第三问:审批线路是一个人说了算还是集体审议?


《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运输条例》第二章第十二条规定,县级以上道路运输管理机构在审查客运申请时,应当考虑客运市场的供求状况、普遍服务和方便群众等因素,并通过招标的形式作出许可决定。


可是对淮北市运管处来说,这些规定形成虚设。“没有


民主,不把我们老车主放在眼里,公示也是偷偷摸摸地进行,要不是我们无意中发现安徽省运管局的公示,至今还蒙在鼓里。”


3月26日,国家交通部杨传堂部长在国务院第一次廉政工作会议上强调,要着力推进投资决策公开化,防止暗箱操作,要通过政府网站、新闻媒体等途径,及时向社会公开政府投资项目信息,公开办事制度、审批权限、操作流程和审批结果。二要着力推进建设管理市场化,防范权力干预。


而安徽省运管局、淮北市运管处,这么短的时间,就把国务院第一次廉政工作会议上振聋发聩的洪钟大吕之音忘掉了,同时忘掉的还有几位车主微弱的生存诉求。从淮北到上海,到底是一路黄金还是迷雾重重,这么明显违规审批线路的背后,究竟隐藏着什么,究竟谁是既得利益者谁是被彻底损害的?车主想要问一个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