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刀锋锐敌胆寒:人民军队骑兵的发展

黑衣大食 收藏 85 44412
导读:test
近期热点 换一换

1928年4月,我军第一支骑兵部队——西北工农革命军骑兵队正式成立。到解放战争时期,我军骑兵部队最多时达到12个骑兵师,10万骑士。1985年我军由摩托化和机械化取代了骡马化,骑兵作为一个兵种消失,全军仅象征性地保留了两个骑兵营和几个骑兵连。

红军时期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红军骑兵的前身----西北军骑兵,1928年4月,我军第一支骑兵部队诞生,其前身是西北军的新编第3旅的骑兵部队。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1936年东渡黄河的红军骑兵一部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东渡黄河的红军抗日先锋军骑兵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正在练习防空卧倒的红一方面军骑兵部队

红军时期最早的骑兵部队,是出现在陕湘的红26军。1932年12月24日,中共湘方局特派员杜衡在宜君转角镇召开军人大会,宣布中国工农红军陕甘游击队正式改变为红26军第2团,并举行了授旗仪式.杜衡自任红26军政委兼2团政委,选举王世泰为2团团长‘刘志丹因受“左”倾路线的排挤,任团政治处主任。4s 2团下辖骑兵连、步兵连、少年先锋队、政治保卫队等共2首余人.其中骑兵连共有人马80余。曹肚荣任连长,张秀山任指导员,高锦纯任支部书记。

1933年11月7日,红26军骑兵连扩大为骑兵团,团长是黄于祥,政委是杨森(后来是张秀山).骑兵团下属两个连,一直在侠甘宁边区和内蒙一带活动,参加

知名战斗二十多次.1936年2月,骑兵团划归刘伯承领导的援西军指挥.(据《峥噪岁月》)

此外,红军时期的骑兵部队,还有红四方面军的骑兵师和西路军骑兵师,以及西路军中5军的骑兵团.红四方面军骑兵师成立于1936年3月的西康地区,许世友任师长,下辖3个团,约3千人骑.(据《长征新探》)

西路军的骑兵师是1936年10月西渡黄河进入河西走廊后才成立的,师长釜俊彦(后栖牲),政委秦贤道(后栖牲).该师成立时人马并不很多,支援高台战斗时遭受重大损失。1937年年3月随西路军’失败而不复存在。5军骑兵团,1930年10月后在河西走廊成立,团长吕仁礼,1937年1月高台失守后,骑兵团消亡。

八路军时期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1937年10月,山西灵丘,八路军骑兵挺进敌后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1938年秋季反围攻,青纱帐里的八路军骑兵。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八路军115师骑兵队中的林彪、聂荣臻。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八路军骑兵对敌发动冲锋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骑兵渡河张爱萍摄于1944年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冀鲁豫军区骑兵团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骑兵训练


八路军初建之时,下属三个师的骑兵部队都只是营级编制。直到38年2月,奉刘伯承师长、邓小平政委之命,129师骑兵营才正式改编为骑兵团。编制升格了,上级所提供的却只是一纸命令而已,需要补充的装备和人员,都得由部队自己想办法——这是共产党军队的老规矩,以前都是这么办的。

可这事轮到骑兵头上就有点为难了:枪支弹药可以向敌人要,新兵也可以在当地招,但战马却很成问题。靠缴获吧,一时半会的做不到(遇不上敌人骑兵,上哪里缴获去?),花钱买吧,马匹加装具每套需要百来块大洋,刘伯承师长一个月的津贴才三元钱,土八路如何能有这么多资金?想来想去,只有号召民众主动捐献战马。可是,走捐献战马的路子也得有条件,一是要有时间,想鼓动老百姓把大牲口捐出来,非得做深入细致的宣传动员不可,仅靠战斗间隙的三言两语是办不到的;二是要选择比较富裕的平原地区开展工作,山区、穷地方的马匹少,老百姓想捐也捐不出来。

怎么办?

129师骑兵团来到了南宫县,只能号召联合各界、统一抗战,深入城镇乡村发动群众捐马。


不光北方的八路军组建了骑兵部队,南方的新四军,也有骑兵。下面引用一些资料:


国民党军的骑兵部队大都乏善可陈。但青海马步芳所属的骑兵却不同,他们不善枪炮火力之战,却精于马上白刃格斗,所用的马刀环柄宽刃,形同西北步兵使用的大刀片。

1941年,新四军第4师与由汤恩伯节制的青海骑8师激战于津浦路西,新四军第4师5000多名官兵死于马刀之下,著名的老32团几乎被打光,最令人痛惜的是抗大四分校的50多名学员,在此战中全部牺牲。白刃格斗,马上的敌人占有很大的优势,他们疾驰如风,锋利的马刀或劈或刺,数十米内都是骑兵的控制范围。而我步兵,腾挪不过两三步,出枪不过四五米,一个个铁塔般的战士,与敌骑兵一照面,便被马刀劈倒在地。这是皖南事变之后新四军最大一次失利。此战之后,新四军第4师师长彭雪枫愤而组建骑兵团,称之为“红色哥萨克”。骑兵团战术、技术由从新疆调来的团长周纯麟负责教授,师从苏联红军骑兵。但自幼习武、精通刀术的彭雪枫没有采用苏军高加索式马刀,而是博采众长亲自设计了一种马刀,刀身修长,刀背轻薄,用精钢打造,刀刃十分锋利,战士们爱不释手,称之为“雪枫刀”,连睡觉都压在枕头下面。1942年,为保卫洪泽湖地区夏收,消灭在沙山集抢粮的日军,彭雪枫指示骑兵团“一定要等敌人出村远点再打,这不仅可以发挥我长马刀的作用,还可以避免误伤人民群众”。结果仅9分钟,300余名日军即被骑兵团马刀砍倒大半,80余名当了俘虏。1944年10月20日,在河南水城和安徽涡阳交界处,新四军第4师骑兵团与敌骑8师再次展开殊死的白刃拼杀。俗话说“一寸长,一寸强”,我军马刀长于骑八师环柄宽刃马刀一寸,而且刀身细约一指宽 ,因而轻捷灵便,常常是敌人马刀还未到,我军的马刀已劈中敌人。此战我骑兵团大胜骑8师,一雪3年前的旧恨。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骑兵训练

“骑兵必须配备马刀和马枪,战马也必须配备马装具,包括马鞍、马蹬、马缰绳、马肚带、马嚼子等。”总参军训部大校曹鸿茂在接受采访时说,“刚成立的骑兵团,骑兵们大部分没有马刀,有马刀的也几乎全部是缴获敌人的,十分杂乱,有日式洋刀、有步兵使用的宽而短的‘鬼头刀’、有国民党顽军骑兵用的马刀。马装具也很简陋,马鞍有木鞍、皮鞍、铁鞍和驴鞍,甚至是破麻袋,不合马身,人经常会从马背上掉下来。马缰绳有旧皮带,麻绳和草绳,有的马连马蹬也没有。”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骑兵冲锋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骑兵训练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东北抗日联军的骑兵部队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新四军第4师骑兵团的领导,左起:政委姚运良、团长周纯麟、参谋长戴彪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乘胜追击

“骑兵必须配备马刀和马枪,战马也必须配备马装具,包括马鞍、马蹬、马缰绳、马肚带、马嚼子等。”总参军训部大校曹鸿茂在接受采访时说,“刚成立的骑兵团,骑兵们大部分没有马刀,有马刀的也几乎全部是缴获敌人的,十分杂乱,有日式洋刀、有步兵使用的宽而短的‘鬼头刀’、有国民党顽军骑兵用的马刀。马装具也很简陋,马鞍有木鞍、皮鞍、铁鞍和驴鞍,甚至是破麻袋,不合马身,人经常会从马背上掉下来。马缰绳有旧皮带,麻绳和草绳,有的马连马蹬也没有。”

打制马刀和马装具的任务交给了团供给处。可是打造这些装备需要大量钢铁,从哪里去找那么多钢铁呢?这可难坏了张建槐主任等几个领导。

有一天,他们想起去求助于地方,于是地方发动根据地的群众帮助寻找钢铁。有个群众提供说,因日寇进攻,国民党地方政府曾把一大批治理淮河的器材沉在洪泽湖东南岸蒋坝镇边的一个大塘里。听到这一消息,4师专门派来了师供给处长老红军李作舟,他和当地群众保持着十分密切的关系。寒冬腊月,塘水冷得彻骨,长期生活在湖边的几个水性好的小伙子,喝点驱寒的烧酒,穿着短裤,冒着严寒,潜入水底摸索着,摸住器材就用绳子拴住,岸上的群众使劲往上拉,一件件钢制品被拉出水面。有了这批钢材,解决了骑兵团的大难题,马刀和马装具就有着落了。

如何打造出符合实战而又具有新四军特色的马刀,是全团十分关注的一件大事。团长周纯麟亲自组织开会,反复研究,决定博采众长,并亲自动手画刀样图,供给处把多份设计的刀样图送到老骑兵们手里,反复征求意见,还打出几把样品试用,最后周纯麟一锤定音:这种具有新四军特色的马刀样式刀身颀长,刀背轻薄,比青海马步芳骑兵用的马刀长10厘米,比日军马刀长5厘米,并带护手圈,因而轻便灵活。后来的实际战斗证实:敌人的马刀未到,我军马刀已率先劈中敌人。

周纯麟又对马刀的质量提出了具体要求:马刀必须非常锋利,一刀劈下去,能把两个叠起来的铜板劈成4瓣,而刀刃没有一点缺损和卷口,才算合格。他要求供给处的同志对打出的每一把马刀都要亲自验收,不合格的不收,重新回炉。

接着供应处又开始打造马装具。就这样,一批批的铁马鞍、马蹬和马嚼子被打造出来了。为了制作马缰绳、马肚带、马垫子、马被套等装具,他们在洪泽湖西边人迹罕至的白台子,设置了一个小型后方基地,动员了一批军人家属和群众到那里动手缝制。

不久,一把把新式马刀发到了骑兵们的手里。马刀雪亮熠熠闪光,刀身颀长灵巧俊秀、刀背轻薄刀鞘微弯,刀刃锋利无比。骑兵们拿在手里爱不释手,精心在刀把上缠上布条,并给马刀起名为“雪枫刀”。团直属队指导员王开一为此编写了一段快板:

雪枫刀,明晃晃,千锤百炼是好钢;一马扑到两阵前,势如破竹谁能挡;杀了东西南北趟,好比关公斩蔡阳。

马装具也逐步配套起来,一改过去样式不同、新旧不一的杂乱现象,全团整齐划一,焕然一新。骑兵们高兴极了:“这下子可真像正规骑兵部队的样子了!”

刻苦训练杀敌寇

“有了好马、快刀、配了好鞍,骑兵们在马背上高兴地挥舞马刀。”孟秀玲说,“可是由于没有经过严格地训练,有的把马耳朵削去半个,有的把马屁股砍得鲜血直流;有的差点砍到自己的大腿;有的由于手没劲,握不紧,刀在挥舞时飞了出去,差点砸在看热闹的老百姓身上……”

骑兵团组建初期的几次小战斗,虽然取得了一些胜利,但也暴露出许多问题。1941年8月25日,一大队长程朝先率队攻打运河上老陈圩子的日伪军。他带领骑兵冲了上去,但只有少数人跟着冲锋,有的由于骑术不精,马一跑就从马背上摔了下来,只好牵着马跑;有的马在树林里乱窜;有的马就是原地不动;整个队伍七零八落,不成战斗队型。程朝先急得火冒八丈,一面吹号集合,一面派人四处找寻,个把小时才把部队收拢起来,押着10多个俘虏回到驻地。

彭雪枫非常关心骑兵团的建设。1941年冬天,

为了全面提高骑兵团的战斗力,师领导决定让骑兵团到江苏泗阳县界头集大江庄一带进行整训。彭雪枫要求骑兵们:上马要像蜢蚱一样敏捷,骑在马上要像磐石一样稳固,奔驰要像闪电一样神速”!骑兵们不畏寒冷投入到紧张艰苦的训练之中。

开始,不少战士不会骑马;有的干部不会喊口令;许多人见马撒野毫无办法;马跑不快也跳不高,更不要说作战隐蔽、越障和冲锋了。

团里制订了详细的军事训练计划,召开干部会议布置动员,并办了干部集训班。

“当时大家的训练热情特别高涨,人人争先进,个个怕落后。训练中官教兵、兵教官、兵教兵。骑兵们也吃了不少苦头。一次次被马撂倒摔在地上,有的跌得鼻青脸肿,夜间腰酸腿痛,有的战士被摔得一瘸一拐,但没有人因此而怯阵,第二天照常训练,仍然倔强地坚持练习,骑兵团的战斗力一天天地提高起来。”孟秀玲动情地说。

骑兵和他们的无言战友

养马要从爱马开始。彭雪枫经常教育骑兵们要爱马。他三天两头来骑兵团检查,看看驯马和马术训练,到马群中转转……

骑兵团领导也很重视爱马教育。一次,周纯麟带着各级干部检查马匹。发现一些马匹瘦骨嶙峋,体力较差;一些骑兵喂马时间没规律,饭量不固定,饱一顿饥一顿;有的马料铡得太长,有的马料没有磨碎,马槽中居然还有泥巴;有的马棚没有打扫,马腿上尽是烂泥;还发现一个骑兵把不听使唤的马拴在树上,用马鞭抽打,马被打得大声嘶鸣。周纯麟转身对随行的各级干部们说:“养马要从爱马开始,当骑兵这一关必须过!这样吧,由我来给大家上养马、爱马课。”

于是团里举办了干部集训班,周纯麟亲自担任教员。骑兵团老团长周纯麟之子、北京新四军暨华中抗日根据地理事周善平动情地说,“从此,骑兵们如同对亲人般爱护自己的战马。每次行军宿营,骑兵们都是先马后人,先招呼马吃好饮好,马不安顿好没有一个骑兵去休息。马身上的灰尘,就是战士脸上的污点!他们还用自己的津贴买来铁耙子、木梳和肥皂,把马洗了又洗,刷了又刷,弄得干干净净,光鲜发亮,马鬃整整齐齐,马尾巴根根不乱,头上的护额毛还被扎成4根小辫子。”

冬天,马跑了一身汗,骑兵们宁愿自己挨冻,也要把大衣披在马身上;夏天,骑兵们用马揉子帮马赶蚊子,拿出自己不多的津贴,给马灌两次香油和蜂蜜,用来降暑火,使马少生病;每次打仗前,骑兵们舍不得吃分给自己的油饼和烙馍,全喂了战马;闲暇时,牵着各自的马,在村头走走转转。玩得高兴了,买根油条、烧饼往马嘴里塞。大热天牵马到树荫下乘凉,一替一口给马喂西瓜。

如果谁的马病了,那就要操碎心了。一大队3班长(相当于排长)王玉坤的枣红马突然病了,双眼无神,不吃不喝。这可急坏了王玉坤,他急忙请兽医,为马煎中药,把熬好的药盛在瓶子里,掰开马嘴一点点往下灌。拿出平时舍不得花的一点钱买斤鸡蛋、4两油调蜂蜜给马补充营养,照料了两天一夜没合眼,总算把马治好了。他见马瘦了,还熬老母鸡汤,让不会说话的战友享用。

久而久之,人和马之间产生了一种亲密无间的深厚感情。

1944年8月,小朱庄战斗后部队继续向西进攻。通信班长黄全文跟随大队长朱传贤观看地形,牵着4匹马跟在后面,被敌人发现,一发炮弹落在马群中,弹片划伤了他的左小腿,他的马也被炸断了一条腿。当地的老乡给他换了一匹马,部队出发时,那匹断了腿的马哭了,望着他泪流不止,他的心都要碎了,强忍悲痛离开了朝夕相处的战友。不久在攻打萧县王白楼时,他又被子弹打中右肩,他的马嘴也被打穿,鲜血直流,但那马继续向前冲锋。战斗结束后,他住院养伤,战马被战友细心照料。等他伤好归队,那马儿远远地见到他就叫了起来,高兴得又蹦又跳。黄全文有两件抗战时期的“宝物”:一件是给马赶蚊子的马揉子,一件是打了补丁的马背套。解放后,他一直保存这两件“宝物”,几次搬家都舍不得丢。每当看到它们,他就会想起当年朝夕相处的战马,好像看到它们正从天边一声声引颈长啸疾驰而来。现在这两件“宝物”就存放在北京军区装甲第6师的师史馆里。

打制马刀和马装具的任务交给了团供给处。可是打造这些装备需要大量钢铁,从哪里去找那么多钢铁呢?这可难坏了张建槐主任等几个领导。

有一天,他们想起去求助于地方,于是地方发动根据地的群众帮助寻找钢铁。有个群众提供说,因日寇进攻,国民党地方政府曾把一大批治理淮河的器材沉在洪泽湖东南岸蒋坝镇边的一个大塘里。听到这一消息,4师专门派来了师供给处长老红军李作舟,他和当地群众保持着十分密切的关系。寒冬腊月,塘水冷得彻骨,长期生活在湖边的几个水性好的小伙子,喝点驱寒的烧酒,穿着短裤,冒着严寒,潜入水底摸索着,摸住器材就用绳子拴住,岸上的群众使劲往上拉,一件件钢制品被拉出水面。有了这批钢材,解决了骑兵团的大难题,马刀和马装具就有着落了。

如何打造出符合实战而又具有新四军特色的马刀,是全团十分关注的一件大事。团长周纯麟亲自组织开会,反复研究,决定博采众长,并亲自动手画刀样图,供给处把多份设计的刀样图送到老骑兵们手里,反复征求意见,还打出几把样品试用,最后周纯麟一锤定音:这种具有新四军特色的马刀样式刀身颀长,刀背轻薄,比青海马步芳骑兵用的马刀长10厘米,比日军马刀长5厘米,并带护手圈,因而轻便灵活。后来的实际战斗证实:敌人的马刀未到,我军马刀已率先劈中敌人。

周纯麟又对马刀的质量提出了具体要求:马刀必须非常锋利,一刀劈下去,能把两个叠起来的铜板劈成4瓣,而刀刃没有一点缺损和卷口,才算合格。他要求供给处的同志对打出的每一把马刀都要亲自验收,不合格的不收,重新回炉。

接着供应处又开始打造马装具。就这样,一批批的铁马鞍、马蹬和马嚼子被打造出来了。为了制作马缰绳、马肚带、马垫子、马被套等装具,他们在洪泽湖西边人迹罕至的白台子,设置了一个小型后方基地,动员了一批军人家属和群众到那里动手缝制。

不久,一把把新式马刀发到了骑兵们的手里。马刀雪亮熠熠闪光,刀身颀长灵巧俊秀、刀背轻薄刀鞘微弯,刀刃锋利无比。骑兵们拿在手里爱不释手,精心在刀把上缠上布条,并给马刀起名为“雪枫刀”。团直属队指导员王开一为此编写了一段快板:

雪枫刀,明晃晃,千锤百炼是好钢;一马扑到两阵前,势如破竹谁能挡;杀了东西南北趟,好比关公斩蔡阳。

马装具也逐步配套起来,一改过去样式不同、新旧不一的杂乱现象,全团整齐划一,焕然一新。骑兵们高兴极了:“这下子可真像正规骑兵部队的样子了!”

刻苦训练杀敌寇

“有了好马、快刀、配了好鞍,骑兵们在马背上高兴地挥舞马刀。”孟秀玲说,“可是由于没有经过严格地训练,有的把马耳朵削去半个,有的把马屁股砍得鲜血直流;有的差点砍到自己的大腿;有的由于手没劲,握不紧,刀在挥舞时飞了出去,差点砸在看热闹的老百姓身上……”

骑兵团组建初期的几次小战斗,虽然取得了一些胜利,但也暴露出许多问题。1941年8月25日,一大队长程朝先率队攻打运河上老陈圩子的日伪军。他带领骑兵冲了上去,但只有少数人跟着冲锋,有的由于骑术不精,马一跑就从马背上摔了下来,只好牵着马跑;有的马在树林里乱窜;有的马就是原地不动;整个队伍七零八落,不成战斗队型。程朝先急得火冒八丈,一面吹号集合,一面派人四处找寻,个把小时才把部队收拢起来,押着10多个俘虏回到驻地。

彭雪枫非常关心骑兵团的建设。1941年冬天,

为了全面提高骑兵团的战斗力,师领导决定让骑兵团到江苏泗阳县界头集大江庄一带进行整训。彭雪枫要求骑兵们:上马要像蜢蚱一样敏捷,骑在马上要像磐石一样稳固,奔驰要像闪电一样神速”!骑兵们不畏寒冷投入到紧张艰苦的训练之中。

开始,不少战士不会骑马;有的干部不会喊口令;许多人见马撒野毫无办法;马跑不快也跳不高,更不要说作战隐蔽、越障和冲锋了。

团里制订了详细的军事训练计划,召开干部会议布置动员,并办了干部集训班。

“当时大家的训练热情特别高涨,人人争先进,个个怕落后。训练中官教兵、兵教官、兵教兵。骑兵们也吃了不少苦头。一次次被马撂倒摔在地上,有的跌得鼻青脸肿,夜间腰酸腿痛,有的战士被摔得一瘸一拐,但没有人因此而怯阵,第二天照常训练,仍然倔强地坚持练习,骑兵团的战斗力一天天地提高起来。”孟秀玲动情地说。

骑兵和他们的无言战友

养马要从爱马开始。彭雪枫经常教育骑兵们要爱马。他三天两头来骑兵团检查,看看驯马和马术训练,到马群中转转……

骑兵团领导也很重视爱马教育。一次,周纯麟带着各级干部检查马匹。发现一些马匹瘦骨嶙峋,体力较差;一些骑兵喂马时间没规律,饭量不固定,饱一顿饥一顿;有的马料铡得太长,有的马料没有磨碎,马槽中居然还有泥巴;有的马棚没有打扫,马腿上尽是烂泥;还发现一个骑兵把不听使唤的马拴在树上,用马鞭抽打,马被打得大声嘶鸣。周纯麟转身对随行的各级干部们说:“养马要从爱马开始,当骑兵这一关必须过!这样吧,由我来给大家上养马、爱马课。”

于是团里举办了干部集训班,周纯麟亲自担任教员。骑兵团老团长周纯麟之子、北京新四军暨华中抗日根据地理事周善平动情地说,“从此,骑兵们如同对亲人般爱护自己的战马。每次行军宿营,骑兵们都是先马后人,先招呼马吃好饮好,马不安顿好没有一个骑兵去休息。马身上的灰尘,就是战士脸上的污点!他们还用自己的津贴买来铁耙子、木梳和肥皂,把马洗了又洗,刷了又刷,弄得干干净净,光鲜发亮,马鬃整整齐齐,马尾巴根根不乱,头上的护额毛还被扎成4根小辫子。”

冬天,马跑了一身汗,骑兵们宁愿自己挨冻,也要把大衣披在马身上;夏天,骑兵们用马揉子帮马赶蚊子,拿出自己不多的津贴,给马灌两次香油和蜂蜜,用来降暑火,使马少生病;每次打仗前,骑兵们舍不得吃分给自己的油饼和烙馍,全喂了战马;闲暇时,牵着各自的马,在村头走走转转。玩得高兴了,买根油条、烧饼往马嘴里塞。大热天牵马到树荫下乘凉,一替一口给马喂西瓜。

如果谁的马病了,那就要操碎心了。一大队3班长(相当于排长)王玉坤的枣红马突然病了,双眼无神,不吃不喝。这可急坏了王玉坤,他急忙请兽医,为马煎中药,把熬好的药盛在瓶子里,掰开马嘴一点点往下灌。拿出平时舍不得花的一点钱买斤鸡蛋、4两油调蜂蜜给马补充营养,照料了两天一夜没合眼,总算把马治好了。他见马瘦了,还熬老母鸡汤,让不会说话的战友享用。

久而久之,人和马之间产生了一种亲密无间的深厚感情。

1944年8月,小朱庄战斗后部队继续向西进攻。通信班长黄全文跟随大队长朱传贤观看地形,牵着4匹马跟在后面,被敌人发现,一发炮弹落在马群中,弹片划伤了他的左小腿,他的马也被炸断了一条腿。当地的老乡给他换了一匹马,部队出发时,那匹断了腿的马哭了,望着他泪流不止,他的心都要碎了,强忍悲痛离开了朝夕相处的战友。不久在攻打萧县王白楼时,他又被子弹打中右肩,他的马嘴也被打穿,鲜血直流,但那马继续向前冲锋。战斗结束后,他住院养伤,战马被战友细心照料。等他伤好归队,那马儿远远地见到他就叫了起来,高兴得又蹦又跳。黄全文有两件抗战时期的“宝物”:一件是给马赶蚊子的马揉子,一件是打了补丁的马背套。解放后,他一直保存这两件“宝物”,几次搬家都舍不得丢。每当看到它们,他就会想起当年朝夕相处的战马,好像看到它们正从天边一声声引颈长啸疾驰而来。现在这两件“宝物”就存放在北京军区装甲第6师的师史馆里。

解放战争时期

1949年1月6日,华东野战军向被包围在陈官庄地区的国民党军杜聿明集团发起总攻。敌战车独立团1营的坦克向驻马店方向溃逃,沿途被我军打掉9辆,其余6辆继续逃跑。9日,骑兵团两个大队在夏邑县会亭集附近进行拦截,集中火力向敌坦克还击效果不佳,就采取穷追、紧缠的战术,成扇形尾随追击,追击12个小时,行程100余里,终于将敌坦克及人员全部俘获。创造了"骑兵打坦克"颇为传奇的战例。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敌坦克被歼现场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1949年5月底,人民解放军解放上海后,骑兵部队进入市区。




建国后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解放军画报》1952年10月号总第19期封面刊登的解放军骑兵照片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1949年开国大典上受阅的骑兵方队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开国大典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1953年10月1日,中国人民解放军骑兵方阵通过天安门广场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内蒙古军区骑兵2营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内蒙古军区骑兵2营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内蒙古军区骑兵2营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内蒙古军区骑兵2营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65骑兵刀是我军唯一列装的制式军刀.该刀是在借鉴缴获侵华日军32式骑兵刀的基础上,于1965年设计定型的,由南京某兵工厂承制.主要配发骑兵部队(新疆.甘肃.内蒙古),也有部分不同兵种的部队在阅兵时作为仪仗队的佩刀使用.随后,由于我军骑兵部队的大量撤编,因此,该刀生产量不大,只生产了一批。

解放军骑兵在历史上最多时曾达到10万之众。曾几何时,解放军骑兵以师为建制,数万匹战马,奔腾如海洋,方圆数百公里的西部草原上都是人马营地,锃亮的马刀高高举起时,如草原上竖起一片白色森林。20世纪80年代中期,我军已用摩托化、机械化取代了骡马化,当年的战马、骑兵已被坦克、装甲车、步兵战车、机械化和摩托化步兵所取代,那种骑马进行沙场角逐的壮观场面已经成为历史。

如今,骑兵作为一个兵种已经消失,全军仅象征性地保留了少量骑兵部队,目的是为展示我军过去的骑兵风貌,让人们了解、目睹现代条件下的这个古老的兵种。我军最后的骑兵部队——内蒙古军区骑兵第一营,驻守在内蒙古阴山脚下。此外,在甘肃、新疆还保留着两个骑兵连,全军的骑兵部队加起来已不足一个团,像活化石一样的珍贵。现在,他们更多地承担了影视片的拍摄任务。“战马改行当明星”,标志着人民解放军的现代化进程已发展到“铁马”取代“战马”的时代了。

“千军万马”这句成语应该改为“千军万车”了。那种乘马进行沙场角逐的战法,已经成为历史。骑兵总有一天会彻底消失,但骑兵的风采却会永远铭刻在人们心中。


本文内容于 2013/8/20 14:52:02 被黑衣大食编辑

7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热门评论

10万铁骑,如果在冷兵器时代就足以一扫六合,如果在宋朝能有10万铁骑...或许历史就要改写

3楼 原始人在东北
国庆阅兵的时候怎么不搞个骑兵方阵呢?
怕步兵方阵踩到马粪


5楼 京城咏叹调
亮剑吹牛是抢的日本人的马,其实都是找老百姓要的马刀锋锐敌胆寒:人民军队骑兵的发展
《亮剑》的剧情,我们先不说,就说抢老百姓的马,亏你想的出来,那个年代,抗战时期,河北山西一帶的贫苦农民,连人都快养不活了,谁家里会养马?养驴还有可能。就算有人养马,那也是用来干活拉车什么的,这种马能用来做快速冲锋的战马吗?

你能让举重运动员去干跑步田径吗?

即使是战争年代,战马也是要专门的大规模饲养的。


我爷爷那辈是18军53师骑兵连的,按照我奶奶原话说,当时他们这群骑兵“牵着匹破马,背着杆破枪,一身棉袄破破烂烂,比老百姓还穷,几乎和乞丐无异”那时候马刀都算是奢侈品,每人手上就十几发子弹,打仗的时候统一发给特等射手用。但就是这样一只队伍,打过鬼子、剿过土匪、追过老蒋、进藏平乱、打起仗来三十年没回过家。后来还翻山越岭快速穿插,打得印度人丢盔弃甲。每次一聊起来,就说印度人真没意思,跑的太快,打一仗费半天劲抓不了几个俘虏......

5楼 京城咏叹调
亮剑吹牛是抢的日本人的马,其实都是找老百姓要的马刀锋锐敌胆寒:人民军队骑兵的发展
你有没有看过啊!~亮剑里抢的是皇协军的。

8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