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新中国成立这一天 蒋介石在做什么?

华夏灭美砍日 收藏 0 1478
导读:1949年10月1日这天,毛泽东在天安门城楼之上,向全世界宣布:“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了。”举国欢庆,华夏沸腾。这是每一个中国人都会铭记的重要时刻,尤其是对一个人,似乎更加难忘,这个人就是毛泽东的“老对手”——蒋介石。此时此刻,他在哪里,在做什么?这位曾经在中国历史舞台上扮演过重要“角色”的人物,是如何度过这刻骨铭心的一天的?   最后关头 放弃空袭计划   1949年10月1日。清晨。   广州东山梅花村32号陈济棠公馆——蒋介石在广州的居所。   蒋介石的官邸死一般地寂静。突然,电话铃

1949年10月1日这天,毛泽东在天安门城楼之上,向全世界宣布:“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了。”举国欢庆,华夏沸腾。这是每一个中国人都会铭记的重要时刻,尤其是对一个人,似乎更加难忘,这个人就是毛泽东的“老对手”——蒋介石。此时此刻,他在哪里,在做什么?这位曾经在中国历史舞台上扮演过重要“角色”的人物,是如何度过这刻骨铭心的一天的?

最后关头 放弃空袭计划

1949年10月1日。清晨。

广州东山梅花村32号陈济棠公馆——蒋介石在广州的居所。

蒋介石的官邸死一般地寂静。突然,电话铃声响起,打破了寂静,也打断了正在思考的蒋介石。国民党空军司令周至柔已经打过几次电话了,但蒋介石一直犹豫不决,下不了决心。每一次,周至柔得到的回答都是“再等等”。

“校长,再不起飞,我们就不能按时到达了。”周至柔焦急地向蒋介石说出了最后的底线。

蒋介石猛地站起身,对着话筒说:“任务取消。”

周至柔大惑不解,连忙问:“校长,请再考虑考虑,我们准备得很充分,保证完成任务。”

“任务取消。”蒋介石又一次更加坚定地重复一句,然后放下了电话筒,他慢慢地坐回沙发,脸上没有一丝的表情。

<p>一个重要的越洋电话</p><p> 一个时期以来,尽管美国政府对日薄西山的蒋介石政权的鄙弃和公开的侮辱言论使蒋介石大失所望,但在毛泽东宣布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的这一天,蒋介石还是寄希望于美国政府对他继续支持和对新中国政府遏制的。</p><p> 此刻的蒋介石正在急切地等待着一个消息。通过总机,他好不容易接通了美国的电话,话筒里传来夫人宋美龄熟悉的声音,蒋介石心中一阵兴奋。</p><p> 当宋美龄讲到美国政府决定继续承认蒋介石政权,而不承认北京政权时,蒋介石愁云密布的脸上露出一丝笑容,连声说:“好!好!好!”实际上,蒋介石深知美国方面的这种支持不过是一张空头支票。可到了此时这等狼狈境地的他权且将这一消息作为一种掩耳盗铃式的安慰剂。为了争取美国更多的援助,1948年11月28日,蒋介石派夫人宋美龄前往美国游说。作为蒋介石全权代表的“蒋夫人”到达美国后,国务卿马歇尔只“愿意”以“私人朋友”的身份会见“第一夫人”,而不是以政府的名义,使蒋介石感到十分失望。美国礼宾司对宋美龄的到来没有表示出特别的热情,迎接她的尽是一些美国的二流官员。深感失落的宋美龄在发回国内的第一封电报上说:“没有人对我们感兴趣。”</p><p> 在苦等了9天后,宋美龄终于等到了杜鲁门总统的接见。会谈不过半小时,杜鲁门总统虽然表现得彬彬有礼,但却透露出几分冷淡。他强调了中美友谊的意义,并表示歉意地说:“美国不能向中国提供比计划中的4亿美元更多的援助。”</p><p> 此次,宋美龄访美目的有三:其一,是让美国方面明确表态继续支持国民党政府;其二,是得到一大批物质援助;其三,是请一位高级军事家赴华考察中国局势,人选是麦克阿瑟将军。那么,这三项明确的目标如愿以偿了吗?答案是:争取到的一点援助经费,早已被蒋夫人一年的游说花费一空,只是经过中央银行转手后又重新流回美国。请麦克阿瑟将军赴华考察的意见被否决。所幸宋美龄没有无功而返,她最终说动了美国政府表示继续支持国民党政府,实现了一个重要的政治目的。因此,蒋介石还是比较欣慰,尽管这个结果没有任何实质的帮助。</p><p> 新中国成立不久,苏联政府就宣布正式承认中国共产党政权,这无异于给蒋介石当头泼了一盆冷水。蒋介石忧虑地说:“俄帝之承认共党伪政权,实乃既定之事,且为必有之事;而其所以如此急速,盖以我在联大控俄案通过,彼乃不能不出此一着,以作为报复之行动耳。今后俄帝必与共党订立军事同盟,助共党建立空军与海军,则我为势更劣,处境更艰,此为最大之顾虑。”</p><p><p>院中踱步 难掩无限失落</p><p> 1949年10月1日。上午。</p><p> 心情烦乱的蒋介石来到院中,下野已经8个多月的他在园子里来来回回踱着方步,低头不语,阴沉沉的脸上没有一丝笑容。虽然刚才收音机里传出的共产党新闻,将他称为“蒋贼介石”,使他非常生气,但让他更清醒地认识到:目前,惟一要做的事情并不是对付共产党,而是要尽快复职就任总统,依靠广州或台湾,东山再起。可是,此时代总统李宗仁就是不交权,蒋介石十分恼火。</p><p> 1949年9月中旬的一天,中国共产党以摧枯拉朽之势取得解放战争的压倒性胜利,国民党面临全国军事大溃败,广东全境失守已经成为定局。自代行总统以来,由于蒋介石暗中指挥控制军队,使得李宗仁在长江、西南防务上的部署屡遭失败。李宗仁对蒋介石极为不满。</p><p> “今天我是以国家元首的地位来和您谈话。”李宗仁一开口就掷地有声,蒋介石顿感来者不善。</p><p> 李宗仁接着说:“因为国事已至不可收拾的地步,不得不畅所欲言……您主政二十年,贪赃枉法之风甚于北洋政府时代。舆论曾讥评我们为:‘军事北伐,政治南伐’。其实,这种评语尚是恕辞,因为北洋官僚政客对舆论抨击尚有所畏忌,而我国民政府则以革命旗帜为护符,凡讥评时政的,即诬为‘反动分子’,以致人人钳口,不敢因片言惹祸。您对此情形竟亦熟视无睹,明知故纵!”稍作停顿,李宗仁继续不温不火地说:“记得在南京时,魏德迈特使曾在国府饯行席上痛诋中国官员贪污无能。他以一个外国官员公开侮辱我政府,实在不成体统,当时与会众人中,竟有当场掉泪的,不知您亦有所闻否?究作何感想?”</p><p> 李宗仁历数蒋介石在他代行总统后进行幕后掣肘的情形,说:“您此番已是第三次引退,您当时曾对张治中、居正、阎锡山、吴忠信等人一再声明,五年之内绝不过问政治。此话无非暗示我可放手去做,改弦更张,不受牵制。但事实上,您的所作所为完全相反,不仅在溪口架设七座无线电台,擅自指挥军队,而且密令京沪卫戍司令汤恩伯亲至杭州逮捕浙江省主席陈仪,并擅自派人接替。后到台湾,又命汤恩伯到福建挟持福建省主席朱绍良离闽,并擅自让汤代理福建省政府主席兼绥靖主任。凡此皆属自毁诺言、目无政府的荒唐行为!”</p><p> 蒋介石默坐着听李宗仁历数其过失时,面色极为尴尬。李宗仁见蒋介石低头静听如此严厉的诘责尚能容忍,没有咆哮和反唇置辩,遂不再多说,起身告辞。蒋介石一直把李宗仁送到楼下,看着李宗仁登车离去。</p><p> 反身上楼的蒋介石气得面色铁青,忍无可忍,咆哮道:“娘希匹,真是虎落平阳被犬欺。李宗仁是个什么东西,也来教训我,我叫你立刻滚蛋。”</p><p> 后来,蒋介石指派亲信多次暗示李宗仁交权给他,公开拥护其复职,均遭到李宗仁的拒绝。次年李宗仁以“胃疾剧重”为由,赴美就医。3月1日蒋介石宣布继续担任“中华民国总统”职务。</p><p><p>尽失人心 最后希望破灭</p><p> 1949年10月1日。下午。</p><p> 蒋介石一直守在收音机旁收听着中共的新闻,每听到他的许多老部下参加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庆典的消息时,蒋介石就愤然站起,破口大骂:“娘希匹,一群混蛋,老蒋待你们不薄,一群卖身求荣的王八蛋!”除此之外,蒋介石没有说过其它的话。</p><p> 据美国人易劳逸著《毁灭的种子》一书,蒋介石的失败有一个原因是因为他的许多部队倒戈投向共产党。书中说:“自日本投降后,国民党部队投向共产党的第一次重大倒戈,发生于1945年10月31日,高树勋将军与他的整个部队一起投向了河北的共产党。此后,倒戈部队的数目迅速增长。共产党宣称在1946年7月至1949年1月间抓获了370万俘虏,这些俘虏中的许多人实际上是倒戈过去的。”</p><p> 事实上,1949年全国解放前夕,国民党高级将领率部起义投向共产党已成为大势所趋。</p><p> 1949年2月25日,国民党海军最大的军舰“重庆”号巡洋舰在吴淞口宣布起义,给国民党长江防线以沉重的打击;4月27日,在南京即将解放前夕,在国民党海军第二舰队司令林遵的率领下,25艘舰艇1200多名官兵起义;8月4日,程潜、陈明仁这对黄埔师生在长沙宣布起义。被蒋介石称为“创造了人世间的奇迹,不愧为难得将才”的陈明仁将军在9月19日政协大会发言道:“我起义了,这既是对白崇禧实行兵谏,也是我对蒋介石的大义灭亲……”当时,蒋介石听到陈明仁的公开讲话,头一下子大了起来,不得不服降压药。而就在同一天,国民党驻绥远中将军长董其武,不顾蒋介石电报劝告,拒绝蒋介石派来的前军令部长徐永昌和空军副司令王叔铭的劝说,毅然在起义通电上第一个签上了自己的名字,起义通电迅速传向北平,传向全国;9月25日,国民党驻新疆的近10万部队由陶峙岳领衔宣布起义。第二天,包尔汉代表省政府通电接受中央人民政府领导。</p><p> 1949年9月23日,毛泽东主席和朱德总司令在北京举行宴会,专门宴请了程潜、张治中、傅作义等26名国民党起义将领。席间,毛泽东几次举杯庆祝到会的原国民党军将领响应人民和平运动的功绩。毛泽东说:“由于国民党军中一部分爱国军人举行起义,不但加速了国民党残余军事力量的瓦解,而且使我们有了迅速增强的空军和海军。”</p><p><p>夜深了。然而此刻的蒋介石仍然辗转反侧,无法入睡。他烦躁地反复调换着收音机频率,尽管收音机里杂音很大,但他还是耐着性子听着。</p><p> 这时,收音机里报道了一则北京破获一起国民党特务破坏活动的消息:“阴谋在人民政协开会期间进行捣乱活动的国民党反动派特务分子木剑青,于20日为北京市人民政府公安局逮捕。该犯为国民党中统局特务,化名王建坤,于9月2日来京……经北京市公安局连日侦审,特务匪犯木剑青已初步供出该案为国民党中统局有计划之捣乱活动……”</p><p> 蒋介石的如意算盘再次落空,一股无名火直蹿上脑门,他不由得大发雷霆:“一群废物!”骂得身边的人半天没敢吱声。</p><p> 夜色越来越深,越来越深。对蒋介石来说,1949年10月1日这一天也许是他一生中最漫长、最难过、最刻骨铭心的一天吧。</p></p></p></p>


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