饥寒交迫的7个西路军战士居然“斗”不过一头小牛犊和一只羊

强守一 收藏 1 620
导读:因工作关系,我又查阅了《星火燎原·未刊稿》,这里面揭示了我军战史中许多鲜为人知的故事———如邱正基(红西路军警卫员)回忆的《风雪祁连山》等等,可以说,文稿都充满着感人的细节。 其中,邱正基回忆———饥寒交迫的7个西路军战士,居然“斗”不过一头小牛犊和一只羊时,现在有些无知的读者可能会感到“可笑”,但我深信———笔者应该是含着眼泪记录《风雪祁连山》。 )[/b]   一九三六年十月,红四方面军到达甘肃会宁城,受到一方面军的热烈欢迎......可就在这个时候,却意外地传来了一道命令:向西,


饥寒交迫的7个西路军战士居然“斗”不过一头小牛犊和一只羊



饥寒交迫的7个西路军战士居然“斗”不过一头小牛犊和一只羊


因工作关系,我又查阅了《星火燎原·未刊稿》,这里面揭示了我军战史中许多鲜为人知的故事———饥寒交迫的7个西路军战士居然“斗”不过一头小牛犊和一只羊如邱正基(红西路军警卫员)回忆的《风雪祁连山》等等,可以说,文稿都充满着感人的细节。

饥寒交迫的7个西路军战士居然“斗”不过一头小牛犊和一只羊其中,邱正基回忆———饥寒交迫的7个西路军战士,居然“斗”不过一头小牛犊和一只羊时,现在有些无知的读者可能会感到“可笑”饥寒交迫的7个西路军战士居然“斗”不过一头小牛犊和一只羊,但我深信———笔者应该是含着眼泪记录《风雪祁连山》。

《风雪祁连山》邱正基

http://www.chinamil.com.cn/site1/2007ztpdb/2007-07/20/content_888745.htm

一九三六年十月,红四方面军到达甘肃会宁城,受到一方面军的热烈欢迎......可就在这个时候,却意外地传来了一道命令:向西,渡过黄河!四方面军战士重又踏上艰苦征程......西征之后,我军虽取得了个别胜利,却遇到了意想不到的强敌,加上孤军西征,得不到后援,很快便陷入敌军重围,苦战数月,在相继经过高台、倪家营子、石窝、梨园口战斗失利后,终于宣告西征失败......我是西路军政治部主任李卓然同志的警卫员,西渡黄河以来,我一直跟随在他身边。下面所记述的就是西路军在极为危急的情况下,于三月十四日改组领导机构,改变作战方式和行动方向,决定分散深入山区游击,总部和左支队转战祁连山最后进入新疆星星峡的一段悲壮历程......我们迈开步伐,默默地迅速向着那渺无人烟的祁连山深处前进。沿着高耸入云的祁连山,我们这支疲惫不堪的红军队伍不停地奔跑着,越过重重叠叠的深沟、山峡,踏过冰封雪冻的衰草、枯丛,夜以继日地向西奔跑。战士们拼命地勒紧裤带,忍受着饥饿的残酷折磨。三天三夜过去了,无数大大小小的山头给抛在背后......摆脱了马匪的追击,并不意味着冲出了绝境,眼前是一片冰天雪地的荒凉世界,我们又陷进了一个难以想象的艰难境地。马匪也充分了解这一点:只要我们走进祁连山,用不着追击,也会冻死饿死在这寸草难觅、禽兽绝迹的不毛之地......伤病、饥饿、严寒、风雪,每时每刻都在威胁着每个人的生命。我们警卫班个个蓬头垢面,筋疲力尽。身材高大的副班长,两只眼睛深深地陷进了眼窝,好像是两个大窟窿,使人有点儿害怕......好多天没有见过一颗粮食了。为了不叫这支红军队伍垮掉,在万不得已的情况下,我们只有杀马,忍痛含泪杀掉曾和我们一起征战南北、驰骋沙场的英雄战马。执行这个任务的时候,真是心如刀割......大约四十天过去了,我们还没有走出这个荒凉的世界。我感到这一个多月原始人似的生活,要比一年的时间还长......这一天,忽然从前边传来了一阵枪声,隔了一会儿,消息传来了:前面有个牛羊场,先头部队已经攻下来了,围住了一部分牛羊......饥寒交迫的7个西路军战士居然“斗”不过一头小牛犊和一只羊后勤部门分配给我们班一头小牛和一只羊,要我们赶快去牵,我从地上一跃而起,自告奋勇跟着班长到前边场里去领牛羊,我用腰带拴住了那只大公羊的脖子,班长牵着小牛犊,一起往回走。说来真是倒霉,那只鬼羊大概知道跟着我去是挨刀子的,所以走了一段路便不听我的指挥了,我往前拉,它向后退,而且把两只角冲向地面,用前腿死死地抵住,不肯迈动一步。“鬼东西,我宰了你!”我急得骂起来,但我自己也感觉到声音是那么微弱,四十多天了,从来也没垫饱过肚子。我深深感到一只羊的抵抗力远远超过了我的力气。我使出了全身的力气,用劲猛地一拉,带子断了,羊一下子窜跑了。我发疯似的喊着,追着。班长牵着牛犊跑过来:“小邱,你饿坏了。来,我扶着你,咱们不要着急,回去杀牛吃!”我茫然四顾,那只大公羊早已跑得连个影儿也不见了。我怎么去向同志们交代呢? 见到小牛,同志们瞄着它,恨不得一口吞下它。在这被饥饿折磨着的生命攸关的时刻,即使是一小块能吃的生牛皮也是天大的宝贝呀,何况现在是一条足足可以填饱肚子的小牯牛!饥寒交迫的7个西路军战士居然“斗”不过一头小牛犊和一只羊怎么杀呢?谁都觉得没有力气能扳倒它,对了,集体,我们是七个人的集体啊!难道说七条汉子杀不了一个牛犊!我们把身上所有的霉烂绳子全解下来,乱七八糟地套住了小牛的四条腿。班长扳牛头,两个人抽绳子,四个人在一边推,靠了这众志成城的集体力量,小牛犊终于被扳倒在地。我说:“让我来杀!”大公羊跑了,我得将功补过。我从班长手中抢过刀子,那是把什么样的刀呀!连着刀柄也不过七寸长,刀刃还有几个缺口,没有一点儿锋芒。一切全准备好了,我猛地将小刀刺进了牛的喉头,连半截刀柄也刺了进去,鲜血从牛脖子直喷出来,忽然间,小牛“唔—”地一声,四条腿猛烈一撑,把四个战士撑得仰面朝天,小牛犊一跃而起,哞哞地叫着,飞也似的跑了......前边部队的同志们知道了我们这个情况,连忙送来一条羊腿、一副牛内脏,同志们这才算有说有笑地美美的饱餐了一顿......不久,我们到了迪化(乌鲁木齐),党派我进坦克学校去学习,直到一九四○年春天,我们才又回到革命圣地延安......

饥寒交迫的7个西路军战士居然“斗”不过一头小牛犊和一只羊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