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原副市长回忆朱镕基:他召开会议没人迟到...

图片来源网络

上海的干部和市民群众每提到朱市长便迅即映出一个 “严”字。凡朱市长召开的会议没有人会迟到,没人思想开小差,相关部门的负责人还随时准备被提问,回答问题没人敢忽悠。

我对朱市长处理人与事的风格,特深的感受是“严明”两字。朱市长来上海到任后,曾对上海的环境卫生多次直指“很不满意”,他说:“上海与北京、天津相比不可同日而语,一看脏的样子就头疼,这么脏,士气是振作不起来的。”朱市长要求改革市容环境卫生的管理体制,要包干,实行责任制。

上世纪80年代末,由全国爱国卫生委员会发起创建国家卫生城市评比活动。就上海现有脏乱差的状况,整治的难度很大,要争创全国十佳卫生城市之艰难不言而喻。

按朱市长指示,于1990年组建了市交通市容管理委员会,实行市区(县)分级管理。在条与块的关系上明确为条块结合、条包块管、以块为主的责任制。街道办事处便是最基层的“块”,担负起以块管为主的责任。

创建卫生城市中的一个着力点是开展红旗街道 (以后改为红、绿、黄、灰四旗评比登报公示)的评选活动。工作布置,由市到区(县),由区(县)布置到街道 (镇),再由街道 (镇)协调市、区各条线的下属单位,包括工商、财贸、环卫、城建等等,因此其难度是相当高的,需要依靠区 (县)政府的有力支持和督查。但由于对经济管理和社会管理时失偏颇,也因有的区级领导对下级领导的温情而疏于督查,为了把区、街道办两级的积极性激发起来,我与市爱卫办和市容管理部门较频繁地请区领导同去突击检查街道管辖的一些薄弱环节,除了白天晚上也查,节假日也不例外。随着市容环境卫生的不断改善,有些区政府及街道办的同志对我的意见也多了起来。

在一次全市清除城市垃圾死角的活动中,朱市长微笑着对我说: “丽娟同志,我听说下面对你的意见很多呢!不过,我对你的工作还是支持的。”之后,我了解到的意见是,有的说谢丽娟是管爱卫会的,又不是分管环卫的,她未免太起劲了;有的说,条包块管是一级对一级负责,我们街道是属于区里管的,市里怎么直接管到街道!我感到他们的意见都是有道理的,我的用心虽好,但在方式方法上过急,确实会引起异议。

朱市长把听到的意见直接告诉我,促使我反省和改进,我感到这是朱市长对干部、群众意见所持的严肃态度。同时,他又说,对我的工作还是支持的。这反映了朱市长对下属的明察公正,既要我注意改进,又对我的工作加以肯定。朱市长说的“支持”是实实在在的。就在此后不久,我要求朱市长为创建再作一次动员,会场选择在工作难度很大的区政府,会后作就近视察。其间进入了脏乱的里弄,正遇到一位老太太,她问你们是哪里来的,并指着积有污水的地面愤愤地说,前几天曾有小孩去上学,踏着砖头走不稳而倒在污水中。朱市长马上诚恳地说,老人家,对不起啊,我是市长,没把工作做好,让你们受苦了,我们一定尽快地整治……退出里弄后对有关区政府严厉批评并要求尽快整改。这次会议对全市各区及市有关委办局的震动很大,会后各方都以很强的责任心加大了整治力度,市容卫生得到了很大改善,这次会议和视察对 1990年、 1993年、1995年和1996年在全国市容卫生评比中四次获得十佳卫生城市的称号有着重大影响。

我很庆幸曾在朱市长领导下工作过,他的严促使我及很多同志增强责任心和紧迫感,他对人与事的明察公正让属下既感到有压力又获得动力,我和许多同志都珍藏着朱市长曾经给予我们的身教和言教。(作者:谢丽娟)

谢丽娟简历

谢丽娟,女,汉族,浙江吴兴人,文化程度大学,九三学社上海市委委员。

谢丽娟同志1961年毕业于上海第二医学院医疗系,曾任上海市卢湾区中心医院住院医师、主治医师、副院长,卢湾区副区长、上海市副市长等职。(简历来自新华网)

来源:人民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