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我是公安局副局长叫来的”一句话伤到民心了

411162447 收藏 2 390
导读:“我是公安局副局长叫来的。”这句话出自一个普通的拉货司机之口,与之前热燥一时的“我爸是李刚”如同一辙。事件起因在8月16日上午时分上演的拉钨矿全武行,前面一辆小车开路,后面紧跟3辆载重车压阵,在弋阳县三县岭乡外松源村运盗采钨矿数百吨,被程桥护矿村民及时发现后堵在了路上。在责问司机的时候,司机回答“我是公安局副局长叫来的。”这句话引起程桥村护矿村民愤怒,其载重车被护矿村民们带回了村里做为违法盗采矿的证据。 蹊跷的是,居然,弋阳县矿管局巡查大队在铁板钉钉的事实证据面前,(因为盗采钨矿已经一年多了,

“我是公安局副局长叫来的。”这句话出自一个普通的拉货司机之口,与之前热燥一时的“我爸是李刚”如同一辙。事件起因在8月16日上午时分上演的拉钨矿全武行,前面一辆小车开路,后面紧跟3辆载重车压阵,在弋阳县三县岭乡外松源村运盗采钨矿数百吨,被程桥护矿村民及时发现后堵在了路上。在责问司机的时候,司机回答“我是公安局副局长叫来的。”这句话引起程桥村护矿村民愤怒,其载重车被护矿村民们带回了村里做为违法盗采矿的证据。

蹊跷的是,居然,弋阳县矿管局巡查大队在铁板钉钉的事实证据面前,(因为盗采钨矿已经一年多了,达到天量的几万吨,涉案值已过亿元,)也只在当天到了下钨矿区盗采点后以该案件证据不足为由,草草收场。

这等乌龙事件还不仅表现在弋阳县矿管局巡查大队身上。据知情人透露,程桥村民们在第一时间向弋阳县公安局陈屋派出所报案,派出所以“……这事不属于我们所的管理范围,我们所里不管这事……”尽量避开此事,以致程桥村的护矿村民把钨矿载重车辆充当证据扣押至今。事发当天下午,陈屋派出所的公安干警出警到程桥村,冒着与村民冲突的危险也要护矿村民放行最后一辆盗采矿车辆或正彰显了盗矿者背后势力的“庞大”,以致连弋阳县公安局整个系统对幕后盗矿者也十分忌惮。或是护矿村民坚持司机留下是谁叫他们来拉矿人的字据才放行点醒了司机,让他意识到了背后的人不宜露面,临时一反常态矢口否认硬是不肯留下是谁叫他来拉矿的字据,直到笔者发稿前仍然还僵持着。

事件发生已过去了整整三天了,弋阳县矿管局、公安局依然没有人出来对盗采钨矿一案向社会说明。笔者以围观者的角度把此事披露出来告知网友们,请网友们破解此案迷雾或更有说服力。

疑点一:此钨采矿案是否属于盗采,为什么司机不说出是谁叫他来拉矿的,为什么突然要隐藏幕后者姓名?

疑点二:弋阳县矿管局巡查大队面对此一清二楚的案件不立案侦查、不移交,或是更深层次的原因?

疑点三:派出所下午出警到程桥村明显是出于无奈,当时社会还没有传出该事件的消息,如果迫于社会压力,为什么时隔三天了还没有人出来向社会说明此事件?

不管司机说没有说“我是公安局副局长叫来的”这句话,都绝非空穴来风,这似乎只有艺术家在电影、电视里塑造的旧社会“狗腿子”会说的话成了现社会流行的口头禅,表明中国的确存在着一种不健康的社会表象。

千里之堤毁于蚁穴,习近平主席提出的“中国梦”,绝非一小撮逆天而行的害群之马能螳臂当车的,“老虎要打,苍蝇要拍”这是国家政府对人民的承诺,若还让这样的人伙横行社会乡里,继续流行“我是某某派来的”的话,中国基层的千里之堤毁于蚁穴的时间也许就不远了。或许弋阳县矿管局、公安局正在商议给全社会一个更完美、更合理的答案也并未不可知。笔者与网友们都将拭目以待,真心希望这种常电影、电视里常出现的台词在现实生活中不再出现。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