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原长江舰机电长,248潜艇政委叙述水上水下的20年!

潜艇伏击 收藏 65 28041
导读:test

人生中经常会接触到有纪念意义的数字,譬如儿子10月1日出生,你会取名国庆作纪念;2012年12月12日世纪示爱日,年轻人登记结婚扎堆,为的是这个数字颇有纪念性。可以重复三次:爱你、爱你、爱你,向对方表白。由数字中讨个好彩头,图吉祥如意是人之心愿。我军旅生涯共20年,前10年在长江舰等水面舰艇工作,后10年在潜水艇工作。水上水下各10年,二十个春秋,各占一半,可真是平分秋色了。虽然纯属巧合,而对于我,数字背后的趣味仅于次,数字背后的故事才是生动,令我难忘。

(一)

穿上蓝色水兵服应征入伍,又来到长江舰工作,就已有故事了。18岁那年,到了服兵役年龄,后因脚底属平板没有去成,1967年因“文革”没有征兵。21岁那年,1968年征兵又开始了,村里三个青年体检都符合条件,其他二人均因家庭缺少劳动力应征未果。我是三个合格者之一,并符合水兵条件,被前来接兵的上海吴淞海军部队选中,当了一名水兵。1968年3月10日,余姚地区40名海军在火车站集结出发,走向军营,走向新的生活。

新兵连集训三个月,我被分到长江舰。这是一艘毛主席1953年2月19日首次视察海军舰艇部队时登过的光荣军舰。放下背包,我马上给大哥写信并转告父母,让亲人共同分享这份幸福和荣光!


上舰分到锅炉班,是我参军后的第一个岗位。长江舰动力装置是三缸三澎蒸汽机,是一艘老式军舰。锅炉舱在军舰中间,水线以下约二米处的地方,锅炉班战士住舱在舰首,也在水线以下一米多深的地方。两个“水线”以下为我日后十年水下潜艇生活作了预演,预示着我会与水下生活结不解之缘。军舰出海执行任务,锅炉烧得通红通红而产生热能,高压蒸汽为军舰航行输出源源不断的动力。炉舱室内温度高达五六十度,锅炉兵挥汗如雨地战斗在锅炉舱。工作服湿了又干,干了又湿,上面是一层白花花的汗渍。一个更次下来回到住舱,喝上一大杯浓浓茶水,不但解渴,而且消除疲劳,为下一更值班创造良好条件。

就这样,我在锅炉班干了三年多,入了团,入了党,连年被评为五好战士,并当选为战士支委。后又提升为干部(副机电长)。1971年被选送到武汉海军工程学院首批“051”班学习培训,毕业后仍回到长江舰并任机电长。1976年调出长江舰到本大队接642、643猎潜艇任务,并在该两艇任机电长,不到两年时间改行到“硬骨头六连式”4326艇任政治指导员。

每次工作调动都与海军建设发展息息相关。刚入伍时,海军舰艇的数量和总吨位与其他大国相比,毫不逊色,但就每艘军舰装备和排水量,相差就大了。“文革”结束后海军发展沿着毛主席“为了反对帝国主义的侵略,我们一定要建立强大的海军”指导方針,不断壮大,军舰和装备有了质和量的飞跃。各种大型战舰陆续出厂交付部队使用。其中有导弹护卫舰、导弹驱逐舰和大型登陆舰及补给舰。我每次调动正是海军加速发展需要人才的时候。而每次调动,都是在舰艇上任职。从水面转到水下潜艇工作,这是1979年的事了。

(二)

1979年3月份,我年度休假结束返回部队不久,接到参加体检通知。根据常规潜艇发展需要,缺少政工干部和舰艇军医。上级领导决定从水面舰艇中挑选。淞沪水警区范围内参加体检有一百多人。当时我想法单纯,体检嘛仅是体检而已,无关它事。谁知一个多月过后,通知来了,一百多人中只有5人体检符合潜艇兵的标准。我是其中之一,这下可乱了我的方寸。体检前后,都还没有把调潜艇的事写信告诉爱人,始终抱着一种侥幸心理,到时候再说。这其中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是我爱人也在搞“调潜”。事情是这样的,我爱人社办厂同事的丈夫在上钢三厂工作多年,他爱人和子女在余姚老家生活,为了照顾家庭,他爱人早和我爱人商量与她丈夫对调的事宜,这是一桩黑夜打灯笼都找不着的好事情。我在家休假期间,一直为此事跑了有关人事劳动部门,并基本答应肯放也肯收。等我回部队打个报告,请求组织部门派人到上钢三厂联系落实,一般情况都会获准的。现在真是弄巧成拙了,体检合格,调令一下,调离走人,爱人对调也就告吹了。心里像是十五只吊桶打水——七上八下的,乱的很,连夜给妻子写信告知情况。

信寄走后,怀着忐忐忑忑的心情过了三、四天。回信来了,要是以往,妻子来信格外珍惜和宽慰,今天捧着信,心理紧张了。我们俩是经我大姐介绍相识,谈了四年多恋爱结了婚,1974年儿子孙利锋出生,现在已6岁。平时,她一人在家又带儿子又上班,虽然幸苦,但从无怨言。每次来信总是鼓励我安心在部队工作。今天来信我有预感,拆开一看,难得一见她发脾气。信中摆出的几条理由我至今还记得。她说:调到潜艇,打听过人家说很幸苦,也很危险,怎能叫我放心呢?你现在在水面舰艇工作,我几次探亲到部队都有所了解,再说,工作对调八字已有一撇了,指望一家人团聚的日子,也不会太长久了。我调到上海,儿子正好上学年龄,可以为儿子创造好的学习环境和条件。你去的潜艇基地在大榭岛,是一个海岛,地方偏僻闭塞。一个是大上海,一个是大榭岛,天壤之别呀。我们这些军人家属嫁给当兵的,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嫁给山羊满山走,已无办法了。可是孩子的读书教育可不能耽误他。妻子的话很现实也很有道理。但毕竟妻子是了解丈夫的,信的末尾加上一句:如果还有商量余地,赶紧把家里实际情况反映上去,请领导把调潜的事给退了。收到妻子的信,我一个晚上翻来覆去睡不好。调潜选拔干部是很严肃认真的事,体检也合格,生米已煮成熟饭,只等一张调令。那么家属工作又怎么做呢?儿子读书该怎么办呢?左思右想,找不到答案。

第二天上午,艇上刚打扫完卫生和机械检试,大队通知我到水警区干部科,张科长找我谈话。我三步并作两步走来到科长办公室。其他四位体检合格的,同志也先后到齐。张科长说,这次调潜选拔干部,工作量大,把关严,要求高。你们五位是百里挑一挑出来的人才,向你们祝贺!潜艇为副团级编制,你们去后都被任命为副政委职务,是正营职待遇,大家现在为正连职,都属于破格提拔使用的优秀干部。明天赶紧办理调离相关手续。回家休整一周,然后到新单位报到上任,并提出了一些要求。

在去干部科时,我把唯一能改变调潜的希望——妻子的信放进口袋。科长找谈话若是征求个人意见,我便把此信呈给科长看,将理由说充分些。现在我从干部科出来,一手拿着调令,一手揣着妻子的来信。家庭和海军事业,两者在肩上压着,越发感到沉重!舍谁取谁,谁先谁后,考验着一个军人意志和信仰。从干部科到艇上本来只有十多分钟的路,今天却足足走了二十多分钟。


(三)

常言道,军令如山倒。服从命令是军人的天职,也是一个共产党员最起码的觉悟。我两天时间内办理完所有调动手续,收拾行李,告别领导和战友,乘火车回到余姚市的家里。"事先来不及写信告诉妻子,她也不知道我今天会回来的。放下行李,到菜市场买了些小菜,又到幼儿园接儿子孙利锋。几个月不见,儿子愈觉可爱,见到我叫着爸爸直冲我跑来。听着儿子稚嫩童声,兴奋地叫嚷,心里酸酸的。小孩子多么地需要父亲的培伴,接他送他!虽然儿子已不喜欢有人抱,我还是过去把他抱起来,父子俩说着笑着回到家。


我下厨房,又是洗又是切,烧了几个爱人喜欢吃的菜,端上桌。爱人下班回来,知道儿子被我已接走,心中明白所发生的事情。她放好包,抱过儿子,在我对面坐下,望着我说:“到大榭岛去报到呀?”妻子的从容冷静,倒使我慌乱了起来,“是的,过几天去报到。”

“我也想过,真对不起我的同事,”妻子分明是经过深思熟虑的,一字一板地说:“人家从大城市往农村调,为的啥,还不是为了照顾家人,可现在,真是为难人家了。其实,余姚人想往上海对调的人多着呢,人家都求之不得。我还要从中物色物色,找个合适的人与她丈夫对调。解人之难,成人之美嘛。”妻子一番话,处处想着他人,对我也不求全责备,朴实而又大度。想好要开导的话,如刺在梗,吐不出来。现在我唯一能做的,往爱人碗里夹菜,“多吃点,多吃点,都是你和利锋喜欢吃的。”

桌子边的儿子利锋格外高兴,喊爸又喊妈的,说自己今天在幼儿园又得了几朵小红花,又说老师一共表扬他几次。说得我们夫妻俩会心地笑了。有了儿子“救场”,这顿饭的气氛慢慢平和下来。我说:“明天,我就想去大榭岛潜艇支队干部科报到,然后再回家休息几天。”又是妻子开导我了,说:“刚报到,又马上往家跑,影响多不好。初来乍到,安下心来,把那边的环境熟悉好,工作情况了解好。反正余姚离大榭岛很近,节假日我带利锋上你新地方去看你。”听了妻子的话,我窃喜,让我说话的切入点找到了。马上趁热打铁,顺水推舟,一股脑儿说出我的想法。我说:“朱秀芳,你说得很对,远疏近便,近了就方便了。以前余姚到上海虽然路途也不算远,坐火车也得八九个小时,从上海北站乘51路公交车到吴淞,吴淞坐船到横沙,火车换汽车,汽车换轮船,满打满算足足将要一天功夫。现在余姚到大榭岛,虽然也要火车换汽车,汽车换摆渡,顶多三个多小时就到了。妻子一边听着,一边看着儿子吃饭。沉默许久,转过头,深情地望着我,说:“离家虽近了,但在潜艇工作很辛苦,最好平平安安干几年转业回来,是我母子俩最大心愿。”妻子说着,泪花在眼里闪动。

即使你是叱咤风云,横刀立马的英雄,也有儿女情长,柔肠寸断的时候!何况我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军人,面对爱妻,面对爱子,我倍感亲情温暖和力量。这顿由我动手做的晚餐,既成了接风洗尘的“迎宾宴”,又是出征临行的“壮别酒

我到潜艇支队报到的日期在1979年3月15日。报到后分到“03”型潜艇241艇上任副政委一职(然后在 “33”艇任政委),从此开始水下战斗生活。很多人看来,潜艇兵生活浪漫,待遇优厚,吃的潜灶,每天35元(现在每人每天40多元),八菜一汤。不出海时住水兵楼,潜灶待遇不变。发水果、营养品、罐头等,有的战士舍不得吃,休假时成箱成箱往家里扛。)

出海训练。在渔汛季节,海况气象比较好时,从声呐里可以清晰地听到,成群结队的黄鱼发出咕咕咕……咕咕咕的声音从我们潜艇上边游过,像是一支庞大的鼓乐队,发出悦耳的鼓鸣声。但当我踏上潜艇甲板第一天起,切身感受到潜艇生活的艰苦和潜艇官兵的付出!


我所在“03”型艇是50年代由前苏联专家指导下制造的,排水量小,舱室空间狭窄,没有空调是它的特点之一(国产“33”艇稍微好一些)。水兵们形象地把它比作水下“龙宫”。艇首到艇尾共分七个舱室,就是七个龙宫了。如潜航时间较长可分春夏秋冬四个季节的温度。赶上夏季出海,虽穿亚麻背心和裤衩不粘身上,但有的艇员长满成块的痱子,很难受,军医用薄荷水擦抹,解决一些问题。

而此“龙宫”不是彼龙宫,没有屏风,没有幔帐,也没有龙床和龙椅。窄小的舱室内排列着各种仪器仪表及阀门,布满密密麻麻各种大小不一的管道和电缆,刚上艇看得眼花缭乱,行走时一不小心就会撞头。刚上艇那阵子,走路、用水、吃饭、用厕都要从头学起。

先说学走路。潜艇在水下航行时,为保持艇的平衡性,艇员不许随便走动。如工作需要,从一舱到七舱必须先向三舱报告,通过每个舱室时首先要敲门,同时通过时必须把每道水密门关闭,否则如出事后果不堪设想。在潜艇发展史上,曾有过由于不严格按条令、条例要求操作及行动,酿成重大海难事故的惨痛教训。

再说用水。平时出海训练时,艇员必须养成节约用淡水的习惯。特别是潜艇远航训练更为严格,因为海上时间长,人员多,十几吨淡水在保证做饭,洗菜,饮用之外,其它用淡水都是斤斤计较的。每人每天洗漱只能领到一茶缸水,常常是刷完牙将剩余的水倒到毛巾上擦把脸了事,更不可能说洗澡换洗衣服了。所以出海时间一长,为了改善舱室空气质量,定时通风舱室搅拌。据有关部门测试,潜艇内有120余种有害气体,潜行时,虽用再生药板,也无济于事。

再说说潜艇上晕船的滋味。艇员编了一首“晕船滋味十全赋”曰:一步三摇,两眼无光,三声妈哟,四肢无力,五脏翻腾,六神无主,七窍冒烟,八方无援,九(久)坐不动,十(实)在想一了百了。切题而又真实。潜艇像只圆铁桶,摇晃起来是左右滚,上下颠,晕起船来那个难受劲,真想一了百了。艇员们交出的不仅是“公粮”,还伴着酸水、胆汁,鲜血。舱室里的赃物桶几乎要吐满。酸味,臭味,腥味,胆汁味,熏得人天昏地暗。没有经受过这种滋味的人,无法体验此时此刻肉体和精神上的折磨。但靠上码头,住上水兵楼,吃上潜灶,恢复二、三天,个个又都生龙活虎。

但是,尽管环境如此恶劣,我们的艇员始终保持清醒头脑和坚强毅力,坚守自己的岗位,正确无误完成指挥舱下达的各项指令,确保各种机械设备正常运转。哪个岗位都不能懈怠,哪个人都不能有半点差错,如有做错一个动作,就会带来艇毁人亡的灾难。

我是从“水上”来到“水下”的一名基层政工干部,两者相对比,政治思想工作既有共性也有它的个性。尤其在恶劣环境中,特殊的条件下,在晕船呕吐被折磨得生不如死的时候,你总不该张口说“纲举目张”,闭口说“活学活用”吧。此时,任何说教都是苍白无力的。出现在他们身边的政工干部,应该如师长、如父母,给予体贴关爱。担任“水下”十年政委期间,我是这样要求自己的,也是这样去实践的。

我虽然没有经历过“远航”的任务,但经过潜艇1至7科目训练。其内容是:潜艇组织与航行准备;单艇航行;对单舰的鱼雷攻击;对有警戒的舰船实施鱼雷攻击;布雷;反防潜;侦察及特殊课题训练。只有经过这些种目训练,才能是全训政委。

(五)

有一年,参加一次“小远航”训练给我留下深刻印象。这次潜艇训练时间为15天,各种准备都是按远航预案要求部署。当时正赶上台风季节,常言道“海上风大猛如虎,三天两头追屁股”。虽然台风还未来,海上的风已达七八级,无论在水上还是水下航行,舱室里不时可以听到砰砰啪啪的撞击声,不是茶缸滑落到地板上,就是工具箱倒了,有部分船员开始晕船了,少数的已呕吐。

艇员的情绪和意志是战斗力的体现。我弓着身子,双手紧抓住可以支撑的扶手和管道及阀门,从一舱到七舱,深入各个战位,查看情况,鼓舞士气。我看到,艇员们各自坚守着岗位,个别战士呕吐不止,但仍然一丝不苟,专心致志操纵着机械设备,观察仪器仪表。我给他们递上一杯咖啡或水果罐头,拍拍他们的背,把脏物桶放近一点,用肢体和语言传递着力量,传递着鼓励和关爱。

我刚到四舱,此时,潜艇处于半潜状态,下有暗涌推搡,上有大浪冲撞,水下蛟龙像一条泥鳅在海浪中左右翻滚。这时艇员们晕船最厉害,感觉最难受的时候。百分之四、五十的人吐了,一口酸水,一口胆汁,四处喷射。

舱内的全部氧气都靠再生药板产生的,本来空气流通就差,现在艇内有四、五十个人呕吐,空气变得异常浑浊。汗臭、酸味、臭味如同打开了五味瓶,熏得人喘不过气起来。我平时一般情况很少会吐,但闻到这股味道,心中也翻腾起来,头上直冒大汗。每次到各舱,下到战位,我口袋里总带几块新的抹布,万一呕吐了,没有脏物桶就吐在抹布或工作帽内。到了五舱,情况与其它几个舱室差不多,也是满地狼籍,轮机兵小宛是北京人,刚上艇的新兵,在五舱舱底看大轴,也是全艇最狭小、最底层的战位。因晕船呕吐,他已两天没有吃饭了,我了解情况后,立即叫四舱厨师烧面条。但是厨师也晕了船,我只好自己动手,因为平时也经常帮厨,所以很快做好荷包蛋汤面条,端到小宛的战位上。我推推小苑说:“小宛,你快起来。”小宛连抬眼皮的力气也没有,摇摇头说:“不想吃,吃不下,”哇,又吐出一口绿色的胆汁。我连忙蹲下,敲敲他的背,用抹布擦净他嘴边的赃物。硬劝他,才吃了一只荷包蛋,再也吃不下去了。这时,换岗时间到了,我对他们军士长说:“让他好好休息,同时要关心他进食,有什么特殊情况向军医报告。”

大海真是神奇,海面上风急浪高,在一二百米深的海底还是有流和涌。这时我向艇长建议,艇员这几天体力消耗很大,能否潜卧座滩开饭,得到艇长的赞同。当艇座滩后,艇员们也渐渐恢复了精神。我抓紧这一时机,按原先远航预案内容,由各舱室长收集艇员们战风斗浪的动人事迹,组织各舱“笔杆子”编写“水下快报”,用广播表扬训练中的好人好事,振奋了精神。同时,各舱互相交换传阅小人书(连环画),使艇员们在休更中不再空虚寂寞,也能起到安神、更好休息作用。

(六)

一九八八年,已在部队服役20个年头了,年龄也42岁了,我递交了转业报告,组织上同意了我的申请。水下十年,划上句号。也兑现了我爱人的话,平平安安地转业了。

回地方工作,又从政20年,2007年5月从余姚市贸易局副局长岗位上退休。有人问我,两个20年哪个精彩。我的回答是:前廿年难以忘怀,水下十年刻骨铭心。我记忆的荧屏上,老是放映着走路敲门,惜水如金,晕船要命,痛苦呻吟的情景;放映着小苑苍白而坚毅的青春脸庞;放映着声纳兵专注地操纵仪器,聆听周边动静及黄鱼群从头顶上游过时发出的叫声;上浮下潜与战友生死战斗在一起的身影。此情此景挥之不去,随身随心!我们的战士可爱、可敬、可亲!我想起一位哲人说过,记忆就是财富。我的一生中拥有如此丰厚的财富,有谁能比得上呢?

现在,余姚到大榭岛,交通更方便了,轿车只有1小时就可以到达。因此,我基本每年“回娘家”走走看看。现在的潜艇部队已今非昔比。无论从营房设施,还是潜艇的型号,原有的“03”、“33”早淘汰了,现有“035”、“035G”、“035B”、“039”、“039A”、“091”还有长征、长城核潜艇和AIP潜艇,目前这些新型潜艇都装有自动化指挥和武器控制系统,排水量大了,武器更精良了,舱室内设计也更人性化了。舱室宽敞,不但有空调可使用,还有海水淡化装置,可以在艇上痛快地冲凉洗澡,在艇上可使用手提电脑,看到世界的一切……-


特别是近20年, 潜艇训练的时间更长,巡航的海域更广。每次“回娘家”,看到日新月异的变化,真叫人心中乐开了花,可惜我们这一代再也不可能重返潜艇,回军营施展拳脚了,当每次战友聚会时,共同追忆当年在潜艇生活战斗的场景,重温昔日的战友之情,我的战友,温新超将军说得好;“人生有战友,一生手牵手”,我们衷心祝愿和希望:中国潜艇更发展,海军更强大,完成捍卫祖国海疆国土的神圣使命而奋斗!

--------------- 248政委:孙永坤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本文内容于 2013/8/20 8:34:38 被小编a44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4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热门评论

我爷爷是以前是汕头水上中队的老指导员,今年87周岁,身体还一般。二三十年的老兵,打坑道(具体的我不知道他也不会说的),驻岛礁,盖房子,巡逻等都做过。当时开船出海的时候遇到大风大浪吐得要死,不过伙食还行,经常有海鱼吃。因为当时海鱼很多,很便宜,不像现在属于比较昂贵的食物。晚上船开灯还会遇到海鱼跳上船的情况。驻守岛礁的时候很辛苦啊,后来盖了房子后驻守部队环境才比较好一些。以后有机会我真想去南澎岛附近转转,因为那是我爷爷曾经驻守过的岛屿。

我是左手半残废无法用大力,所以没去参军。

向那些在海上执行任务的军人敬礼!向那些驻守岛礁的军人敬礼!


首先向248潜艇政委孙永坤致敬!更向那些默默无闻为了中国的潜艇事业做出无私奉献的中国潜水官兵致以崇高的敬意!更祝中国潜艇更发展,海军更强大,完成捍卫祖国海疆国土的神圣使命而奋斗!虽说俺也曾经拥有23年的军龄,但在和平时期陆军没有海军尤其是潜艇官兵进步快。人生能有几个20年?这20年是患得患失的20年,更是忠孝难两全的20年,也是把大好青春年华贡献给国防事业的20年!

本文内容于 2013/8/21 12:48:12 被九州风雨我归来编辑

这样的无名英雄必须要顶起来。。默默无闻又甘于奉献。一天两天可以。一年两年呢?十年二十年呢?换位思考。确实是只有奉献才能说的通。。。敬礼。。

4楼 九州风雨我归来
首先向248潜艇政委孙永坤致敬!更向那些默默无闻为了中国的潜艇事业做出无私奉献的中国潜水官兵致以崇高的敬意!更祝中国潜艇更发展,海军更强大,完成捍卫祖国海疆国土的神圣使命而奋斗!虽说俺也曾经拥有23年的军龄,但在和平时期陆军没有海军尤其是潜艇官兵进步快。人生能有几个20年?这20年是患得患失的20年,更是忠孝难两全的20年,也是把大好青春年华贡献给国防事业的20年!

本文内容于 2013/8/21 12:48:12 被九州风雨我归来编辑

共鸣您的观点!有位战友说:“当兵的把青春留在了部队,干部把一生都留在了部队 ...... ”,人能有几个20年啊?当二十年后再回首,只能在照片中去缅怀了。


6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