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F22只采购了187架?—研发F-22的经验和教训

那晚不是我 收藏 0 504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当初,先进战术战斗机是针对一项具体的使命而设计的,这就是对抗苏联的先进战斗机。随着苏联的解体,这个威胁消失于无形,同时也削弱了空军基于威胁的辩说。然而空军继续强烈争辩,认为即使苏联解体之后俄罗斯的先进战斗机研制难以为继,但美国仍需依靠F-22来对抗各国数量众多的先进战斗机。只是,诸如伊拉克、朝鲜或伊朗等潜在对手再难以购置到大量的先进空对空战斗机,事实如此,空军坚持上马F-22的依据再遭质疑。

在这种背景下,还有两个因素进一步削弱了空军的立场。第一,如前面的历史分析所述,空军领导人过于乐观地夸大了F-22的能力。他们的原意是想说服国会和国防部的怀疑论者相信F-22项目是理想的投资,但这些断言严重损害了空军的可信度,并最终限制了它为该计划辩护的能力。第二,空军(和洛马公司)屡次突破成本预算,计划一改再改,证明自己没有能力精确预测该计划的总成本或控制计划进度。到九十年代后期,这些因素,再加上空对空威胁微乎其微,使空军期待追加计划资金的希望更加渺茫。不过,F-22还是获得了国会部分人的坚定支持,尤其是那些能从这项生产计划直接受益的州及地区的国会代表们的支持。国会最终在1998财年对此计划设定成本封顶,在不至于得罪这些有影响力选区的情况下限制F-22计划的总成本。

鉴于F-22的成本在继续攀升,2003年的生产计划将飞机数量下降到1998财年设定的成本上限之下的276架。至此,以十支空天远征部队对战斗机数量的需要来作为立论的依据已经没有什么说服力,不会比其之前十年基于威胁的立论依据更有效。于是,国会设定的成本上限成为事实上的决策依据。显然,国会只要愿意,本来可以撤销这个封顶值(就像它曾在2002年废除研发成本上限一样),但国会没有支持提高飞机产量。空军竭力抗争,空军参谋长莫斯利将军和空军部长迈克尔?温为支持F-22计划不惜背水一战。结果二人被史无前例地同时解职,相信其对F-22计划的坚持是关键原因。、

总之,因为F-22飞机造价太高且过于专业化,空军仅仅获得了187架。这款飞机在2005年达到初始作战能力以后,原本可以随时执行战斗任务,但是在这些年的冲突中,美国偏偏不需要其独特的能力。F-22自服役以来,仅用于威慑性部署和国土防卫截击——这些使命与其超群的威力和耗费根本不成比例。与此同时,F-15E、F-16、F/A-18、和A-10不断飞往伊拉克、阿富汗和利比亚参战,继续证明自身的实用价值。而且,F-15C经过升级获得更先进的雷达、航电和武器系统,与潜在对手们目前部署的所有空对空平台相比,仍然具有竞争力。

虽然F-22已证明其卓越性能无与伦比,随着飞机的生产逐渐收尾,空军无法说服国会提升此计划拨款总额。图4展现飞机产量(1997年《四年防务评估》之后)与研发费用的此消彼长关系,是以把总费用控制在1998财年设定的限额之下。最终,空军仅部署了F-22最初计划的25%,甚至没有达到空军长期坚持的381架的半数。空军在未来的采购计划中必须考虑理论需求与实际生产数目之间的巨大差距。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其它可能的选择方案

F-22采购计划在两个方面负面影响了战斗机机群的汰换过程。其一,187架F-22不可能像最初计划那样充分替换F-15制空机队,亦即F-15C还需要继续服役许多年,协助F-22作战。其二,也是更重要的,空军在F-22采购期间推迟了其他多功能、近距离空中支援和压制敌防空火力战斗机的汰换。其结果,空军当今战斗机的平均机龄是历史标准的两倍,且今后许多年都不会部署数目可观的新战斗机。这种困境原本是否可以避免?空军错过了两个关键的机会。第一,空军原本可以推迟F-22的EMD阶段的开始日期,重新评估对先进战术战斗机的要求,并修改F-22的设计以扩展其能力。第二,空军本来可以购买更多的第四代飞机以缓解F-35的研发风险。

如果推迟EMD阶段的启动

空军1991年8月签出F-22飞机的EMD合同的时候,有两个世界事件已清楚表明,过于专业化的先进战术战斗机可能无所适用,需要重新考虑。第一个事件是在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后期,从波罗的海国家到高加索地区出现的所有症兆,都开始暴露苏联根基的破裂。1989年10月,戈尔巴乔夫正式宣布不介入华沙条约国的政策,这些国家从此摆脱苏联的控制。当空军部长莱斯1991年4月宣布YF-22在演示/评估竞赛中获胜的时候,前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成员立陶宛、拉脱维亚和格鲁吉亚已经宣布独立。尽管苏联一直正式存在到1991年12月,但形势发展已经明确显示:作为美国必须保持空中优势的立论依据即假设的未来威胁正在瓦解。根据这些事件,国防部长切尼在1990年1月下令进行一次审查,旨在重新评估采购需求,也给予空军一个机会来针对冷战后的现实调整先进战术战斗机计划。然而,空军无动于衷,仍按原做法为该计划辩护。

第二个事件,即1991年的海湾战争,代表美军四十年来的第一次集群作战。在此次常规军事冲突中,F-15C在空对空战斗中取得31:0的非凡胜率。而且,这次胜利仅动用了美国空军制空战斗机总数的28%。行动期间出动更多的是攻击机、多功能机和压制敌防空火力战斗机。尽管总体损失证明低于预期,但老一代伊拉克防空系统击落了美国空军的13架飞机,而空中威胁没有给空军造成任何飞机损失。这些事实本应该证明两个非常重要的现实:(1)空军现有的空对空战斗机完全有能力满足近期制空需要,(2)并非空中战斗机,而是基于地面的武器正成为美国未来攻击性空中行动的主要威胁。空军未能沿此思路总结经验,因此之后没有对需求做任何修改就在1991年8月签署了EMD合同。

假如空军领导人当时认识到地空导弹系统正超过空对空威胁而成为未来空中行动的主要危险,那么他们本来可以更好地利用先进战术战斗机演示/评估的投资来加强对付诸如S-300等地面武器的能力。F-22凭借隐身性在这些威胁环境中具备更好的生存性,但是它缺少对付这些威胁的强大空地打击能力。而且,其卓越无比的空对空能力(例如矢量推力和某些特殊电子设备)本来可以省掉,以减少成本和重量。飞机航程本应得到更多重视,甚至可以为此牺牲超音速巡航。除联合直接攻击武器之外,空军本应该增加空地雷达、Link-16数据链传输功能和红外目标锁定传感器。这些改进本来能大力加强F-22在严重地面威胁环境中的功效,同时又不降低空对空性能。

任何拖延都可能严重破坏采购计划,不仅成本增加,甚至可能导致整个计划被彻底封杀。毫无疑问,空军知道这一点,它也许已经利用这一事实做出了按原计划继续进行的决定。然而,只要计划不被取消,空军本可以有更充分的理由来为降低专业化程度后的F-22辩护,或者也许可以购买不止187架F-22。尽管增加联合直接攻击武器相对容易,但其它升级需要的时间要长得多。空军从2011年后期终于开始为这款飞机增加雷达空地模式(使F-22能自动发现地面目标)和小直径炸弹。可惜的是,空军发现已经不可能增加空对地红外目标锁定传感器,也不可能提高其航程。

如果继续采购第四代战机

1992年之后,第四代战斗机F-15E和F-16只交付了有限的几架,主要是为了维持生产线运转以备将来的国外订单。国家审计总局和国会议员再三督促空军考虑购买更多的第四代战斗机,但空军在过去二十年中对F-22和F-35情有独钟,不思其余。到2012年时,第五代战斗机采购政策的后果已经显见:F-22一共部署了187架,与此同时,战斗机机群的平均机龄增长到历史平均机龄的两倍多。即使生产更多的F-22有可行性,它也满足不了战斗机群汰换过程中的重大缺口。首先,F-22的成本(平均生产单价1.916亿美元)太高,显然不可能购买足够数量来满足增长的需求。更主要的是,F-22的专业化要求太高,不能像第四代飞机那样有效地执行空中封锁、时敏目标打击、近距离空中支援,或压制敌防空等任务。目前,空军计划完全通过F-35项目来完成对1770架老化F-15E、F-16和A-10的机群汰换。

前空军参谋长江珀在2003年评论F-35时说:“我可以向你们保证,我……肯定不会落入我们实施F/A-22计划时曾陷入的某些早期研发陷阱。”不幸的是,F-35在许多问题上重蹈覆辙。例如,亚利桑那州共和党参议员麦凯恩发现,并行研发(即新技术还未完成研发就进入批量生产,研发阶段和生产阶段在时间上有重叠)是F-35研发成本超标的主要原因。然而,这种研发/生产并行问题并非新奇,早在1995年,国家审计总局的一项报告就强调指出,F-22计划中的研发/生产并行是主要的研发风险。由于未曾料到的航电设备与结构问题,2002年出现了成本大幅超支,证实了先前的担忧。今天,研发/生产并行问题是也是F-35近来成本超标加速的主要原因,预计的平均生产单价仅在一年之内就增长了17%,即从1.136亿美元上升到1.328亿美元。F-35的EMD阶段从2001年开始到现在,成本总超比例已经超过F-22计划从EMD开始到生产结束这整个期间的比例。

更重要的是,F-35的进展比原定计划落后了数年,估计空军获得初始作战能力最早也要等到2018年。因此,空军最近宣布必须就F-16的延寿进行投资。还需提醒的是,F-35计划的EMD阶段尚未结束,多年后才能完成,因此有可能再发生进度推迟和成本突破的情况。前国防部长帕内塔最近宣布再次推迟F-35的研发和采购进度。空军期待的一支纯粹由第五代战机组成的机群能否如愿,仍是一个未知数。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美国空军的F-16 Block40、42/50、52要和F-15C一样继续老骥伏枥了

其实空军大可不必吃惊于F-35计划的预算一再突破和进度一再延误,我们对F-22计划的记忆犹新,且两者何其相似。特别是,两者都是第五代战斗机,都由洛马公司制造,并且两者都是研发和生产同时并举。2009年,严重的F-35研发问题曝光之后,(空中作战司令部退休司令)理查德·霍利将军在回答有关购买第四代更新版战机的问题时作证说:“假如我们在10或15年之前解决了这个问题的话,答案也许是肯定的。”然而,他在18年之前就作证表示(即使是升级的)第四代飞机也无法满足未来的需求。这似乎证实了空军高级领导人对F-35的研发问题感到吃惊,但是他们可能也认为购置更多的第四代战斗机会直接威胁到第五代战斗机计划。说到底,空军没有采纳有可能缓解当今汰选装备面临问题的唯一解决方案——采购更多的第四代战机。

海军的F/A-18E/F“超级大黄蜂”计划与空军的F-22计划同期进行。与F-22不同的是,F/A-18E/F不是针对任何具体威胁特别设计的;它只是为了弥补F/A-18原始版本的不足,即解决两大问题,一是如何提高有限航程,二是如何将未用弹药带回军舰。这个研发计划规模远没有F-22那么宏大,它没有隐形、超音速巡航、或推力换向。低研发风险促成了F/A-18E/F计划的几乎如期完成,而且没有超出预算。到2008年时,海军购买493架F/A-18E/F战机的计划总成本为463亿美元(每架9,390万美元),而空军184架F-22战机的计划总成本达645亿美元(每架3.505亿美元)。换言之,海军用一架F-22的钱购买3.73架“超级大黄蜂”。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美国海军装备战斗机的理念比较务实,随着“超级大黄蜂”的不断服役,一线战斗机机队没有出现断代的情况

因为海军研发F/A-18E/F不是为了对抗任何具体威胁,所以它完全以汰换装备需求作为采购的立论依据。说白了,就是老飞机必须要换掉。海军的所有飞机比空军的飞机平均年龄小7岁,但海军对其机群增优补新的速度要快得多。海军目前计划在2014财年之前购买563架“超级大黄蜂”——甚至更多,其另一个考虑是利用F/A-18E/F采购计划来折冲F-35研发一再出现的风险。俄罗斯和中国对于苏-27战斗机也采取相似战略,其苏-30MKK和歼-11都以苏-27的机体为基础,主要重点放在更新航电设备及武器上。中国飞机对美国空军来说意味着最具潜在威胁的对手,空军领导人经常提及这些飞机,作为增加F-22生产的依据。

结语

先进战术战斗机研制计划因设计上过于专业化,无法适应后冷战时代的不确定环境,成为一个根本性缺陷。空军没有修改这项计划的性能需求,就签署了EMD合同,因此后来错过了调整F-22的最佳机会。在整个EMD阶段,空军始终过于专注F-22而忽略了A-10、F-15E和F-16的汰换升级。当采购重点最终转向F-35时,空军大体上忽略了F-22的采购教训,没有对必定发生的F-35研发问题做好规划预应。然后,面对F-35的严重超支和延误,空军继续一味指望以F-35汰换1,770架老化的F-15E、F-16和A-10。殊不知,研发问题的延宕,加上新现的国家财务危机,终将威胁甚至颠覆整个装备汰换战略。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现在F-35项目正在重复F-22的一些错误,美国空军和洛马20年来没有吸取教训

隐身性固然为攻击系统带来强大打击力,但其最大的优势其实在于能大幅度提高飞机在雷达导引威胁环境中的生存能力。因而,隐身性的效用,取决于这些威胁是否存在。空军坚持只采购隐形战斗机(而不顾及成本),其所立足的假设是未来的对手无法对抗隐形技术,却视而不见许多空战将继续发生在低威胁环境中的事实。例如,无论是1991年还是2003年开始的伊拉克战争,或者是塞尔维亚冲突及后来的利比亚冲突,盟军第四代战斗机从冲突伊始就能在这些战场的大部分空域自由行动。未来的冲突很可能延续这种为时已久的历史趋势;目前部署的隐形战机主要只是应对高威胁环境,缓解这种环境对第四代战斗机构成的风险。

即使在今天,也应该重新评估一支全部由隐形战机组成的机群对空军是否合适。要采纳隐形技术要求,势必在航程、安全、武器、架次、普适性等方面做出重大牺牲。对类似于发生在阿富汗或伊拉克(自2003年以来)等的冲突而言,隐形技术发挥不了任何优势;而在与未来势均力敌的对手作战中,隐形技术(尽管有明显效用)也未必确保胜算。最重要的是,F-22和F-35的高昂成本威胁到空军的战斗机群部署规模,尤其是在目前的财政窘迫环境下,有可能将其数量挤压到不堪国家重任的危险境地。种种事实表明:空军应该重新考虑其长期立场,判断以第五代战斗机为唯一选择来汰换战斗机群的策略是否明智。








本文内容于 2013/8/19 15:08:58 被那晚不是我编辑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