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人凤为前途亲手将倾心的性感美女推进戴笠卧室

2野劲旅 收藏 0 1143

华灯初上,最著名的大世界歌舞厅内,人头攒动,融融其乐。而毛人凤和周伟龙却无心欣赏这群俊男靓女。根据监视胡逸民的特务报告,胡逸民的小妾向影心今天晚上要到大世界跳舞。毛人凤和周伟龙都觉得这是一个极好的机会,一大早,他俩就在舞厅外焦急地等待。

远远的,一个身形高挑,衣着华丽的女人走过来,看着她蛇一样的身段,毛人凤忍不住不停的吞咽口水。周伟龙扯扯他的衣角说:“齐五兄,你还等什么?”毛人凤深深吸了一口气,硬着头皮走了上去。

向影心刚坐到沙发上休息,毛人凤径直走了过去,鞠了一个躬,颤抖着声音说:“小姐,我能请你跳个舞吗?”

向影心听见话音,转过头来,很诧异地看看毛人凤说:“你是谁,我干嘛要跟你跳舞?”说实在话,向影心对毛人凤请她跳舞确实兴趣不大。今天胡逸民外出,她抽出一个空子来跳舞,对毛人凤这样其貌不扬的人,她怎能看上眼!

她又说:“在大世界,来请我跳舞的人有两类,一类是潇洒漂亮的浪荡阔少,一类是腰缠万贯的商界强人。先生你恐怕是属于第二类吧?”

这分明是嘲笑毛人凤长得令人不敢恭维,毛人凤听了反而沉下气来。他素来能忍,何况是忍耐一个美貌的女人的嘲讽。他微微一笑说:“小姐,我不是什么阔人,今天请你跳舞,只是因为你长得实在漂亮,令我不能自已罢了,如果小姐不愿买我的一个面子,那我们就改天再会面吧。”

向影心听罢呵呵一笑说:“我在大世界这么久,还没有遇见像你这样说话又直截又动听的人,好吧,我们去跳一曲。”说完,她便懒懒地把手伸给了毛人凤。毛人凤十分意外地接住,心里却是又惊又喜。他恭敬又温柔地挽着向影心滑入舞池。但是无奈他实在不谙此道,不断地踩了向影心的脚。

向影心被弄得毫无兴致,不想跳舞了,她逗毛人凤说:“先生,我们玩点别的,好吗?”

毛人凤听到这话,全身一阵兴奋。正在这时,舞厅的灯光熄了。毛人凤知道计划开始了。

漆黑一片的舞厅中到处都是尖叫声,桌椅打翻的声音,还有打架声,哭声,处处一片混乱。向影心有点害怕,不自觉地将身子靠近毛人凤,颤抖着说:“哎呀,这是怎么回事啊?”。毛人凤感到呼吸急促,他连忙说:“你别怕,有我呢。”

毛人凤正想借机会好好摸摸向影心,不想两个身材高大的家伙走了过来,拽起向影心就走,向影心大喊大叫,她的呼喊却淹没在舞池的喧嚣中。她一点反抗的机会都没有,只觉得自己被拉上一辆窗子都蒙上了黑布的汽车,不知驶往何方。

一会儿,车在荒郊野外的一处房子前地方停了下来。向影心被拉入屋中。

向影心被拉入屋里的时候,口上塞着一块手绢,两只手被彪形大汉死死扣住不能动弹。她头发蓬乱,领口敞开,看起来就像经过了一番挣扎,但这样却丝毫不能消损她的美貌,甚至还添加了几分的风流撩人。

毛人凤坐在屋里,看到她这样,不由得又吞起了口水。他心里略微有一些后悔:这么好的女人,难道要让给别人吗?但他马上又否定了自己的想法,斩钉截铁地下定决心:再好的女人,在自己的前途面前都轻如鸿毛。

向影心看到毛人凤一个白面书生的样子坐在那里,面色和善很好欺负,不由得心中来气,破口大骂:“你这个臭流氓,我可是十七路军胡逸民的太太,你敢把我抓来,看我不叫杨军长把你毙了!”

正在这时,里屋的门砰一声打开,一个黑长着脸,眉目之间满是杀气的男人穿着少将军服走了出来。他的气势让向影心也不由得为止一震,竟然静下来不敢说话。

来人正是戴笠。毛人凤连忙站起,把位子让给他坐。戴笠毫不客气地说:““向小姐,在这个地方见面,实在是非常抱歉。”

“你是谁?为什么把我弄到这个鬼地方?我丈夫还在家里等我,要是他发现我失踪了,一定让你们吃不了兜着走!”

向影心的心中也开始打鼓,但是她还是强装出一副官太太的派头。

戴笠笑了笑说:“我是谁,你一会就知道了,至于你的丈夫胡逸民我们可是老相识了。他不来找我,我倒还向找他问问,他是不是还记得自己到底是替蒋委员长办事,还是替杨虎城办事。”

向影心非常恐慌,尖叫:“你,你到底是谁?”

戴笠淫笑道:“大丈夫行不改名,坐不改姓,我是戴笠,怎么样,听说过吗?”

向影心一听到“戴笠”两个字,吓得身上一软,又被身边两个特务夹持着站了起来,颤抖着说:“你就是那个杀人不眨眼的戴笠?你为什么要设计害我?”

戴笠哈哈大笑,让人搬椅子给向影心坐,又让人拿了瓶好酒,开了请向影心喝。看到向影心一直瑟瑟发抖,像个小猫的模样,他又是怜惜,又是诡诈地说:“外头对我的传言多了去了,那可不全是真的。我是要杀人,不过那也是革命的需要。只是我也不是人人都杀的。对于那些忠实于蒋校长,忠实于我的人,我是绝对不杀的。另外,对于漂亮的小姐,我也是不忍心动手。而且,我还会英雄救美。我看向小姐如此美丽动人,被胡逸民那个老头子糟蹋了岂不可惜?所以我有心和向小姐交个朋友,希望你不要拒绝。”

向影心上下打量了一下戴笠,觉得他又英俊,谈吐又得体,至于地位,那更是高不可攀。她反正也是风流惯了的,少一个多一个也没有两样。于是妩媚一笑说:“戴先生你真是太客气了。你愿意和我做朋友,才是我的荣幸啊。只是我看戴先生绝对不只是想和我做朋友这么简单。你老实说,你还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

戴笠看着向影心赤裸裸的挑逗,不禁大笑起来,站起来抱住她就往卧室走。向影心嘴上讨讨便宜是说惯了的,哪里有人敢这么粗暴地对她?她又是害怕,又是恐惧,不由得哭叫起来,她甚至一把抓住了毛人凤的胳膊,向他求救。但毛人凤却是轻轻一推,把她推进了戴笠的卧室。门砰一声关上了。

其他特务都哈哈大笑,一个个讨论着淫荡的话题出去了,只有毛人凤一个人却仍然留在门外,仔细听着屋里动静。他听见衣服撕扯的声音,向影心撕心裂肺的哭喊和求饶,听见床架撞墙的声音。突然,两个清脆的巴掌声响过之后,向影心的哭声平静下来,变成低低的啜泣,又很快转变成了呻吟和娇嗔。床架撞墙的声音越来越响,屋里的呻吟也越来越大声,越来越放荡,伴随其中的还有娇笑和唤“哥哥”的亲昵声。

毛人凤的头不觉得胀大起来,里头满是向影心娇滴滴的声音萦绕着。他仿佛看到卧室里的戴笠把向影心那雪白雪白的大腿分开绑在床架上……

他是在忍耐不下去,跌跌撞撞地走回自己的房间,锁上房门接着幻想向影心的身体、面孔、姿态、叫声……他迷迷糊糊地感到趴在向影心身上的不是戴笠,正是自己,把压抑了许久的欲望淋漓尽致地释放了出去……

第二天再见到戴笠的时候,向影心已经像是一只温顺的猫咪一样趴在他的肩膀上,满怀深情地看着他。戴笠对毛人凤和蔼地说:“这次你的工作完成得非常好,向小姐已经答应了要加入我们的组织。你带她去办一下手续,把她送回胡参谋的住处吧。”

向影心撅起嘴,拉着戴笠的胳膊不放,说:“他已经有了新欢,把我这个旧爱就抛到一边去了,我才不要回去呢。”

戴笠拍着她的手安慰说:“你别忘记了,你回去是有任务的。只要你定期把十七路军和杨虎城的情报向毛股长汇报,我保证帮着你不动声色地就能把胡逸民整个永无出头之日。你看怎么样?”

向影心立刻眉开眼笑地说:“别忘了,你们还答应了每个月要给我寄活动经费的。”

戴笠说:“没问题,毛股长会单线跟你联系。”说完,示意毛人凤带向影心下去。

因为特务处扩大规模的需要,各地都有进行宣誓活动的密室。毛人凤就领着向影心去密室进行自己曾经经历过的宣誓仪式。可是向影心却一直把这当做一个好玩的游戏,只是嘻嘻哈哈,跟毛人凤乱开玩笑。就连宣誓词都念得是前后颠倒。毛人凤提醒她要严肃,向影心却瞪着大眼睛说:“那么正式干嘛?我只是听戴处长说这很好玩才来玩的,要是有那么多规矩,我就不参加了。”

毛人凤也只好随她胡闹。反正只要她在加入军统的履历表上按个指印,就一切成了定局,不能反悔了。之后,毛人凤又亲自送她回胡逸民的公寓,在路上和她攀谈。

“戴处长跟你说了什么,你一下子就答应加入军统了?”

“他说,胡逸民那个老东西在外头竟然又包养了一个姓穆的小姐,真是吃了豹子胆了。他不仁,我也不义,看我这回不跟他拼个鱼死网破。”

毛人凤笑道:“向小姐真是女中豪杰,说干就干。”

向影心说:“女人的醋坛子一打翻,爆发出来的能量比男人更大。毛股长你放心,只要你每个月给我送钱来,我保证给你提供多多的情报。”

毛人凤点点头。其实他还想问,在向影心看来自己和戴笠有多少差距。但怕这个问题被向影心当做笑话一样讲给戴笠听,便忍耐地收住了。

几个月下来,向影心经毛人凤的精心点拨,“工作”得相当出色,频频获得嘉奖。自此,有关十七路军及西安方面的情报便源源不断地落到戴笠的案头上。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